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出版工程历时近7年,“云冈大书”终于填补学术空白

2019-10-18 02:39 北京晚报 TF010

10月15日下午,由青岛出版集团、云冈石窟研究院、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共同主办的《云冈石窟全集》出版座谈会在北京大学召开。

作者:曾子芊


山西云冈石窟是佛教自两汉之际传入中国后,第一次大规模兴造的皇家石窟寺,在历史上掀起了各地石窟寺的营建运动,影响远及中原、河北、河西及西域地区。其造像制式被佛教考古界称为“云冈模式”,代表了公元5世纪世界雕刻艺术的最高水平。200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在世界上享有盛誉。然而学术界却一直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云冈石窟在中国,但研究在日本。”曾经日本学者对云冈石窟的研究代表了当时云冈石窟研究的最高水平,令很多中国学者感到憋屈。“这套书一直是我们中国学者心头的痛点,也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高山。”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本书主编张焯说。不过,张焯也表示,日本对云冈石窟的研究未从历史角度深入,因此总给人一种“隔靴搔痒”之感。

在上世纪前半期,虽然也有梁思成、周一良、陈垣等中国学者研究过云冈石窟,但未展开系统解读。直到1947年,中国著名考古学家宿白在整理北京大学图书馆善本古籍时发现了重要文献。之后,宿白先生又多次前往山西云冈石窟实地考察,厘清了云冈石窟开凿分期脉络和历史沿革,为国人的研究扳回一局,并建立起了“云冈学”的雏形。

2006年10月,张焯担任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次年到北京专程拜访了宿白先生。当他说明来历后,却遭到了宿白先生的当头棒喝:“你当院长了,如果你还不做云冈石窟的研究,那你也是历史的罪人!”张焯回忆说,他感受到了老一辈学者对民族气节的看重,“他要求我们不能输于别人,特别是在我们自己的文化上、研究上。”张焯暗下决心,要团结起云冈人来,齐心协力把此事做好。

自2013年立项以来,项目团队在洞窟内外无数次搭建脚手架,对石窟造像进行了千年以来首次大规模的专业除尘,采用摄影、测量、扫描、描绘、建模等方式,获取了大量的照片、测绘图、拓片、线描图、模拟图等,为国家保存了一份迄今最完整、最权威的云冈石窟影像谱系资料。《云冈石窟全集》是一套全面展示云冈石窟不同时期、不同洞窟、不同艺术风格与艺术特点的大型视觉档案。它首次以空前的规模,全景式展现了云冈石窟的文化特色与艺术精华,全面反映了云冈石窟的结构之美、造型之美、空间之美以及思想、哲学、文化之美,实现了学术性与艺术性的完美结合。

这项浩大的出版工程历时近7年,共20卷,用图12710张,收录造像59265身,编号洞窟45个。编纂过程中的新突破、新发现不胜枚举,如历史上首次全面披露窟前考古成果,并首次通过电脑模拟呈现了第20窟早已坍毁的西立佛等,极大带动了云冈石窟的学术研究。前19卷全景式展现石窟群的所有雕刻内容,第20卷汇总了历次考古发掘的成果,充分利用现代数字技术,七年磨一剑,力求做到更全面、更细致、更有学术水准,谓之“全集”,名副其实。《云冈石窟全集》的面世,填补了学术空白,将推动“云冈学”的飞跃式发展。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水印木刻曾盛极一时,今近成艺术绝学,制作需哪些基本要素流程?

今有网上购物“双十一”,古代人如何“买买买”?司马迁提到这些

三十多年前《芙蓉镇》引起轰动,再看李国香王秋赦,实在太讽刺

鲁迅其实是健身高手?在柔道界辈分非常高,水平如何多有文章记载

走进京城“吃喝博物馆”,这里存着北京人的记忆

在北京果脯博物馆,找到儿时甜蜜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