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胡耀邦曾称:要完整记录1949年,拍好三部电影就可以了

2019-10-17 09:28 北京晚报 TF008

1948年9月至1949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组织了举世闻名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同国民党军队进行战略决战,取得了彻底胜利。“三大战役”历时142天,共争取起义、投诚、接受和平改编与歼灭国民党正规军144个师,非正规军29个师,合计共154万余人,是真正彪炳史册的“大决战”,更是新中国成立的决胜一战。

作者 白杏珏


八一电影制片厂建厂30周年纪念照 杨振吉摄

对于许多未曾经历战争的普通人来说,“三大战役”更与一个名字息息相关,那便是“八一电影制片厂”。上世纪九十年代,由八一电影制片厂出品的电影《大决战》在全国范围内掀起热潮,这部战争史诗历时数年制作完成,为普通观众再现了“三大战役”的恢弘历史,也是一代人难忘的历史记忆。

“要完整记录1949年,拍好三部电影就可以了”

1952年8月1日,解放军电影制片厂正式建厂,1956年更名为八一电影制片厂(2018年进行改制,更名为“解放军文化艺术中心电影电视制作部”)。作为中国唯一的军事电影制片厂,新中国成立前的战争是八一厂最鲜活的素材,也是当时的观众最迫切想要看到的故事。因此,在建厂之后不久,八一厂就以《柳堡的故事》《英雄虎胆》《永不消逝的电波》《狼牙山五壮士》《林海雪原》《野火春风斗古城》《抓壮丁》《地雷战》《地道战》等一系列优秀影片,成为中国电影界当之无愧的标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随着思想的解放,电影艺术焕发新生,八一厂开始探索战争电影的创新,其中《晚钟》更是获得了西柏林电影节“银熊奖”。这一时期,也是八一厂辉煌的“大片时代”,其代表作就是《大决战》(《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这一鸿篇巨制奠定了八一厂在中国影史上的地位。

据八一电影制片厂原厂长萧穆回忆,之所以决定拍摄“三大战役”,是为了记录1949年这个伟大的转折点。1985年,时任党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就军事题材电影的创作提出:“1949年是中国历史上伟大转折的一年,是震撼世界的一年。这一年旧中国转变为新中国,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站了起来,开始转入建设自己国家的新历程。这一年本身就是非常富有戏剧性的。描写好这一年的历史,很有教育意义。”而后,他进一步指出,要完整记录这一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只要拍好三部电影就可以了--一部是八一厂刚完成的《风雨下钟山》,一部关于‘转战陕北’这一段历史,还有一部就是描写“三大战役”。他认为,“三大战役”应该一气呵成地写出来,只有把三大战役的内在联系写出来,才能充分地表现出毛主席高超的军事战略思想和他运筹帷幄的宏大气魄(萧穆《战争史诗<大决战>的创作和拍摄>》)。时任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的杨尚昆也非常支持拍摄“三大战役”,大力推进此项工作的进行。

历时数年打磨剧本 聂荣臻详解平津战役

接到指示后,八一电影制片厂很快组建了“三大战役”剧本组,投入到鸿篇巨制的筹备工作中。自1952年正式建厂起,隶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八一厂就承载着军事宣传的任务,不论是军事教育纪录片,还是军事题材故事片,八一厂的演职与幕后人员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然而,即便是对于“身经百战”的八一厂来说,全面还原“三大战役”的历史也是空前的挑战--仅就剧本写作这一环,就曾八易其稿,而参与剧本创作的成员除了八一厂的几位资深编剧外,还有今年刚获得茅盾文学奖的著名作家徐怀中。

据萧穆回忆,编剧们在前期准备时就阅读了五六千万字的文献资料,拜访了许多“三大战役”亲历者,考察了多处旧址,方才开始写作。剧本初步完成后,八一厂又举行了多次审稿会,邀请参与审稿的人员包括:曾为国民党高级军事将领的政协委员,曾在野战军工作并参加过三大战役的指挥员或艺术家,以及原在西柏坡总部工作和在北平地下党工作的老共产党员。正是千锤百炼,才最终形成了符合“三大战役”史实的剧本,奠定了《大决战》“文献性史诗性故事片”的基础。(萧穆《战争史诗<大决战>的创作和拍摄>》)

《大决战》剧照 杨振吉摄

1989年,《大决战》正式投入拍摄。开拍之际,总导演李俊还率杨光远、蔡继渭、韦廉三个分导演拜访聂荣臻元帅。作为平津战役总前委之一,聂荣臻元帅详细介绍了三大战役的一些情况,对平津战役讲得更为详细,包括争取傅作义、保护古都等历史细节。聂帅详细的讲解,《大决战》的拍摄起了很大的指导作用。(袁成亮《电影<大决战>诞生记》)

