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经过了他们的验证,我终于回到了微信世界,“滴滴答答”响个不停

2020-01-21 06:00 北京晚报 TF020

我终于决定换手机了,旧手机内存3G,容量16G,最近一次出差途中遭到群嘲。本来还想忍——借此也约束一下玩手机的时间——没想到一些必要的应用程序都无法更新和安装了,忍无可忍,跑进专卖店换了同品牌新手机。

在店员的帮助下,将旧手机的全部内容“克隆”到新手机。整个过程也颇费周折,只是因为旧手机运行内存太小,不得不一边删内容一边克隆。尤其是“克隆”微信内容的时候,几番尝试都不成功。

技术人员倒挺有耐心,说:“您看您这通讯录,小1000人,再加上对话内容,需要很大的空间才能完成原样复制。我看您还是不要保留对话内容了吧,只复制通讯录很容易。”

我左思右想,还是担心遗漏重要内容——现在的微信,不仅是朋友圈,也是工作圈,还是决定全部保留,又折腾了几遍才“克隆”成功。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17岁的女儿早已点了外卖,吃完钻进自己的小屋了。看看小姑娘紧闭的房门,我叹了口气。

第二天一早,还没起床,我顺手拿起手机准备浏览一下。微信闪了一下,跳出一个对话框:“您的微信账户有被盗用的风险,请按照以下程序进行验证……”

我正发蔫呢,腾讯给发了条短信过来,是一串字符,要求至少要两个微信好友发送这串字符到我的微信账号,之后才可能重新使用微信——看来这是手机换新之后的规定动作。

准备好早餐,女儿睡眼惺忪地坐在桌前,一如既往。我也不知道她昨晚几点才睡的。

小心地看了看她的黑脸,我咽下了请她帮着发一个验证微信的话。为这点事儿大早上打电话叨扰朋友们似乎不太妥当。到办公室再说吧,办公室那么多人,大家都是微信朋友,这点事儿还不是手到擒来?

八点半到了办公室。打扫卫生的清洁工老刘早到了,在楼道里处理前一天积攒的各类垃圾。等了一会儿,秘书小王也到了,坐在座位上拿出镜子开始描眉画眼。

眼看九点了,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我走出办公室在楼道转了转,几位领导的办公室门倒都是虚掩的,应该都在。领导们一般都到得早一些,有经验的秘书们都会大早上过来“抓”领导们签字,错过这个点儿大概就会错过一整天。九点以后领导们就忙开会出巡了,一天不见人是常有的事情。

但麻烦忙碌的领导帮我验证微信,似乎不妥吧?

我退了回来。不得已,只能问小王:“大家都去哪里了?九点了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黑姐你忘了?今天工会组织秋游,大家都参加活动去了。”小王笑嘻嘻地说,“您下午不是有会吗?所以没报名,我去过妙峰山,而且我最怕爬山,所以才没报名。由博士不是要高调到局里吗,估计今天办手续去了……”小王片刻不停地说着,我慌忙打断道:“知道了,知道了,你帮忙给我的微信账号发个信息吧,多谢了。”看着小王“唰唰唰”比化妆还利落地按着,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终于搞定一个。还得找一个,看样子真得打电话求援了。”

说话间,老刘到我们办公室搞卫生了。听我正跟小王解释,连忙说:“哎呀,你不用打电话,我帮你发微信不挺方便嘛!”我一愣,清洁工老刘怎么会在我的通讯录?

哦,想起来了,很久以前因为处理办公室钥匙的事情,临时加了一下,后来虽然没有删除,但我也早就屏蔽了她。正在恍惚愧疚间,老刘拿出手机说,“你看,你们这些知识人儿的微信在我这里都置顶呢,想着哪天我的小孙子作业不会做,我可以向你们请教呢。”

老刘的微信一发出,我的微信账号分分钟就恢复了,一打开,各种信息蜂拥而来,公众号的、订阅号的、快递的、微商的、工作的、朋友的……手机滴滴答答响不停,屏幕刷刷刷地更新,应接不暇。

我又回到了热闹的微信世界。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小黑

流程编辑:TF020

分享到

警惕!微信出现这个界面千万当心,这15分钟很关键

终于,微信这个消失好久的功能,回来了!网友评论亮了

有趣!微信朋友圈出故障刷不出来后,微博评论竟成大型宠粉现场

微信“拍一拍”功能上线,有人玩嗨了,也有人开启“群嘲模式”

微信又出新功能!“微信拍一拍”上热搜,网友玩着玩着却悲剧了

微信上线拍一拍功能,网友:和抖一抖有啥区别?

注意!这样导出的微信账单明细,可以作为“打官司”的证据

后悔药终于来了!iOS版微信已支持改微信号

罕见!支付宝、微信同时辟谣

别再用前任生日了,微信官方发声:已支持改微信号,一年一次

微信收到广告总和聊天匹配,背后是其监听用户聊天并推送广告?腾讯回应

微信辟谣监听用户聊天记录,数字时代如何保护个人信息?

曹禺晚年是否算“江郎才尽”?其女万方写书回应,试图寻找这些真相

老北京人钟爱的老豆腐好不好吃全在作料,对比豆腐脑至少有4点不同

古代书家多为文人学人哲人,明代大字热兴起,书法为何有别于前朝?

青史留名的书法家都是达官贵人?“人以书传”贵于“书以人传”

忆李西安先生:他被称为“中国新潮音乐教头”,还是一名“预言家”

老北京炸酱面酱分荤素码分文武,梁实秋曾见证其“起死回生之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