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服务消费

一家店三代人留住光阴,两次搬家,都有老顾客追着跟过来

2019-10-18 07:20 北京晚报 TF003

热爱可抵岁月长。一盏灯,一家小店,三代人守着一辈子的手艺。在北京甘露园,有一家修表的小店,祖孙三代传承至今。因为技术好,服务贴心,这家店在圈内有口皆碑。两次搬家,每次都有老顾客追着跟过来。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里,墙上贴满了各种荣誉证书和顾客寄来的感谢信,每一封都是故事。

这个闹钟来自于瑞士唯一一家生产闹钟的厂家,产量很少 胡铁湘摄

小店里,顾客拿来校调的座钟、闹钟在滴滴答答地响着。铺着玻璃的木柜台后面,就着一盏旧台灯,刘宪平老师傅头戴寸镜,仔细拆开一位老顾客送来修理的石英表。不少老人修理完手表仍不舍得离开,和刘宪平、袁亮母子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二三十年前的老钟表、北京城里的大事小情、甚至各种生活琐事,都可以成为他们的聊天内容。

不知道是行业影响还是性格如此,母子二人都脾气温和,见人带笑,即使是第一次上门的顾客也愿意和他们聊天。在这间盛满旧钟表的屋子里,时光似乎慢下了脚步,一进门就能感觉到主人的温暖。

我去的那天是个周六,早上刚开门就有两位老顾客上门。一位大爷还是从小庄骑自行车赶过来的。老人家不住地感叹,“三年前换电池50块钱现在还50块钱”,“追了这家小店近20年了,我相信这里”。另一位蒿大爷从这家店还在呼家楼旧址时就经常光顾,那时候是刘宪平和父亲刘品一坐在柜台后面,这么多年老店的人情味没变,大爷直说:“这样的店不多了。”

创立于上世纪80年代初的京时表店是北京第一批个体修表店。创始人刘品一修表技术一流,还是全国先进个体劳动者,修的表多到能用火车皮来装。到现在,刘宪平都说老父亲讲的修表技术不过时,卡子怎么处理,哪种表的齿轮要反着装,依然实用。

老父亲走后,刘宪平就成了小店的顶梁柱。与父亲一样,她也是“太喜欢表了”,从不轻易言说表“没救了”,“看见就想给救活了”。有时候是不计时间成本地修,比如保养一个小闹钟,收费80块钱,可能需要忙活两天。今年,刘宪平也已经62岁了,打从19岁与父亲一起坐在这柜台后边,她已经修了43年的表。她常说,自己这把年纪,就是“连玩带修”。在她手里,许久不转的家传怀表重新响起了滴答声,破碎的名表金壳恢复如初。更令她欣慰的是,儿子袁亮也喜欢修表,还跟着老师傅学了做件儿,好些老旧钟表都是靠重新做件儿给“救活” 的。当年追她父亲修表的老顾客现在都在手机微信群里“追着表匠儿子”。柜台一盏灯后,依然是两代人坐着在修表。

店铺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甘露园南里1区23号楼

刘师傅特意嘱咐老顾客,自己从甘露园小马路西侧搬到东侧了。

营业时间:

上午9:00至11:00。为了保证维修质量,京时表店只在上午开门营业,下午母子二人就回家专心修表。

维修及购买建议:

从设计上来说,钟和表都应该是百年寿命,但得保养。手表最好三四年保养一次,钟是五年左右保养一次。刘师傅表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国货钟表的“黄金年代”,机械座钟里的上海三五钟、火炬、烟台北极星、红梅等都是不错的牌子,手表里的7120十九钻、春雷十九钻、海鸥十九钻、孔雀二十钻等都很好,不比国际名表差。

(原标题: 一家店 三代人 留住光阴)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孙文文 文并摄

流程编辑 TF003

分享到

北京胡同深处的“古董”修表店,甚至还有大学生主动来“拜师”

小小修表店时代活化石 北晚记者再访京时表店

vivo S5正式发布 几何菱形ID惊艳亮相

“大产业 + 新主体 + 新平台”发展模式 云南大理宾川“宾果儿”全新品牌形象在北京发布

二手电商再战双11 转转平台GMV提前53分钟破亿

每日优鲜发布11.11战报:北京人最爱买买买 最快5分51秒货到手

唯品会Q3财报持续向好:连续28个季度保持盈利 活跃用户同比增长21%

蝉联双11衣物清洁品类top1,蓝月亮成为更多消费者的首选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