北晚首页

服务消费

重回钟表的黄金时代

2020-03-27 17:18 网络 TF010

一提到怀表,脑海中首先出现的多半会是身穿西装三件套的绅士,要看时间的时候,胸前或者衣服口袋里总能掏出一块怀表,派头十足。

怀表,光是咀嚼着这两个字,都有一种穿越时空的历史感从舌根缓缓地蔓延到舌尖。它曾经把人们从钟楼或者家里的时钟解放出来,曾经辉煌过,随着人们日常需求与审美的改变,又逐渐退出中心舞台并被更小巧的腕表取代,但其背后的制表精神与工艺水准却被不断地演绎和传递。

现今,怀表虽然已经不是大众的主流选择,但各大钟表品牌并未停止过对于怀表的关注,一块块顶级工艺品一般的怀表,在工艺大师的巧手之下诞生,彰显着品牌的顶级制表技术与高超工艺。比如今天要说的RICHARD MILLE的RM 020陀飞轮怀表。

RICHARD MILLE的作品向来是兼具传统制表精神与先锋的制表概念,这枚RM 020同样是这种精神的代表之作。于是,当Pharrell Williams菲董身着牛仔外套,戴着法式报童帽,手持RM 020陀飞轮怀表出现在公众面前时,不一样的街头时尚,立即彰显。

作为RICHARD MILLE唯一一款怀表,RM 020独特的长方形表壳参考了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雕塑家之一的罗马尼亚艺术家康斯坦丁·布朗库西的作品《无尽之柱》,配上侧面明显的弧形设计,同时兼具硬朗与迷人的曲线变化。

腕表配备特制钛金表链和链扣,独特的设计让钛金表链与怀表的连接更便捷,便于不同场合的使用,无论是挂于胸口还是放置口袋内,都游刃有余。

RM 020是首款采用非金属表坯的怀表,其中包含不少于189枚机件(表冠含27枚机件,表冠盖含20枚机件,搭扣含16枚机件,表链含65枚机件,立架含61枚机件)。

表冠的设计十分特别,可强化安全系数,防止意外过度上发条,从而避免造成诸如上发条旋柄折断或是发条压力过大的各种潜在损坏。同时,表链、搭扣、表冠盖和立架的制作需要历经580道独立工序,其中包括140道精工修饰工序和126道管理工序。

除了外在独特的视觉呈现,RICHARD MILLE的这枚怀表在选材上也是别具一格。机芯底板采用了纳米碳纤维材质制作,这种材质最初用于美国空军喷气机。这是一种超细碳纤维同向性复合材料,在7500N/cm2高压和2000˚C高温下锻造而成,成品材料各方面的机械、物体和化学特性均十分稳定,因而十分适合在多变的环境和温度下保持怀表走时的稳定性。

RICHARD MILLE首先将这一创新原料运用在试验型号RM 006上进行测试,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一技术结果鼓舞人心,RICHARD MILLE继而决定在整个陀飞轮系列中广泛使用这种新材料。RM 020成为第一款采用超细碳纤维表坯构造的怀表。

翻到表背,便可看到一个特别的设计——组合式调时装置,借助这几个安装于机芯外部的组件,当出现故障或进行维修时,无需拆开底板便可更换调时装置。并且从表壳底盖上安装或拆卸本模块机件时,不需要拆下指针和表盘。

除此之外,这枚怀表的动力来源于一个细小装置——陀飞轮轴承,这个装置在19世纪被发明并用在怀表当中,由两根并联排列的螺旋发条驱动,可以为怀表提供持续10天之久的动力支持。

此外,RM 020系列拥有十分精巧的钛质表链和可以快速合上/开启的表盖装置。

当一枚时计脱离手腕,除了挂在胸前、放进口袋,还有何种其他可能?RICHARD MILLE专为RM 020设计了一款独特而相契合的底座将怀表变成了座钟。虽不是在手中把玩,也可静置桌上细细欣赏其中的巧思与技艺。

当然,不管是怀表还是座钟,强烈的RICHARD MILLE风格依然如旧。

作为终极“计时机器”,RM 020是18世纪制表精神与21世纪工艺美学的完美结合。每只怀表表壳采用钛制造,其前后表壳外圈均可选择18ct玫瑰金,白金或者钛制造。

无论是将RM 020链在口袋,还是将它化成桌上饰品,鲜明的RICHARD MILLE特征以及强烈的科技感、未来感都同样迷人。

文/郜洁

分享到

故宫钟表馆搬家换颜 这些“明星”钟表仍然在陈

5月App购物榜TOP100出炉 拼多多 淘宝 闲鱼位列前三

2020年一季度净利9.861亿 唯品会实现30个季度连续盈利

智能化IP玩具,让“后浪”涌回童年

遇到你之后,就成了最好的时光

西瓜节系列直播活动 北京广播电视台助力桑椹旅游文化节

市长、局长携快手走进安徽省,帮农民带货为家乡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