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妈妈我对你的爱过期了,你得办卡”,小朋友写的诗让大人都赞叹

2019-11-09 14:57 北京晚报 TF021

朵师傅六七岁的时候很有才,她一言不合就“作诗”。有一次,我俩去超市,路上为什么事有点小不愉快。当我们快到时,我被一个美发小哥拉住了,非要我办卡。谢绝了小哥哥的盛情后,我们继续走,突然朵师傅冒出一句:“妈妈,我对你的爱过了期,你得办卡。”哇,牛啊!把我吓得以为遇到了神童。

作者:戴月


资料图 王金辉 制图

还有一次。她没事儿总喜欢钻桌子底下,我叫她出来,她不肯,跟我说这是桌子给她的拥抱。

我觉得非常可爱,就说:“那你说说看,什么是桌子的拥抱。”朵师傅说了几句,我让她自己记在了小本本上,她在下面还配了幅小画,于是就有了这首:

《桌子的拥抱》

桌子的拥抱是,

一个漆黑的地方。

桌子的拥抱是,

一个不好找的地方。

桌子的拥抱是

一个黑夜比较可怕的地方。

诗人北岛说过,诗就好比是刀刃。这刀刃快不快取决于作者的感觉有多敏锐,而孩子的感觉天生就很强烈很独特。只要留意,你会发现每一个孩子小的时候都是诗人,他们天生就会胡诌。

只要我们留心再稍加引导,“写诗”这个听起来很高大上的事儿,其实离孩子最近。娃的写作兴趣,一开始最适合从诗歌入手来培养。

听说自己会“写诗”,朵师傅也来了兴致。那段时间是她的高产期,“灵感”就跟肚子疼一样说发作就发作,而且大多是在外面,马路边,地铁里,天桥上,张口就来。

回了家,我问她,你还记得吗,快写下来。可人家一点也不珍惜自己有限的“才华”,告诉我全忘了。我说太可惜了,你赶紧地回忆一下嘛。

“妈妈你烦不烦,我真的一个字也想不起来了……”甘家口行走派诗人朵师傅挥挥手不耐烦地走了。

后来每次我都是先用手机录下来,回到家再叫她写到小本本上,底下配一幅小画,这就是一首“诗”的诞生。

我记得,她第一次经历期末考试时特别紧张。终于考完了,我带她出去玩,在地铁里,朵师傅突然说,妈妈我做了一首诗叫:

《考卷》

我们班很多人都害怕期末,

其实期末就是几张试卷。

它是个坏人,

它只会让你紧张、不安。

你可以把自己想象成

一个猎人

正在考虑怎么抓啄木鸟、麻雀

你可以把自己想象成

一位公主

正在考虑该穿什么样的裙子去参加婚礼

你可以把自己想象成

一辆小汽车

正在考虑应该在哪里停车。

这样试卷的黑魔法就展现不出来啦!

另一次,还是在地铁上,朵师傅说妈妈你和我玩石头剪刀布吧,我说太无聊了,我不想玩。她说,那你和我玩拍手吧?

这个更无聊,我也不想玩。于是我敷衍她说,你和他玩吧。

他是谁啊?朵师傅莫名其妙地问。

空气宝宝,他什么都愿意陪你玩儿。

朵师傅先白了我一眼,然后可能觉得还挺新鲜的,真的对着透明的空气左一下右一下地拍起来。出了地铁,她说,妈妈我写了一首诗,叫:

《我没法儿和镜子玩剪刀石头布》

我没法儿和镜子玩石头剪刀布

因为我出剪刀他就出剪刀

我出布他就出布

他总是学我的话

我永远不能拿到第一名

他也不能拿到第一名

我们永远打个平手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能和镜子玩剪刀石头布

这首小诗挺有意思,简单还有一点思辨。但我最得意的是,偶尔偷了一下懒,还懒出了一首诗来。

四季更替也是诗意容易发作的时候,在外面行走,周围的景色最容易引发联想。下面这首写秋天的诗,是朵师傅从课外班放学后,看到一路上的秋色缤纷果实累累写下的。

《秋天的杰作》

在秋天里,果树妈妈结满了果子,

这是我的杰作,

她得意地说。

在秋天里,小朋友们合作画了一幅结满果子的果树,

他们得意地说,

这是我们的杰作。

在秋天里,小果子落在泥土中,变成种子

第二年春天长成了果树,

小果子得意的说,

这是我的杰作。

其实这都是秋天的杰作。

从前,总觉得写诗啊什么的就像天上的云彩和星星,踮着脚尖也够不到,可是当我有了娃以后才发现它就在我们的身边。而且,所有美好的东西其实都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等着我们弯下腰去捡起来。

 

(原标题:妈妈,我对你的爱过期了)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21

分享到

小朋友周末过起足球节 上百位孩子感受足球魅力

朱棣为延长寿命铸了永乐大钟,钟声能传90里,五百多年仍完好无损

开国将军皮定均曾因这件事,犟脾气上来了,连徐子荣的面子也不给

老北京有两霸,“老三哥”独轮车可运五百斤水,功夫虽深也有行规

改编老舍作品不止孟京辉一人,梅阡和凌子风是这样做的

《平凡的世界》堪称国民读物,为何第一部曾被退稿?

《平凡的世界》里的“外星人”有何寓意?路遥身上也有时代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