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历史

历史的“活化石”,细数明清时北京的仓与库,如今多数仅留在地名中

2019-11-19 00:53 北京晚报 TF017

11月6日,在经过一个半月的修缮后,北京朝阳门北小街上、解放军总医院第七医学中心西门北侧的近400米仓廒外墙重新亮相,这段距今已有600年的明清时期粮仓外墙,终于得以呈现“最初的模样”。

在古代,与这些官府建筑相邻或有关的地区,在取名时也会就地取材。因此,北京有许多以仓或库命名的街道和胡同。地名被视为历史的“活化石”。如今,这些浸淫着岁月沧桑的地名,对于人们了解和认识北京的历史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张双林


图为南新仓现存的39仓廒,周围全是高楼大厦。 摄影:张宁 供图:TAKEFOTO

储存物品的仓和库在今天的语境下被混为一谈,被笼统地称为仓库。在古代,老百姓存放物品的地方只能称货栈或堆房,不可以随便称仓道库的。中国有仓廪府库之说,一般称贮谷的建筑为仓,贮米的建筑为廪,国家贮文书档案的建筑为府,贮金帛财货、武器的建筑为库。于是,以仓廪作为贮粮处所的通称;以府库作为国家贮藏文件、物资、金帛处所的通称。《诗经》中已经出现仓、廪等名称。《诗经·小雅》有“乃求千斯仓,乃求万斯箱”的名句。春秋时期的管仲在《管子·牧民》中说:“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到了汉代,首都设有太仓,由太仓令管辖。各地有常平仓,政府于丰年购进粮食储存,以免谷贱伤农,歉年卖出所储粮食以稳定粮价。

到了明清时代,北京也设有众多的仓与库,二者是有严格区别的,其概念和内涵均不同。众所周知,作为明清时代的都城,北京有不少“仓”与“库”,最著名的当属“京师十三仓”,以及“户部三库”了。朝阳门北小街的仓廒外墙,就属于十三仓中的富新仓。本期的“品读”就为读者介绍明清时期北京的“仓”与“库”。

位于东四十条22号的南新仓俗称东门仓,是明清两代粮仓之一,系明永乐七年(1409年)在元代北太仓旧基上建起,储备米与黑豆等。

户部管仓又管库

在明代,隶属于中央行政机关内阁六部的仓库称为内库,内库设置在京师的皇城中。据明太监刘若愚所著《酌中志》记载,明代皇家库的建制已十分完善,其中内府供用库专司皇城二十四衙门、山陵等处内官食米;司银库又称天财库,“凡宝源局等处铸出制钱,该部交进本库,备御前讨取赏赐之用”;内承运库“在宫内者曰东裕库、宝藏库,皆谓之里库”,南城磁器等库,皆谓之外库也,凡金银、纱罗、铠丝、织金、闪光绵绒、玉带、象牙、玛瑙、珠宝、珊瑚之类,皆存入外库。而且,浙江等省上交的“折粮银”也存入外库。

除上述库外,明代还有西什库,因在紫禁城之西故称西什库。西什库又称西十库,有甲字库、乙字库、丙字库、丁字库、戊字库、广盈库、广惠库、广积库、赃罚库和承运库。纵观中国封建社会,官吏贪污、受贿已成常态,而处分这些贪官也是历朝历代的重要举措,故而特别设立赃罚库来集中管理赃财赃物。承运库是“外承运库”,主要“职赏浙江、四川、湖广等省黄白生绢,以备奏讨钦赏事人,并内宫冬衣,乐舞生净衣等项用”。

摄影:张宁 供图:TAKEFOTO

明初规定,六部主事和科道官员对内库有管理和监督的权力;太仓库则由户部员外郎、主事直接管理,给事中监督。但在太监权力加大的时候,明代的内库也成为太监掌管的衙门,像赃罚库,不但贮存没收来的“官衣物等件”,而且还有权“作价抵奉给官”,足见权限不小。主管库的太监权力显赫,据《酌中志》云,明末大太监魏忠贤在未成为“九千岁”前就是“甲字库出身”。他因管库而收入颇丰,既可孝敬皇上皇后,又可贿赂各级官员,为他上升铺平了道路。

在清代,被称为仓的库房为户部衙门所管辖。户部在清末改称度支部,类似今天的财政部,主要管理国家的财政和经济。按《大清光绪会典》所载,户部还管理全国疆土、田亩、户口、财谷之政令,并征收赋税,是权力很大的部门。

户部所属的库房称为仓,而其负责贮存、发放银两的部门称“户部银库”。在清代有“户部三库”的设置,所谓“三库”即银库、缎匹库和颜料库。其中户部在京城设的“十三仓”最为重要,并设有仓场衙门管理机构。

