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热点网摘

美国一户家中摄像头突然说话,播放粗俗音乐,拔电源改密码都没用

2019-09-30 07:54 北晚新视觉网综合 TF017

美国一对夫妇的Nest智能家居遭黑客入侵,家里摄像头突然开始和他们说话,恒温器达到90度以上。

这对夫妇害怕极了,但无论是拔电源还是改密码,都没有用。最后他们联系运营商改了网络ID才好。智能产品的安全令人堪忧!

网友评论

延伸阅读:

AI造反?大咖谈人工智能是否会作恶犯罪时这样说

一场抢劫案后,格雷的妻子丧生,自己也全身瘫痪。他接受了一个天才科学家的“升级”改造治疗——在他身体里植入了人工智能程序STEM,获得了超强的能力,从一个“残废”直接升级成为职业杀手。随着STEM的进化升级,步步紧逼格雷交出身体使用权和大脑意识控制权……

本年度关于人工智能和人类未来的最佳影片,不少人认为非《升级》莫属。而人工智能和人类抗衡的探讨,是科幻电影中的永恒话题,从《银翼杀手》到《机械姬》,再到今年的低成本电影《升级》,都映射出未来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威胁。

黑产超正规行业 恶意源于人类基因

AI造反,是科幻电影里太常见的桥段。问题在于,现实当中真正的AI好像也在一步步向我们走来。不少人抱有忧虑和不安,人工智能会“作恶”吗?

倾向于AI威胁论的人并不在少数。马斯克曾在推特上表示:“我们要非常小心人工智能,它可能比核武器更危险。”史蒂芬·霍金也说:“人工智能可能是一个‘真正的危险’。机器人可能会找到改进自己的办法,而这些改进并不总是会造福人类。”

“任何技术都是一把双刃剑,都有可能用于作恶,为什么人工智能作恶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在近日召开的2018中国计算机大会的分论坛上,哈尔滨工业大学长聘教授邬向前抛出了问题,人工智能研究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早在1942年,阿西莫夫就提出了机器人三定律。但问题在于,这些科幻书中美好的定律,执行时会遇到很大的问题。

“一台计算机里跑什么样的程序,取决于这个程序是谁写的。”360集团技术总裁、首席安全官谭晓生说,机器人的定律可靠与否,首先是由人定义的,然后由机器去存储、执行。

值得注意的是,“不作恶”已成科技行业的一个技术原则。那么,机器人作恶,恶意到底从何而来?

如今人工智能发展的如火如荼,最早拥抱AI的却是黑产群体,包括用AI的方法来突破验证码,去黑一些账户。谭晓生笑言:“2016年中国黑产的收入已超过一千亿,整个黑产比我们挣的钱还要多,它怎么会没有动机呢?”

“AI作恶的实质,是人类在作恶。”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平认为,AI不过是一个工具,如果有人拿着AI去作恶,那就应该制裁AI背后的人,比如AI的研发人员、控制者、拥有者或是使用者。当AI在出现损害人类、损害公共利益和市场规则的“恶”表现时,法律就要出来规制了。

目前,无人驾驶和机器人手术时引发的事故,以及大数据分析时的泛滥和失控时有耳闻。那么,人工智能会进化到人类不可控吗?届时AI作恶,人类还能招架的住吗?

任务驱动型AI 还犯不了“反人类罪”

值得关注的是,霍金在其最后的著作中向人类发出警告,“人工智能的短期影响取决于谁来控制它,长期影响则取决于它能否被控制。”言下之意,人工智能真正的风险不是恶意,而是能力。

“人工智能未来的发展会威胁到人类的生存,这不是杞人忧天,确实会有很大的风险,虽说不是一定会发生,但是有很大的概率会发生。”在谭晓生看来,人类不会被灭亡,不管人工智能如何进化,总会有漏洞,黑客们恰恰会在极端的情况下找到一种方法把这个系统完全摧毁。

对此,上海交通大学电子系特别研究员倪冰冰持乐观态度。“我们目前大部分的AI技术是任务驱动型,AI的功能输出、输入都是研究者、工程师事先规定好的。”倪冰冰解释说,绝大多数的AI技术远远不具备反人类的能力,至少目前不用担心。

张平表示,当AI发展到强人工智能阶段时,机器自动化的能力提高了,它能够自我学习、自我升级,会拥有很强大的功能。比如人的大脑和计算机无法比拟时,这样的强人工智能就会对我们构成威胁。

“人类给AI注入什么样的智慧和价值观至关重要,但若AI达到了人类无法控制的顶级作恶——‘反人类罪’,就要按照现行人类法律进行处理。”张平说,除了法律之外,还需有立即“处死”这类AI的机制,及时制止其对人类造成的更大伤害。“这要求在AI研发中必须考虑‘一键瘫痪’的技术处理,如果这样的技术预设做不到,这类AI就该停止投资与研发,像人类对待毒品般全球诛之。”

作恶案底渐增 预防机制要跟上

事实上,人们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人工智能作恶的事件早在前两年就初见端倪,比如职场偏见、政治操纵、种族歧视等。此前,德国也曾发生人工智能机器人把管理人员杀死在流水线的事件。

可以预见,AI作恶的案例会日渐增多,人类又该如何应对?

