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调查

双井街道启动朝阳区首个“暖心家园”项目,让失独老人找回生活乐趣

2019-10-29 15:41 北京晚报 TF008

早上5点半,65岁的程淑兰已经起床。吃过早饭后,她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满心期待地赶往双井街道社区服务中心。孩子去世多年,曾经深陷痛苦之中的她在这里重新找回生活的勇气。每周两天的活动日,她总盼着能早点见到老朋友。

每周一次的合唱班,颇受老人们的欢迎。

从六年前建成的朝阳区首家心灵家园“向阳花坊”,到前不久挂牌的朝阳区首个“暖心家园”,双井街道帮助60多户失独家庭走出阴霾,让他们感受家的温情。

忐忑

来前一宿没睡着 就怕提起伤心事

“今天中午打算吃大馅包子,大家一早就带着食材过来。这不,我这儿拿了黄瓜和生姜。”这些年,户籍在双井街道的程淑兰家住通州,可她还是坚持要来。按照惯例,每周四、周五的活动日,老人们不仅会一起上课,中午还会一起做饭,“经常来的有十多个人,有的擅长和面,有的会炸花生米,还有的拌凉菜一绝,热热闹闹的跟一家人没什么两样。”

2013年2月,双井街道在社区服务中心建成并启动了朝阳区首家心灵家园,取名“向阳花坊”,为辖区内的60多户失独家庭开展帮扶工作。

130平方米的室内使用面积,划分为多个功能区,同时兼顾家庭空间的特性与公共活动空间的功能。阅读区相当于小书房,老人可以上网、看书、读报;心理辅导区相当于小客房,可以提供心理疏导、健康咨询等服务;影音游戏区相当于小客厅,可以跳舞、看电视、唱卡拉OK;活动区相当于大客厅,可以办讲座、做手工等,而最特别的,正是操作区的开放式厨房。从锅碗瓢盆到油盐酱醋,从电冰箱到微波炉,都让这里增添几分家的味道。

“一开始我其实挺犹豫的,来之前一宿都没睡着觉,总担心大家都有这么一段经历,会不会来了以后抱一块儿哭。”回想起六年前的那个晚上,程淑兰依旧唏嘘不已,“就怕提起伤心事,越想越难受。可我毕竟答应过人家,又不好意思临阵脱逃,就这么硬着头皮来了。”

刚来那会儿,程淑兰紧张得连血压都比平时高了不少,而来自双井街道办事处民生保障办公室的郭耀敏同样忐忑不安。

“大家有顾虑是难免的,毕竟互相之间也不认识,家庭情况又比较特殊,不希望别人触碰,我们也不太知道该怎么跟他们打交道,只能一点点摸索。”令郭耀敏感到庆幸的是,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开展的“1+1+1”心灵家园工程初见成效,“由1名心理咨询师、1名志愿者共同帮扶1名失独人员,开展心理疏导,从专业的角度帮助这些家庭打开心结。充分倾诉释放以后,他们就有了走出来的基础。”

程淑兰也欣喜地发现,这里的氛围比想象中要好很多,“共同经历很重要,如果只是一般的同龄人,没准儿聊着聊着就开始说孩子、孙子,很难体会我们的心情。但在这里,大家都能互相理解,彼此之间有默契,距离就一点点拉近了。”

变化

从心里空落落的 到找回生活乐趣

对于汪秀华而言,迈出第一步并不容易。2011年11月,与病魔抗争18年的女儿离她而去,几乎带走了她最后一丝希望。

“那时候,我爱人已经去世五年,女儿再一走,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之后的半年里,汪秀华把自己封闭起来,直到街道和居委会的工作人员找到她,给她带来筹建“向阳花坊”的消息。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他们对我都特别好。”汪秀华仍然记得,爱人去世那年,女儿面临透析,正是居委会的干部主动告诉她,可以办理因病致贫的登记。尽管每月打到卡里的钱并不算多,但她还是很感激,“后来女儿也去世了,我觉得再拿这个卡不合适,就找到居委会要交回去,刚好他们说起街道考虑为我们这样的失独老人办‘向阳花坊’,希望我能参与进来。”汪秀华觉得,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也不想辜负对方的好意,便决心试试看。

“我喜欢唱歌,但这么多年生活艰难,完全没心情,特别是女儿生病期间,再没开过一次嗓。”汪秀华没想到,放弃多年的爱好在这里重新捡起来,“合唱班的老师总说我们都是特别聪明的人,其实大家心里明白,我们这里面五音不全的大有人在,只不过老师从来没嫌弃过,还不停地给我们积极的心理暗示。”

