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热点网摘

别让暴力败光了香港“家底”!真爱香港,这些你可以做到!

2019-10-24 09:00 北晚新视觉网综合 TF017

香港暴力示威持续4个多月,黑衣暴徒横行,打砸烧抢情况愈演愈烈。截至10月10日,香港四分之三以上铁路车站受到暴徒攻击,1200部入闸机损坏;近两个月已有100多间食肆结业,餐饮服务业失业人数大增;上半年经济状况为10年来最弱,宏观经济在第三季度步入技术性衰退……香港经济和民生遭受重创,香港法治秩序、营商环境及国际形象受到严重影响。若不能尽快止暴制乱、重新聚焦发展,香港恐面临难以承受的损失,对750万市民的家庭产生毁灭性后果。

面对困局,特区政府于8月宣布了总计191亿元的纾困措施,22日又公布新一轮20亿港元的纾困措施,聚焦物流、旅游和零售业。这些都是为香港输血、疗伤的“急救措施”,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然而自立法会重开以来,反对派议员出尽各种拉布手段骑劫立法会,瘫痪施政。一些反对派议员则干脆直接走上街头为暴徒“支招”“鼓劲”。一边试图阻断止血疗伤的实实在在举措,一边在街头煽动暴力流血事件,反对派和激进势力为了捞取政治利益,不惜“榨干”香港几代人积攒的家底。倘若任由他们“揽炒”,损失最大的还是香港普通市民。

4个多月来,人们愈发看清一个事实:那些把香港拖入泛政治化漩涡的反对派和激进势力,与广大市民在利益上根本不存在交集。反对派和激进势力假借民主、自由、公民权利之名,所牟取的不过是少数人的政治利益。他们“为了反对而反对”、煽暴纵暴,高喊所谓“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叫嚣要解散立法会、解散警队,甚至成立临时政府,不断逼迫林郑特首辞职或者造谣“被辞职”。这些都暴露出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搞乱香港,推翻特区政府,夺取政权。至于普通市民能否住进大一点的房子,年轻人能不能接受更好教育,劳动者能不能增加收入,则完全不在考虑范围内。“港独”分子罗冠聪,发帖鼓动同学上街,自己却抵达美国开始进修硕士。叛国乱港分子黎智英、李柱铭、陈方安生等,经常到美国唱衰香港,唱衰“一国两制”,无耻地乞求美国制裁香港,狂言“为自由让经济变差”,丝毫不以牺牲香港前途为愧。无疑,他们的主场和利益在美国一边。他们怎么可能真正关心香港的未来?怎么可能和普通市民站在一起?

然而,比认清反对派政客和激进分子真面目更紧要的,是认清他们所编织的一套政治谎言。他们把香港遇到的一切问题,都归咎于制度问题,归咎于特区政府乃至中央政府,把港人说成“受害者”“牺牲品”,声称只要实现“双普选”,所有问题就迎刃而解。早在2015年,以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为基础、得到香港主流民意支持的普选法案,却被反对派出于党派私利而否决。明眼人都知道,他们无非是想要选出敢于向北京说“不”的人当特首。而且,倘若仅仅移植一套选举制度,就能为一个地区带来经济发展、民生改善,那世界上恐怕就不存在贫困和落后问题了。不妨看看,经历了激进民主化改革后的乌克兰,迎接过阿拉伯之春的突尼斯,接受了“休克疗法”的一些拉美国家,难以摆脱动荡与衰退的事实,就能明白,反对派和激进势力不过是想要用这种简单的逻辑蛊惑人心,他们关心的既非真正的民主,更非香港的公共利益。

发展是香港的立身之本,也是解决香港各种问题的正道。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介绍新一轮纾困措施时说,香港财力稳健,当局会善用多年累积下来的储备,适时推出逆周期措施。然而储备再厚,都依赖于稳健持久的“水源”,一旦失去了源头活水的“补给”,终有枯竭的那一天。更不必说,香港是一个外向型的小型经济体,持续不断的泛政治化和暴力,只会加剧损害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损害外界对营商环境的信心,更会对全体市民的民生福祉造成持久的创伤。只有尽快走出政治纷争,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这颗蒙尘的东方之珠才能焕发新的光芒。

谁是暴乱的主谋,谁在做暴力的帮凶,谁应该对香港的乱局负责,爱护香港的人们已经看得越来越清楚了。“黑色恐怖”不可能持久下去,良知和正义必定会战胜邪恶和暴力。

延伸阅读:

呵呵!香港反对派竟然在“论持久战”

香港乱局已经持续四个多月,目前仍然未有明显的消退迹象。大家都共同感觉到,现在的香港局势似乎已陷入僵局,暴力活动呈现常态化特征。短时间内,如果特区政府没有更有力的方法手段止暴制乱,“动乱”,恐怕将成为香港的新“标签”。

有理哥也经常与身边的朋友讨论,很多人都觉得奇怪,暴徒把原本繁荣安定的香港搞成这个样子,难道汹涌的民意还不能“淹死”他们吗?

