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医生如果病了,会自己给自己治疗吗?

2019-12-15 13:48 北京晚报 TF003

经常有人好奇,医生如果病了,会自己给自己治疗吗?

作者 关菁


医生 王金辉制图

讲一个多年前的小故事吧。

那阵子,我的身体频繁出现莫名其妙的问题。

某一天,丝毫没有预兆,腹腔内一根血管自己打开了开关。当时我正坐在电脑前看文学论坛的帖子,那热血喷向腹膜的感觉我把握得清清楚楚。我用了最后的力气离开书房扑倒在卧室的床上。

尽管腹内流淌的血刺激着腹膜神经,让我几乎不敢呼吸,但我的脑子却一刻没有停留地想着下一步的对策。

也怪,一旦把自己的身体列为病人的行列,那疼痛似乎也成了病人的而不是自己的了。

镇定地拨通了医院的电话。只是,那边值班医生的声音一出现,这边的我就回到了病人的角色。我说我不行了,肚子里大致有500毫升的出血,我说我马上过去,让他们跟手术室联系。

转过头,我对吓得半死的先生说“不太危险,但必须去医院”。那位便领了圣旨般,用最快的速度打点好一切,半拖半拽地把我弄到车上,又快速送达了医院。

到科里一看,我自己先灰了心:值班医生是个轮转来的;护士是年龄最小的姗姗。我还没说话,姗姗倒先出了眼泪。问值班医生会不会做B超,她面有难色:“才过来一个多月,还不熟悉。要不我把田大夫叫来?”哈,给“自己人”瞧病,新手医生这是压力山大了。

看看表,大半夜12点,我实在不忍心把忙了一天的同事从睡眠中叫醒。

突然想到,可以把笔记本电脑的视频跟B超连上。当时想的是录下来再看,没料到我抱着电脑,居然可以直接观察自己肚子里的出血情况。

看着屏幕,不由想起同事南极考察时自己给自己做阑尾炎手术,当时觉得挺悲壮,眼下却是轮到我了。

做了B超,踏实不少——腹腔内最多不超过500毫升游离液。

那一晚我想得最多的是,如果我真的需要手术,找谁做最放心。

快天亮时,我终于把操刀术者、一助甚至麻醉师都“相”好了。才闭上眼睛,又想到了麻醉,我的心又是一紧——万一芬太尼用得多了些,我醒不过来怎么办?万一二氧化碳分压过高脑缺氧我成了植物人怎么办?万一、万一……

越想越怕,越想越觉得有很多事还没来得及做。我甚至拿起手机想着该给谁谁谁打个电话说点什么。

事后回想,怎么那么可笑,可那时那刻却一点笑不出来,还觉得自己思维缜密,临危不乱呢!

后来几个日子我就慎着,每天呆在医院,侥幸心,想着也许能躲过去。

有天晚上跟人聊天,我还嘴硬:“我一定保住我的肚子不让他们打开。”话才说了没几句,就知道不妙了……

到底还是手术了——很顺利地做了一个小小的手术,任何意外也没发生。休了一个周末我就活蹦乱跳上班,去站手术台边,去打开别人的肚子……

不过,那以后,我再没有(连内心里也没有)对手术前神经质心理紧张兮兮的患者嗤之以鼻了。

(原标题:自疗)

来源 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 TF003

分享到

“疫情到来时,医生就是战士!”51岁生日这天,他远赴武汉……

北京三名医生感染新型肺炎,两人近期曾赴武汉出差,已被隔离治疗

港大一教授去武汉考察两天,选择做“逃兵”!与这些医生形成反差

抗击新型肺炎第一线照片曝光!致敬疫情中的逆行者!

9岁男孩偷尝高度白酒,甜滋滋不过瘾,送医抢救竟还面带笑容

楼下有家医,北京居民看病更贴心!慢病有人管,三甲能预约

连哄带夸!医生声东击西式采血,网友:孩子让医生忽悠懵了,都忘了哭

京津冀三地妇幼医生上演了一场精彩激烈的新生儿复苏技能实景擂台

拘了!女子加塞被拒在北大人民医院叫嚣要砍人,对辱医者要零容忍

民航总医院杀医案嫌犯孙文斌被审查起诉

萌娃拿玩具听诊器与医生互怼,一脸认真 网友:是学术交流没错了

“这个男人真奇怪,每天都来买鸡鸭翅,还只买一个” 真相出乎意料

老北京初一拜年有何习俗?礼数可多了,男人见面相互左手抱右拳作揖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老北京过春节自制新衣讲究多

“新四大年俗”盛行,可知百年前外国人笔下的北京春节是怎样的?

转存!过年期间这几个关键性日子要隆重对待,除夕夜核心在守岁

关于茶食,茶界有这两种声音,你赞同哪一个?

老北京四合院少不了三样“标配”,养金鱼的“鱼把式”讲究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