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北京

延庆山间,养护人员不间断扫雪,开十几小时车只吃一顿泡面

2020-01-06 13:39 北京晚报 TF017

“2020年第一场雪,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虽然持续扫了一晚上雪,蔡鹏飞的精神状态还不错。

因为长年负责延庆东部山区的道路养护,每到冬天,连续扫雪铲冰十几个小时已是常态,长年下来,他已经适应了熬夜干活,“我们再抓紧点,下午三四点就能全部清扫完,顺利通车。”

开十几小时车 只吃一顿泡面

今年第一场雪如约而至,北京市政路桥管理养护集团第十公路工程处八一天池道班从昨天傍晚就开始备勤。他们负责管养的87.5公里全部在延庆东部山区,其中的昌赤路是北京通往河北省的重要通道,八一天池道班就守在这道“北大门”上。大雪在夜间8点左右到达他们的管片,“下得比较密,很快就积雪了,下得最大的时候能有五六厘米的积雪。”八一天池道班班长蔡鹏飞说。

虽然雪情在蔡鹏飞看来并不太大,而且在今早6点左右就停了,但是也够养护人员忙活的了,几台铲雪车和扫刷车一分钟都没有停下来,除了司机以外,其他养护人员或者路边铲雪或者清查道路,从备勤后到现在一直也没有休息, “夜间雪一直没停,虽然我们也一直在扫,但雪量还是超过这些设备的清运能力。我们只能维持路面积雪不再增多,这会雪停了,光线也好,扫得能快一些。”

因为山路都是盘山修建,弯路较多,而且路边没有任何照明设施,昨天晚上,铲雪车的大灯在黑黢黢的山里最多只能劈出五六米的光柱,雪下得密,即便前挡风玻璃的雨刷器开到最大,司机几乎相当于摸黑前进。所有铲雪车辆的车速基本只能在每小时30公里左右。

“只要半个小时左右没扫到,路面的积雪就又堆积起来。超过10厘米的积雪,扫刷车就扫不动了,铲车能清扫的最高积雪也就是15厘米左右。”虽然养护人员分组分段清扫,但是清扫车来回一趟至少得一个小时,所以3辆清扫车辆一直不间断地在路上作业,而整个道班的司机也只有3个人, 3名司机连续工作了十几个小时,中间只在车上吃了几盒泡面。下车的时候,不光腿不会打弯了,眼睛也几乎不会聚焦了。

即便保持这样的工作强度,一直到上午11点多,路面的积雪还有很多,“路面还没怎么见黑呢,”蔡鹏飞一边忙着扫雪,一边估算着,“扫雪车再推几遍,我们还要再人工到路边清理,估计下午三四点钟才能扫完恢复通车。”

扫雪“单打独斗” 各有各的绝活

“我们这个地方有个别名,叫‘部分地区’。因为只要说到北京部分地区有雪,那一准儿是下在我们这里。”蔡鹏飞笑称,他们肯定是全北京最关注天气的人群之一,因为必须赶在雪下来之前,把铲雪车、扫刷车等大型设备提前开进山里,否则路面打滑,设备就无法进山了。

蔡鹏飞 摄

蔡鹏飞自己就吃过路面打滑的亏。他在2017年初刚转到八一天池道班,没几天就遇上第一场雪,正是当年的农历初一。“那时候没有经验,空车就上路了,车到半坡时一直打滑,整个车都横过去了,车前轮都快压到路基了,下面可就是几十米深的山谷,亏得我命大。”

第一次开车巡路就险些出事儿,蔡鹏飞如今想起来还有一点儿心有余悸,此后他逐渐摸索出了经验。“不多不少,只要在车后压上1000公斤的东西,巡路车就不打滑了。所以每次只要下雪,我都往车上装上十几袋融雪剂。”蔡鹏飞说,八一天池道班的很多养护人员都有自己的绝活,“在山路扫雪这份工作上,我们就没服过谁。”

