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书乡

古人年终也要写“总结”?看王献之、董其昌等书法大家都写了什么

2020-01-23 05:21 北京晚报 TF015

年终岁尾,忙得最多的就是“总结”。人总是处于不断总结的过程中,直至最终回顾一生。中国人将过年称为年底、年关,否极泰来,总想未来有好运气,有个盼头,人生总是有希望的。对于古人来说,所有的“总结”并不一定都是公文,有时恰恰是一些日常手札,便可以成为见证,尤其是经过历史长河的积淀,吉光片羽。王献之有《岁尽帖》,一个“尽”字,让人读起来颇有伤感的意味。如果要说安慰自己的话,不过是“苦尽甘来”。王珉《此年帖》,稍显平和,“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但愿年年有此景。中国人喜欢许愿,心存若干期许,对未来的承诺。但更主要的是付诸行动,曾肇的《行复岁暮帖》,一个“暮”字,也有些伤感的意味。人到中年,暮气增加,少了冲动,保持内心的激情更好,最好可以成为一种习惯。

书写也应该成为一种日常的习惯,就和三餐饭一样简单,一样按时出现,最平常也是神圣的。

书写要带有一种仪式感、神圣感。董其昌专门在除夕之夜题跋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显然是很有意的。董其昌一生曾经五次题跋此画。目前所看到的这一次是48岁时书写,人到中年,功夫已经成熟,信手挥洒,字里行间可以看出董其昌对赵的评价。董其昌的一生,都是和赵孟頫不断较劲:“吾与赵孟頫较,各有短长。行间茂密,千字一同,吾不如赵。若临仿历代,赵得其十一,吾得其十七,又赵书因熟得俗态,吾书因生得秀色。”

翁同龢书写“平安”二字显然也是有意安排的。采用的是民间的“合体字”做法。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平安夜”可以拿出来得瑟一下。其实国人过不惯洋节,本质是缺少相应的文化背景和心理积淀,更多是商家的炒作而已。西方人在平安夜,都是家人相守,中国人则喜欢逛大街,疯狂购物。不能不说,“平安”是中国人最朴实的理想,每天为生活奔波操劳,风里来、雨里去,平平安安最重要。每次出门,家人的叮嘱最简单就是“平安归来”,这本是最地道的中国式语言,一旦扯上洋节就变味了。看落款就知道,翁同龢当时的心是极度不平静的,庚子除夕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庚子年发生了历史大事。身在除夕之夜,内心渴望、祈求一点“平安”,那是多么可贵。今年正适逢庚子年,国富民强、国泰民安,让人为之感慨。

往大处说,书法记录了家国天下的情怀;往小处说,书法就是书家日常生活的记录,平平淡淡才是真。顾廷龙在除夕这一天,临摹《郑季盨》作为日课,既是特殊的一天,也是平常的一天。日日坚持,日日坚守。近代最后一位状元陆润痒有一件“日有万喜”的竖幅,表达了所有人共同的心愿,以此祝福全天下所有的中国人,除旧布新、开拓进取。

东晋 王珉《此年帖》

释文:珉顿首顿首。此年垂竟,悲怀兼割,不自胜。奈何奈何!寒切,体中比何似,甚耿耿。仆疾遂不差,眠食少,忧深,遣书不次。王珉顿首顿首。

虽为拓本,但是用笔之潇洒流利,结字大方疏朗,仍可以一目了然,魏晋风流,名不虚传。

王珉(351-388),字季琰,小字僧弥。《伯远帖》作者王珣之弟。世称王献之为大令,王泯为小令。

东晋 王献之《岁尽帖》

释文:十二月廿七日具疏,操之、献之再拜。岁尽无复日,感思兼怀,不自胜,兄亦同之,奈何奈何!奉十二日告,承掾安和,慰驰情。姊、三兄,诸患故尔不损,忧驰。晴快。不审尊体并复何如? 迟复来告,操之故平平,已再服散,冀得力。献之亦恶,愦勿。谨白。疏不具。操之等再拜。

由此作可见王献之“杂体书”之风格面目,楷、行、草三体相杂,不仅没有冲突,反而极其跳跃出彩,富有趣味性。拓片虽有变形,字里行间仍然可以读到魏晋风流,曼妙风姿。

王献之(344-386),字子敬,小名官奴,谥号“宪”。王羲之第七子,与父亲王羲之并称“二王”。

北宋 曾肇《行复岁暮帖》,纵28.7厘米,横50厘米

释文:肇奉别。行复岁暮。倾乡实倍常情。但公私纷纷。为问不数。甚自愧也。别纸丁宁。岂惟益友忠告之谊,亦出于忧国恳恳之诚,反复数四,不胜感叹。衰拙于此,岂能恝然。但再三则渎。

