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注意过《囧妈》字幕翻译吗?还妙用了《泰坦尼克号》和《史莱克》

2020-02-18 15:33 北京晚报 TF008

尽管观众对第一部在网络首发的院线电影《囧妈》评价褒贬不一,但人们却是第一次,可以如此近距离地观察电影对白的英文翻译。

▌一勺风


众所周知,字幕翻译不只是两种语言之间的切换,也是两种文化之间的转换,更需要结合字幕的特点、故事的背景、电影的主题、语言的特质、导演的风格,让观众在幽默之处能够抓住笑点,在感人至深时触及泪点,恰到好处地呈现,带给目的语观众与源语观众相同或类似的观影体验。好的字幕翻译可谓是锦上添花,激起观众内心的共鸣。从这一点来说,这部电影的字幕翻译确实体现出很多字幕翻译的原则,通过一些细节把电影中的“囧”元素很好地展现了出来。

首先,《囧妈》的字幕翻译遵循经济简约的原则。作为电影字幕,要与影视画面和声音的播放协调一致,完美配合,才能让观众更好地把握剧情的发展,因此字幕所占的屏幕空间和呈现时间就受到一定的限制。

例如,这部电影中译者将台词“你不要再喂给它罐头了”翻译成“Just don’t feed canned food”。省略了中文中的“你”(You),因为英文中的祈使句会省略主语;把“我为什么要抱抱她”直接处理成“Why”,显得既简洁而又得体。以上两个例子,如果遵照原文字对字翻译,就显得僵硬而不自然,前者如果处理成“You just don’t feed canned food”就显得语气过于强烈。因为,在英文中这种加主语的祈使句多用于上级对下级的命令,有种颐指气使的感觉;而“Why should I give her a hug”,重复了剧中张璐的提议,会使反驳的语气减弱。由此可见,适当省略主语和一些次要的信息,不但可以节省屏幕空间,也可以把原文的情感原汁原味地呈现出来。

其次,文化梗是字幕翻译中最重要、也是难度最大的部分,最见译者的功底,关乎字幕的妙处。这部电影的字幕翻译很巧妙地化用了一些文化梗,用西方观众耳熟能详的文化典故来翻译电影中出现的一些中国文化典故。例如,在剧中当男主徐伊万的前妻张璐询问他“你还记不记得上一次给你妈妈的拥抱是在什么时候”(英文字幕为When was the last time your mom got surrounded by your embrace)时,将男主的回答“这是一句歌词吗”处理成“Is that Beyoncé’s lyric”。

中国观众听到对白时,脑海里会自然而然地浮现李宗盛的歌曲《山丘》(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在什么时候),而绝大多数外国观众不会有这样的共鸣。为了化解这样的文化和认知差异,译者想到了Beyoncé的歌曲《Halo》里的一句歌词“I’m surrounded by your embrace”,将原台词“这是一句歌词吗”这句并没明确所指的句子,具化为“Is that Beyoncé’s lyric”,可谓与原文具有异曲同工之妙。

此外,剧中男主角与俄罗斯美女娜塔莎在车厢里抽烟时的对话则涉及了如何让外国观众理解两人用成语对白的笑点。例如,娜塔莎说:“露水情缘。”徐伊万则回:“你是想说萍水相逢吧。”

译者将前者处理成“Like Jack and Rose”,Jack和Rose是经典电影《泰坦尼克号》的男女主人公的名字,两人也是“萍水相逢”但却拥有了轰轰烈烈的爱情,暗含了娜塔莎勾引徐伊万的意味,十分契合电影剧情,而在后面的场景中列车员也提到了《泰坦尼克号》,这样的处理堪称巧妙。

而译者将“萍水相逢”处理成“You mean Shrek and Donkey?”化用了电影《史莱克:怪物与驴子》的角色,是徐伊万在暗示娜塔莎二人目前的关系最多算得上朋友,很纯洁,不要想歪,与中文“萍水相逢”十分契合。

