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热点网摘

别不当回事!专家预警6月蝗虫“增加400倍”,专家称或进入中国

2020-02-19 09:22 北晚新视觉网综合 TF020

专家表示,如果境外蝗灾持续肆虐,夏季蝗虫进入中国的可能性将急剧增大,建议政府协调各地区的预防工作,进行实时监测,准备足够的药品和农药喷洒设备。

近20年来最严重的蝗灾正在侵害非洲东部和亚洲部分地区。据报道,当前的蝗灾始于红海附近地区,向西传播到东非,正在吞噬埃塞俄比亚、肯尼亚、索马里、吉布提、厄立特里亚、苏丹、南苏丹、乌干达、坦桑尼亚等众多国家的农作物;向东则通过伊朗进入南亚,已经迫使印度和巴基斯坦这两个政治宿敌携手展开抵抗蝗虫的合作。据统计,一个规模为1平方公里的小型蝗群一天内吃掉的农作物相当于3.5万人一天的口粮。巴基斯坦国家粮食安全与研究部部长巴赫蒂亚尔17日称,蝗群目前已经到达巴基斯坦和印度边界。不少中国民众也开始担心:这批沙漠蝗虫会不会继续向东侵入中国领土、并给我国农业生产生活造成损失?

非洲:蝗虫洗劫饥饿的大陆

“毁灭性的蝗灾正在威胁数以百万计的饥饿人口”,彭博新闻社18日报道称,在肯尼亚东南部某农场,人们一大早起来敲锅盆、吹口哨、鸣喇叭,试图赶走蝗虫。农妇穆索尼告诉记者:“现在我们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祈祷,祈祷上帝将蝗虫的嘴闭上。”联合国粮农组织首席蝗虫专家克雷斯曼对彭博社说:“如果蝗虫在早晨进入农田,到中午就可以吃光整个农田。而土地是农民的全部生计。”

据肯尼亚政府统计,目前该国已经有超过7万公顷的农田被虫群覆盖,每平方公里的农田能够容纳多达1.5亿只蝗虫,平铺面积接近250个足球场。目前肯尼亚境内的蝗虫群正向乌干达和南苏丹蔓延。

据英国《独立报》报道,这是东非20多年来最大规模的蝗灾,16日蝗群首次在乌干达出现,乌干达政府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动员军队动用直升机协助喷洒农药以保护农作物。据粮农组织统计,在吉布提、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和索马里,有超过1300万人正因蝗灾陷入严重的粮食不安全状况。苏丹农业和自然资源部部长谢里夫上周与粮农组织代表帕帕加纳会晤时称,目前蝗虫的扩散也威胁到苏丹的粮食安全,苏丹政府计划采取相应的预防措施,需要国际社会的援助。蝗虫也正从索马里境内向南苏丹蔓延,每天的移动距离可达150公里,一天可摧毁约2500人一年的口粮。近期埃塞俄比亚的蝗灾也达到高峰,而埃塞目前只有3架用于喷洒杀虫剂的飞机,无法满足需要。联合国方面称,埃塞应对此次蝗灾的资金缺口达到7600万美元。目前,最大的蝗虫群已经逐渐接近位于埃塞大裂谷的主要粮食产区,形势十分严峻。

蝗灾让印巴暂时携手

2月初,巴基斯坦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以应对在该国多地蔓延的严重蝗灾。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近日访问巴基斯坦时强调,尽管该国蝗灾形势有所好转,但是必须尽快开展工作控制虫群,比如调动空军力量在空中喷洒药雾控制虫群。屈冬玉警告称,否则到4月虫群规模扩大时,将造成更大的破坏。

巴赫蒂亚尔部长称,这是巴基斯坦自1993年以来再次遭受蝗灾侵扰,而今年的状况要比1993年的蝗灾更加糟糕,蝗灾从该国南部信德省和东部旁遮普省出现,首次波及该国西北部的开伯尔-普什图省。

据《环球时报》驻巴基斯坦记者了解,本次蝗灾从1月中上旬开始在巴出现,已持续近一个月。不少当地农民用的是在农田里敲鼓的办法,试图用噪音驱赶虫群。巴基斯坦费萨拉巴德农业大学助理教授拉苏尔对《环球时报》记者坦言:“派飞机喷洒农药是应对当前这种大规模蝗灾的最佳办法,但是巴基斯坦的相关资源比较有限。”

