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热点网摘

女友3次阴性还不放心,24岁小伙赴武汉照顾,结果自己却确诊!

2020-02-17 11:23 北晚新视觉综合 TF021

2月17日,一黑一白两条被子叠成标准的“豆腐块”放在床右侧,枕头也折成方形放在左侧,床头整齐地摆着一条驼色围巾和一顶灰黑色帽子,旁边是一本历史读物。

宋洋的床铺

武汉新冠肺炎病人宋洋(化名)的病床干净、整洁,井井有条。有时候,病床还会传出一阵悠扬的口琴声,那是他最爱也是唯一会吹的口琴曲——《爱尔兰画眉》。

只看宋洋的病床,你很难想象这里是刚建成一周不到的武汉黄陂区方舱医院。当管理人员和医护们还在一片混乱中摸索一套有序的流程时,这个1996年出生的男孩已经把这个临时小窝安排得妥妥当当。

他开玩笑说,自己无意“炫耀”当兵时练就的叠被子手艺,“我只是觉得这样可以更好地提醒自己,时刻保持冷静和理智。”

只身一人回到疫区

嘴上一直强调“冷静、理智”的宋洋,恰恰是因为自己的“不冷静、不理智”才感染上新冠肺炎。

24岁的宋洋和女友住在武汉硚口区,虽然和华南海鲜市场不在一个区,但距离不算太远,“我平时喜欢做饭,经常逛菜场,听说海鲜市场有人感染之后就比较警惕。但一开始不知道是野味,以为是海鲜传染的,所以那阵子就不吃海鲜了。”

年前,女友两度发热。一次是喝了桂花酿,得了咽喉炎;后来是感冒,社区医院血常规化验的结果是普通流感。前前后后折腾半个月,症状稍有所好转。

于是,宋洋在1月13号飞回了江苏老家,女友也回到黄陂区的家中。但回去没几天,女友再次发热,打针也压不住 ,只好到黄陂区人民医院做了个全面的检查,CT显示肺部感染,但表现和新冠肺炎不同,医生诊断为流感引起的肺炎,将她收治到该院隔离病房。

入院后,女友连续做了3次核酸检测,均显示阴性。但远在江苏的宋洋还是慌了,“那时候武汉疫情已经开始大规模爆发,我一直关注着,还恶补了很多新冠病毒的知识。一方面,我担心核酸检测存在误差;另一方面,她才17岁的妹妹在医院照顾她,我实在不放心。”

那种最爱的人正饱受疾病折磨,自己却束手无策的无力感又回来了。

高三时,从小把他带大的爷爷查出胃癌晚期,宋洋眼看着爷爷从正常体重瘦到皮包骨,从神志清醒到疯言疯语,直到最后病逝,“爷爷从小在我心里就是一个主心骨,他的去世对我打击很大。他以前当过兵,所以我后来也去新疆当兵,想走一走他曾经走过的路。”

爷爷去世时,他还小,什么都做不了。但现在,他已经是爱人最重要的依靠,不想再次留下遗憾。

1月19日,宋洋只身一人飞回武汉。临走前,父母没有阻拦,只跟他说,“自己照顾好自己。”

他说,“这次如果出事,就能见到天上的亲人;如果平安,就继续见地上的亲人和爱人。这么想想,也就不怕了。”

病情加重时

曾想录一个“遗嘱视频”

到达武汉后,宋洋直奔医院,让女友妹妹回家,自己留下来照顾。他自带了一支体温计,每2个小时给女友测量体温,详细地记录下病情的进展,量到最后女友都嫌他烦。

但最后让这支体温计发出警告的不是女友,而是他自己。

1月28日晚,宋洋觉得有点头疼,就给自己量了下体温,37.3,“当时我刚洗完衣服,又照顾她洗脸刷牙,活动量有点大,觉得体温有点高也正常。”但第二天,体温又升高了一度,他知道不对劲了。

他找医生拍了片子,右肺感染,呈毛玻璃阴影。当时黄陂区人民医院感染科已经住满了患者,没有空余的床位。正好黄陂区中医院开出几百张新床位,他第二天一早就去排队,“医院里都是人,我排到下午1、2点才进病房,一边等一边发冷,打寒战。”