“十三仓”又称“京仓”。按清中期以后的传统说法,十三仓是禄米仓、南新仓、旧太仓、海运仓、北新仓、富新仓、兴平仓、太平仓、储济仓、本益仓、丰益仓,以及设在京东通州的中仓、西仓。关于十三仓还有不同的说法。乾隆年间进士、刑部右侍郎阮葵生在其所著的《茶余客话》中,有“京师十三仓”条目,称“京师十有三仓,禄米仓五十七廒,南新仓七十六廒,旧太仓八十九廒,富新仓六十四廒,兴平仓八十一廒,在东直门内;太平仓八十六廒,在朝阳门外”。这些都是大清之初建的。此外,“本裕仓三十廒,在德胜门外清河,康熙四十五年建;万安仓九十三廒,在朝阳门外,雍正六年建;储济仓百有八廒,裕丰仓六十三廒,在东便门外,雍正六年建;丰益仓三十廒,在德胜门外安河桥,雍正七年建”。

仓的名称有些不同,但十三仓是肯定存在的。与传统说法不同的是,《茶余客话》中的十三仓不包括通州的,书中有“通州二仓”条目:“通州二仓,西仓二百廒,在新城;中仓百十有九廒,在旧城南门内,均国初建”,并称“旧有南仓八十一廒,乾隆十八年奏裁”,由此可见通州的仓比京城十三仓的廒数多,规模更大些。在十三仓之外,还有“内仓”也由户部管辖。十三仓贮存的是粮食,以南方漕运而来的粮食为多。

据史料记载,各仓所储的粮食,除白粮(上等粮食)供内府(内务府)及王公、百官等食用外,一般漕粮则发给八旗官俸米及养马饲料。其久储变霉之“廒底成色米”及“扫收零散土米”或“仓粮有余”,才以少数卖给平民百姓食用。当年旗人所谓旱涝保收的“铁杆庄稼”其实就是户部十三仓的供给。如今有人将南门仓等清代的仓称为“皇家粮仓”是不准确的,十三仓应该是“国家粮仓”或“户部粮仓”,不是单纯为皇家服务的粮仓。户部的“内仓”主要储存旗人的官庄米及东北辽阳、开原、广宁三城旗地上交之米。

“内仓”起源于明代,当时称“内官监仓”,顺治十年(1653年)改为“内仓”,由户部满司员充监督,没有汉官。满员中一些人不识数目,靠裙带关系只会敛财,让他们管理仓、库,自然弊端丛生,而且是历史笑话。《大清会典》云,内仓专供驻京的科尔沁亲王、喀尔喀郡王、蒙古和盛京(沈阳)来京朝觐皇帝的部落头领及宗学、觉罗学教习、喇嘛、太监、匠役之口粮;工部马豆、顺天府廪粮、文武会试供应粮米,以及光禄寺、陵寝衙门等造酒糯米、内务府祭祀用粮等。

户部在主管十三仓之外,其主管的“三库”,尤其是银库由户部经会司掌管,因掌管国家经济命脉,不许汉官介入管理。当年在户部银库里当差被认为是“肥差”,银库库丁品级很低,收入也不多,但在有清一代个个肥头大耳,贼目兮兮而且肥得流油。许多库丁上下差还要雇保镖保护。为防止偷盗银两,库丁进银库上差时,不得穿自家的衣物,要换统一的“工作服”。这种“工作服”没有口袋,下差时要脱下来,不准带回家中,但是库丁们仍然可以把银两藏在肛门中带出。据说,库丁在下差时要一丝不挂,出门时要举起双手鼓掌、大叫(防止嘴中藏银)和跨大板凳(防止肛门夹带银两),手法确实严谨、精细,但是难以解决偷盗银两的难题。

户部三库的缎匹库和颜料库也很重要,前者所储的缎匹,几乎包括所有纺织品;而颜料库内贮存的物品更多,包括茶叶、蜡烛、铸造铜钱的铜、制造兵器的铁等。颜料库和缎匹库的管理大臣只有汉官二人充当副职,其余都由满人充任,足见大清皇帝对汉人是不放心的,不许汉人掌握财权。辛亥后,故宫博物院成立时,为筹集经费就拍卖了清廷各库中积存绸缎、布匹及海参、鱼翅、燕窝、熊掌、鹿茸等,有些已变质,足见库存之足。

户部掌管的仓及库是国家经济命脉,现在仓和库都不在了,尤其到了清末,国势江河日下,腐败之风自上而下十分猖狂,仓、库官员弄虚作假,监守自盗。但有些留在史籍和地名中了,成为一个时代历史的佐证。

多数仓与库仅留在地名中

到了清代,西十库的作用减少,清代大学士高士奇在《金鳌退食笔记》中记述:“十库封锢不开,尘土积堆。库后古木丛茂,居人鲜少,众鸟翔集,作巢以数万计。”清末,清廷将西十库旧地划给了法国天主教会,他们在这里盖了“北堂”及天主教医院、天主教学校和育婴堂。如今北堂还保存完好,西十库改称西什库延续至今。