沙漠蝗虫也使印度一些地方大面积农作物减产或绝收。联合国粮农组织专家克雷斯曼上月访问印度时,称赞印度政府为遏制灾情所做的努力。据《印度时报》2月17日报道,在受灾最为严重的拉贾斯坦邦,当地的蝗灾防控组织负责人表示,目前蝗虫对农作物的威胁已经大幅减弱,除零星地区外,该邦灾情已完全可控。

不过印度农业与农民福祉部国务部长乔达里近日表示,预计今年6月,印度西部沙漠地区可能出现规模更大的蝗灾。印度蝗灾防控部门已着手防控准备,并计划使用直升机和无人机灭蝗。印度政府官员还说,印巴也计划于6月再次召开蝗虫防治会议,“两国将共同讨论防灾战略,并加强相互协调”。此前,印巴两国围绕此次蝗灾已经举行了5次高级别会议。巴基斯坦还考虑暂时中止对印度的贸易禁运,从印度进口杀虫剂等农药。

为应对蝗灾,印度政府制订了总额超过12亿卢比(约合1.18亿元人民币)的救助计划。但媒体认为,这个数字“绝对不够”补偿农民的损失。

根据粮农组织最新的报告,新一轮蝗虫迁徙已经开始,其中一些穿越阿拉伯海到达阿曼北部,并有可能继续向巴基斯坦西南部、伊朗南部和阿曼北部蔓延。伊朗农业专家米尔说,在2019年年初第一代沙漠蝗虫席卷伊朗之后,伊朗已经准备好与即将再次入侵该国南部的蝗虫群“战斗”。

异常气候导致蝗灾泛滥

近期“绿天鹅”一词突然风靡,与“黑天鹅”不同,“绿天鹅”指的是由于气候原因引发的灾难性破坏,它可能冲击社会生活、经济增长,进而引发金融市场的动荡及风险。

有报道指出,此轮蝗灾可能就是一只“绿天鹅”。“蝗灾肆虐东非,气候变化可能是罪魁祸首”——《国家地理》网站近日引用专家的话说,导致此轮灾害的昆虫名字叫“沙漠蝗虫”,它们通常孕育在暴雨过后,在非洲和中东干旱的环境中“茁壮成长”。长时间的潮湿天气是主要罪魁祸首。联合国粮农组织蝗虫观察项目的研究表明,此轮蝗灾的成因最早可追溯到2018年阿拉伯半岛降雨量增多的气候异常现象。雨水增多为蝗虫繁衍提供了有利条件,蝗虫群于次年分别向西进入东非,向东通过伊朗进入南亚,并逐步发展至今。报道说,“沙漠蝗虫”平均寿命3个月,成虫产卵后,在适当条件下孵化成新一代的蝗虫,其繁殖能力能达到前一代的20倍。粮农组织专家克雷斯曼对《国家地理》网站说,蝗灾最严重时期可能尚未到来,他担心到6月,“沙漠蝗虫”的数量将比现在“增加400倍”。

印度农业专家夏尔玛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此次蝗灾对印度本土的农业生产和经济影响较大,如果无法得到有效控制,可能还将进一步影响孟加拉国等国,但蝗虫不太可能跨境进入中国。他说,考虑到中印、中巴边界的地形条件,蝗虫经印巴向中国境内迁入的可能性很小,而且在印巴两国肆虐的蝗虫属于“沙漠蝗虫”,中国并非该物种的传统分布区。

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员张泽华17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西藏自治区与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等国的边界地区是“沙漠蝗虫”扩散区。由于青藏高原的屏障,“沙漠蝗虫”极不可能直接迁移到中国内陆地区。他介绍说,中国境内有一千多种蝗虫,其中包括50多种可能导致灾害的蝗虫,但中国已经形成了成熟的蝗灾防治机制,建立了国家四级蝗虫监测预警系统,以及绿色可持续的蝗虫防控技术体系。不过他也表示,如果境外蝗灾持续肆虐,夏季蝗虫进入中国的可能性将急剧增大,建议政府协调各地区的预防工作,进行实时监测,准备足够的药品和农药喷洒设备。

延伸阅读:

