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扫楼”筹款按单提成?水滴筹故事或是批量炮制,再度引发舆论声讨

2019-12-02 19:57 长安观察 TF017

“大病筹款平台”水滴筹里那些催人泪下的故事可能是批量炮制的?近日,有媒体报道,该平台工作人员在医院里逐病房寻找病患,引导患者在自家APP上发起筹款。至于筹款项目上那些情况介绍,都是这些自称“志愿者”的人直接套用模板生成的,所谓审核形同虚设。丑闻的再次曝出,再度引发舆论声讨。

对于任何一个家庭而言,一场大病都是不幸的。曾几何时,很多病人苦于渠道有限,没有及时获得社会帮扶;很多爱心人士苦于能力有限,即便捐款捐物也只是杯水车薪。得益于网络公益的出现,一条求助信息能够传播至四面八方,善意的细流得以汇聚成爱的海洋。从这一点上看,大病筹款平台可谓“良心创业”。

但公司毕竟是要谋利的,在商言商的多了,一些公司开始变味儿,往往一边扩大筹款人数量,坐收善款存取的利息;一边推销自家保险,精准对接病患的保险需求。这样的运行逻辑决定了,这些平台只有扩大“求助者”规模才能增加营收,严格“绩效考核”才能刺激“地推”团队“拉客户”。久而久之,问题就出现了——患者靠着“编故事”收获了善款,“地推”靠着“拉人头”获得了奖励,唯有爱心捐助人士的善意被无情地消耗。近些年,网络筹款平台不止一次出现“翻车”事故。前有一相声演员在有车有房的情况下,以“贫困户”身份发起捐款;后有一年轻女子一边“替父筹款”,一边在微博高调炫富。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平台对问题的认识始终相当草草,往往把错误归结于“违规操作”与“审核不严”。

在原子化社会里,网络公益平台让“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善意与温暖延伸得更远,因此也成为人们献爱心的主流方式之一。我们既不能因为一两家平台出事就否定这种形式,也不能因为平台做的是善事就放任其野蛮生长。让运营方兼顾成本与利润,需要外部力量织密监管的笼子,约束好公司与求助人的行为。对于求助人的诚信问题,有关部门应当审核与追溯并重,一旦发现伪造行为从重进行处罚;对于公司方的“黑色业绩”,相关部门应该主动作为,划出边界底线。当所有参与者明规守矩,才能让社会力量搞公益行稳致远,让信任成为网络世界的主旋律。

公益不是生意,爱心不容掺水。期待在各方努力下,监管力量能早日跟上,让爱心的火种健康传递。

 

来源:长安观察

撰文:崔文佳

流程编辑:TF017

分享到

“卖文救女”剧情半日反转 医疗众筹救人于火还是玩火自焚

为什么要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

违章女子自称“未来市长”,暴打民警还叫嚣:滚,你得罪我了!

张爱玲散文标题被改成“警察打人”,这般荒谬,何以进入香港课堂?

个税年度汇算将多退少补,年收入低于12万无需补税

在北京站边餐厅,旅客手机攥在手里,竟被人偷偷“抽”走

北京东四环外一库房着火,现场明火已扑灭,无人员伤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