入院后两三天,宋洋核酸检测结果出来了,阳性。他说,他已经预料到了,所以听到结果的时候异常冷静,唯一担心的是女友无人照顾,也觉得愧对于父母。

他回想起来,女友病房的隔壁住着一个重症的肺炎患者,每天喘气、咳嗽都很厉害,他们共用一个走廊,多少会有点接触,“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新冠肺炎,是不是从他那里传染的。其实我防护措施已经做得很好了,但病毒太厉害了,我当过兵的体质都没躲过。”

2月7日,宋洋又做了一次CT检查,肺部感染加重了,他感到胸闷,喘不上气,只能做深呼吸来自我调节。有时候痰太多,他就喝中药化痰,还真缓解了不少。

病情起伏那几天,他想过录一段告别的视频,“我一直没跟父母说实情,到现在都没说。所以,我想跟他们道个歉,以后不能尽孝了,不要太挂念我。还想对女朋友说,你太依赖我了,以后要学着自己照顾自己,一个人也要好好活下去。”

但他后来想想,自己的病情还算轻的,怎么能这么丧气,这才作罢。

叠军被,听口琴

他的住院和别人不太一样

2月12日凌晨,由黄陂区体育馆改建而成的方舱医院正式开舱,像宋洋这样的轻症新冠肺炎患者陆续入住。这个48小时改造的临时医院由传染病学专家、浙大四院首任院长陈亚岗教授率领的浙江省第三批医疗队接手管理。

体育馆的A馆、B馆整齐划一地摆放了200多张床位,患者或躺或坐在床上休息,身穿防护服的医护人员穿梭其中,场馆的墙上还挂着乒超联赛的海报,这里曾是武汉安心百分百俱乐部的主场。

 

方舱医院的条件不如普通的医院,一开始大家不熟悉环境和流程,没有任何经验,显得有点乱糟糟。但宋洋没有半句抱怨,他拿最熟悉的战场作比喻,“这就好比战争里,中弹的战士要优先抢救;轻伤的战士还可以自己包扎,自救。我们就是自愈能力强的轻伤战士。”

 

随着流程的改善,方舱医院开始进入正常的节奏,他也收拾出一方自己的小天地。每天早上起床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按照军队的标准叠被子。作为一名复员军人,这本该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但以他现在的体力来说,难度不小。

“刚起床的时候,身体会特别没有力气。我叠一叠被子,就当做是锻炼了。铺好床,人就清醒了,心情也更好了。”

 

空闲的时候,他还会饶有兴致地拿出口琴把玩。其实,吹口琴纯属爱好,他在部队的本职是一名舞蹈演员。进部队第二年,他就被选进文工队跳舞,还代表过部队参加比赛。新疆的部队,跳的自然是新疆舞。

在部队的一天,他突然听到楼梯间传出音乐声,原来是一个战友在弹吉他,一个战友在吹口琴,音乐悠扬婉转,充满异国风情。宋洋一下子被那把小小的布鲁斯口琴吸引了,“我根本没法描述那个意境,口琴的声音太美了,深入人心。”

这首歌叫《爱尔兰画眉》,他后来每天缠着战友拜师学艺,才勉强学会。住在方舱医院这几天,他偶尔会听一听这首歌,。晚上睡不着,耳机里放的也是这首歌。

焦虑比病毒的传染性更强

叠军被、欣赏音乐、看书,宋洋之所以用这些方式调节病中的情绪,是因为他有一个笃定的观点:焦虑比病毒的传染性更强。

方舱医院的空气里,除了漂浮着肉眼不可见的新型冠状病毒,还潜伏着无处不在的焦虑。

一个阿姨在夜里辗转难眠,轻声抽泣。她的丈夫正在重症监护室治疗,十几岁的孩子独自一人在家。

一个大姐双手不停揉搓,眼神无助。80多岁的爷爷被隔离在家,她日夜担心老人家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会不会被自己传染?

