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聆听

探头“怠工”、导航不准、电动车占用……电子停车收费细节待完善

2019-12-02 14:21 北京晚报 TF011

昨天,第三批道路停车改革开始实施,标志着道路停车电子收费覆盖全市。记者探访昌平、门头沟、大兴多个电子收费路段发现,探头不工作、停车牌“掐架”、违停车逃避计费等现象让电子收费打了折扣。今年1月1日起,东城、西城和通州开始道路停车改革并实行电子收费,7月1日起,朝阳、海淀等区也开始施行。那么,此前已经实施数月的区域,如今情况如何?记者日前在东城、朝阳和通州进行了现场回访,发现有一些细节仍待完善和治理。

在门头沟区月季园东里公交站附近,一辆白色轿车敞着后备厢盖停在电子收费牌下。 孙宏阳摄

12月1日

回龙观东大街创客广场

直击:车位启用探头却不工作

道路停车全面电子收费了,一些路段的计费设备却还没打卡上班,让电子收费打了折扣。昨天上午,记者在回龙观地区探访时发现,在育知路积水潭医院南侧,停车位旁边新安装的监控探头耷拉着脑袋,监控旁边电箱上写着“昌平静态交通”几个字。这个低头的探头与其他高位视频监控外形相似,不过高度更低。在这个探头附近,橙色的电子收费停车牌已经立起,路侧车位内也停放了两辆小轿车,而在这周围,除了这个探头以外,并没有其他探头可以监控到这几个车位。

在回龙观东大街创客广场附近,一名工人还在架子上调试着刚刚装好的高位视频设备。仔细看过去,这一路段的高位视频,有的摄像头周围的塑料保护膜还未完全扯下,在风中正散乱地飘着。在育知东路靠近龙禧园一区,一个监控探头下方还搭着可移动脚手架,现场却没有工人施工的身影。在这条路上,一些探头还没有调整好参数,有的头朝着天,有的大白天还亮着补光灯。

12月1日

育知东路

直击:收费牌和停车标志“打架”

“停车牌上有白天的收费标准,可另一边又写着只许晚上停车,到底白天能不能停?”在昌平育知东路龙禧园一区门外的路侧停车位,刚刚停好车的市民方女士看着两个“互相打架”的停车牌犯了难。

记者注意到,这一路段共有两种停车标志,一种是橙黄色的电子收费停车牌,上面记载了停车收费标准、收费单位、位置范围和车位总数等信息,上面记载的收费标准为:7时到19时,小型车首小时0.5元/15分钟,首小时后0.75元/15分钟;19时到次日7时小型车1元/2小时。而另一种则是普通的蓝色停车P字牌,下方写明“19时到次日7时准许停车”。不过在白天记者探访时发现,这一路段却几乎停满了车。

12月1日

龙禧二街

直击:大客车挡住探头难监控

在回龙观地区,路侧停车电子收费采用了高位视频设备,不仅对车位的覆盖率更高,且不容易受到人为破坏。不过记者注意到,这些高位视频设备下一旦停了大车,则无形中造成了监控盲区。

在龙禧二街靠近流星花园一区路段,每隔五六个车位,就有一个高位视频监控。在停放车辆中,一辆银白色小客车恰好紧贴着停在了一辆大客车的前方,大客车庞大的身躯把这辆小客车的车牌挡得严严实实。后方的摄像头无法拍到小客车的车牌,而正上方的摄像头又因为角度过大无法捕捉。随后,记者将这一情况反馈给附近一位停车管理员,但对方告诉记者,“从现在开始,收费全都得靠这些摄像头,其他的我们操纵不了。”

12月1日

欣宁街

直击:APP车位导航“情报”不准

为了方便车主找到道路停车位,新版北京交通APP推出了车位导航功能,并可显示车位空闲、紧张状态。但记者体验发现,软件显示的车位“情报”信息有时并不准确。昨天下午,记者在大兴区欣宁街使用APP寻找最近的道路停车位,软件提示最近的车位在兴华大街且车位状态为“空余”。但当记者按照导航来到定位路段时,整条路的车位都停满了,一些车还停在了未施划车位的路段。记者原地打开软件,按照页面下方提示的“距离最近”车位导航,地图上显示的路径竟然是掉头后再次回到这里。

12月1日下午

兴华大街

直击:乱停车现状得以遏制

记者在现场看到,电子收费不仅实现了收费方式的转变,也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乱停车的现状。

