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时事

藏毒支持者、反华急先锋……撕开这些美反华“政棍”的丑陋面具

2020-02-16 12:13 有理儿有面 TF017

昨天有理哥讲了美国反华议员提名所谓的“香港民主运动”角逐诺贝尔和平奖的事情,今天再带大家看看联署签名的都是什么货色,顺带撕开CECC和这些美反华“政棍”的丑陋面具。

CECC的英文全称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是美国国会于2000年10月成立的独立委员会,活动经费由国会划拨。其职能很可笑和荒谬,是“监察中国法治发展和人权”。CECC成立时,正值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的最后阶段,当时美国大部分议员同意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认为这符合美国的利益,但一些议员“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和“法治”发展问题,于是就有了CECC。某种程度上,CECC是国会与白宫“争权”的产物,尤其是涉华问题话语权。

CECC在操作中,针对中国所谓的有关“人权”、“法治”问题,列出异见人士的名单,推动“人权”方面的活动,观察“法治”进展,勾连有关非政府组织获取情报,与美国国务院西藏事务特别协调官合作,每年向总统和国会提交一份年度报告,并就报告中内容和建议举行听证会。

CECC共设23席成员,由参议院议长(副总统)选定9名参议院议员;由众议院议长选定9名众议院议员;总统选定国务院、商务部、劳工部代表各1名,资深政府代表2名。在奇数届国会,参议院议长推举委员会中的一名参议员做主席,众议院议长则任命委员会中的一名众议员做共同主席。偶数届国会上,则由众议员做主席,参议院推举共同主席。

回顾CECC的历史,这个成立已有20年之久的机构,任务就只有一个:针对中国“人权”问题发难,阻挠中国发展的步伐。一段时间以来,CECC一直在插手香港事务,为激进暴力分子摇旗呐喊。由于CECC没有立法权,也没有法定的监督权,其成员常常参与到涉及中国法案的撰写和引入中。例如联名信中提到的“禁止向港警出售警务器材”,就出自《保护香港法案》,是由本届CECC主席麦戈文于2019年9月11日引入众议院的。2019年6月,有“反华急先锋”之称的卢比奥和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分别在参众两院重提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法案。两个法案于2019年11月28日由总统签字生效。

CECC机构中的反华美国政客在中美关系发展过程中始终扮演着“搅局者”角色,操纵西藏、新疆、香港等话题,用“自由民主和人权”当幌子,罔顾事实、混淆是非、颠倒黑白,违反公理,玩弄双重标准,公然干涉中国内政,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

CECC中比较主要的反华成员,我们拉出来遛遛。

麦戈文:藏毒支持者,满口人权的伪君子。

吉姆·麦戈文(Jim McGovern;1959年11月20日出生),是来自马萨诸塞州的民主党人,2013年成为众议院议员,现任众议院规则委员会主席,CECC主席。

麦戈文被美媒提及时常有一个修饰语——“长期支持西藏事业的美国国会民主党籍联邦众议员”。去年底美国总统签署的《西藏旅行对等法》就是麦戈文于2014年向众议院提交的。2016年,他发起组织72名议员给时任总统奥巴马写信,让奥巴马公开支持达赖回西藏。他在接受美国媒体的采访中表示,“西藏人权状况十分糟糕”,包括“香港人的人权”、“维吾尔人的人权”,美国有“道德责任”提出“人权”问题。

这位自认对中国人权有道德责任的麦戈文,却被媒体报道在近期总统演讲时提前离场。事后,麦戈文对记者说特朗普把“国情咨文变成了一场竞选集会”。这就是一个尊重人权的人所做的事,连尊重人都没学会,还能尊重人权吗?他和面对镜头撕毁国情咨文的佩洛西师出同门,都是“戏精”,把自己角色拿捏得很饱满。

作为CECC主席,香港的事务也是麦戈文的重中之重。2019年10月22日,麦戈文在美国举行了所谓“公民力量奖”颁奖礼,他亲自把奖杯授予香港反动派“民阵”前副召集人梁颖敏,公然与暴徒站在一边,为暴力活动火上浇油。麦戈文也是《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及《保护香港法案》的幕后黑手之一。他不仅屡次为暴徒撑腰,还联合共同主席卢比奥,在香港问题上做尽了坏事。

卢比奥:反华急先锋,逢中必反。

马尔科·安东尼奥·卢比奥(MarcoAntonio Rubio,1971年5月28日出生)是律师和美国共和党成员,其父母是古巴人,于1956年移居美国并归化为美国籍。野心勃勃的卢比奥现任美国参议员(2011年就职)、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共同主席,曾任佛罗里达州众议院议长,2015年4月13日他宣布投入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初选即落败宣布退选。卢比奥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偏见,满眼都是战略竞争对手,心里揣着双重标准,一肚子遏制、打压别人的坏主意。他是美国国会中最反华的参议员,甚至可以说是“逢中必反”,而几乎所有美国支持的反华组织和分裂中国的势力,也都有他在背后摇旗呐喊。

2014年12月17号美国宣布与古巴关系正常化,身为古巴裔移民的卢比奥却极力反对,卢比奥称这是一个危险的先例,他说古巴没有选举、没有选择,是反美的极权主义,古巴没有自由,自己不会前往古巴。这是不是数典忘祖?