甚至有时候,驰援的医护人员也会偷偷抹眼泪,他们大概也想念远方的家人了吧。

这些是宋洋每天都能看到的画面,“最终,你的焦虑就会变成恐惧,恐惧的情绪蔓延开,这场战就打不赢了。”

于是,他就用这些方式鼓舞着自己的士气,也给其他病人带去慰藉。当然,当他情绪波动时,也会收到别人的关怀。昨天,他的心率测量起来很高,心口疼,病友们马上送来了鸡蛋、水果,陪他聊天。

他的床和医生办公室只隔着一张透明玻璃,他开玩笑说自己每天给医生直播睡觉。医生告诉他,有什么情况,敲一敲玻璃,他们就会第一时间赶到。来自金华的李佳护士,说话柔声细语,每天亲切的问候让他感到心暖。

 

现在,他住在方舱医院治疗,女友仍在黄陂区人民医院隔离观察,两人只能视频聊天。但宋洋出院后第一件想做的事不是去找女友,而是捐血浆,贡献出自己的抗体,帮助治疗重症的患者。

“终于可以做一回英雄了!”这个曾经的军人说。

 

延伸阅读:

“医生看到我时说这个人不行了”下了病危通知书,他却第一个出院

口述人 邵胜强:我叫邵胜强,31岁,是武汉红十字会医院第一位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自从2月3日出院以来,我就多了一个身份——朋友圈有关新冠肺炎的义务咨询师,平均一天十几个咨询,有时凌晨还会到朋友的问询电话。

协和教授看到我时说,这个人不行了

从未想过,生龙活虎,体重200多斤的我,会被一场感冒打倒。1月3日,我感觉额头比平时烫一点,我身体一向不错,主要是年轻,31岁,不喜欢吃药打针,平时感冒发烧抗抗就过去了,所以也没当回事。

大学毕业后我开始创业,创办了一家猎头公司,2020开年,我在青山专门给听力障碍孩子提供就业岗位的面包店刚开业,一个月办了十几场活动,我正为此忙个不停,一天工作18个小时,也来不及管发烧的事。

我一个人住青山的家里,断断续续烧了7天,烧多少度我也不知道,一直也没用体温计量。白天精神稍稍好一点,就开车去公司。这次感冒跟以前不同,没胃口,一碗热干面吃不了两口,还拉肚子。10日上午,摸着额头滚烫,拿体温计一量,39度,食欲还是很差,一口东西都不想吃。

这天,我妈来我家,一看情况不对,把我拉到附近的社区医院,医生查了血,开了一些感冒药,带回家吃。回去后吃药症状没有好转,呼吸开始困难,胸闷喘不上气。

元月12日下午2点又去社区医院拍了片子,片子出来肺已经是“白肺”,我爱人在读博士,觉得病情很严重,立即和我妈、助理,三个人拖着我开车去协和医院。

下午5点,靠新华路体育馆的协和医院发热门诊大厅挤满了人,咳嗽声此起彼伏,护士给我们发了口罩。我妈帮我去挂号,爱人扶着我跟着人群排队,20分钟,看着前面黑压压的人头,没往前走一步。

我每吸一口气,都会引起剧烈咳嗽,只能尽量控制自己,一小口一小口往里匀气,其实去医院之前,我的情况就很差了,不能自己上厕所了,蹲下去起不来,又喘不上气,身体这部机器,我第一次感觉驾驭不了。

不知道张劲农教授是怎么发现我的,我当时迷迷糊糊的,他指着我对身边的护士长说,“这个人不行了,必须抢救”。护士长说没有病房,张教授说我给院长打电话。他推来一辆轮椅,让我坐下,然后掏出电话跟院长打电话。

具体经过我不记得了,记得过来一拨人穿着防护服推着病床,我当时就不害怕了,真的,我觉得躺在协和医院的病床上,就能活过来。

六点,我住进了协和医院病房,一住进去医生就给家属下了病危通知书,我爱人和我妈当时就哭了。就算我病成那个样子,我妈也都认为我是普通感冒,感冒发烧多大的事呢,怎么还可能死人?

