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艺绽

演出看一半,观众要求退票,谁之过?

2019-11-19 14:06 艺绽 TF003

孟京辉导演的《茶馆》上周在保利剧院演出时引发的“退票风波”持续发酵,有关“经典作品到底能否如此改编?”“观众不满意演出是否可以要求退票”的激烈探讨成为话题焦点。

老舍先生的名作《茶馆》自1956年被焦菊隐、夏淳导演和众多人艺演员搬上中国戏剧舞台,经过半个世纪,仍然是北京人艺最受观众欢迎的"看家戏",每年上演都一票难求。

然而,也有不少艺术家和观众不满足于这样的经典作品只有一个版本出现在戏剧舞台上。因此,近年来,李六乙、王翀、孟京辉等非常具有探索精神的艺术家,都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对《茶馆》这部作品进行了大胆诠释,以完全不同于人艺经典版的全新形式,为《茶馆》带来了新的解读和新的关注。

11月8日至13日,这版被很多观众期待已久的《茶馆》终于首次来到北京上演,票房火爆。但是,演出中有不少观众提前退场,每天观众席都会出现从开演时的爆满变成谢幕时零七八落的现象。

12日演出当晚,开演后一个小时左右,一位忍无可忍的观众突然站起来冲着台上大喊:“你这是《茶馆》吗?你对得起老舍吗?胡作非为!”现场还有部分观众鼓掌支持,台上的演员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整蒙了,演出一度中断。

这位观众被请出剧场后还不依不饶,和一些观众一起要求退票。演出后半场,还是不断有观众发出嘘声或者离场,等到谢幕时,观众只剩下一半,但留下的观众中有人对着台上演员欢呼喝彩并伸出大拇指。据悉,剧组为提出退票要求的观众进行了退票处理。

一位现场的观众感慨道:“我看了二十多年的戏,还是第一次看到台上演员被台下观众骂傻了,发呆了两三分钟,场面一度失控,最开始我还以为是先锋戏剧的托儿呢!这样的情况,弄得演员很尴尬,观众也尴尬。我心疼这些演员,也心疼顶着寒风来到剧场里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

这位观众还表示:“我理解热爱老舍、热爱《茶馆》的观众感受到的冒犯,可是《茶馆》不只是北京人艺的《茶馆》,不应该只有一种正确的打开方式。经典需要延续,也需要打破。只是这场实验性的作品似乎不太成功,导演过于自我,执着于先锋,痴迷于意识流,就是不肯放下身段平等地与观众对话。而且之前的宣传太过歌颂赞扬,也会引起人们心理上的反弹。艺术家可以叛逆,观众们就不能逆反吗?”

其实,孟京辉版《茶馆》已经不是第一次遭受这样的两极化评价了。

2018年,该剧在第六届乌镇戏剧节首演时,就有观众因为难以接受而提前退场,结果还被在剧场里的孟京辉劝回去继续观看了。

今年7月,孟京辉版《茶馆》到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IN”单元演出,宣传上称之为“中国戏剧的高光时刻”,但有网友汇总国外媒体评分,表明至少有8家专业剧评媒体给出了“不推荐观看”的禁止符号。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有人痛恨,有人欣赏。孟京辉作为中国先锋戏剧的领军人,作品一直受到各种争议,只是早期网络平台没有那么发达,也没有大量自媒体平台,普通观众没有太多机会发声表达意见。

以往孟京辉作品的观众绝大部分还是文艺青年,对孟氏风格都有一定了解,“先锋戏剧”的标签反倒成了票房保障。但这次由于老舍和《茶馆》的知名度,吸引了大量对孟氏风格不了解的观众买票入场,不少人甚至以前从来没有观看过孟氏戏剧,因此产生强烈的不适应感。

于是,表现形式看上去同原著几乎不沾边的先锋改编,激怒了原本想要重温经典的观剧者。

大多数人认为,观众在剧场这样的公共场所,应该尊重演员、尊重其他观众,不喜欢可以选择安静退场,但无权在演出当中起身斥责演员,影响演出进行。对于观众“退票”的要求,很多人也认为,演出属于特殊消费品,购票时就明确规定“一旦售出,不予退换”。业界也认为这样的情况不能纵容,否则会引发更多不当的效仿行为。

创作者可以有根据自己喜好和审美去尽情创作的自由,观众当然也有根据自己喜好和审美去尽情评论的自由。只是这样的“自由”,都应该建立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之上。艺术家要有个性,要有创新精神,这是值得称赞的,但是戏剧是剧场艺术,是一种艺术家和观众共同创造完成的观演艺术。艺术家如果脱离观众,完全陷入个人世界,或者过度商业化,从而引起观众的反感和批评,恐怕也在所难免了。

-END-

对于这次“退票风波”,你怎么看?

 

来源 艺绽 作者:王润 编辑:关一文 监制:贾薇

流程编辑 TF003

分享到

李子柒顶100个孔子学院?央媒密集表态背后这点也是关键

想去游乐园的蒙娜丽莎你见过吗?90后女孩重塑名画萌翻众生

《天地传说之鱼美人》中的徐怀钰再现荧屏,她的人生却令人唏嘘

马云指挥交响乐引热议,真相是这样的

北京本周精彩戏剧推荐:濮存昕版林则徐,李小萌的“傲慢与偏见”

《南方车站的聚会》两天破亿,片中胡歌气质似三船敏郎也似高仓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