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国内

重读何君尧遇袭前的这篇专访,就明白他为何无畏无惧

2019-11-10 20:28 北京日报客户端特派香港报道组 TF010

“我何君尧,依然是屹立不倒、为众服务!”带伤再次现身区议会竞选的“摆街站”活动,何君尧向支持者们说道。

从11月6日上午遇刺受伤、下午接受全麻手术,到8日出院、10日复出,57岁的何君尧不畏不悔不退,正如他术后感言:“我之所以站得离危险最近,因为我不怕炮弹打。”

“修例风波”爆发5个多月,何君尧始终身先士卒,敢于向暴力分子和“港独”说不,尽管为此付出了惨重代价:办事处被冲击打砸,父母墓地被涂污,自己收到数十次死亡威胁,甚至被人用尖刀刺进胸口……

是什么信念支撑着年近花甲的何君尧愈挫愈勇?其实,在遇袭事件发生前,他接受北京日报客户端专访时便给出了答案:“我是一名香港立法会议员,宣誓维护基本法。如果我情愿闭嘴,什么声音都不讲出来,就是我的失职。”

与记者对话过程中,何君尧还三次提及1937年卢沟桥边的中国士兵,“当我觉得孤独时,总会想起他。面对庞大的敌人,作为一个士兵,也必须站在最前线,守卫国土。”

“我是个法律人,就要按基本法办事”

白色的衬衫袋口绣着“JH”的姓名缩写,步履稍显匆忙,头发却纹丝不乱,黑框眼镜配上温和谦逊的笑容……与网络、电视视频里舌战群儒、咄咄逼人的形象不同,推门进入办公室的何君尧,举手投足间,皆是一个香港绅士,儒雅而干练。他的办公桌上、书柜里、地面上,都堆满了文件,仅命名为“戴耀廷事件”的一个文件夹就有五六寸厚。

何君尧1962年生于香港,父亲曾任屯门良田村村长。虽生长于农村,但品学兼优的他有机会留学海外,在英国取得荣誉法律学士学位后回港。1988年,何君尧取得香港执业律师资格,后来成为何君柱律师楼的高级合伙人之一,主理诉讼及商业部门。

“爱国爱港”——何君尧办公室内醒目地挂着的这四个泼墨大字,让每一位来访者很难不留下深刻印象。对于这四个字,何君尧有着自己的理解:我是一个法律人,就是要按基本法来办事。

“法治精神是香港的核心价值。任何人在香港这个地方闹吵吵搞‘港独’的,伤害香港的稳定繁荣,肯定都不符合我们香港的法律,也与基本法不相符。”何君尧坦言,无论作为律师也好、市民也好、议员也好,自己都有责任发声纠正,并拿起法律的武器助推香港止暴制乱、解决困局。

“香港怎么了?”面对一百多天以来,香港频频发生的暴力事件,这一疑问曾多次萦绕在民众心头。“从2014年至今整整五年,有人把一个错误思维的种子放进了香港年轻一代,那就‘公民抗命’,认为法治精神不重要,有法可以不依。”提到这里,何君尧语气激动,斩钉截铁地表示,拘捕与检控必须到位,司法也应该给力,“治乱必须要用重典,要释放一个正面的信息给公众:你不要犯法。”

建议特首会同行政会议启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实施“反蒙面法”,限制“港独”标语,设立辱警罪就确认记者身份作规管、呼吁取缔“连登”等涉暴社交平台……除公开抨击暴徒和“港独”分子,何君尧也为这些主张奔走呼号。“‘反蒙面法’在全世界已经有不少于12个国家立法。我们尊重每个人的发言权,但为什么要偷偷摸摸要把自己面孔遮起来?为什么要借口言论自由,四处蒙面搞破坏?”

“我对6月份到现在香港的混乱非常痛心。”对于外部势力的干预,何君尧直言不讳:“我相信99%的香港居民对现状是没有心理准备的。当然有人别有用心地策划整个事态,那是有‘主脑’的有心人装无心,这代表不了大多数善良的香港居民。”

“即便最孤独最危险,也必须捍卫领土”

万马齐喑究可哀。今夏“修例风波”以来,相较于沉默的议员与市民,敢于发声、敢于建言的何君尧一度显得有些“另类”。“有人说你是孤独的,当你孤独的时候,在想一些什么?”面对记者的提问,何君尧深吸一口气,停顿几秒后,并没有选择正面回答,而是第一次提起了卢沟桥边的中国士兵。

“让我们想想,日本侵略军说要来卢沟桥的对面寻找‘失踪’的一个军人,当时是我们中国的士兵站在最前线,真的是很孤独,也很危险。”述说这一段历史时,何君尧语气严肃而低沉,几乎一句一顿,“当时士兵可以有两个想法。第一,对敌人说:‘好了,你们进来吧,走过来看到没有人,那你可以回去了。’又或者说:‘不!这就是我们中国的领土,你不可以侵犯我们神圣的领土!’”