难忘的除夕夜,我自己走进救护车

抢救的过程我没有太具体的记忆,记得一位医生过来,他穿着防护服带着口罩,只露出两只眼睛,帮我抽血。后来才知道他是心外科的医生。

他看了我妈一眼,说,“阿姨,我认识您。”原来他老婆和我爱人生孩子的时候住同一个病房。“别担心,有我在。”他说了六个字,我妈没那么慌了。

我真是幸运,是被张教授捡回来的一条命。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从门诊那次,我再也没见过张教授,后来还是从报纸上看到被感染的专家组副组长张劲农的报道,才对上号。他怎么发现我快不行了?事后我妈形容我当时“面无人色”,血氧饱和度70%,一进去就上了高流量的呼吸机。

血氧饱和度70%是什么概念呢,后来我自己查阅医学资料了解:血氧饱和度低于70%,是有可能导致生命危险的,我还能“挺住”,一方面得益于医生抢救及时,一方面我身体基础比较好。

经过一晚的抢救,元月13日,我不发烧了,可以说闯过一道鬼门关,但是呼吸还是局促,不能深呼吸,不能下床。15日,吃得进东西,能自己上厕所,最高兴的是能深呼吸了。

元月24日,为什么记得很清楚呢?这天不仅是中国的除夕,这一天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通告,决定全面实行发热市民分级分类就医服务。我们一批病人被转到香港路武汉红十字会医院,当时转院的病人都躺在病床上,我是惟一一个自己走下楼上救护车的。

这是我人生最难忘的庚子鼠年的寂静除夕。

抬起身子说谢谢,竟然感动了护士长

无论是在协和医院还是红十字会医院,我都特别感激医护人员。在协和,一组医护人员大概5—8个人,要管30个重症病人,每个人每小时测体温、血糖、血压,我见到的护士不是走路,都一路小跑。我能做什么呢?我能做的就是配合治疗。

协和医院护士长王伟仙跟我说,“这么多病人,你永远是最乖最配合的那个,感谢你总是逗大家开心。”

我比较胖,很难找到血管,护士长看到了,赶紧帮我在另外一只手上打了留置针。当时我一边喘气,一边抬起身子连声说谢谢。

这么普通的一个动作,一句话,对完全透支的她们来说,竟然是莫大的安慰,我没想到王护士长还对前来采访的记者特意说起了这一幕,说她非常感动。

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我看到医护人员都是一个样,没啥区别。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照顾我的医生说四川话,很惊讶,就问了她们是从哪儿来的。这位名叫王晨的护士告诉我,她来自四川泸州的西南医科大学,“当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湖北和全国各地都给予了四川很多支持和帮助,这次,我们是怀着感恩的心来武汉的。”听了这话,我特别感动。

原来,1月27日,赴鄂泸州医疗队35名队员正式加入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的轮班。

在发热七病区,我被大家称为“胖哥”,小有名气是因为“针不好打”。

每次打针,都是一场战斗,护士隔着防护服、护目镜和三层手套,再做静脉穿刺难上加难。每次打针时,当班的三四个护士都会聚在一起,相互协作,花比其他病人N倍的时间和精力找血管,才能完成静脉穿刺。

1月底,我的症状就基本恢复正常了,只是这个时候核酸检测还没有完成,所以没有具体确诊。

2月3日一早,医生告诉我,两次核酸测试都成阴性,可以出院。当时医疗队队长、西南医科大学呼吸与危重症教授李多,一个大男人哽咽着说“值了!”

当时我是红会医院第一个出院的病人,四川医科大学和红十字会医院的护士小姐姐们都纷纷赶来合影,我发了一张朋友圈说:“毕竟我们也是深厚革命友谊的生死之交。”生与死,是我此时此刻最能体会的两个字。

出院当天就接受17位朋友咨询

我经常发朋友圈,但是我得病之后,从1月9日,中断了朋友圈,直到1月23日,我发了一张病床上和护士的合影,大家才知道我就是他们每天听到的“确诊患者”。

2月3日我出院了,本来计划出院就填写志愿者报名表,但还需要在酒店隔离两周。出院当天我就接受了17个朋友的咨询,关于症状、关于注意事项、关于治疗手段。

我朋友圈里很有多年轻的企业家和成功人士,这些人被社会称之为精英。17个电话,我感受到大家的恐慌,就算是读了很多书,学历很高,对这个病流露的恐慌情绪不亚于普通人。

前天半夜一点,还有朋友给我打电话,说自己体温37度,是不是感染了新冠肺炎?我劝他可能就是普通感冒,不要自己吓自己。我在住院时候用了人血白蛋白,有朋友听后一下就买了100瓶,我哑口无言,为什么要买这么多呢?其他真正的患者也许就买不到了。

