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文人笔下的里二泗啥样?汤显祖曾多次光顾,佑民观是重要“坐标”

2020-02-25 14:47 北京晚报 TF021

“潞水东湾四十程,烟光无数紫云生。王孙驰马城边过,笑指红楼听玉筝。”这是明代诗人曹代萧描写张家湾繁华热闹的诗句。自元朝开始,张家湾就是京杭大运河上的漕运枢纽。

作者:郑学富


资料图 民国年间佑民观牌楼

其实,元明清时期,在张家湾东侧,还有一处重要的码头:里二泗。在昔日漕运繁盛的时代,里二泗曾有“船到张家湾,舵在里二泗”的说法。张家湾和里二泗一带的繁荣富庶和缤纷的人文景观,吸引文人雅士蜂拥而至,并留下了流传千古的诗文。

明代末年诗人刘廷谏写有《七月十五日夜泛舟里二泗》一诗,这样描写里二泗:“早秋十五潞河边,里二滩头一系船。为爱清风消溽暑,更怜明月满中天。”

在他更早之前,明代戏曲家、文学家汤显祖就曾多次到过里二泗。汤显祖于万历十一年(1583年)中进士,先在京城礼部观政(即实习),后在南京先后任太常寺博士、詹事府主簿和礼部祠祭司主事。南京是明朝的留都,虽各部衙门俱全,但实际上毫无实权,形同虚设,尤其是太常寺更是一个清闲的衙门,汤显祖多次乘船往返京城。

当时的张家湾是京杭大运河的漕运重镇,而里二泗又是张家湾的一个重要码头,汤显祖也是时常光顾此地。有一次他游佑民观,登玉皇阁观赏大运河美景,一时兴起,赋诗一首,名为《登张湾里二泗道院高阁》:“弭舳聚氤氲,徙舄(xì,鞋子)凌晖皎。旅积方此舒,波情亦堪绕。榛邱见蒙密,重关思窈窕……”

佑民观是里二泗重要的“坐标”。早在元初,里二泗就有天妃庙。天妃即海神妈祖林默娘。古人以天为帝,以地为后,以水为妃,所谓天妃就是水神。元大都建成后,京城衣食所需,多仰仗江南供应,于是朝廷开辟海道,运粮米至大都。由于大运河不能直接到达大都,只能先运到张家湾、里二泗等码头卸载,再走陆路转运至京城内。至元二十二年(1285年),海运万户张瑄指挥海船,装载十万石粮米,自松江府(上海)出发,历经艰险,驶进天津口岸,转入白河,顺利到达张家湾,再转为陆运送往大都。

此后每年海运都很顺利,漕运官兵都以为是天妃女神在保佑平安,就选址在运河边的里二泗建天妃庙,供奉天妃神像。以后,凡是从此经过的船只都要在这里停留,并在天妃庙祈求平安顺利,随着庙的声名远播,过往商旅以及附近民众也都前来上香拜神,以求风调雨顺,人寿年丰。随着明朝漕运的发展,天妃庙的香火越来越旺,原有的殿宇已经不能满足香客的需求,明朝嘉靖十四年(1535年),扩建了天妃宫。竣工后明世宗皇帝朱厚熜还被请到庙中,明世宗为庙赐名,曰“佑民观”。

明万历十四年(1586年)间的进士王嘉谟,官至四川参政,在他的文集《蓟丘集》中有《里二泗东皇祠下作》一诗,描述了当时佑民观及周边的景致:“柽桐发春华,蔼蔼照中圃。杳渺平湖阔,孤帆逗新雨。中流见古祠,松云澹群树。举酒酬芬芳,村巫起屡舞。雪消蕨初绿,苹香鱼正乳。但醉不须辞,此乐真堪取。”

当年的佑民观,面向漕河,是一处四进院落。观前矗立着四柱三楼式牌楼,精致典雅,颇为壮观。院内翠柏苍松,虬枝古槐,有关帝殿、钟楼、鼓楼、大雄宝殿、金花圣母殿和玉皇阁等建筑。