此札有浓郁的文人气,虽字字独立,然笔断意连、笔简意丰,虽说受到曾巩的影响,其实更主要是苏轼,笔画肥厚,用墨浓重,字形扁沓为主,但总体上仍有自己的面目,比如竖画放出,暗合汉简之趣。

曾肇(1047-1107),字子开,号曲阜先生。宋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之幼弟。

明 董其昌题 元赵孟頫《鹊华秋色图卷》,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释文:余二十年前,见此图于嘉兴项氏,以为文敏一生得意笔,不减伯时《莲社图》。每往来于怀。今年长至日,项晦伯以扁舟访余,携此卷示余。则莲社图已先在案上,互相展视,咄咄叹赏。晦伯曰:不可使延津之剑久判雌雄。遂属余藏之戏鸿阁。其昌记。壬寅除夕。

此画是元贞元年赵孟頫自济南路职位南返后,为友人周密描绘其祖籍地济南东北华不注山和鹊山一带秋景,画境清旷恬淡,表现出恬静而悠闲的田园风味。董其昌曾经五次题跋,这是48岁时所题,由此可见董其昌的倾慕之意,情有独钟。此为壮岁之笔,风格已然成熟,收到米芾和怀仁《圣教序》的综合影响,笔力劲健,铁画银钩,结字潇洒灵动。

赵孟頫(1254-1322),字子昂,号松雪道人,中年曾署孟俯,谥号“文敏”,故称“赵文敏”。宋太祖赵匡胤十一世孙、秦王赵德芳嫡派子孙。善篆、隶、真、行、草书,尤以楷、行书著称于世。与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并称“楷书四大家”。

董其昌(1555-1636),字玄宰,号思白,别号香光居士,谥“文敏”。书法出入晋唐,自成一格,能诗文。“明四家”之一。

清 翁同龢《平安》中堂

释文:平安,合体字

名家偶有奇兴,借鉴民间 合体字的方法在除夕之夜书就,以为祈福平安,笔画老辣,饱蘸浓墨,一气呵成。落款“松禅”也是合体字,共用一个“木字旁”,也很有趣。

翁同龢(1830-1904),字叔平,号松禅,别署均斋、瓶笙、瓶庐居士等,谥文恭。先后担任清同治、光绪两代帝师。中国近代史上著名政治家、书法家。

近代 陆润痒《日有万喜》竖幅

释文:日有万喜

此乃常见的祈福之语。题字虽有馆阁之气,却正而不板,有强烈的书卷气,以浓墨红宣书就,可谓富丽堂皇。

陆润庠(1841-1915)字凤石,号云洒、固叟,谥文端。书法意近欧、虞,馆阁气稍重。

当代 顾廷龙临《郑季盨》

释文:唯王元年,王在成周,六月初吉丁亥,(吊剸)叔尃父作郑季宝钟六,金尊盨四鼎十,郑季其子子孙孙永宝用。

此件作品乃以临为创,将原器的竖式小品变为横幅。用笔稳健,结字疏朗,笔画匀整,体势自然大方,大小一任自然,虽然安排错落,然外围极为齐整,可见书家的深厚功力。

顾廷龙(1904-1998),当代著名古籍版本学家、目录学家和书法家,上海图书馆原馆长,长期致力于古典文献学、版本学和目录学的研究。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薛钢

流程编辑:TF015

分享到

中国人有关烹饪的字眼共有66个之多,千年前书法经典一样能读懂

国人对吃讲究,书法中也有所体现

难得一见!宋元真迹首次全部打开 52件佳作勾勒中国书画千年简史

这两类字“似错非错”,它们在民间极为流行,却未收入到字典中

金戈铁马与东方美神:燕赵文武随想

误人子弟是错书 最可怕的您知道是什么吗?

汉字的纯洁性不容忽视,有时却错误连连,究其原因不外乎这四条

《潘伯鹰谈书法》极为严谨,书法家著作亦有学者之风范视野

抗战馆给筹建人办书法展至12月10日,80余幅墨宝展后入捐抗战馆

王羲之的《二王帖》等书法珍品齐聚北海!来源你想不到

“中国书法大厦杯”书法大奖赛成书坛热词,50万元奖金是咋回事?

世界卫生组织将流行病分为六个级别,而流行病不等于传染病

当年纽约成群乌鸦忽然集体暴毙,神秘病毒当前,好在她没放弃

从《我们为什么会生病》,看人与疾病的演化之战,取胜关键在“快”

从“不得不打”到“特别命名”,滑铁卢战役充满历史中趣味

无数人曾看过“伪古龙”小说,昔日武侠大师的连载经历着实坎坷

为什么别人不能听我们好好说话?内向者往往忽略了自己的沟通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