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调查

北京西城9人解除医学观察,医护人员送走他们后继续坚守

2020-02-13 13:51 北京晚报 TF010

“谢谢你们的关心,咱们一起合张影吧。”

王海欣 摄

今天上午,九位解除医学观察人员走出了西城区首个集中医学观察点。点位负责人冯亿和六位同事竖起大拇指,一直送到大门口。面对十几天共同战疫的白衣天使们,九位解除观察人员不住地招手,有些人甚至饱含泪水。

这是该点位组建以来一次性解除医学观察最多的一批。自从1月27日进驻观察点以来,冯亿和同事们已经送走了27位解除观察人员,而仍在接受观察的还有68人。每天早上6点,7位驻点医护人员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除现场总负责冯亿外,其他人分别承担了送餐、物资入库、分发、消杀、污水检测和数据统计等工作。

“您好,我今天早上的体温是36摄氏度,体温正常。”还没来得及吃早饭,观察者们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冯亿说,这是每天例行的体温汇报,分早中晚集中汇报三次。一边听电话,他一边将每个人的体温数据记录在表格里,旁边的同事则同步录入电脑。

“每天每人多次记录,我们必须做到特别仔细,这些数据是最直接反映观察者身体状况的依据。”

除了统计数据,医护人员还要通过电话对观察者进行心理疏导。这样的“话聊”通常要持续二十分钟到一个小时。

“很多观察者一开始情绪不稳定,对疫情比较恐惧,甚至没聊几句就哭了,我们在讲解专业防护知识的同时,还要缓解他们的心理压力。”冯亿告诉记者,为了做好心理疏导工作,他和同事们利用开会时间交流经验,针对不同观察者设计相应的疏导方案。

从最后一次密集接触到解除医学观察,很多观察者的情绪经历了从恐惧到着急的变化,一般在观察六七天后,会产生“逃离”情绪。

“观察者觉得已经一周多了,也没有任何异常,请求我们提前结束观察。”冯亿称,每到此时,心理疏导就显得更为重要。

20多天没回家了,驻点的医护人员们只能通过手机和家人联系。“妈妈,您什么时候回家?我想您!”“爸爸,您一定注意身体,我和妈妈在家等您。”每每听到家人问候,冯亿和同事们都会感到疲劳全消。

“我们会继续坚守,直到疫情结束。”7名“战士”异口同声,声音笃定。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张骜

分享到

集中医学观察之后,湖北返京人员感觉如何?

新职业为年轻人打开新空间 球鞋鉴定师年薪百万引发网友热议

聚焦北京防疫基层:门头沟石门营五区党委书记半夜三更想点子

“我永远不能忘”,老人把东直门医院医疗队队员的名字写在纸上

职场人关心“个税年度汇算”,北京市民想查清自己的个税还得再等等

北京援鄂医疗队队长刘立飞临危受命,稳住“军心” 挺过“至暗”实现诺言

贴身排队还摘口罩扎堆儿野餐!游园的亲们,可长点儿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