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公众号

“耶稣叫这些牧人搞政治吗?”对波兰用过的招数休想在香港重演!

2019-11-13 09:17 北京日报 TF017

他们既然故意不认识神,神就任凭他们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装满了各样不义,邪恶,贪婪,恶毒。满心是嫉妒,凶杀,争竞,诡诈,毒恨。又是谗毁的,背后说人的,怨恨神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夸的,捏造恶事的,违背父母的,无知的,背约的,无亲情的,不怜悯人的。 ——新约·罗马书 1:28-31

视频截图

暴徒就在教堂里“补血”“换装”

“随着周日晚间香港中部地区出现混乱,一些抗议者在当地教堂寻求庇护。”10月6日,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

“在湾仔的一个卫理公会教堂,数十名抗议者刚刚从警方的防线前撤退,医务人员正在为这些人提供治疗。一排牧师站在玻璃门前,当示威者离开时,牧师们祝福他们,并提醒大家带上雨伞。”

“在圣母圣衣堂,一百多名身穿黑衣的年轻示威者坐在公共区域的地板上休息。当在隔壁房间举行弥撒时,一些抗议者脱下他们的黑衣和面具,换上便服,然后出了门。”

在这场持续数个月的香港暴乱中,有一个乱港群体因为身份颇具隐蔽性,以至于时常被人们所忽略,但它的危害却一点不小,而且起到了别人起不到的作用。这个群体,就是那些以“上帝仆人”之名、行乱港纵暴之实的宗教机构。

2019年的数据显示,香港基督徒(包括天主教和新教)共有88.9万人,接近香港总人口的11%。基督徒的影响力远超其人口比例,在精英阶层中尤其如此,黎智英、李柱铭、陈方安生等“政治精英”都信奉天主教。

教会学校在香港的数量占比很大,现有285所基督教小学、235所基督教中学,占到香港中小学总数的50%以上。

各种各样的教堂、宗教传单和宗教集会在香港街头随处可见,十字架在这座城市扮演着不容忽视的角色。

传统上,大多数教会倾向于避免介入政治,“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但在这次的风波中,这个传统却被一些人抛到了九霄云外。

“反修例运动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基督徒的显著存在。”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称,“不断的‘哈利路亚’合唱证明了这一点。这是一首无处不在的歌,它意料之外地成为抗争活动的圣歌。”

宗教在暴乱中的角色很特殊。的确有些虔诚的教徒试图缓解紧张的局势、阻止暴徒的打砸,但更多的时候,有的教会组织为暴乱提供了合法性的掩护,因为根据香港《公共秩序条例》,宗教集会不需要公开集会的许可证。一些宗教团体便趁机利用这一特权进行所谓的集会,公然为暴徒作乱开道。

这些教会早已不是不问政治、传播福音、造福社会的宗教团体,其组织的集会也不是单纯的教义表达,而是早已成为庇护暴徒、祸港乱港、借机实施颜色革命的政治组织。

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一篇报道就不经意地曝光了这些人的所作所为。BBC发布的一段题为“为上帝工作”的视频显示,数十名教徒在香港“好邻舍北区教会”牧师陈凯兴的带领下,每天上街进行抗议。

虽然名义上是“站在警察和抗议者之间,希望结束暴力”,但这些教徒的所为,实际上却是组成所谓“人链”、妨碍警方执法,甚至试图主动攻击警察!

这些教会组织的乱港行径,至少可以追溯到5年前。在2014年的非法“占中”期间,就有很多基督徒堪称祸首:“占中”搞手戴耀廷是新教徒,朱耀明是个牧师,陈健民宣称自己“虽已离开教会,但仍与神同在”;至于黄之锋,则出身一个基督教家庭,他的名字就来源于《圣经》典故。

香港基督教会如此热衷于参与政治,离不开一个人的“垂范”。他就是教会乱港的真正幕后操手,原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

主教,你的2600万花哪儿了?

陈日君,香港教区第二位获“枢机主教”荣衔的教士,号称“香港良心”“当代马丁·路德”,香港不少市民则称之为“大炮枢机”“风流教主”。此人几近“逢中必反”,与香港反对派绑在一起,因“反共有功”,2019年1月获颁美国“杜鲁门—里根自由勋章”。

视频截图

陈日君还有一个绰号:“政治主教”。二十多年来,他从未停止折腾,从居港权事件、反“国民教育”运动、二十三条立法、非法“占中”,直到最近的“修例”风波,与香港街头的骚乱如影随形。

2019年6月10日深夜,已经87岁、老态龙钟的陈日君就撑着一把黄色雨伞亮相,一度还爬到湾仔地铁站的梯子上,并不时地向骚乱的人群喊话、竖起大拇指,企图把自己这身老骨头再卖出一笔价。

早在多年以前,陈日君即被西方反华势力相中,成为祸港乱港的马前卒。据维基解密透露,2006年3月31日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在发回美国国务院的电文中,就开始探讨组建“宗(陈日君)、政(李柱铭)、媒(黎智英)”的“乱港组合”。

