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综艺病了该好好治治 高以翔猝死事件应引发电视行业反思

2019-11-29 11:22 北京晚报 TF003

演员高以翔在录制综艺节目《追我吧》时,猝然结束了35岁的年轻生命。制作这档节目的浙江卫视顿时成为众矢之的。沉痛之余,整个电视行业应将“高以翔” 作为一记警钟,当下反省、检查,立时补救,才是对这起悲剧事件负责任的结语。

人们或已忘记,2013年,浙江卫视的一档跳水竞技秀《中国星跳跃》,就曾经发生演员释小龙年仅18岁的助理在训练现场溺水身亡的悲剧。当时,制作方将其定义为“意外”,称与跳水节目本身无关。或许是一名工作人员的“意外”不足以惊动舆论,节目制作过程中的管理粗疏、安全保护失当未能引起整个行业的重视。溺亡事件后,《中国星跳跃》经历短暂的停播又复播了,只是让释小龙退出了比赛。

健忘,无疑是信息超载的现代社会通病,但生命的代价不能被遗忘。从2013年至今,六年过去了,浙江卫视再次出现的高以翔惨剧,显然无法再被当成是又一次“意外”。今天,我们盘点这些年来综艺节目的各种病灶,用意并非谴责,而是为了提醒业内人士,不要等到那些看起来不过是娱乐一下的小问题、小缺陷酿成大祸时,再来痛心疾首、追悔莫及。

病症1

嘉宾被迫拼命博“出位”

把损伤身体当成“工作敬业”,最开始只是作为影视项目或明星个人的宣传噱头,渐渐就演变成身为艺人不对自己狠点,就是不敬业。当综艺节目以“游戏”之名,越玩越刺激,且互相仿效加速升级难度时,这种拼命的“敬业”就成了安全隐患。

最早玩出位的综艺节目当属明星跳水。2013年,浙江卫视《中国星跳跃》和江苏卫视《星跳水立方》同期打擂,完全刷新观众对娱乐节目的想象边界。尤其当64岁的牛群坚持从十米跳台一跃而下时,娱乐与体育的混搭已经让人感到有些畸形了。然而这一思路打开后,更多体育竞技节目接踵而至,《极速前进》《非凡搭档》《冰雪奇迹》《来吧,冠军》……不胜枚举。在这些节目里,明星常常要和世界冠军混搭展开专业竞赛,田径、滑冰、攀岩、野外生存……

极限运动本就与高危相伴,明星未经训练,不可能有那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奔跑吧兄弟》几乎全部常驻嘉宾都在节目拍摄期间受过伤,李晨额头缝针、陈赫腰部受伤;《真正男子汉》第一季,王宝强右脚骨折,第二季蒋劲夫手臂受伤。

为什么明星如此拼命?因为在此类综艺节目里,明星毫无例外地陷入一种尴尬,参与就意味着必须达到或者接近标准,否则便难逃非议。比如《奇遇人生》第二季,杨颖饱受非议,因为在第一天连续骑车13个小时后,第二天没能做到依旧像节目里常年骑行的素人一样,再神采奕奕地骑车上路。虽然节目组后来为杨颖辩解,但大众依旧怒斥杨颖的娇气和不敬业,还因此拉低了节目评分。另有一档野外生存节目《跟着贝尔去冒险》,嘉宾韩雪因拒吃蚯蚓也引火上身,被批评为“矫情”。因为另外两位女明星都吃了,吴倩将整条活蚯蚓一口吞下,连“不杀生”的张钧甯也是让同伴把蚯蚓劈成几段后含泪吃了。

病症2

超长录制熬坏嘉宾

综艺节目进入网络时代后,节目就越抻越长。网综不受电视排播时段限制,从2015年普遍时长1小时一期逐步到1.5小时、2小时起跳,2018年《创造101》《偶像练习生》开始把首期和决赛拉长到3小时。今年很多综艺节目延续了这一时长,连《奇葩说》这样的小型脱口秀节目也拉长到接近2小时,电视台的热门综艺也“曲线救国”,花式制作各种特别版放到网络上。

抻长节目的目的只有一个,扩容广告时段。然而,节目时长增加意味着台前幕后所有人员超时超量工作。刘欢录《中国好声音》时抱怨单期录制时间超过12小时,太疲惫;韩庚半开玩笑地吐槽《这就是街舞》连续录了20个小时;朴树曾在录节目突然要走,原因是“到点就睡”……大明星还有机会吐槽两句,而那些幕后工作人员,和场内参与录制的观众,肯定没有朴树那么洒脱的权利。