蝗虫侵害20多国,受灾面积达1600多万平方公里,非洲之角成重灾区

联合国粮农组织日前发布报告显示,一场大范围的蝗虫灾害席卷了从西非到东非、从西亚至南亚20多个国家,受灾面积总计1600多万平方公里。

联合国粮农组织表示,非洲之角是此次蝗灾的重灾区,其中埃塞俄比亚、吉布提、索马里遭遇25年来最严重蝗灾,而肯尼亚正经历70年来最严重蝗灾。报告说,目前非洲之角的蝗虫还在不断繁殖,在3月和4月会形成新的蝗虫群,进一步加剧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和肯尼亚蝗灾。

报告说,在埃塞俄比亚,蝗灾使2200多万人口的粮食短缺问题雪上加霜。该国农业部统计,约有6.5万公顷作物受灾。

在东非小国吉布提100多万人口中,有28万人面临饥荒。全国1700个农牧场中,有80%以上被蝗虫侵害。

新华社资料图

乌干达政府间发展管理局说,乌干达出现了一个长60公里、宽40公里的蝗虫群,一天可移动150公里。这次蝗虫入侵与气候变化有关。

巴基斯坦国家粮食安全部植被保护局负责人纳兹表示,巴政府本月初宣布进入灭蝗国家紧急状态,并拨款4700万美元应对蝗灾。从去年6月开始,巴政府在信德省和旁遮普省用飞机播撒杀虫剂,取得一定成效。

截至目前,除拉贾斯坦邦零星地区外,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但印度政府发布预警称,今年6月印度和巴基斯坦或将迎来更严重蝗灾。

自1月中下旬以来,也门西南部平原地区和部分山区遭遇蝗灾。此时正值也门最佳粮食种植季,蝗灾侵蚀着原本就脆弱的农业生产。也门蝗虫防治中心指出,气候和环境条件是导致蝗虫繁殖和扩散的重要因素。

目前伊朗南部的霍尔木兹甘省、东南的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省正遭遇蝗灾,受灾面积为2000多公顷。本次蝗虫和去年4月登陆伊朗的蝗虫种类相同,受灾人口预计为去年的20%至30%。

沙特环境、水和农业部近日表示,通过76个现场小组和18个勘探小组的努力,他们已在14万多公顷土地上对蝗虫进行了熏蒸。

谁能想到,我国人民治理蝗虫的方法是养鸡鸭 网友:全军出“鸡”

近日,源起东非的蝗灾呈现扩大之势且进入亚洲,巴基斯坦和印度已有多地受到了共4000亿只蝗虫的攻击。中科院生态和昆虫学家康乐院士康乐介绍,我国蝗灾治理非常成功,本轮不会对我国形成严重威胁。

蝗虫对于农业生产危害极大,从古至今人类想尽办法对付它们,我国究竟是如何治理的呢?今天,央视2014年的一段纪录片《牧鸡治蝗》被网友赞上热搜,谁能想到,为了治理蝗虫,我国劳动人民用的是一群大家都熟悉的鸡、鸭……

蝗虫,也叫蚂蚱,成年蝗虫一天可以吃掉相当于自身体重三倍的植物,历史上蝗灾频繁发生,与水灾、旱灾并称为“三大自然灾害”。

2001年,河北草原发生了一场蝗灾,一亩地受蝗虫吞噬的牧草达到20多公斤。

眼看一年收入面临威胁,加上正值当地禁牧,草原上的人们纷纷养起了鸡。

那么鸡群是如何听从人类的指挥,去消灭蝗虫呢?它们的战斗力又如何呢?

刚出生的小鸡战斗力不够,牧民们选取了在固定鸡舍养殖60天的雏鸡进行草地驯养,训练到大约90天的时候经过考核,成为合格的牧鸡。

而蝗虫在出生后攻击力也不行,第14天到21天是它们蹦的很欢但却最虚弱的时候。

时机成熟!牧民们带着牧鸡出发了,哨声一响,鸡群出击。

因为小鸡是从出生就开始养,又一直听特定的哨声,所以它们只认这种哨声,一只优秀的牧鸡一天能吃掉70多头蝗虫。

牧鸡能力强,责任也大,治蝗期间,往往变身“流动治蝗鸡”,5天时间内就可以完成1000亩的活动任务。

对于牧民来讲,牧鸡治蝗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等蝗虫治理完了,鸡的肉和蛋可以售卖,直接变成现钞收益。

