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书信记载了草婴和高莽两位文学翻译家交往点滴,浓浓友情令人动容

2019-11-09 14:49 北京晚报 TF021

2019年10月24日正值霜降,整整四年前,俄罗斯文学翻译家草婴先生离开了我们。先生去世后,我受他的夫人盛天民先生之托,开始整理草婴先生的手稿、信件等相关物。去年来京时,高莽先生的女儿晓岚姐交给我一个红色文件夹,里面记载着草婴和高莽两位文学翻译家交往的点滴。

作者:远 方


草婴先生铜像

带着文件夹,我乘火车南下。硬卧车厢有些许摇晃,窗外早已暗了,车厢中层的我就着灯光,手捧文件夹,一页页默读。这是一份精心整理过的档案,前几页是实寄封,后面是草婴先生的来信,信都平铺在文件夹里,读起来非常方便。翻译工作上的探讨暂且不计,单是那些平淡的生活琐碎,就流露出令人动容的浓浓友情——

高莽兄:

您的信和照相簿已经收到,真使我受宠若惊。我这人难得照相,照了也从不搜集,更没有贴成专集。虚度了一个甲子,只感到惋惜,也从未想到要庆祝留念。如今您这位有心人竟用这么隆重的方式来向我祝贺,实在使我和爱人十分感动。但是光说一声“谢谢”又怎能表达我们的心情呢?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草婴信摘)

高莽兄:

六月间搬了家,确实很累,但现在已基本康复。您有机会来沪,欢迎来舍间歇脚。我这里离普希金铜像很近,环境不错,有园子,草木茂盛,也可做(作)画。

我仍在译《战争与和平》最后一卷,明年可完稿,出书后当奉上请教!很怀念当年一同游苏的日子。祝合府平安!(草婴信摘)

接着几页,是剪报,人物照片与相关文字均被悉心折叠,整齐摆放。其中有一些人物专访,还有报刊上的文章,不少都与草婴先生有关。一篇《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翻译》的报道旁边,用红笔标注了报刊名和日期,剩余一些剪报,照例有标注在旁。

突然,一封高莽先生寄给草婴先生的信引起了我的注意——

草婴兄:

拜读了专访您的文章《咬定青山不放松》,十分高兴。从文中知道了不太了解的往事,更重要的是读到了您不少精辟的论述。只有长期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才能有这么深刻的见解。我特别欣赏您关于知识分子应该具备的五种品质的论述。倘若您有兴致的话,能否专写一下赠给我,留作纪念,也作为鞭策。

这是一封信函留底。草婴先生写的关于知识分子论述的回信,静静地躺在一旁。

除了信函留底,文件夹里还有不少两人通话的文字记录:

下午草婴来电,问及彼得堡……说到身体事,他说:我一是不怕死,二是自己不去找死。我已经没有那么年轻,可以大把地浪费时间。我也没有那么年老,可以静静地等待死亡……

因信是按照时间顺序摆放的,草婴先生的字迹,从最初的遒劲有力到后来的笔画渐疏,至一张红色贺年片时戛然而止;高莽先生的字迹,也从最初的飘逸俊朗到后来的潦草吃力。一时间,悲从心来。

车厢的灯熄灭了。缓缓合上文件夹,我的思绪仍在不停翻腾,眼前不由得浮现出草婴、高莽、盛天民三位先生那亲切的面容。

谢谢你,晓岚姐,这份珍贵的档案,给了我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可敬的高莽先生,您与草婴先生的真挚友情,让我这个中年人如孩子一般热泪盈眶。最近《新民晚报》副刊“夜光杯”上登载了我怀念草婴先生的文章,我会放进这个文件夹,像您当初那样……

 

(原标题:南北鸿雁君子心)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21

分享到

翻译家草婴让中国读者结缘俄罗斯文学,他译完托尔斯泰的全部小说

医生如果病了,会自己给自己治疗吗?

钱理群先生不是摄影家,为什么要给他出版一本摄影集呢?

藏在艺术里的时间:“艺术长沙”如何会成为一座城市的艺术名片?

12月的联想:为什么有人说“12月是个吉祥的月份”?

话剧《茶馆》里掌柜王利发喊“沏一碗高的来” 您知道指的是什么吗

滕文生:中国古代发生过两次类似文艺复兴这样的社会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