据《日下旧闻考》记载:“原里二泗张家湾有佑民观,中建玉皇阁、醮坛,塑河神像。”由此可知,佑民观里还供奉着河神像。河神与海神共存一庙的情景,也是佑民观的一个特色。

清顺治八年(1651年),顺治皇帝听说佑民观香火灵验,慕名前往祈求子嗣,并赏香火钱白银五百两,用以修缮庙宇。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康熙皇帝率领皇子和文武百官等众人来到佑民观,接见通州官员,巡视运河,商定运河修浚方案,并御笔亲书“保障漕河”赐予佑民观。

清嘉庆年间,张家湾段的北运河多次淤塞,清政府最终在东侧七八里处开挖新的河道,形成了新的北运河,张家湾段北运河逐渐成为历史。同样的,里二泗的佑民观再也不复当年的运河美景。但是,佑民观并未衰落,清光绪和民国年间,政府多次对佑民观进行修缮。

除此之外,佑民观的庙会也延续了数百年。在元代,为了感谢河神保佑平安,江浙一带的船商自发出资组织庙会,时间久了,里二泗的庙会极为热闹,庙外人头攒动,商贾辐辏。

明清时期,庙会依然热闹不已。明代《帝京岁时纪胜》记载:“(里二泗)前临运河,五月朔至端阳日,于河内斗龙舟、夺锦标。香会纷纭,游人络绎。”

民国时期的《北京市志稿》也有记载:“里二泗河神祠四月四日有庙会,祠在张家湾运河之滨。昔年江浙两省漕运皆由内河,粮船至此停泊者数十艘,凑费演戏酬神。”

已故现当代作家刘绍棠也描写过当年里二泗的庙会:“各路民间花会艺人,高跷、秧歌、狮子、龙灯、花棍、竹马、腰鼓、旱船、中幡、少林、十不全、小车会……争先恐后奔赴里二泗河神庙朝顶进香。”

当然,离里二泗不远的张家湾,因为其重要位置,备受青睐。明代文学家、思想家、戏曲家冯梦龙在“三言”(《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中,有多篇涉及通州张家湾。如《警世通言》第十一卷“苏知县罗衫再合”写道:“苏云同夫人郑氏,带了苏胜夫妻二人,伏事登途,到张家湾地方。苏胜禀道,‘此去是水路,该用船只,偶有顺便回头的官座,老爷坐去稳便。’”

《警世通言》第三十二卷《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这样写:“再说李公子同杜十娘行至潞河,舍陆从舟。却好有瓜州差使船转回之便,讲定船钱,包了舱口。”

文中的潞河是一条古老的河流,从秦至今2000余年的历史,潞河因其水源、方位等情况,有很多别称,但是以潞河之称最久。历史上,它北通北京,东南达天津,与京杭大运河相接,是通州的生命之河。

 

(原标题:文人笔下的里二泗)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21

分享到

张家湾古城墙上发现明代不同年号的字砖 嘉靖“淘”砖建起张家湾城

现在的张家湾周围都是高楼大厦,全然没有记忆中乡村田野的影子

北京通州张家湾38个村15日前违建清零,各村出招保证完成任务

北京通州又一处绿海孕育中 张家湾公园一期明年10月完工

北京通州张家湾拆违出啥新招?上百居民竟排队挂号自愿拆违

北京通州张家湾藏红楼梦密码,尽管只是个镇级博物馆

北京通州张家湾工业企业仅剩70家 将添两处大型湿地公园

大运河第一码头张家湾: 且来河畔寻船歌 帆樯如云万舟过

有光,就有影,如何全方位看事物?这一现象里面暗藏着道理

在办公区封闭隔离备勤的这些日子里,等待春天

疫情深居在家,一棵大白菜引起乡愁

何为君子之交?好的邻里关系怎样维持?看看这两家相处的智慧

三间屋子的窗台上挤满各样花草,“迷你小花园”见证美好生活

自主学习到底有多难?来自巧克力饼干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