其实,这样的想法太一厢情愿了。我们过去经历过动乱的年代,近年也不断看到世界各地的不太平,本能的对社会动乱有着强烈的反感和抵制。但看到现在的香港特别是有些10来岁的小孩子都在给暴徒加油时,感到十分奇葩,在网上讽刺地对这些人喊出了“李姐万岁”(理解)、“梁姐万岁”(谅解)。

香港民众为什么会出现“李姐万岁”的情况呢?

说说香港“民意”

就我了解的普通民众的感受来讲,简单地说,“李姐”万岁的原因有三个方面:

其一,很多香港市民并未切身体会到暴乱对其生活的根本性影响。香港的飞速发展要早于内地,社会公共服务保障已很成熟,这在暴乱活动中体现的比较明显。因为暴徒实施暴力行为大多都在晚间甚至到凌晨,在这个时间段,香港人知道街上有暴力示威活动,本来出行的人就不多,而暴徒毁坏的如港铁、道路等公共设施,很快就会被相关的部门修缮。

很多人只是从有限的电视画面中看到街道和地铁被毁坏,但第二天自己看到的街道和地铁并非破烂不堪,照样可以正常上班,没有“切肤之痛”。就像我发消息问香港的朋友“生活影响会不会很大”时,他回复“其实还好,不是特别大”……

其二,香港确实是有不少爱国爱港人士是反对暴力的,但目前还在沉默中。当前香港的法治基础已遭破坏,道德观念不断下降,言论和政治自由被压制,而对暴力的容忍程度却越来越高。如果他们表达反对暴徒的声音,很快会被暴徒起底、人身攻击。就像有理哥之前的文章提到过的“沉默螺旋”理论,当自己的声音得不到响应、支持甚至遭到打压时,他们就会不再发声。但是,他们都在默默地期待政府能够快速解决问题。

第三点,也是最让人无语的一方面是:香港有一部分普通民众是真的默许、理解、接受、甚至支持暴徒的。他们的思维方式是,暴力发生就有它存的合理性,而且民主制度的优势不就是采取必要的方式来表达政治诉求吗?认为只要是目的具有正当性,手段和方式是可以激进一些的。

结果是这些普通市民越来越认为暴力行为就是合理手段,而造成香港乱局的全部责任应该由特区政府承担,比如他们会质问特区政府“为什么不出来对话响应诉求”,“为什么不聆听年轻人的声音”等等。这样的结果是,暴力逐渐成为香港社会和政治环境的“合理化”部分,最终导致不断发生更严重、更持续的暴力活动。

现在的局面,除了特区政府在止暴制乱方面确实存在各部门协同配合不足、采取相关措施不果断等问题外,主要还是反对派长时间来故意放大、抹黑煽动、暗中运作操控而造成的。他们希望乱局持续下去,并采用他们的方式让更多的民意倾向和支持他们,最终夺取香港的管制权。

所以,暴力时间持续越久,原本默默期待特区政府有所作为的民众会对政府逐渐失望,进而倒向中立甚至开始支持反对派。这样下去,对反对派将更加有利。

出路在哪?

目前,特区政府与反对派已经进入了新的对峙阶段。特区政府想要尽快止暴制乱,而反对派们开始“论持久战”。

反对派和暴徒们最怕“持久战”无法持久。而就目前的局势而言,特区政府可选择的路只有三条:

其一,再次让步,接受“五大诉求”中的某些内容,缓和社会气氛。但修例已撤回,剩余的“四大诉求”如果满足,无异于直接“缴枪投降”,特区政府全面丧失对香港的管控。

其二,采取强硬的方式镇压暴力,比如特区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出台一系列强硬法例。这样可能无法避免流血冲突,香港社会短期内可能会付出代价。但却是目前对暴力最行之有效的方法。

其三,继续“拖下去”。目前拖了快五个月,暴乱仍然未能消退,且拖得越久,越有可能失去民心。

所以,打破僵局目前看虽没有“上上策”,但相比较来说,第二点具有一定的可行性和可能性。而且,事实证明,反对派最怕的,就是特区政府的强硬手段。

早有内部人士透露,就在《禁止蒙面规例》刚刚颁布实施之际,“叛国乱港四人帮”二号人物李柱铭很快就通过有关渠道向特区政府提出了三个条件:

一是当局实施《禁止蒙面规例》的刑罚不能过重;

二是特区政府不能再推出其他法律措施或行动,包括网禁、宵禁、聘请特务警察以及开设特别法庭等;