13万干部战士齐上阵 炸药使用量达160吨

就剧组的规模而言,《大决战》创造了史无前例的记录。仅八一厂就有800人参与了拍摄,影片中出场的历史人物达238人,其中主要演员50余人。据统计,共有来自解放军军区、有关院校、武警部队等单位的约13万干部战士参加了拍摄。全片拍摄地区涉及全国13个省市、自治区,北起黑龙江哈尔滨,南至浙江奉化,西至黄河河套,东至渤海之滨,参拍群众达15余万人次。(《北京晚报》2012年7月31日报道《八一电影制片厂诞生60年:红色经典陪伴几代人》)

据原八一厂摄影师杨振吉回忆,《大决战》一开始是以《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分成三个大组同时拍摄,后来因为进度问题,又分成了十个组展开工作。“当时我主要负责拍摄剧照的工作,全程跟着《大决战》剧组,十个组我都跑遍了。”杨振吉说,“这项重大工作,为八一厂培养了许多后进力量,后来部分参与《大决战》的摄影师还当了导演。对我自己来说,也是难忘的经历。”

在这样的战争巨制中,烟火道具是不可或缺的部分。据统计,为拍摄《大决战》,共动用了炸弹3500个、TNT炸药160吨、黑白烟幕70吨、血浆100公斤、军用装甲车20辆、真坦克50辆、可炸汽车100辆,空炮弹170多万发、真炮弹1万多发、假枪支6000支、刺刀6000把。“真枪实弹”的装备,造就了《大决战》逼真的场面效果。曾经亲临现场的杨振吉回忆,因为现场的炸点很多,爆破场面大,他经常发现自己的衣服、镜头上都是厚厚的尘土。

《大决战》剧照 杨振吉摄

情节真实,场面也必须逼真,这就需要幕后人员的保障。“有一次,拍摄一个战士滚雷区、为后续部队扫清道路的场面。这个场面怎么拍呢?就是烟火师把炸药布置好,精确计算时间,当演员刚滚到雷区旁边、还未进入时,烟火师控制炸药爆炸,这样就确保不会伤及人员。”说到这类场景时,杨振吉仍心有余悸,“虽然知道烟火师一定能做好,炸药也都精确控制了含量,但看着那个爆破的场景,还是会感到有些害怕。”

竭尽全力追求完美 领导人寄予高度评价

对于在现场的剧组成员来说,“枪炮纷飞”的场面早就是家常便饭了,他们最关注的,还是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烟火炸药的效果,拍出最好的画面。杨振吉作为随组摄影师,主要任务就是为《大决战》拍摄官方宣传照、积累一手影像资料,在拍摄现场捕捉每一个动人的瞬间。在长期的观察中,他发现机枪在发射空炮弹时,虽然不会有子弹射出,但在枪口会有一个漂亮的十字火花,非常能体现战争场面的质感。于是,他便让一位参与演出的战士演员打枪,自己蹲守在枪口的正前方,拍摄下了这个动人的画面。

《大决战》中的场景都力求真实,而变幻莫测的天气条件则造成了拍摄的困难。据杨振吉回忆,为拍摄《淮海战役》中一个下大雪的镜头,剧组派出一个小分队到哈尔滨等雪,一等就是两个月。此外,《大决战》中还有一个“冰河开冻”的经典镜头,也是剧组在黄河边苦候的成果:在陕北高原上,毛泽东举目四眺祖国的大好河山。随后镜头一转, 黄河冰凌开始颤动,一幅大地回春的壮美场景,正寓示着我方进入反攻的关键转折。

1991年,《大决战》三部六集拍摄完毕,经多位领导人审核后正式上映(《辽沈战役》《淮海战役》于1991年公映,《平津战役》于1992年公映)。国家主席江泽民在观看影片后,寄予了高度评价,认为其“规模宏伟”“很有气魄”,“既有深刻的思想内容,又有比较成功的艺术感染力,特定历史人物的分寸比较得当”,是相当成功的作品。邓先群曾向萧穆转述邓小平观看《大决战》后的评价:“片子拍得很好,还想再看,以后每年再看一遍。”(萧穆《战争史诗<大决战>的创作和拍摄>》)在全国各地公映后,《大决战》也获得了广大观众的好评,取得了优异的票房成绩。

在中国电影史上,《大决战》是一部永恒的战争史诗,以影像记录了新中国成立前夕的峥嵘岁月。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回顾《大决战》的诞生始末,再忆“三大战役”的伟大转折,正是对革命先烈的最好纪念。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北京晚报》忠实读者王晓棠 如何创造八一厂二次辉煌?

八一厂出品革命历史电影《古田会议》朱毛之争首次上大银幕

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 八一厂开拍《三军大会师》

90后眼中的“90后”夏湘平先生:年岁已高却不允许自己懈怠

工作无可挑剔众人羡慕,不知自己为何郁闷,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

吃酒时发生啥趣事?孩子害羞的牵起哥哥的手,爸爸却回头做起鬼脸

这群摄影人驱车摘柿子,一条毛巾被抢来抢去,众人争当“表情帝”

老人们爱好不同,组成遛鸟群广场舞群,他却加入了“换书群”

出校门三年后才进单位 在农场的这段时间他们经历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