在已经实施了电子收费的兴华大街两侧,虽然也有部分车辆停在了未施划停车位的路侧,但由于有电子眼和高位视频的威慑,乱停车只是少数。而在附近的三中西巷,路口的“600米内禁止停车”标志形同虚设,从6米外开始就是绵延不绝的停车大队、完全占用了非机动车道。

一位住在附近天锦苑的居民表示,有相当一部分是附近各类经营场所的顾客停车:“其实小区里的停车位有时候也不够,也得停外面,但是还是觉得这段路太乱了,人行道上也停车、自行车道上也停车,我们出门走路、骑车都不方便。”

11月29日下午4时

天坛东路

直击:司机纷纷“打游击”

傍晚时分,天坛东路东侧电子收费停车场,一个个低位矮桩视频设备的亮光十分显眼。在电子收费停车场上方,安装了圆球状的高位视频设备。当有车辆停车入位完成时,矮桩设备的指示灯变为了红色,车位空闲则是绿色。

车主老张将车停在路边,紧盯着手机APP里的停车时间,随时准备离开。“我就在这等会儿人,停车15分钟内免费,到13分钟我就撤了,换个地儿停去。”老张介绍,自己已经习惯了电子收费停车,“不到15分钟就走”已经成为自己接送孩子或者等人的惯常操作。此外在记者现场观察的20分钟内,停车位内不时有一些打着双闪灯的车辆开走。

“如果在一条路上不同停车位卡好时间,分别停不到15分钟就走,还用不用交钱?”另一位车主对此不解,他认为“15分钟内免费”是一个人性化举措,但也可能被用来故意钻空子。

11月30日下午2时

水碓子东路

直击:电动车“鸠占鹊巢”

在水碓子东路东西两侧,记者看到有不少车辆停在路边停车位。道路两侧分别竖立着橙黄色牌子,提示该路段是电子收费停车场。然而记者注意到,该路段两侧的停车位标线比较陈旧,一些车位标线难以辨认,且并未看到有高低位视频收费设备。

此外,记者发现在该路段非机动车辆占用停车位现象比较突出。尤其在路西侧一些临街商铺前,不少电动车、三轮车和单车停满了路侧车位及其周边。“有时候会有人来管,听说过段时间这边要整治了,到时候可能会好一点。”附近一位商户说。

11月30日傍晚

梨园中街

直击:偶有车主躲避电子收费

记者发现,梨园中街道路南北两侧都是电子收费停车场,车辆总体停放有序。然而,也有车停得太靠近后方车辆,现场停车引导员就会对其拍摄。“停得太近,可能会影响视频设备拍摄。”停车引导员老何介绍,为了停车识别和计费收费更准确,他们除了宣传电子停车之外,也需要拍摄录入类似车辆的信息进行比对识别。

在现场也偶有车主躲避电子收费——将车停在正规电子停车位的前面或者后方,且停车区域并未施划停车位。“这种情况就是违停,要么会被现场电子摄像头拍到,要么也可能被贴条。”停车引导员老何介绍,遇到类似情况他会第一时间提醒车主,“停正规车位里可能就几块钱、十来块钱。违停被拍就要罚款200元,你说哪个更划算?”

直击手记

别让电子收费打了折扣

道路停车全面电子收费,一律取消人工现场收费,对于北京道路停车管理而言无疑是向前迈出了一大步。然而,长期以来,许多驾驶人养成了免费停车、议价停车的习惯,“停车入位、停车付费、违停受罚”的理念有待进一步形成社会共识。

在形成共识的过程中,需要管理部门加强执法,除了增加执法力量,还应该更多引入科技力量,比如昌平、东城已经在高位视频计费设备中加入违停抓拍功能。

同时,无论是前端停车计费设备、标志牌,还是停车缴费,都应该更注重精细化、人性化,不仅从硬件上做好准备,也从服务上、监管上做好准备,别让电子收费打了折扣。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李博 孙宏阳 李松林 白歌

分享到

北京道路停车全面电子收费,司机仍有困惑,交通委解读这些问题

北京下月再增万余电子收费车位,线下现金缴费网点增至990个

北京东西城通州率先实施电子停车收费 说好的白虚线呢?

北京电子停车收费尚有漏洞 城市智能化管理还需破解几大难题

记者回访西花市大街,乱停乱放的自行车终于清了

冬天去哪儿锻炼?十八里店村锻炼器材毁损,健身空地快成了停车场

居民意见难统一,海淀区文慧园小区停车楼建设频频“难产”

65个充电桩只有16台能用,人为破坏是为给燃油车停车腾地方?

停车楼为啥成了“摆设”?资金缺乏、管理缺位、规划不当都是原因

火灾后,北京宋家庄家园小区消防通道,现在还堵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