这个组合为西方势力的乱港图谋立下了汗马功劳。今年8月中旬香港媒体曝光称,在美国中情局前特工、黎智英的高级助手马克·西蒙的指导下,他们在香港长洲岛某秘密据点设立培训基地,并由中情局人员对“勇武组织”暴徒进行名为“战死沙场”的训练,内容包括“手语联络”“攻击队形”“徒手搏警棍”“美国海军陆战队格斗术”等。

黄之锋等“香港众志”核心成员也曾在此接受训练,并接手成为该据点的实际操盘人。8月30日被拘捕前,黄之锋等人还被发现亲自押送暴乱的装备和物资到据点。据说,这些装备物资从中国台湾地区偷运而来,出资方正是黎智英和陈日君等人。

2011年10月18日外泄的一份文件显示,陈日君在2005年至2010年间收受政治献金高达2000万港币。2014年8月,陈日君又被曝光分别在2012年10月和2013年12月各收受300万港币的“捐款”。

这些捐款都来自“肥佬黎”,他与第二任妻子李韵琴都是天主教徒,且正是由陈日君施洗,介绍人则是李柱铭。而看过老吴之前文章(打开港版“颜色革命”的潘多拉魔盒)的读者应该都清楚,黎智英一直是西方乱港势力的“政治黑金”中转站。

对于“肥佬黎”的慷慨捐助,连天主教香港教区也不愿意为这名“荣休主教”背黑锅,公开发表声明称历年来,陈日君均没有将黎智英的捐款奉献给教区,亦没有资助教区任何活动。

2600万的巨额“政治献金”究竟花落谁家?是挥霍了,还是干了其他更见不得人的勾当?一时之间,陈日君“收黑金养家室”的传闻在香港漫天飞舞。

在陈日君这等私德败坏、卖港求荣的“教会大佬”操控下,乱港教会层出不穷、丑行毕露,丝毫不足为奇。其中跳得最高、蹦得最欢的,当属“基督教教牧联署筹委会”、“循道卫理联合教会香港堂”和“伞城网上教会”。

假教会,真乱港

为了此次“反修例”暴乱,香港基督教专门成立了一个组织——香港基督教教牧联署筹委会,由签署反《逃犯条例》修订的《香港基督教教牧联署》的独立教牧组成。筹委会活动的策划人包括多个知名基督教教牧,如前香港基督教协进会主席袁天佑,及现任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院长邢福增。

“耶稣叫这些牧人搞政治吗?明摆着是美国政府在玩政治嘅啦……”看着这群上蹿下跳的教士,香港和内地的网友无不摇头。

视频截图

这帮“牧人”玩起政治来真是非常积极。最近的10月21日,该筹委会就在添马公园打着宗教旗号搞了一场“守望香港祈祷会”,唱诗、祈祷、祷告,“分三段时间,流水式运作,欢迎自由参与”。活动时长2小时,与6月比可谓退步明显:6月10至12日,筹委会在特区政府总部外发起了72小时马拉松祈祷会,23日起更是一连七日举办“禁食举哀、主治我城”的禁食祷告行动。

筹委会辩解称:“禁食祈祷不是胁迫政府的绝食行动,因为香港政府麻木不仁令市民陷入困境,所以信众会继续举哀,行动目的为祈求上主解救香港,令市民远离不公义的现象”。

这套言辞的立场可谓十分清晰,自动屏蔽了反中乱港分子祸乱香港的种种罪恶行径,毫无缘由地将暴乱的责任强加给特区政府,利用教会名义蛊惑信众和市民反对政府意图不言自明。

相比于筹委会,伞城网上教会的意图更加赤裸裸。这个乱港组织的历史,要追溯到2014年的非法“占中”:曾就读于香港中文大学神学院的牧师陈龙斌认为传统教会包袱极多、无法在短时间上达成一致,传统教会平台在种种限制下不能为“运动”发挥功效,急需“革命性”补足,故呼吁建立非传统堂会式的“教会”,“伞城网上教会”于是粉墨登场。

这个“脸书教会”的一个基本原则是:“香港有太多的地方教会脱离社会问题,基督徒有责任为人权进行政治宣传”。想要进行政治宣传应该去组党,建个“教会”是什么道理?

从脸书主页可以看到,这个莫名其妙的“教会”打着“尝试建构、反思和实践所谓的遮打(“遮打”一词源自2014年的非法“占中”,“遮”在粤语为雨伞之意,“打”则暗指以打倒香港特首梁振英、并推翻全国人大决定为目标。此后,“遮打”成了香港反对派口中“雨伞革命”的代名词)神学”的幌子,企图将反中乱港分子策划的“雨伞革命”升级为所谓的“价值革命”,更放言要“重建香港的核心价值”。

一个“假教会、真乱港”的非法组织,有什么资格重建香港的核心价值?与其说重建价值,不如说为乱港暴徒建立抗争信条!