“如果我们把AI当作工具、产品,从法律上来说应该有一种预防的功能。科学家要从道德的约束、技术标准的角度来进行价值观的干预。”张平强调,研发人员不能给AI灌输错误的价值观。毕竟,对于技术的发展,从来都是先发展再有法律约束。

在倪冰冰看来,目前不管是AI算法还是技术,都是人类在进行操控,我们总归有一些很强的控制手段,控制AI在最高层次上不会对人产生一些负面影响。“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操控或者后门的话,那意味着不是AI在作恶,而是发明这个AI工具的人在作恶。”

凡是技术,就会有两面性。为什么我们会觉得人工智能的作恶让人更加恐惧?与会专家直言,是因为AI的不可控性,在黑箱的情况下,人对不可控东西的恐惧感更加强烈。

目前最火的领域——“深度学习”就是如此,行业者将其戏谑地称为“当代炼金术”,输入各类数据训练AI,“炼”出一堆我们也不知道为啥会成这样的玩意儿。人类能信任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决策对象吗?

显然,技术开发的边界有必要明晰,比尔·盖茨也表示担忧。他认为,现阶段人类除了要进一步发展AI技术,同时也应该开始处理AI造成的风险。然而,“这些人中的大多数都没有研究AI风险,只是在不断加速AI发展。”

业界专家呼吁,我们必须清楚地知道人工智能会做出什么样的决策,对人工智能的应用范围和应用结果的预期,一定要有约束。

AI会不会进化,未来可能会形成一个AI社会吗?“AI也许会为了争取资源来消灭人类,这完全有可能,所以我们还是要重视AI作恶的程度和风险。”现场一位嘉宾建议,我们现在要根据人工智能的不同阶段,比如弱智能、强智能和超智能,明确哪些人工智能应该研究,哪些应该谨慎研究,而哪些又是绝对不能研究的。

如何防范AI在极速前进的道路上跑偏?“要从技术、法律、道德、自律等多方面预防。”张平说,AI研发首先考虑道德约束,在人类不可预见其后果的情况下,研发应当慎重。同时,还需从法律上进行规制,比如联合建立国际秩序,就像原子弹一样,不能任其无限制地发展。

 

来源:综合环球时报、网友评论、科技日报

流程编辑:TF017

分享到

43斤吴花燕救助申请表系弟弟代签?人民网:善款岂能是笔糊涂账

世界最矮的人去世:身高67厘米,享年27岁,饱受疾病折磨

月入3万女白领偷衣服被抓大哭:我能不能把它买下来,贵几倍都成

闭馆日女网友开车进故宫“撒欢儿”,故宫道歉并承诺加强管理

厦门一拆迁户怕耽误儿子前程,竟主动感染艾滋轻生!结局意想不到

不止一例?人民日报评开车进故宫:规则面前没有“撒欢儿”的特权

SARS没有消失过?关于武汉病毒性肺炎,这5大谣言千万别信!

输得惨!北控队客场全场落后,全面被动,三连胜就此终结

掌上高铁荣获"年度智慧服务奖",将以科技助力2020年春运

澳大利亚水火两重天,一边洪灾一边山火,当地人曾因下雨而狂喜

友谊医院“智慧护理”:来院就诊机器人“带路”,出院随访蜡笔小新来电

专为高中生打造的人工智能教材今年出版,由图灵奖得主姚期智领衔编写

今年起东城将建5至10所“未来学校”,探索人工智能与教育融合

人工智能挑战日本“高考”题 满分200分得了185分

小学就玩编程!清华“90”后博士创业一年,公司已融资近亿元

2019北京智源大会开幕 百余位中外顶尖专家谋划人工智能发展

中关村科学城发布两项人工智能专项政策,AI项目最高支持3000万

中关村布局人工智能!关键技术源头创新,涉及11个子方向!

清华大学网红自行车“成精”,“类脑芯片”正向人脑逼近

临睡前上了个厕所,男子因用力排便当场猝死!还有人曾因此失忆

恶心!女子火锅店吃冰粉吃出大量泡泡,服务员:后厨加错洗洁精

外国一男子新婚后警察来访,男子错愕:啥?我的妻子竟是男的?

谁来接任国民党主席?党内出现提议郭台铭参选呼声,还这么提议

世界最矮的人去世:身高67厘米,享年27岁,饱受疾病折磨

从日本飞往上海的一架波音787客机,起飞滑行时驾驶舱玻璃开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