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北京

大兴机场经历首个冬天,冰雪保障团队在接连“大考”下如何经受检验

2020-01-22 14:14 北京晚报 TF015

再过两天就是除夕,春运压力正渐渐逼近最高峰。平稳运行3个多月后,大兴机场也在它经历的第一个冬天,迎来了自己第一次春运。

今冬北京多雪,纷扬的雪花令文人墨客挥洒着诗意,对孩子们意味着乐趣。然而在大兴机场和全民航人眼里,降雪背后是大风、严寒、低能见度……那片纯白,是挡在正点运行前的“拦路虎”,是需要立时战斗的“敌人”。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近日,记者探访大兴机场飞行区,看冰雪保障团队在接连“大考”下,如何经受住了检验。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安全、准时将旅客送到目的地。

锱铢必较

扫雪要测摩擦系数

“把雪摊开,不然化不了”、“有出港的飞机,注意避让”……带着一身寒气,刘照炜匆匆走进办公室,随身携带的对讲机里,不时传出同事们遥遥相应的呼叫。

1月5日晚到6日凌晨,北京降下2020年第一场雪。而就在近一周后记者探访时,工作人员还在进行着忙碌的后续清扫。

作为大兴机场飞行区管理部场道管理模块业务经理,刘照炜主要负责大兴机场4条跑道及周边滑行道的除雪工作。他告诉记者,若雪情较大,下雪期间首要目标是清理出跑道、滑行道的滑行线等“重点区域”,保证飞机出行,待雪停后再清理其他区域。“大兴机场的滑行道和远机位站坪太多了,紧锣密鼓忙活一周都是有的。”

和人们常见的城市扫雪场景不同,飞行区除雪颇有几分“锱铢必较”的味道。比如什么时候需要除?不能光凭眼睛看,而要参考道路摩擦系数。

外形上,摩擦系数测试车如同一辆普通出租车,后面拖着一组小轮子。“小中雪的摩擦系数需要两小时一测,大雪一小时甚至半小时一测。”刘照炜介绍,摩擦系数至少达到0.3以上,才允许飞机用这条跑道起飞。“5号的雪傍晚6点多开始下,6点半测试时,摩擦系数就只有0.35了,意味着除雪必须立即开始。”

直观来看,飞行区除雪所达到的程度,也比城市扫雪更为“彻底”。若留有残雪,融化后遇低温结冰,会对飞行安全造成影响,因此除雪过后,路面上雪、水都将无影无踪,恢复整洁干燥。

为了高效除雪,各种各样的车型大显身手,其中核心成员要算是热吹车和冷吹车。顾名思义,热吹车鼓风口出风具有一定温度,可以如同“吹风机”般将前方积雪边融边吹,冷吹车则相当于“扫帚”。再加上前置滚刷扫雪车、三合一跑道除雪车等,目的都是趁雪还没有“粘”在地上,抓紧将其推到道路两侧,清出道路宽度。

道面积雪清开后,道路两侧会形成“雪垄”。紧随其后的抛雪车闪亮登场,它们贴着“雪垄”前行,进一步将积雪高高“抛”到远处土质区。接下来如有需要,除冰液洒布车会在除雪完成的道路上洒一遍除冰液,目的是降低冰点,防止降雪后短时间上冻。根据负责区域,这些车辆有相对固定的编组。车队除雪时犹如在白色海洋中披荆斩棘,所过之处路面迅速重现,气势磅礴。

刘照炜介绍,除雪时跑道需要封闭,大兴机场总共4条跑道,策略就是“倒换”着用--这两条跑道除完开放,赶快转去除另两条。遇到长时间降雪,大伙儿就得昼夜连续工作。“目前本场航班量是每天280架左右,遇到的几次雪情基本都能够保持正点运行。”

配合有序

除冰排队不超5分钟

除了道面状况,冬季影响出行的另一大因素,是航空器的地面除冰环节。它与道路除雪相辅相成,彼此配合,共同构建冰雪气候下的重要保障体系。

航空器除冰,即清除飞机表面的霜、犹如给飞机“洗澡”,还航空器一个整洁一新的外表。可能有些旅客会好奇,常年在寒冷高空飞行的飞机,为什么起飞前这么“娇弱”,容不得冰霜?