2016年11月16日,美国为公开插手香港事务寻找借口,卢比奥提出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为让此项法案师出有名,他召集黄之锋等一众港毒分子窜访美国国会“告洋状”,卖惨乞求通过法案。黄之锋在社交平台表示“卢比奥鼓励香港人面对中国政府绝不退让。”卢比奥也称赞其为“令人印象深刻的有思想的年轻人,你有足够多的时间”。提线木偶黄之锋的主人正是这位卢比奥议员,他们沆瀣一气,把香港的秩序弄得一团乱。

2019年1月17日,卢比奥提出《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法案要求美国务院就新疆维吾尔族人的“人权”状况定期提交报告。

这位“反华急先锋”,从2010年当选议员的一刻起,就不断针对中国大放厥词。呼吁关闭美国所有孔子学院、主张封杀中国企业、以会见“藏独”达赖为荣、提案禁止华为等国企向美企追讨专利费、推动所谓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等,他的反华言论和做派就是要不断的藉由“中国威胁论”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丑恶至极,其心可诛!

史密斯:前任CECC主席,知名反华“老政棍”。

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1953年3月4日出生),共和党成员,1981年1月3日至今当选国会议员,曾任退伍军人事务委员会主席,长期以来一直对中国的人权予以严厉批评。他是知名的反华老手,原为CECC主席,现为副主席,是非法占中时期的幕后黑手之一,史密斯还曾多次会见流亡美国的中国“民运人士”,并为他们奔走呼吁……恶行累累。

2014年12月4日,克里斯·史密斯在一个国会听证会上表示,由中国政府资助的孔子学院在课堂上禁止讨论敏感话题,他将要求美国国会下属的政府问责局对此展开调查。他还质疑孔子学院正在损害美国高等教育的学术自由。2019年3月18日,史密斯推出决议案,要求孔子学院和其他中国政府资助的实体依据《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进行注册。史密斯声称,这些孔子学院等机构用各种手段影响美国机构和个人,培养出有利于中国的态度。连培养出支持中国的态度对于史密斯议员都是不可接受的,但他却赞同香港街头的暴力活动。

2014年9月30日,香港非法“占中”运动爆发后,史密斯发声明呼吁中国政府在处理“香港民众和平示威”问题上展现出“领导力和克制”,敦促中国政府尊重承诺,保证香港的“自治”和“基本自由”。2017年,香港非法占中的乱港头目黄之锋等三人被判入狱,但就在法庭作出判决的几乎同一时间,史密斯宣称,“裁决严重打击香港作为法治社会的声誉”。明明是把乱港分子绳之以法却被史密斯说成破坏香港法治,这种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做派实在令人惊愕!

史密斯同香港反中乱港势力相互勾结,粗暴干预香港司法独立,蓄意破坏香港繁荣稳定。他打着“捍卫香港法治和司法独立”的幌子,做的是干预香港司法、破坏香港法治的勾当,这名反华“老政棍”已从CECC主席退居副主席职位,看来他丑陋的双标面孔已逐渐被世人识破,不再受宠。

其余几个也都是蛇鼠一窝的货色,这里就不介绍了。

最后,有理哥想说,这些美国反华议员哪来的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他们出于强烈的意识形态偏见,惯于长臂管辖和干涉别国内政,动辄说三道四,他们对发生在其他国家的真实情况又了解多少呢?他们花着美国纳税人的钱,却将精力放他国内部事务上。本应集中精力为本国人民服务,却对其国内存在的枪支泛滥、种族歧视等问题选择性忽略。

如今,自由女神伫立的地方已不再自由,只有伤痛,枪声不绝于耳,各种族间的摩擦也在不断升级。希望美国议员能够先关心关心自己国家的事情,把自己国家的内部事务处理好,兴许可以实至名归的获得一次诺贝尔和平奖。

(原标题:别拿和平奖羞辱诺贝尔(二))

 

来源: 有理儿有面

流程编辑:TF017

分享到

2019诺贝尔和平奖揭晓,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获奖

“冤枉”安倍了?提名信是文在寅写的?日媒:是特朗普要求写的

被判入狱的“双学三囚”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美国传统伎俩

“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获2017年诺贝尔和平奖

德国前总理: 将推荐慰安妇受害人参选诺贝尔和平奖

诺贝尔和平奖揭晓哥伦比亚现总统获奖 像奥巴马当年得奖情况

诺贝尔和平奖揭晓: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获奖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被撤 系114年来首次

巴基斯坦17岁女学生获2014诺贝尔和平奖

强如TVB,面对网络欺凌,竟只能用这种消极的方法控诉

黎智英号召乱港分子向“大英帝国”学习,黄丝演员之女逃回香港后唱反调

蓬佩奥吹嘘美国际援助多于中方 华春莹:从1948年算起?

华春莹:外交部4月2日将增派航班赴英,助确有困难留学生归国

一周内,香港两个区议会主席都犯罪了,未来将是一个怎样的世代?

外交部喊话广大在美留学生、侨胞:祖国永远是海外同胞最坚强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