从茫然无知到极度恐慌,大家在情绪的两极奔突。包括朋友圈里,群里各种谣言满天飞,求助的,转发的,我知道大家是好心,但是如果不是自己百分百认识的人、百分百确定的事,就不要转发信息,不要给公众系统造成更大的负担。

乖乖在家呆着,就是为祖国做贡献。

临床治愈率多少?治愈后还会感染吗?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回应了

10日晚,湖北省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第20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介绍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情况。武汉还有多少人待排查?临床上治愈率是多少?治愈后还会感染吗?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进行了回应。

一、目标是到2月11日所有疑似患者检测清零

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截止到2月9日,我们一共排查了3371个社区或村,按户数算我们排查了421万户1059万人,户数排查的百分比达到98.6%,人数排查的百分比达到了99%。

到2月8日,有确诊的重症患者1499人没有得到入院治疗。到2月10日中午1499名重症的确诊患者全部入院。

对于疑似患者是不是已检测完毕,我们虽然尽了最大的努力来加快检测的效率,但是到目前(2月10日)为止,还没有完全做到疑似患者检测清零,我们的目标是2月11日完成所有疑似患者检测的清零。

二、临床治愈率是多少?绝大部分可顺利出院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目前(2月10日)我们医院收治的新冠肺炎患者累计1500余例,绝大部分患者,包括重症及危重症患者经过各种氧疗、对症治疗和免疫调节治疗以后,均可以顺利出院,请广大市民不必过分恐慌。

三、治愈后是否会再次感染?目前没有,是否终身免疫待研究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目前(2月10日)在我们医院出院患者当中,包括重症和危重症患者,没有出现复发和再次感染的病例。因为所有患者出院治愈以后,体内会产生一段时间的抗体,但是至于是否能够达到终身保护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来源:北晚新视觉综合 钱江晚报 武汉晚报 湖北之声

流程编辑:TF021

分享到

美国食药管理局拒绝进口KN95口罩?中方能否证实?华春莹这样回应

外国人核酸检测插队,官方凌晨再次回应!

姚明东直门献血400毫升,中国篮球协会11人献血2400毫升

美国暂停向国外援助医疗物资用品,特朗普之前说过的话,又被打脸了

钟南山谈康复患者是否会有后遗症:到现在为止还很难讲

美国人欲加价抢走法国订购口罩,机场直接掏出现金

美媒:中国3月份离婚率快速上升是个警示

查尔斯王子发视频谈患病感受:疫情总会结束的

北京地铁6号线“上新”,太酷炫!车窗变成了“魔镜”

崂山再次回应核酸检测外国人插队:中国人外国人一视同仁,将依法处置

英国医生收到指南:可摘下老年患者呼吸机,给生存希望更大的患者用

拘!二人隐瞒出入境事实,返京后逃避隔离

陕西安康13岁女孩疑遭姑父长期猥亵,嫌疑人被抓获,妇联回应

坦桑尼亚男子返京拒集中隔离,私拆报警设施,北京警方:限期出境

首位新冠疫苗试验女生结束观察,CT结果出来了

美国科罗拉多州从中国订购医疗物资,官员半夜给中国工厂打电话

海南:除特殊岗位人员和这些场合外,可不戴口罩

感染人数破21万,疫情之下美国面临怎样的挑战?

北京:疫情发布频次调整为每天一次

从塞尔维亚抵京的一家四口均确诊,北京公布详情

西昌消防发起总攻,森林明火已被扑灭!史上最严防火措施来了

陕西安康13岁女孩疑遭姑父长期猥亵,嫌疑人被抓获,妇联回应

坦桑尼亚籍男子违反防疫规定,私拆报警设施,被限期出境

坦桑尼亚男子返京拒集中隔离,私拆报警设施,北京警方:限期出境

首位新冠疫苗试验女生结束观察,CT结果出来了

疾控中心:无症状感染者平均传播不到1个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