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北京

家庭医生问诊“线上多沟通,线下一分钟” 400名居民享极简取药

2020-02-24 13:45 北京晚报 TF008

东四环慈云寺桥西侧,八里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外的一个窗口上,挂着“一站式极简取药窗口”的牌子。签约居民可以在家通过电话等方式与家庭医生进行沟通,家庭医生根据患者用药需求,在保证用药安全的前提下为患者开具虚拟处方,发送至药房,配药后药品集中送至诊疗区外的“一站式极简取药窗口”。

作为“健康守门人”的家庭医生,通过上门问诊、推送防疫知识、极简取药等方式编织防疫的“网底”,最大限度降低交叉感染的发生。

线下一分钟 400名居民享极简取药

作为十个家庭医生团队的管理者,八里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生刘涛与家庭医生团队的工作正在发生着改变。疫情之下,医院的门诊量下降至日常的三分之一左右,但老年患者、慢性病患者寻医问药的需求仍然存在。

“十个团队共需要面对两万多名签约居民,疫情前都是以门诊为主。”疫情发生后,八里庄家庭医生的工作重心开始发生转移。主要为诊断明确、病情稳定、长期使用同种药品的签约居民提供长处方和预约就诊取药服务。自2月5日起,社区医院开始实行“极简取药”服务,签约医生在了解居民用药需求后开出虚拟处方;居民通过自助设备挂号、缴费后,便可以从诊疗区外的“一站式极简取药窗口”立即取走药品。

“也就是说,以前需要患者走的程序,现在都是由医生通过内部系统走完了,可以让患者更安全、更快捷地拿到药。”需要注意的是,患者要事先与家庭医生预约好,取药时需要用微信或支付宝缴费。刘涛表示,在充分借助信息化手段的同时,这项服务也利用了家庭医生对居民健康长期有针对性管理并了解情况的优势。

截至2月18日,朝阳区已有19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近400人提供该项服务。

除了推广预约就诊,对于一些病情稳定的患者,家庭医生可以向其开出三个月的药量,从而减少患者外出取药次数,避免患者不必要的暴露。“及时的沟通,能够保证家庭医生对居民的了解,也保证居民的用药安全。”截至2月18日,朝阳区55家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共为38439人次提供长处方服务。

线上多沟通 防疫知识培训三万人次

刘涛所在的家庭医生团队中共有5名医护人员,需要为2000多名居民提供服务,其中一部分为80岁以上的老年人。“这些老年人不像年轻人一样,可以通过手机去了解疫情,知晓如何防控。”刘涛和同事们开始给每位老年人打电话,详细告知在疫情之下该如何防控,出现哪些症状后需要进一步就医诊疗。

家庭医生团队护士郝双也通过居民微信群推送防疫知识,只要一有空闲时间,她还会给签约的居民打电话、发微信,询问他们的健康状况,同时提供“健康咨询及时解答”服务,为患者提供更多的方便,让居民足不出户就能获得基本健康服务。

与此同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加强了医务人员以及乡村医生的全员培训,使基层医务人员及时掌握疫情防控基本知识。同时,全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对属地社区(村)干部、片警、物业人员等进行防控知识和技能培训,共培训近三万人次。

根据朝阳区卫健委要求,家庭医生也加入到了各社区居委会的防控工作组,一起开展联防联控。在实际工作中,居委会干部常能遇到一些难解的问题。“一些外地返京人士,是应该居家隔离还是要集中隔离,我们也要和居委会共同研判,提供专业技术支持。指导社区开展公共场所消毒、个人防护、卫生培训等,向社区居民传播科学防控知识,避免恐慌,保障防控工作顺利开展。”八里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家庭医生胡宸介绍。

在一些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前,胡宸和保健科同事们还需要上门对隔离地进行现场评估。“调查是否符合集中或居家隔离标准,有无其他安全隐患。”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赵喜斌

分享到

央行取消11项证明事项 特殊人群亲属代办业务无需开证明

金顶街三位老人看病纪实:家门口挂专家号,急症转诊最快两分钟

方便了!明天起,北京公交地铁“一码通乘”

西城试点推行“政务服务体验员” “找茬儿”窗口升级“悉心听”

这条线路6月30日前开通,从良乡站到北京西站不到半小时

北京金融“管家”将常态化保留 为在京企业提供“一对一”金融服务

北京5家医院正式推行送药上门,可在家看病拿药且实时报销

北京首个医疗救助服务区块链应用场景落地金融街 居民办事流程简化

手机聊天记录可作法律证据,5月起一批新规开始施行

北京40个新建公园五一正式向市民开放(附全名单)

老物业滞留、收费高服务差、小区车位外售 北京解决物业纠纷将有新依据

北京市不动产查封登记可网上办理,受理后不再收取查验纸质材料

北京:现有摇号次数或轮候时间不会浪费,将转换为积分累加

来了!北京6月6日起发放122亿元消费券,怎么用?看这里

发放122亿元消费券!北京大型消费季6月6日启动

北京市首次公布严重失信养老服务机构,这13家上榜

北京8区同时发布通告,最严皮卡限行令来了

二七厂变身冰雪文化地标,初期作为国家队备战冬奥会训练“大本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