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翻译家草婴让中国读者结缘俄罗斯文学,他译完托尔斯泰的全部小说

2019-11-09 14:35 北京晚报 TF021

盛峻峰是著名文学翻译家草婴先生的原名,我真正走近他很晚,很遗憾没能在他健在的时候拜访他,和他的夫人盛天民先生聊聊天。若不是今年三月“草婴书房”在上海乌鲁木齐南路178号建成并开放,我有幸触摸到伴随先生多年的书桌、书柜,见到那些密密麻麻的手迹译稿和展墙上他一句句振聋发聩的至理名言,这个近乎洗礼的过程指不定还要晚多少年呢!

作者:赵 蘅


“《草婴译著全集》新书发布会暨座谈会”现场

囿于成长在文学翻译家的生活圈,虽然我从小就读过大量苏俄文学作品,有些几乎烂熟于心,但只真正接触过几位俄语文学翻译家,除了戈宝权先生,还有后来认识的高莽先生和蓝英年先生。戈先生晚年时选择到南京定居,我曾随父母去明城墙下的那幢独栋房子看望他,见到一屋子五颜六色的俄语书籍。戈先生去世后设立了“戈宝权翻译文学奖”,我陪父亲出席过一次颁奖会,同为文学翻译家的父亲赵瑞蕻也是评委之一,他热情发言,对热爱翻译事业的年轻学子寄予厚望。没过多久,父亲也故去了,至今已有二十年。

三月的“草婴书房”

然而那时的我,对另一位重量级的俄语文学翻译家草婴先生一无所知。直到四年前的10月24日,当我在那天的报纸上看到一整版缅怀草婴先生的文章时,才意识到这位翻译了托尔斯泰全部小说的老人已不可挽回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我立即打电话告诉妈妈草婴先生走了,问她认不认识,她说知道这个名字,并不认识。虽然如今已记不起那篇文章里都写了些什么,但那一刻对我心灵上的震撼却还记忆犹新。或许就是从那天起,我和草婴先生在冥冥之中结下了一种说不清的缘分。

“草婴书房”内的草婴先生铜像

2018年对我来说有点“传奇”色彩:我在“一群文画人”微信公众号上刊发了一篇文章《胜利日,我在莫斯科》,被同样热爱俄罗斯文学的年轻人远方发现,他主动联系了我,命运之神一下子将我卷入俄语的世界——那个我一直神往、早该回归的世界。他第一次造访时就带来了盛天民先生送给我的书《疾风知劲草》,这是一本纪念文集,上海文艺出版社2018年1月出版。

《疾风知劲草》分为《长相思》和《长相忆》两集,编入了草婴先生的家人、学生、朋友和研究者的追忆文章共十九万七千字。卷首是草婴先生在2002年8月写下的《我为什么翻译》,他说自己从事翻译工作“是历史的安排,我无怨无悔”。因从事西医的父亲有“爱国思想,也有人道主义精神”,为尚且年少的草婴的心中植下了强烈的忧患意识和追求真理的种子;源于战乱的颠簸环境和对鲁迅作品的崇拜,加之鲁迅比喻俄国文学的译介是“给起义的奴隶运送军火”,使得俄罗斯文学成为这个有志气的少年打开世界继而找寻人文精神的灯塔。他立下誓言:“我活着就去做我认为最应该做的事,最正确的事:翻译工作。从十八岁开始,我首先考虑的就是把全部精力、时间,放到这上面,其他事情一律都推掉。”为此他开始苦读俄语,拥有良好俄语修养的姜椿芳先生及时帮助了他,让他在翻译报道苏联卫国战争的通讯时得到锻炼与提升。以翻译俄语通讯为媒介,草婴先生走上这条虽荆棘丛生却绚丽夺目之路:1942年他开始用笔名“草婴”发表译作,第一篇译作是苏联作家普拉东诺夫的短篇小说《老人》。《疾风知劲草》的后记是由草婴先生的夫人盛天民先生执笔的,她说草婴“七十年来,在历史的旋涡中,他艰辛地走在介绍外国文学的路上。他翻译反法西斯罪行的作品,他翻译反封建专制的作品,期盼世界和平和正义”,草婴所渴望的人与人之间充满爱的世界,又何尝不是作为晚辈的我的心声啊!

而要说纪念文集里分量最重的一篇文章,莫过于盛天民先生撰写的《风雨人生 相濡以沫——我与草婴的七十载》。这篇写于2017年3月、称得上祭文的长文,我读过数遍,几次落泪不忍卒读。这对相识于中学时代的师兄师妹,被同学们称作“船长”的成熟、稳重、清癯、白净的草婴形象,注定扎根在那美丽少女的心上。暂且不多叙述甜蜜相伴的日子,最令我触动的是“人生最黑暗、最羞辱的时候”,“守着窗边等我‘放风’的望眼欲穿”,眼睁着爱人的灵柩离去的生死离别,字字句句敲打我的心。长文落笔一年半后的2018年8月,盛天民先生为实现草婴先生“建一座墓碑不如建一个书房”的夙愿竭尽全力,随草婴先生去了。