王延平、徐伟和徐志强是道班里的3位司机,他们共享一个经验,上车时必须带上随身法宝——铁锨。雪铲和扫刷虽然都安装在车辆的前方,但是车辆拐弯半径会比雪铲或者刷子更长,所以车轮驶过的路面也常有未扫的积雪,有时候也会打滑。多数扫雪任务,司机都是单独驾驶,遇到打滑的时候必须自救。“铲积雪或者到路边铲土,铁锨虽然不大,但真的特别实用。”

而每次根据风速、风向、积雪厚度调整雪铲角度,以尽可能将铲出的积雪直接推到路边更是几位司机的绝活。因为按照清扫要求,养护人员会将所有积雪推到路基之外,以保证行车安全,如果铲车内的积雪不能在作业中直接倾倒在路边,就必须进行人工二次清扫,“多数情况下,35度角比较合适,但也需要根据各个参数变化随时调整,这些都得靠经验。”

零下30度坚守 取暖“基本靠抖”

在八一天池道班的入口处,靠墙摆放着几个大塑料水桶,里面盛放着养护人员从旁边的村庄里接来的饮用水。八一天池道班虽然有水管接通到附近的服务站,但是因为气温下降,每年到10月中旬,水管都会结冰上冻。最冷的时候,低温会达到零下30摄氏度,直到来年4月才会化冻,这期间的饮水就完全靠手提肩挑。

同时,因为昌赤路比邻有着“燕山天池”美誉的白河堡水库,八一天池道班养护的路段中包括47.1公里水源保护区道路,所以道班内不能开火做饭、不能烧煤取暖,也不能接燃气管道。平时道班工作人员就餐,都要下山到附近的永宁专养段,而一旦下雪,因为扫雪任务重,无法离岗,养护人员只能靠泡面为生。“上一次扫雪,我们连吃了三顿泡面,第二天晚上下山的时候,再闻到方便面的味道都觉得恶心。”

但这还不是最难熬的。因为没有暖气,八一天池道班的房子又建在山上,所以在道班内24小时值班的养护人员一到晚上就处于“取暖基本靠抖”的状态。“扫雪的时候,全身都动起来还不觉得冷。最难熬的还是雪前备勤时间,大家都喜欢挤在一个屋子里,互相借点热量。”

他们的坚守,是为了来往车辆的安全。八一天池道班成立于2017年,也是市政路桥养护集团在远郊国道上设置的50个公路服务站之一。道班内不仅向来往车辆提供免费停车、饮水、手机充电等服务,还专门配备了装有晕车、腹泻药物的应急小药箱和车辆维修工具。道班内的手机充电站上,有十几种手机的充电线,“我们这里的充电都是快充,充电五分钟能用一个小时。”

八一天池道班对成立以来服务车辆的次数、服务项目都有详细的记录,借用最多的还是公厕,“国道上没有服务区,我们的道班就起到高速路服务区的功能,不少司机进来休息后,都说我们想得周到。看到他们的笑脸,我们的辛苦也就值了。”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周明杰

流程编辑:TF017

分享到

北京昌平京包铁路桥下天通苑北站附近因积水封路 养护集团已开始处置

守护绿水青山党员在行动 工行北京朝阳支行党员认养绿地树木

高玉爱:大山深处的坚守 与雨雪常年相伴与亲人聚少离多

平安里西大街预养护工程今晨完成 十年来首次养护

高速公路养护工作一干18年 吴喜军:用行动影响身边每一个人

城市绿化烦恼渐多 养草:个别人不接受劝告反称“狗比你还强”

北京市新增6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3例治愈出院

陈吉宁调研工地企业复工复产和防控措施落实情况

北京市民近期高度关注的这些问题,12345又来答复啦

来自“巴铁”的“大胡子”,成了北京社区疫情防控志愿者

北京首位!新冠肺炎痊愈者捐出“抗疫”血浆

西城:推进“零跑路”“不见面”的社会保险经办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