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12月的联想:为什么有人说“12月是个吉祥的月份”?

2019-12-15 13:22 北京晚报 TF003

有人说,12月是个吉祥的月份。

作者 司马小萌


插图 王金辉

数数下面这些词的笔划,哈,都是12划:家人、朋友、恋人、老师……同行、好合、快乐、百年、中国……如果有时间、有耐心,你还能搜出不少美丽动人、朗朗上口的12划的好词儿。

有人说,12月是个浪漫的月份。

本人出生在12月;几个要好的大朋友小朋友老朋友新朋友,也出生在12月。对这个冷热多变、一惊一乍的月份,多少有些了解。也许是与寒冬初次亲密接触,整个人为之一振,大多数看起来很有精气神儿,甚至有些大大咧咧、不修边幅,像书法里的“狂草”。

12月还是一个承前启后、除旧迎新,充满期待、幻想甚至是狂想的月份。部门和个人都在“马不停蹄”做总结;各单位也在规划、展望,忙得脚底朝天。无论亏损还是盈余,要么打碎牙齿往肚里咽,要么抖搂精神再干它三五年。

还有,“迎新晚会”也必须“紧锣密鼓”了;谁叫2020年春节来得那么早。到这时才发现,吹拉弹唱,各单位人才济济。根本不需要“巨星”出场,自己登台“秀”一把,照样光彩照人。

各项工作,各种忙碌。于是,这个一年中的“垫底”月份,顿时“身价倍增”。

而那些没休完年假的朋友,就惨了。领导会说:年底工作那么多,你就算了吧!

不过,自己给自己“小结”一下,还是必要的。甚至,“大结”一下,也未尝不可。

这两天,新华社山西分社的老马,就很忙活。他把自己进新华社以来拍的片子整理出来,编了个图片集,邀我写几句话,算是“序”。虽然不出版,只是资料集,我还是痛快答应了。同行嘛,帮个忙应该的。更何况,此君当年与摄影结缘,我多少也“推波助澜”了一把。

我在“序”中写道:大家叫他“马爷”。这个称呼,似乎可以有:五十七八岁的人,又是中国最大通讯社——新华社的山西分社图片总监,长期雄踞一方。但是,我叫他“马爷”,这家伙肯定不好意思,因为初识时,他还是一个十分腼腆的十九岁的小伙子,在山西一家工厂做临时工。1981年,我主持的北京晚报摄影部和北京市青联一起,发起摄影比赛《比比谁的心灵美》,小马就是其中一个投稿者。这小子受摄影爱好者父亲的影响,对拍照十分痴迷,在这次摄影比赛中得了奖,成为当时北京晚报外埠摄影作者中最年轻的一个。据他回忆,奖品,是一个笔记本,他珍藏至今。也许这次得奖,进一步诱发了这个山西青年对摄影的追求,他一步一个脚印,从基层迈进了国家通讯社。这本集子是他在新华社工作的小结。每张照片都留下一个新闻摄影记者的心血。你的心也会随着照片,与国家的脉搏一起跳动。有人问,成功的标志是什么?我的回答是:做了你喜欢的事;而且小有成绩。这就够了。”

老马收到序,高兴极了。其实,写完之后,我也捎带脚回忆了一下38年前的事,振奋了一下精神;又乘胜追击,对今年以来做的诸项工作,做了个小小回顾。有检讨,有傲娇。深沉了一会,傻笑了一阵。

人,是需要不断沉淀,不断进步的。咱们不是圣人、不是神人、更不是完人;但请你相信,老百姓的日子,也会掷地有声。

那么,12月,走好吧您呐!

(原标题:12月的联想)

来源 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 TF003

分享到

回首散文写作路,黄昏给了他启示,从中可以读到人间的气息

好文章就是聊天,安徽曾出过清代文坛最大的散文流派,今人仍在传承

1961年因何被称为“散文年”?杨朔刘白羽秦牧“三大家”各是何风格?

重读明代散文家张岱作品:“梦忆”里的精神生活史

《谁是最可爱的人》新版座谈会召开 魏巍子女捐赠600本给山区

张抗抗散文集《回忆找到我》出版 回忆是作家的广阔空间

网传杨绛病危 比较确切的消息是:身体很好思路清晰精神矍铄

陈绮贞“歌手”转型成“作者” 散文集《不在他方》出版

老北京初一拜年有何习俗?礼数可多了,男人见面相互左手抱右拳作揖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老北京过春节自制新衣讲究多

“新四大年俗”盛行,可知百年前外国人笔下的北京春节是怎样的?

转存!过年期间这几个关键性日子要隆重对待,除夕夜核心在守岁

关于茶食,茶界有这两种声音,你赞同哪一个?

老北京四合院少不了三样“标配”,养金鱼的“鱼把式”讲究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