在我国,无论是俄语还是英语、法语、西班牙语的文学翻译家们,哪一位不是经历过磨难,却仍坚持最初的信念,恪守“信达雅”,将世界经典文学作品一部部引入中国的?不由得联想到我的父辈们——宪益舅舅牢狱之灾结束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将未完成的《红楼梦》译完;我父亲也曾被迫离开课堂,年过八十仍要重译《红与黑》,并在严重心脏病的情况下坚持完成了十章……

现在我又认识了草婴先生,他更具典范的意义:他翻译俄罗斯文学的动力远远超越了文学文本,因为他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是在做宣扬伟大人道主义精神的大事,而这恰恰是我们近代史上最缺憾、造成悲剧最多的根源!他说“托尔斯泰是最伟大的人道主义者”,强调“要结束这样的悲剧,首先必须培养人与人之间的美好感情,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关系,宣扬人与人之间的爱,也就是人道主义精神”。

1977年,草婴先生已五十四岁,他开始着手翻译“托翁三部曲”。饱受折磨的他刚刚经历被大于他体重的水泥包砸伤的痛苦,而且睡硬木板一年整,方才躲过鬼门关。他的小女儿盛姗姗曾回忆“父亲从死亡线上胜利归来,是亲情和事业心的而牵挂使然,更是托尔斯泰和肖洛霍夫”,“这项工作十分浩大……因而把规划做得精致而细密。那就是,首先把三大巨著‘攻’下来,顺序是《安娜·卡列尼娜》、《复活》、《战争与和平》,之后再‘攻’托翁大量的中短篇”,“他要和时间赛跑,要以最可靠的方式尽力而为,把托翁的整座文学丰碑完美地迁移到中国来”。

以一天译一千字的细水长流,直至2007年,草婴先生“跑了”整整二十年。作家王西彦说这是“忘我的虔诚和傻子精神”。

草婴的译文都是精雕细琢、反复打磨出来的,他要“努力在读者与托尔斯泰之间架一座桥梁,并且把这座桥造得平坦,宽阔,让人轻松走来,不觉得累”,还要成为“黄土地上的一棵小草,为这个世界留下一片绿意”。

这棵“小草”留下的绿意一直在蔓延——2019年3月23日,我参加了“草婴书房”的开放仪式。草婴先生的铜像底座上,译著以《肖洛霍夫文集》、《一个人的遭遇》、《拖拉机站站长和总农艺师》、《安娜·卡列尼娜》、《战争与和平》、《复活》、《童年·少年》的顺序排列;从故居岳阳路195弄搬来的书桌、书柜、笔墨和手稿,让这幢上世纪二十年代的西班牙风格历史建筑弥漫着浓浓的书卷气息。无论是作品朗诵,还是由小说改编的剧本演绎,抑或是读书讲座、研讨交流,这里为广大读者和热爱世界文学的青年带来了全新的视角,以受到陶冶、启迪和滋长。“草婴书房”如一粒大爱情怀的种子,必将会根深叶茂、绿意勃发,草婴先生在天之灵也可以得以安慰了。

7月12日,我又冒雨专程赴上海参加“《草婴译著全集》新书发布会暨座谈会”。与会者并未因天气不佳而缺席,室外的阴冷和室内的火热形成了强烈对比,我仿佛感到那位顶天立地、乘风破浪的“船长”又回到了我们中间……

正像我在纪念文集里看到的那样,这个充满爱的家庭中,草婴先生的笔名叫“小草”;可在孩子面前,他是一株参天大树,一位名副其实的“船长”!

完稿于2019年10月24日草婴先生逝世纪念日

 

(原标题:草婴:永远航行的“船长”)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21

分享到

退出《中导条约》后,美国试射“违禁”导弹,俄方表态

俄罗斯现役航母起火,系焊接作业引发,伤者人数增至10人

俄罗斯现役唯一航母发生火灾,已致3伤2失踪

俄罗斯的报复措施?驱逐两名“不受欢迎人物”

“诺曼底模式”峰会释放缓和信号 俄乌双方年底前将实现在乌东地区全面停火

不羞耻吗?俄罗斯遭国际禁赛4年,日本却在琢磨能多拿几枚金牌

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俄军现代武器装备明年占比达70%

俄罗斯遭禁赛4年,俄运动员若自证清白可出战,但不能升国旗奏国歌

俄罗斯遭国际禁赛4年,又被西方国家“孤立”了?

永远不要在俄罗斯叫外卖!小哥送餐悠然散步,或在路上唠嗑

射程11000公里!俄罗斯试射“白杨”洲际战略弹道导弹

战斗民族喝咖啡撸刺猬,要从耳朵开始摸 网友:手不扎吗?

话剧《茶馆》里掌柜王利发喊“沏一碗高的来” 您知道指的是什么吗

滕文生:中国古代发生过两次类似文艺复兴这样的社会变革

《冰雪奇缘2》结尾仍是大团圆,相比鲁迅的冰冷太“鸡汤”

老北京气候冬夏分明,寒冰如何用于盛夏?经营这门生意并不简单

老北京酱菜历史悠久,天源酱园闻名不只因慈禧爱吃的桂花糖熟芥

在多达百人的细致群像中,路遥如何塑造孙少平孙少安两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