病症3

蓄意剪辑假造嘉宾冲突

塑造人设是综艺真人秀的基本操作手法,这和编剧塑造人物同理,设计合理就有看点,还显得很真实。比如《极限挑战》把黄磊塑造成“神算子”,张艺兴是“小绵羊”,还有“极限三傻、三精”都成了观众热议的话题。还有一些有剧情转折的人设故事,比如《向往的生活》中,陈赫起初不干活,后来被蘑菇屋成员改造,加入劳动队伍中感受到劳作的乐趣,这种先抑后扬的成长式剪辑,是兼顾制造冲突和不黑化明星人设的折中办法,在综艺节目中被普遍应用。

几年前,大家还在争论真人秀的真假问题,现在,舞台上的综艺节目已被默认按剧本操作了。然而,很多时候明星并不知情,节目通过剪辑制造的虚假冲突带来的结果常常是伤害性的。去年,袁立发现《演员的诞生》播出后,自己在节目里状似神经病,连发微博指控节目组,还曝光了与节目组沟通的聊天记录,各方当事人说法不一,最终也没有一方道歉或有个明确说法。

有经验的大明星或许在节目开播前可以提前看片,并要求修改,但小明星就没那么幸运,往往成了牺牲对象。在《演员的诞生》中,节目组曾播出郑爽在后台不愿意与任嘉伦合作排练的镜头。要不是表演指导刘天池站出来,为她打抱不平,指出在此之前郑爽已经等了任嘉伦两个小时,因此才有一些小情绪,但郑爽耍大牌、不敬业的恶名坐实了。显而易见,是节目组为了制造冲突,故意截取片段放大。《亲爱的客栈》第一期,因为李兰迪忘记对老板刘涛说出是马天宇帮助她做早餐,就被套上了“谎话精”、“有心机”的人设。节目中这类塑造人设的片段被反复闪回,节目组很难撇清恶意剪辑之嫌。

病症4

三观不正“以污为乐”

综艺节目还常常把坑嘉宾作为娱乐手段,无底线操作,并以此为娱乐点。黄磊、孙红雷、张艺兴参与的热门综艺《极限挑战》播出五季,被停播三次。明确的停播原因是观众反应这档节目三观不正,内容负能量。有观众总结,这是一个有嘉宾就坑嘉宾,没嘉宾就坑常设嘉宾的节目,以此作为笑点吸引观众。比如在凌晨两点半,明星熟睡状态“玩惊悚,玩心跳”;节目里张艺兴是“小绵羊”的人设,节目组就专挑他欺负,把他害怕的东西放进房间,有一次竟然放了一只鸡。而且,这个节目的规则据称是:“三个不遵守,三个看不懂”,明星嘉宾常常无视游戏规则,耍小聪明,每个人在节目中斗法,互相算计。

2017年,一批网综被勒令下架,这些节目的问题大多是以污为乐。其中知名的就有小S主持的《姐姐好饿》,因为主持人随意摸男嘉宾触及“下限”;《吐槽大会》因为“吐槽太狠,污段子太频繁”;《金星秀》因为金星自居娱乐圈毒舌代表,随意炮轰明星,时常伴有刺激、低俗的言语。两年过去了,放眼当下以污为乐,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风气并没有熄灭,虽然言语较之从前略有收敛,但各种不善意的搞笑和博出位仍在以娱乐之名滋蔓生长。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金力维

流程编辑 TF003

分享到

北京卫视拓展“上新”模式 2019年将推出这些重量级文化节目

《这!就是街舞2》开局就炸!豆瓣9.7分的它会是五月综艺大赢家吗

未成年人节目有了细化《规定》,重点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我家那闺女》袁姗姗独居生活堪称最精致 遭父母催婚回忆青春期

韩国国会通过法案禁止他国“抄袭” 或为应对中国“限韩令”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卫视黄金档不播强娱乐性电视剧

湖南卫视《我想和你唱》第二季开播 金志文变搞笑担当

央视推出“夏季综艺周” 荧屏赛民歌比广场舞

户外真人秀太贵电视台吃不消 棚内综艺节目回潮

综艺、电影周末大搜罗 《跟着贝尔去冒险》惊心动魄很刺激

综艺教父金荣希签约中国公司 综艺节目能终结拼钱模式?

他是《热爱》里的尚晋,戏里戏外都是“上进青年”

《狗命》获第六届中韩青年梦享微电影展评审委员大奖

2019累计票房已超607亿,年底热片不断,将创造什么纪录?

《被光抓走的人》和《误杀》同日全国公映,谭卓分析两种不同角色

电视剧《热爱》中李貌马得路走进社区,导演称剧中人物都是幸福的

评《南方车站的聚会》:极致的影像风格难以掩盖情感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