本次“反修例”暴乱,伞城网上教会几乎日日发布撑“暴”集会信息、为暴徒鼓与呼,堪称一个十足的“暴乱”文宣阵地。该组织更在线下与循道卫理联合教会等勾连,组织各种撑“暴”示威集会:

9月25日,发布主题为“伪和平”集会信息,称“五年了!还要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吗?”;10月12日,举办《和你fight》音乐剧场;10月19日,组织“‘进化’价值革命音乐会”……

充当暴徒们的“作战基地”

如果说前面两家主要是“动嘴”,那么循道卫理联合教会就是亲自下场“动手”了。这是香港一个大型基督教宗派,1975年由香港循道公会和香港卫理公会联合而成。香港循道公会直属英国巡道海外差会,香港卫理公会则是由美国卫理公会在香港成立的宗派,这个“联合教会”代表谁的立场,可想而知。

循道卫理联合教会下辖有26个礼拜堂,其中位于湾仔轩尼诗道36号的“香港堂”在此次暴乱中尤为活跃,堪称“明星”。这家教会堂所时常处于游行路线上,从2014年的非法“占中”、2016年的旺角暴乱再到本次“反修例”暴乱,联合教会前会长袁天佑曾多次开放堂所大门为示威者提供庇护,并在堂内存储大批“示威物资”。袁天佑的妻子陈锦娟和儿子袁健恩也曾参与游行。

早在2014年的“占中”事件中,循道卫理香港堂就因庇护暴徒和存储示威物资而被称为“占中粮仓”。这次“反修例”,香港堂更是上升为了暴徒圈中人人皆知的“物资集结中心”和“休息站”。

今年6月13日,香港《文汇报》记者发现大批暴徒在结束对立法会的围攻后,麻利地将头盔、雨伞等物资打包,用手推车推走。虽然他们特意七弯八绕、避人眼目,但还是没能逃过法眼:这些人的目的地,正是循道卫理香港堂,以及同区的另一家国际基督教教会“救世军”下属的教育及发展中心,后者更不时有“车出车入”运送物资。

记者在救世军教育及发展中心门外观察,发现不断有私家车出入中心,当中更有人从车内将物资搬往中心内。另一边,不少年轻人(甚至有穿着校服者)推着桶装水等物资源源不断地进入该中心。

记者走进这家“教会”的会堂,发现大堂已变成一个物资站及救护分流站,上方张贴着“休息请到5/F及6/F”的告示,内里摆放大堆暴徒的物资;另有告示列出当时教堂内正举行“守望香港祈祷会”。只见这群暴徒放下物资后就进入电梯,不知是去休息,还是去参与祈祷会。

这帮教士可不安于充当“后勤”角色。10月6日,暴徒在港岛区作乱、遇警方清场时,一窝蜂地朝轩尼诗道窜逃,不出一个街口便到循道卫理联合教会香港堂,门外有挂教会证的人员高呼“快点入来啊!里面有洗手间,有休息室,有急救,有水啊!”

这些黑衣蒙面暴徒迅速涌入,像是回到了“老巢”,教会人员一边带路,一边指引说,“地下层有洗手间,二楼、五楼有休息室,可以入去休息,有水有零食。地下有医疗队,你有需要可以过去。”

老吴很好奇,如果是为维护治安奔波克难的警察、或其他什么事情的普通市民,这帮教士还会不会如此热心?

对波兰用过的招数想在香港重演

宗教一直都是美西方势力制造颜色革命的重要工具。最典型的事例,是上世纪80年代东欧剧变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波兰。

当时波兰民众运动的主导力量是“团结工会”。这个“工人组织”之所以能成为推翻波兰“统一工人党”政权的核心力量,一是因为美国中央情报局为其提供大量支持,二是因为美国政府与当时波兰籍的梵蒂冈教皇达成了携手对抗苏联、赢得冷战胜利的共识,梵蒂冈以及波兰天主教会因此成为“团结工会”的重要后盾。

在波兰得逞后,美西方势力迅速如法炮制,一时之间,打着宗教旗号的颠覆行动在全世界此起彼伏。如今,他们的魔爪又伸向了香港。

有许许多多的人不希望看到这座城市步人后尘、沦为颜色革命的牺牲品,不希望看到暴力让东方之珠蒙尘受损。

10月12日,天主教香港教区宗座署理汤汉枢机就在香港电台节目《香港家书》中直言,“仇恨会蚕食人性辨别是非的能力,使人内心失去美善,衍生暴力;我深信以暴易暴,不能解决眼前的问题,只会招来更大的伤害。

在最后,老吴希望香港的基督徒们,能够想起下面这段经文:

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对你弟兄说,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你这假冒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后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不要把圣物给狗,也不要把你们的珍珠丢在猪前,恐怕它践踏了珍珠,转过来咬你们。 ——新约·马太福音,7:3-6

来源:北京日报微信公众号 转自微博@吴知山

监制:童曙泉

编辑:苏越

流程编辑:TF017

分享到

犯罪、歪理、谎言……看着今日香港,发现原来邪教的公式从未变过

美国前战地记者来香港后感慨:我从未见过如此破碎的世界

林郑月娥今早赴京述职,将在北京停留4日

北京朝霞刷屏!刚睡醒的来补一波美图

灶台鱼、豆腐宴、长城石烹宴……40种京郊美食馋哭你!

今天,一个日本人站在香港街头支持“港独”,旁边人还颇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