这些吃蝗虫长大的牧鸡不用喂养太多饲料,而且身体健康,肉质紧实,在草原旅游市场,一只卖100元左右。

而且,鸡苗是国家免费发放的,还有专业人员全程提供技术服务。

2012年,国家农业部发动河北、内蒙古、甘肃等十个地区进行牧鸡治蝗,全国有1.25万农牧户出动了近300万只鸡,对1400多万亩草原蝗虫进行了治理,共减少牧草直接经济损失1.27亿元,户均减灾1万多元,户均增收近6500元。

事实上,牧鸡治蝗也有一定的“门槛”:低矮的草原适合鸡奔跑跳跃,所以牧鸡治蝗更多针对草原上发生的蝗虫灾害。

遇到比较高的牧草,就需要脖子瞩目的鸭子出场了。

据钱江晚报报道,2000年5月,新疆北部发生了特大蝗灾,除采取化学药物外,由一群群牧鸡、牧鸭组成的“生物部队”也在新疆的“灭蝗大战”中大显身手。

当地牧民们介绍,鸭子吃蝗虫的场面是很有看头的。草场上,鸭掌踏过之处,蝗虫纷纷跳起来,鸭子用它弹簧般灵活的脖颈在空中啄食,犹如武林高手用筷子夹苍蝇般弹无虚发。

养鸭的牧民马永刚对鸭子的守纪律性深感惊奇,他说“鸭子太自觉了,我几乎不用费心,它们出去、回来全是分成几个纵队,每个队中鸭子一只跟着一只,真像训练有素的部队。”

除了陆地袭击,据@中国新疆网 报道,经常活动在新疆西部的粉红椋鸟则往往使用“空袭”的方式,每天捕食蝗虫120-180只,是当之无愧的灭蝗主力军。

观察者网查询农业部此前印发的“农业部办公厅关于印发《全国蝗虫灾害可持续治理规划(2014—2020年)》的通知”发现,为增强增强蝗灾应急防控能力,我国在重点蝗灾发生省(区、市)建设区域性蝗虫应急防治中心,河北、内蒙古、山东、河南、新疆等蝗虫重发省(区)支持配备施药飞机以及大中型防控设施设备;其他省份以配备大中型防控设施设备为主,确保应急防控处置率达100%。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综合 环球网 北京晚报 观察者网

流程编辑:TF020

分享到

好有爱!学生5个月没回宿舍柜子孵出4只小鸟:怕打扰它们没再用柜子

学生返校忘记密码打不开书柜,挠头笑称:太久没回来了

继找不到教室之后,学生返校忘记密码打不开书柜,网友评论亮了

九类服刑罪犯共23593人,被特赦!

2020年全国两会“重头戏”!审议民法典草案,为民立法自当人民参与

美国新冠疫情死亡近10万,他们不仅仅是数字

日本将全面解除紧急事态宣言,因应对疫情不力安倍或提前结束任期

极简版2020年最高法工作报告来了!这些案件写入报告

疫情报告:昨天新增11例境外输入病例 新增无症状感染者40例

场面壮观!铁路一次运输上百台坦克装甲车,网友:气势恢宏

上百万公顷作物危在旦夕!伊朗或动用军队应对蝗灾

“大批蝗虫进军上海”?上海海关:发现活体蝗虫1只

世界气象组织:预计蝗灾今年6月进一步扩散 严重威胁全球粮食安全

晚唐蝗灾,京兆尹撒弥天大谎,小小蝗虫见证唐朝兴亡更替

蝗灾已蔓延至中非国家,若不遏制规模或增加500倍

财政部预拨14亿防控病虫害,蝗虫防控涉及15省区市

蝗虫侵害20多国,受灾面积达1600多万平方公里,非洲之角成重灾区

蝗灾到6月或再增500倍,距离中国仅“一步之遥”?专家回应

一步之遥?4000亿只蝗虫袭击印度将危及中国?院士回应

民警前一天刚领证,第二天居然当爹了?看到这一幕亲妈气炸了

手足口病传染系数是新冠病毒3倍,专家:最好的保护方式是接种疫苗

唉,香港“汉奸”试题结果公布:38%的考生竟选了它!

特朗普评拜登:很难说出优点,缺点可以说一整天

好有爱!学生5个月没回宿舍柜子孵出4只小鸟:怕打扰它们没再用柜子

CGTN专访“蝙蝠女侠”石正丽:首次拿到新冠病毒样本后做了这些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