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历史

入住香山,中共中央在这完成进京“赶考”的首份答卷,毛泽东这样说

2019-09-17 16:29 北京日报 TF017

1949年3月23日上午,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五位书记,告别了居住将近一年的西柏坡,前往北平。临行前,毛泽东信心十足地说:“今天是进京赶考的日子。我们一定要考个好成绩,决不当李自成。”

香山是党中央和毛泽东进京最早居住和办公的地方,是党中央在人民解放战争走向全国胜利这个重大历史转折时期的指挥部。中共中央在香山的日子虽然只有短短半年,但在这里,毛泽东和党中央发出向全国进军的命令,指挥百万雄师过大江;积极推动国共和谈,广泛会见民主党派人士和社会各界代表,精心筹备召开新政协……

“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毛泽东在率中共中央进京“赶考”前夕,曾如此豪迈地向全党宣示!可以说,中国共产党人“建设一个新世界”的序幕是在香山时期正式拉开的。

毛泽东在香山双清别墅阅读刊有“南京解放”消息的报纸。

选址香山

1949年1月中旬,北平围城已近两个月,北平和平解放是大势所趋,中共中央开始考虑选定首都的问题。经过反复权衡,“定都北京”是最佳选择。1月19日,中央直属机关供给部副部长范离等人奉命离开西柏坡,前往北平西郊,为中共中央迁平选择合适的驻地。

当时,全国革命形势发展迅猛,中共中央迅速从农村进入城市是大势所趋。然而,我党长期在农村奋斗,既不习惯城市生活,也缺乏城市管理的经验,需要有一个熟悉的过程。因此,中央决定在正式迁入北平前,先找一个过渡性的临时驻地。经过细致调查,范离认为香山是上佳之选。香山位于北平西郊,距城区20多公里,既方便联系又相对独立、便于保卫。一方面,当时解放军正准备渡江南下,国民党的飞机随时有可能来轰炸,香山地区山高林密,很利于防空。另一方面,北平解放不久,城里傅作义的军事机关还没有撤完,北平一时没有足够的房屋提供给中央办公。上世纪20年代,熊希龄在香山静宜园内建了香山慈幼院,借此可以腾出3000多间房子,一揽子解决中央办公用房的问题。

2月初,主持中央社会部工作的李克农、北平市警备司令部程子华等人再一次勘察香山后,当即确定香山为中共中央、解放军总部的驻地,对外称“劳动大学”(简称劳大)。

迁平一路

3月21日,迎接中央迁平会议在北京饭店召开,以叶剑英为首,包括聂荣臻、程子华、刘亚楼、李克农在内的5人“迎接中央迁平组织委员会”成立。中央从西柏坡到香山一路上的警卫、对空警戒、阅兵及城市庆祝活动都是组委会要讨论的问题。

经讨论,组委会设计了一条最佳路线:乘汽车从西柏坡出发,途经灵寿、正定、唐县、保定、徐水、定兴到涿州,在涿州换乘专列前往北平。从唐县到涿州的保卫工作由华北军区负责;涿县到长辛店,由四野第42军负责;长辛店至西直门,由四野41军负责;西直门至香山,由李克农负责;对空警戒方面则由刘亚楼负责。即使筹划得如此周密,路上还是出了岔子。

3月23日上午11时,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分乘11辆小汽车、10辆大卡车离开了西柏坡,沿着山间公路一路向东北方向行驶。毛主席的车走在队伍最前面,其余警卫人员紧随其后。车过郭苏镇不久,警卫员武象廷发现其他中央首长的车都没有跟上来,于是他让司机加大油门赶上主席的车报信儿。大家正在纳闷时,一位同志前来报告:“陆定一同志乘坐的小吉普车掉到坑里去了。”听到这个意外的消息后,毛主席马上下车详细询问,“伤着人没有?”并且派几个警卫员原路返回,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警卫人员赶到现场时,同志们已经把陆定一同志乘坐的小吉普抬出了坑,幸亏他和他的妻儿都没有受伤。原来,中共中央连日搬运东西,这条简陋的乡间小路被十轮大卡车压得坑坑洼洼、崎岖不平。小轿车压在这些大坑上,一不小心就有翻车的危险。

原计划,大部队从西柏坡出发后用一天时间赶到保定,但是由于山路颠簸难走,车开不快,再加上陆定一乘的车出了事故,耽误了行军时间,第一天大家只好在唐县附近的淑闾村过夜。

3月24日傍晚,中共中央的车队才抵达涿州;25日凌晨2时,大家马不停蹄地换乘火车,清晨6时终于抵达了北平清华园火车站。

毛主席与在车站等候多时的林彪、罗荣桓、聂荣臻、李克农等同志一一握手。大家轻轻松了一口气,中共中央顺利地从西柏坡迁入北平。

入住双清别墅

香山静宜园中,有两股清泉从山石中潺潺流下,清乾隆皇帝有感于清泉美景,在石壁上题了“双清”二字。上世纪20年代,慈善家熊希龄创办香山慈幼院时,在这里修建了一栋漂亮的别墅——双清别墅。双清别墅院内苍松翠竹,泉水清澈见底,池边有一座六角凉亭,凉亭北边是两排坐北朝南的平房。中共中央入驻香山后,毛泽东在这里工作和居住了半年。