“中国士兵当时的处境可以想象,他需要做一个决定——让不让日本军人进来。彼时做这个决定很孤单,很无助。但作为一个守卫、捍卫自己国土的士兵,你没有别的选择。”坐在办公桌前的何君尧,目光坚定地看着记者,双手不自觉地摆成握枪状,“就算那一刻你做的是全世界最孤独、最危险的工作,也必须去做好它。”

中国近代历史,对何君尧来说,既是一面面镜子,也是一段段路标。此刻的何君尧仿佛叩开了时空之门,沉浸在与82年前卢沟桥边的中国士兵静默相对中,无需过多的语言,就铺开了相通的心路。

“我今天所面对的问题、面对的感受,可能不及当年卢沟桥中国士兵的万分之一,但凭借历史的经验与同理心,我更加懂得自己应该走的路。”这是他第二次主动提及卢沟桥边的中国士兵。

面对暴徒们无日无之的恶毒报复,何君尧并非没有感到沉重的压力。而解压的方式还是离不开止暴制乱,“现在我最大的消遣,就是要分析研究过去几个月香港的经济、政治、社会、治安等现状,做成一张张详细的分析表,方便自己监测、解读、预判。”何君尧一边说着,一边展示着桌上厚厚的一叠四开纸,上面密密麻麻地标注着他对数十起暴力事件和多处“连侬墙”的详细分析。

“人心需回归,望迷失羔羊返正途”

“或许英国和美国会来救香港,就像猪也可能会飞一样。”今年9月,香港回归以来首位放弃英国籍、加入中国籍的港府高官卢维思(Mike Rowse),用这样的标题公开发表了一篇讽刺香港极端分子的文章。

在卢维思看来,如今的香港极具魔幻主义色彩:前政务司司长竟敦促外国对香港实施制裁;街头极端分子跑去英、美驻港总领事馆门口,乞求两国政府收留;一些“高知分子”竟认为香港会“独立”……

对于这些令人瞠目的言行,何君尧曾一针见血地指出,香港的人心还没有完全回归。“如今的香港,不断有外国势力去纵容、挑拨离间这些人心不稳定的群体,制造混乱局面。”言至此,何君尧语气沉重。

“现在很多人对历史是知而不懂,而香港相当部分年轻人连知都谈不上。”在何君尧看来,纠正教育界歪风乃治本之策,街头港青们制造各种暴力正是通识教育“走偏”了的结果。“通识科里,一些老师确定某些有导向选择的题目,导向就是仇视警察、污蔑警察。这些老师把握着教育这个最重要的咽喉,培育出来的年轻一代怎么不会被误导?”他的语气再度激动,“这个问题需要马上纠正,如果不做,香港的前途在哪里?”

“我也曾是年轻人,曾经血气方刚,年轻人也不怕做错事,但最重要的是你做错之后明白自己错在哪,马上纠正过来。”何君尧在采访中多次表示,他很希望香港年轻一代里迷失的羔羊可以重返正路,不要被外界空虚的、没有根据的谎言蒙蔽,“违反法律要承担严重的后果,但之后重新做人也为时未晚。”

“香港不是输出暴力意念的城市,我们一定要建立爱国爱港的典范,这个使命实际上是我们最大的动力。”何君尧对不久前受邀前往北京参加国庆庆典记忆犹新。10月1日当天,他兴奋地连发8条与阅兵相关的微博。“非常感恩能够看到我们国家的军队武装力量强起来,当年在卢沟桥捍卫国土的士兵,如果有今天的实力,那么我们几千万同胞的生命也能得到保障。”这一次提及卢沟桥边的中国士兵,何君尧笑出声来,“很感谢我们国家在这方面做得很到位,让我们在文化、民族等方面重新站起来。”

采访结束之际,何君尧仍念念不忘香港的年轻人,“我们香港迷失了的两代青年人要动动脑筋,想清楚他们到底要为了什么?是为了眼前短浅的利益与金钱而触犯法律、伤天害理,还是真的有使命感,为了香港、为了国家去打造未来?”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特派香港报道组

分享到

何君尧:香港应携手澳门抓住机遇,积极拥抱内地,现在学也不晚

香港向澳门学习什么?何君尧这样说

香港需要狮子山下的“何君尧们”!爱国爱港从不停留在口头上

对暴徒“七擒七纵”,像话吗?何君尧疾呼设立特别法庭,政务司司长回应

何君尧谈止暴制乱:光靠3万港警怎么够?

何君尧首次展示伤口,坚定表态:会继续为香港奋战!

香港街头,英政客无耻挑衅!何君尧硬气回击讲了三点遗憾

谋杀何君尧之人早就活跃论坛,凶手背后有谁?

何君尧术后现身为区议会选举“摆街站”,黑衣人口罩被摘再难嚣张

涉嫌袭击何君尧的男子被控企图谋杀,案件押后至明年2月3日审理

即将提堂!刺伤何君尧的凶徒被控“企图谋杀”,最高可判终身监禁

山东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王文杰被免职

国家卫健委:零增长不等于零风险,疫情防控仍面临反弹巨大压力

卫健委专家:湖北除武汉外,局部暴发态势已得到遏制

北大医院专家:目前没有明确药物可治疗新冠肺炎

北大医院专家:“新冠肺炎能自愈”是误解

国家卫建委:全国3.6万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