“飞机看上去平整,实际上机体表面有很多可活动的舵面。”大兴机场飞行区运行管理模块工作人员吴姗姗解释,过冷水滴若在某些部位冻结聚积成冰,会造成机翼表面粗糙。起飞速度不快的情况下使得升力减小,增加驾驶员对飞机的控制难度。“相应天气里,机长会提前进场,亲自爬梯子触摸重点部位,并根据自家航空公司标准来决定要不要除冰。一般来说如果雪一直下,都会有除冰防冰的需求。”

从环保角度考虑,为便于废液收集,大兴机场两个除冰坪均采用定点除冰方式,其场景大致可以用“洗车房”类比--飞机自滑式到达除冰坪,两辆除冰车向前一靠,对准所需除冰部位喷洒除冰液,结束后飞机再滑出等待起飞。

除冰车状如卡车,车身连接有可伸缩吊篮。作业时除冰人员乘坐吊篮升到高位,对飞机进行除冰液的喷洒。吴姗姗感慨,现在除冰车已有改善,吊篮是全封闭结构。“以前在老机场吊篮都是半封闭甚至不封闭的,你可以想象伴随着刮风下雪,人暴露在空中有多冷,而且还容易受到除冰液的侵蚀。”

东除冰坪共9个除冰位,目前开放了4个。记者探访时正逢下午,晴空万里,暂时没有需要除冰的飞机。四周视野开阔、无遮无拦,航站楼的起伏曲线远远勾勒在天际。时而飞机起降轰鸣过后,立刻回归一片寂寥。

可若忙碌起来,除冰坪的紧张不亚于打仗。吴姗姗介绍,按大小不同,一架飞机除冰所需时间为15至23分钟。若持续降雪,20至40分钟内是“有效时间”,过了这个时间一般就要进行二次除冰了。所以要掌握好与跑道除雪的配合节奏,让完成除冰的飞机尽快起飞。“这几次雪情,基本都是排队不超过5分钟,除完冰就能出去了,没有二次除冰的情况。”

严阵以待

全员备勤迎检验

“民航人的冬天和其他人不一样,看到下雪,心里会‘咯噔’一下。”吴姗姗坦言,当纷扬的雪花覆盖大地,整个朋友圈都在晒着美好和喜悦,他们接到的只有“全员备勤”的命令——有别于面向普通民众的天气预报,机场天气预报更加精准详细。具体几点下雪、能见度情况等都会体现。保障人员提前五六个小时就要到岗准备,严阵以待,根本顾不上“浪漫”。

在刘照炜印象中,这个冬天的几场雪,一场比一场大,月初这一场下得还尤其急。“当时正好赶上我们吃晚饭,天空开始飘雪花。按以往经验,得下一会儿才需要去除,结果饭吃到一半发现不对,下得太大了!赶紧测摩擦系数,发现数值已经很低,就立即开始除雪了。”

雪下了一夜,除雪工作在几条跑道间交替轮转,始终没有停止,连吃饭都是送到现场。大家从降雪当天下午4点到岗备勤,进行方案研究、车辆检查、物资准备,到次日晚上7点,整整忙碌了27个小时!

“这是新机场的第一个冬天,坦白说压力很大。”刘照炜回忆,刚入冬时,有领导半开玩笑对大伙儿说,最好能下场雪,也是对你们的一种考验。没过几天,北京降下初雪,大家圆满完成了保障任务。“但我们还是不能完全放心,因为那场雪比较小,领导也说,‘检验不出你们的战斗能力’,结果又来了两场大的!”

经过这几次“战役”,大家虽然比较辛苦,却也坚定了信心。“我们在新机场的保障能力可以说经受住了考验,做好了早下雪、下大雪、常下雪的思想准备。”刘照炜认真地表示,这些努力,都是为了尽快将乘客安全送到目的地,这样保障人员才能回到自己温暖的家。“下雪天若遭遇航班延误或者取消,我们的心情比乘客还要着急,所以也希望大家多一些理解和包容。”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魏婧

流程编辑:TF015

分享到

北京大兴机场人气儿又回来了!小长假预计运送旅客超4万人次

“五一”期间来大兴机场旅客,请收好这份提示

大兴机场迎今年第二批转场,增加误走服务,免费申请改签

自3月13日起,大兴机场国际进港航班已全部转到首都机场运行

做好疫情防护,大兴机场确保“一桌一椅”、“一人逛店”

大兴机场行李手推车实行“一客一消毒”

他们守护大兴机场、冬奥赛区能源“生命线”,最长俩月没换班

受降雪影响,大兴国际机场调减航班

北京大雪,大兴机场积极开展保障工作,周边高速已恢复通行

实拍大兴机场的第一个冬天,他们面对“敌人”,绝不手软!

北京市政协委员闵丽华:大兴机场临空区应着力发展会展经济

北京将建立文明行为记录制度,专家建议跟积分落户等挂钩

市郊铁路京承线6月底开通!怀柔密云1小时左右到通州

这张北京尾号限行时间图,请收藏

北京通州俩共有产权房项目下周一申购,一个项目可跨区申请

配合恢复尾号限行,6月1日起北京公交地铁满载率上调至100%

“神州第一街”焕新!长安街及延长线公共空间将重新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