清代内务府是掌管宫廷事务的机构,宗人府是管理皇族事务的机构,这两个衙门在当年十分显赫,为了敛财和供使用,掌管许多库。如内务府主管瓷器库、缎库、灯笼库、米粮库、蜡库、帘子库及什么西十库、后库等,这些库有的设在紫禁城内,有的设在皇城里,像东城黄化门附近就有帘子库、米粮库、蜡库等,库早就湮没在尘埃中,但地名却保留下来了。

西十库已改称西什库,清廷将原西十库旧址划给了天主教会。 摄影:张风

宗人府内还设有自家的银库,是专为皇家服务的“内部银行”。宗人府银库规模不大,其银钱出纳主要是宗室的养赡银及宗室、觉罗的赏恤银。宗人府银库的银钱由户部银库调拨。宗人府位居内阁、六部之上,宗室、觉罗例有巨额养赡银,凡婚丧嫁娶,宗人府银库都要拨银两补助花销,称之为“恩赏”。每年花费巨大,所以要单设银库。

上述仓与库大多为“国仓”与“皇库”,有些不直接隶属户部或内务府的仓与库,在北京也不少,但因种种原因均未留存,成为胡同街巷和村落名称。如西城厂桥地区的簸箩仓胡同就是一例。据史料称,此胡同明代称哱啰仓,因这里有存放笸箩的仓库。到了清代改称笸箩仓胡同,又有菠罗仓、叵罗仓、笸箩仓的俗名,1949年后改称簸箩仓胡同,并沿用至今。

在西单地区有大木仓胡同、小木仓北一巷、大木仓北二巷、大木仓南巷等与大木仓有关的街巷。不过,历史在这里开了个玩笑,这里并没有大木仓。清代乾隆十五年(1750年)绘制的地图称这里是打磨厂,又称大木厂,后来被讹传为大木仓。1965年正式定名为大木仓胡同。咸丰年间,清户部尚书肃顺就曾在此胡同内居住,他被慈禧杀头之前还惦念大木仓的家呢!与它相邻的皮库胡同,亦称皮裤胡同,因在历史上有皮料仓库而得名,只是库址找不到了,而今皮库胡同也不存在了。

地安门内的米粮库胡同,也与库有关,据说在明代称米盐库,清代改称米粮库。此处离什刹海很近,什刹海曾有漕运码头,所谓白米斜街即是佐证,米粮库胡同成为米盐库或米粮库就是很自然的。米粮库不是马马虎虎的小胡同,庄士敦(宣统老师)、陈独秀、陈伯达等都曾住在这里。房钱库在米粮库附近,明代有存放钱币的库房,胡同又窄又短,只有6个门牌,现今已并入雪池胡同了。

王府仓胡同在西城丰盛地区,其名在明代已出现,并沿用至今,至于是哪家王府的仓,已不可考。

有些带仓、库的地名,多有变化,像公用胡同(前、后公用胡同),系明代公用库转音,清代又称宫衣库、宫用库,想必是有历史渊源的胡同了。大后仓、小后仓当与明代广平库有关。

仓、库多,有些地名也“沾光”,如禄米仓夹道、仓南胡同等亦是如此。西城护国寺附近有护仓胡同,原称仓夹道,主要是因为这条胡同在户部太平仓东侧。钟库在鼓楼附近,是条死胡同,与明代存钟有关。

在城区内有与仓、库有关的地名,郊区也有。如顺义区有仓上村,据传,明代曾在此村附近设立存粮的官仓,故有此名。密云区的仓头村在明代已成村,因与白河漕运仓库有关。1982年此地出土大量唐代铜钱及铜器、瓷器等文物,不知是否与漕运仓库有关。通州区的后南仓也与仓有关,它因在通州南仓北,故称之为后南仓。

朝阳区的洼里乡有仓营村,村以满族人为主,据说此地为八旗屯粮之地,村南有仓南门。清初小清河河水充沛,漕运船可通行,漕运的粮食在此卸船入仓。当时有满洲正蓝旗、正白旗清兵守护,故称仓库营,1982年后改为仓营。

北京历史上的仓与库内容丰富,不但是历史资料,也是经济史史料,对于人们了解北京的历史是有作用的。如今修复的仓廒外墙属于富新仓的外墙,墙内原有仓廒早年被拆,并在原址建了军队医院。富新仓也是户部粮仓之一,在此之南的胡同称仓南胡同。值得一提的是,历史上的户部粮仓内粮食不生虫而且没有老鼠,这又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话题。

(原标题:细数明清北京的仓与库)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17

分享到

北京特色街区新规:南锣鼓巷酒吧咖啡馆不得超25%

建筑专家陈登鳌:1959年“国庆十大工程”之一北京火车站是他主持设计

东镇到底有没有?乾隆曾为神木作诗立碑 后来却被做成了办公桌

亲眼所见老北京阜成门门洞刻有梅花,就在南墙的这个位置

珍贵老照片直击“一二九”运动现场 她被称为“中国的贞德”

清廉家风传承近百年,李大钊及其后人是怎么做到的?

马克思有多少“中国式称谓”?毛泽东邓小平都曾赋予其生动尊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