在汪秀华看来,每周一次的太极拳也让自己受益匪浅,“老师不光教拳,还做心理辅导。言谈话语当中并不刻意,却经常鼓励我们。更重要的是,两位老师都是大老远跑来免费教,他们的人品让我们非常敬重,这种无私付出的精神也深深打动我们。”

除了上课以外,汪秀华还积极参加每两月一次的生日会、逢年过节的包饺子、包粽子、品月饼以及每年两次外出踏青、采摘活动。“大家最缺的不是钱,而是心灵抚慰和关爱。”对此,汪秀华深有感触,“人最怕的就是孤独,只要感觉有人想着自己,就会特别温暖。”

参加活动六年以来,62岁的刘文军也明显看出自己和身边人的变化。“儿子2007年走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后来在这里,才总算重新找到生活的乐趣,也找到下半生的出路。”从合唱到太极,从书法到绘画,刘文军一样都没落下,“我们管郭耀敏叫郭总,她不光是我们的大管家,还拿我们当亲人,陪我们一路走过来。前期到这边,谁都不能提孩子是怎么走的,提了就跟你翻脸,现在,我们常来这十多个人已经能平静地面对这件事。”

对此,郭耀敏也有同感。“最开始,大家都放不开,后来彼此熟悉信任,也就能敞开来说,知道彼此家里的情况。现在就连清明节给孩子扫墓,也可以坦然说出来。”

期待

“独自老去”存顾虑 盼政策多些照顾

不过,如今能来参加活动的老人,恰恰都是状态相对好一些的。郭耀敏坦言,还有不少老人至今无法接受失去孩子的痛苦和打击,不愿意跟人交流,也没办法走出来。为此,街道和居委会一直在努力,也尝试在老人中培育发动骨干力量,主动承担心理疏导、邻里探望等志愿工作,为其他老人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及关怀,形成自强互助、自我调适的良好机制。

作为今年承接具体工作的第三方社会组织项目负责人,来自北京益生福祉养老产业发展中心的杨旭深深体会到其中的艰难。“我们之前虽然做养老,但失独家庭只是偶尔遇到的特例,没有这方面的成熟经验。考虑到这些老人比较敏感,我们在平时要格外小心。比如,之前组织中秋节的主题活动,我们就会提醒主持人,不要说祝大家团圆之类的话,以免触及老人们的伤心事,只说祝大家快乐就行。”

在对失独家庭进行生活状况及需求的调查时,杨旭发现,这些老人现阶段尽管大多还相对年轻,以60岁上下为主,但长远来看,最大的顾虑还是看病和养老,“独自看病缺少陪伴、养老机构费用较高等因素,都让失独家庭的老人感到担忧。”

这些也正是汪秀华始终放心不下的。“我一个人退休金也就三千多块,还没有护工和保姆的工资高,养老院也贵,很难住得起,就盼着今后政策上能对我们这种特殊情况的老人多一些照顾。”

双井街道办事处民生保障办公室副主任黄敬表示,目前相关保障也在不断完善,由朝阳区政府购买的保险措施正逐步跟进。其中,一是为老人发放特别扶助金,每月720元,全年共计8640元。二是开展暖心计划,在女性满55周岁,男性满60周岁,并投保3年后,每年为老人发放2900元。三是为老人投保安康保险,购买意外伤害身故险及意外伤害医疗险。四是为老人购买安欣保险,每人每年额外获取2000元医药费报销,可用于在正规药店购买药品、保健品、医疗器具等。五是为老人购买住院护理保险,在二级或以上医院住院,可享受每人每天130元的补助,最高补助津贴达180天,重大疾病保险金2000元,进一步解决失独家庭老人住院的后顾之忧。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宗媛媛 文并摄 插图 宋溪

分享到

丧子后该怎么办?读了这本书、当事人、陪伴者或许能有些启发

走近失独父母暖心行动 :“同命人”抱团取暖

“暖心计划”关爱失独老人 投入资金3081万元

北京近百失独老人成功预约第五福利院:每月床位费2500

失独老人今起可申请入住第五福利院:预约电话62354020

失独返贫家庭 期待扶助政策更细化

失独老人需要何种养老院? 服务好的养老院又贵又少

北京失独老人看病养老有了代理 基金会免费提供签字担保

北京开展亲情陪伴活动 空巢失独老人享上门服务

失独老人入住养老院公益基金代理担保

公办养老院优先接收4类老人 失独老人可优先入住

80后博士在顺义守“国门”,经历“三班两运转”8个值班

走进北京地坛医院ICU里:他们每天都在与病毒争夺生命

疫情当前, 车主延迟汽车保养,各企业态度不一应提早沟通

“战疫”一线家书:女儿,明知危险还选择坚守才是勇敢

“我要为社区居民把好防控关”,他既是党员也是医生

聚焦北京基层防疫:居民一个电话,这个社区服务站长马上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