再如,娜塔莎在火车尾说了一句“一江春水向东流”,是李煜的词作,这句台词富有文化负载,表示娜塔莎“忘记过去、忘掉烦恼”的意愿。译者将其处理成“Hakuna Matata”。

这句话原文是一句古老的非洲斯瓦西里语谚语,意为“无忧无虑,梦想成真”,是迪士尼著名卡通电影《狮子王》插曲名。与《狮子王》一样,这首歌甚至这句话都早已成为西方人心中家喻户晓的文化符号。

此外,在字幕翻译中,用“正话反说”和“反话正说”等策略切换话语模式也有助于情绪的表达。在这部电影中,译者将台词“我不可能一直这样陪着你演戏的”处理成“I need to stop playing this wife role”,并没有直接将“我不可能”直译为“I am not possibly to”,而是处理为“I need to”(我需要……)更直接地表达自己的需要,符合剧情中的语气需要,这是一个反话正说的例子;另外,译者也没有将“一直陪着你演戏” 翻译成“keep playing this wife role”,而是处理成“stop playing this wife role”(停止扮演妻子的角色),更加符合英文的表达逻辑和西方人的思维逻辑,这是一个“反话正说”的例子。

再如,译者将“以后你见到你妈妈的时候,可不可以先把电话放下”处理成“Can you stop making calls next time seeing your mother?”将“放下电话”(字面翻译为put down your cell phone)翻译为“stop making calls”(停止打电话),也是一个切换话语模式的例子,这样的表达更直截了当,有利于体现角色说这句台词时的情绪。

这部电影的字幕翻译还有一个很鲜明的特点,即在翻译时对台词中的主语做了切换,并没有完全遵照原文进行直译。例如,“那你准备什么时候签”(When is that happening),将主语的“你”处理成了“it”,用于指代上文中提到的“签离婚协议书”,避免了重复出现类似的表达;“我不需要什么事情都告诉你吧?”(You don’t need to know everything)把“我不需要把什么事情都告诉你”处理成“你不需要什么都知道”,展示出说话人的语气和态度。这些主语的切换自然流畅,有助于目的语观众更迅速、更直观地捕捉到剧情的铺陈。

当然,电影字幕受限于屏幕空间和呈现时间,注重字幕与画面和声音的同步,但又是稍纵即逝的,并没有留给观众太长的反应时间。因此,字幕翻译要遵循通俗的原则,减少观众阅读的时间和难度。例如,译者并未将剧中台词“虽然现在我已经不是公司的股东了,但是暖霸属于我们共同开发的技术”文从字对地进行翻译,而是处理成“Although I’m not part of the company anymore, we invented the Warm Lord together。”将“不是公司股东”处理成“not part of the company anymore”(再不是公司的一部分了),将“属于共同开发的技术”翻译成“we invented together”,则通俗易懂,避免了冗长,减轻了观众的阅读和理解负担。

优质的字幕翻译会为电影锦上添花,让电影呈现出其应有的魅力。《囧妈》的英文字幕一定可以完整地把故事讲给外国人。

 

来源: 北京晚报

编辑:tf008

分享到

老戏骨为拍戏第一次吊威亚,黄梅莹如何演好的《囧妈》?

《囧妈》初一上线免费播出,网友:我欠徐峥十张电影票

《囧妈》提档,徐峥道歉?

徐峥带妈妈上《囧妈》首映礼,胡军、顾长卫、郭帆等人谈观影感受

袁泉评价《囧妈》极具现实意义,称徐峥非常懂演员

二度合作!袁泉出演徐峥电影《囧妈》,定档2020大年初一

北京舞者创作近600件抗疫作品,《口罩》等已具备舞台演出成熟度

第11届电影金扫帚奖线上颁奖:《上海堡垒》等3部电影获最失望影片

《爱我就别想太多》陈建斌首尝全新角色,演绎喜感富豪“装穷”追爱

肖战孟美岐包揽金扫帚最令人失望男女演员奖,评委会认为实至名归

高天鹤为考试作弊道歉,已在最新《天天向上》节目中消失

《隐秘的角落》:剧情与原著大相径庭,猜测让“多重”结局余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