三是不能以任何理由推迟11月份的区议会选举。只要满足三个条件,反对派将逐步停止暴力活动。

我们仔细看一下反对派的需求,就可以得出:目前反对派的“七寸”是“特区政府强硬”,而瞄准的是“区议会选举”。

《禁止蒙面规例》出台后,鲜有入罪者,大量的蒙面暴徒仅仅缴纳数百港币即被保释。特首林郑在8日更是公开表示“目前,无任何计划再次启动紧急法来订立其他新的规例”,这正中反对派下怀,特别是即将到来的区议会选举,反对派已经以“持久战”为总基调,以赢取区议会选举为目的调整斗争策略,意图夺取香港基层管制权,逐步架空特区政府。

区议会选举形势不容乐观

反对派和暴徒们最怕“持久战”无法持久,所以在进入十月份特别是《禁止蒙面规例》推出后,我们就可以看出,反对派已经确定以区议会选举为近期的核心目标。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从其最近已采取的行动就能看出:

一方面,反对派已经明显调整了“反修例”暴乱策略。前几天,黄之锋出来参选区议会议员的行为就已经很明显,反对派推出更多的香港青年人出来参选,包括港独头目和暴力激进骨干分子。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要改变目前建制派在区议会占主导地位的局面,为夺取香港基层管制权打下基础。

另一方面,采取多种方式对建制派区议会候选人不断攻击威胁,并瓦解心理防线。目前我们看到,暴徒正在以各种方式攻击建制派候选人,不仅用各种下流文宣手法造谣抹黑候选人,更有打砸焚毁候选人办公场所、起底家人子女、邮寄匿名信威胁恐吓等各种行为。

最可恶的是,近日更曝出,有想要投票给建制派候选人的选民子女被反对派“软硬兼施”,出现子女直接对父母讲出“如果投票给建制派的人,今后不会给你们一分钱养老”的情况,直接以家庭为单位进行撕裂瓦解。各种手段的最终目的就是让这些候选人知难而退放弃选举,让拥护建制派的选民产生动摇甚至恐惧。

第三,暴力激进分子突然温和。近几日可以发现,街上的暴徒无论从人数还是极端暴力行为都在不断减少。但这并不代表着局势有所缓和,而明显是反对派为了防止暴力过度发生民意逆转的情况,其核心是要避免特区政府以暴乱持续为由推迟区议会选举,那样建制派会争取到更多的抢票时间,形势将对反对派不利。

第四,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争取社会力量这件事谁更为擅长呢?当然是反对派掌控的劳工组织——香港职工会联盟,简称“职工盟”。其涉及香港90多家工会组织,具有强大的组织发动能力。

据内部人士透露,近期“职工盟”异动频频,也已经制定出最新的对抗策略和方向,包括:加强文宣工作,抹黑炒作中国政府和中资企业负面信息;加大对新媒体和通讯工具培训学习,并充分利用这些工具;推动“职工盟”向“平台化”转变,打造工运界平台化组织以凝聚更广泛的力量;以及正在策划成立金融界和资讯科技界工会组织,获取更多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总体来说,香港这次区议会选举意义重大,区议会的形式是普选,能够反映香港普通民众的选择。而它又是“反修例”暴乱以来的第一次选举,涉及的是香港的基层管制权。这对于反对派和建制派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一次选举,甚至关乎到香港未来的走向。

最后有理哥想说,无论是“持久战”还是“闪电战”,特区政府都应该立足自身现有优势,灵活应对、强化分析、果断施策,哪个有利用哪个,哪个有效用哪个,不可无所作为,不可只将3万警察顶在前面,而自己站在后方犹豫不决、疲于应对。

既然明知反对派的“七寸”在哪里,就要主动出击,让香港市民看到特区政府止暴制乱的决心和能力!

 

来源:综合人民日报新媒体(作者:苏砥)、有理儿有面

流程编辑:TF017

分享到

北京新增5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这9大谣言别相信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最新疫情通报汇总,这9大谣言别相信

上海新增4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

国家卫健委:河南省首例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

新型冠状病毒抗体研制成功?企业CEO回应了

截至21日21时,全国确诊309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

香港发现117名疑似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

广东省新增3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

打好防疫战!武汉新型肺炎患者救治由政府埋单

为何各地报告病例数陡增?对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钟南山又说了啥?

中国人民历来坚信“邪不压正”,美式双标是彻头彻尾的霸权逻辑

暴徒用弓箭威胁、汽油弹攻击 人民锐评:路障拦不住正义的香港市民

真戏精!暴徒中枪后装死拍完照就跑 人民锐评:让港警依法制暴更硬气

江西确诊2例新型肺炎病例,患者曾到武汉,其中一人从事活禽交易

北京新增5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这9大谣言别相信

“老婆知道了要跟我离婚”,同济医院百名党员主动请缨上发热门诊

面对疫情,84岁钟南山“挂帅出征”,这两张照片让人肃然起敬

广东省新增3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

截至21日21时,全国确诊309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