从双清别墅西侧门往北有一条小路通向来青轩,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同志便居住在这里。刘少奇家住东房,朱德和任弼时住北房。从任弼时的住所往西向上走数步,便是周恩来的住所。

从西柏坡出发前,毛泽东曾告诫身边的警卫员:“我们进城后还要建立新中国政府,很多人要在政府里当官。不管当多么大的官,做什么样的工作,都是为人民服务,都是革命工作,都需要努力奋斗。可不要以为进城了,当官了,就不求上进了,不愿再过艰苦的生活了。那样,就和李自成差不多了。”

抵达双清别墅后,毛泽东发现工作人员为他准备了一张弹簧床,不高兴地说:“为什么要给我买这样好的床?这床比木板床得多花多少钱?为什么昨天能睡木板床,今天就不能睡了……把它给我换掉。”毛泽东宁可不睡觉也绝不睡这个弹簧床。没办法,管理科的同志只好让木匠现为主席做了一张木板床,后来这张床直接搬进了中南海。

从西柏坡出发时,毛泽东曾经诙谐而意味深长地对周恩来说,今天是进京赶考的日子。我们一定要考个好成绩,决不当李自成。

在双清别墅和来青轩,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一起指挥了渡江战役,会见了各民主党派的代表人物和爱国人士,筹备了新政协,谋划建立了新中国,完成了扭转中国命运、决定中国前途的重大事件。中共中央在香山完成了进京“赶考”的首份答卷,绘就了新中国的宏图伟业。

 劳动大学

1949年2月,当中共中央确定将香山作为临时驻地后,李克农便带领工作人员到北平打前站。为了保密,中共中央对外宣称“劳动大学”。“劳大”筹备处,由赖祖烈主持,负责办理交涉、备置用具等事宜;“劳大”收发处,由社会部的王范主持,负责调查社会情况,布置警卫,办理驻地介绍等事宜;“劳大”招待处,由边纪忠、田畴主持,负责香山驻地房屋的修理、布置、租借、建设等工作。

3月25日,中共中央进入北平的消息,通过新华社对外发布,成为一大新闻,全世界都知道了。由于北平和平解放,反动势力的残余力量尚未消灭,城里潜伏着许多特务。因此,毛泽东在北平的驻地成了机密。

“劳动大学”这个名字一听就是个学校,与中央首脑机关风马牛不相及,再加上又是“讲劳动”的大学,特务们不会想到毛泽东竟然住在这里。然而,这个代号却吸引了不少青年学生前来“投考”。

原来,军管会进城后,解放区的大学纷纷在北平招生。北平的报纸上经常会登出招生启事。北平的青年学生掀起了一股报考热,可是由于报名踊跃,往往招生启事刚一公布,名额就被一抢而空。

“劳动大学”虽然没有公开招生,但是一些年轻人听说香山有个“劳动大学”,纷纷打着小红旗,走上几十里路,前来投考。“劳动大学”作为中央机关自然不让他们进。有一次,几个女学生不甘心,竟然找到了香山派出所。

香山派出所把情况报告上去,杨尚昆说:“叫赖祖烈他们耐心劝解一下,说‘劳动大学’不对外招生,是我们内部办的一个劳动组织。”

几个女学生不满意地说:“那为什么叫大学?叫大学就应该招生。”工作人员只好说:“叫大学只是一种称号,不叫大学属于招生性质的也可以招学生,叫大学不属于招生性质的也没有办法招学生。”女学生们不甘心白跑了几十里路,跟工作人员磨了老半天,可是站岗的战士硬是不让她们上香山。上不了香山,也找不到“劳动大学校部”,女学生们只好悻悻地回去了。不过,此后仍有人投书《人民日报》,要求去上“劳动大学”。《人民日报》把来信转到“劳动大学”,一时间成为笑谈。中央办公厅的同志笑言:“劳动大学的代号起得太绝,太棒了!”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 黄加佳  

流程编辑:TF017

分享到

毛泽东的这段开幕词鼓掌多达41次,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时间紧任务重,开国大典时天安门观礼台竟由木架子撑起

开国大典阅兵地点为何选在天安门? 反复论证后周恩来意见被采纳

刚刚解放的北平城百姓欢天喜地,公安局与潜伏特务间暗战仍未结束

彭真拍板清淤中南海大变样,毛泽东入驻理政,中国进入新时代

中共中央进入北平后的第一件事是西苑机场阅兵,这是开国典礼的重要序曲

北平解放之初,叶剑英对许多难题都有预案,只有这个“敌人”例外

“两急两缓”方针,能否接管北平的文物,故宫是成败的关键

一场没有硝烟的经济战争,在北平和平解放后打响

解放军入城当晚,接管干部在办公室搭了个地铺睡觉,叶剑英提了这些要求

北平解放后,这个地图上都没有的泊镇,竟成了迎接解放的起点

元大都南城墙竟为这座寺院拐了个弯,城墙外的护城河也是弯曲的

七十多年前的老北京耍猴颇受欢迎,听到敲锣声欢闹声,就是他们来了

这里是最早的“中国”,跨越夏商两个朝代,文化先于遗址被发现

白云观外甘雨桥建于何时?一张碑文拓片为解开了谜团提供了线索

历史的“活化石”,细数明清时北京的仓与库,如今多数仅留在地名中

新中国成立前夕,为了争取他担任副总理,周恩来两次登门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