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历史

一场没有硝烟的经济战争,在北平和平解放后打响

2019-09-17 16:15 北京日报 TF003

刚刚进入北平城的人民政府,当务之急就是收拾国民党留下的经济烂摊子。

在人民政府的组织下,大批粮食运进北平市内,供应市民的生活需要。

多年内战加之国民党在北平施行的混乱的经济政策,让北平城社会经济濒临破产,粮油、煤炭、蔬菜等等人民生活必需品严重短缺,工厂停工、商业萧条,国民政府滥发的金圆券,让北平市场物价飞涨……

一场没有硝烟的经济战争,在北平和平解放后打响。

稳定民生

支援北平

当解放军将北平城团团围住的时候,傅作义最初并没有放弃抵抗。“围城”中的北平市民生活,一时陷入困顿。

一直以来,北平城的新鲜蔬菜有赖于每天从郊外运输进城,如果这个通道因战事被封闭,城内的粮食和蔬菜很快就会完全断绝。包围北平的东北野战军在围城之前就收到了上级下达的精神:围城的第一个出发点,就是“保护”。于是攻守双方达成了某种默契,每天早晨太阳升起,打开北平北城的东大门——朝阳门,在城内的瓮城开辟一个菜市。

围城解放军还给北平的水电燃料留了出路。过去煤炭都是由驼队从门头沟煤矿运进城里,封城后,解放军照旧给驼队放行。但是,因北平局势紧张,许多从事运输生意的驼队商人都不敢再做生意,所以城里的煤炭还是不够用。

事实上,围城之时,中共中央已经在为解放后的北平到处筹集粮、油、煤等物资了。

据进城后第二任工商管理局长彭城回忆,1948年12月下旬,他和另外三个同事去张家口筹运粮食。由良乡到三家店途中与时任北平军管会主任的叶剑英同乘一辆吉普车。

当时,叶剑英对彭城说:“彭城同志,你转告你们的同志,要重温一下《甲申三百年祭》,告诫大家头脑要清醒,我们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你们见到张苏同志(时任察哈尔省民主政府主席)后,转达彭真同志和我的意见,请他们支持我们一些粮油,北平人民生活已十分困难。”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在入城前,从冀中、察哈尔、门头沟等地向北平城调入3000万斤粮食、160万斤食油、7万吨煤炭,这些物资随着解放军一同进城,用以解决200万人口的生活需要,一下缓解了北平粮油煤的“燃眉之急”。

据不完全的统计,至1949年7月底,中共中央向北平市场调拨供应粮食共达13790万斤,棉布14万匹,棉纱11万件。

那个春天里,由于各方的支援,北平的粮煤危机随着解放军的进城得到缓解。

“四行两局一库”

1949年2月8日,19岁的艾志坚坐着“闷罐车”第一次来到北平。

北平和平解放的第二天,2月1日,北平市军管会金融处兑换组工作人员从良乡整队入城。作为“北平军管会金融处”的接收人员,因为要清理在良乡的接管大部队留下的东西,艾志坚和其他几位同志最后一批进城。

“进城以后,金融系统的接收工作摆在重要的位置,银行不开门,货币不流通,整个北平的经济都无法复苏,直接影响老百姓的衣食住行。”艾志坚说。

在东交民巷原中央信托局的大会议室里,艾志坚领到了两个布制的章:一个是上面写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北平军管会”的臂章,另一个是“北平军管会金融处”的胸章。她告诉记者,当时金融处的工作,是由叶剑英亲自负责的,可见新生的北平人民政府对金融工作的重视程度。

早在围城时,彭真、叶剑英就提出,入城以后,一面抓接管工作,一面要做好物资供应、恢复生产和整顿金融的工作。

北平的主要金融机构是原中央银行、中国银行、农民银行、交通银行、中央信托局、中央邮汇局、中央合作金库,称为“四行两局一库”,除此以外,还有一些私人银行。

很长一段时间里,北平流通的货币是法币和关金券。关金券是当时为征收关税发行的一种票证,每1关金面额抵法币25元。关金券本不是货币,但后来发行过多,就和法币同时流通。从1937年抗战开始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法币贬值达2.5亿倍。而到了1948年,法币几乎走到了崩溃的边缘。于是,国民党政府公告,自1948年8月19日起实行金圆券币制,以金圆券1元收兑法币300万元,法币、关金一律作废,由中央银行组织回收。

当时在国民党中央银行做“库丁”的王文椿曾撰文回忆,当时,换金圆券的布告就贴在西交民巷国民党中央银行门口,军警宪联合纠察队持枪日夜站岗。北平城里一时人心大乱,物价一日数涨。

国民党中央银行在当时以这种方式收兑了黄金1.8万两,白银80余万两,银元400多万枚。国民党眼看着大势已去,这些从老百姓身上盘剥的真金白银,即刻就被运走了。

整个北平,人民银行接收中央、中国、农民、交通四行分行和中央信托局、中央合作金库及河北、绥远两省银行时,总共只有赤金410两库存。

北平刚解放时,各大银行的工作人员受到国民党宣传的误导,对共产党和解放军十分害怕,所有的银行都关了大门,工作人员全都躲在家里。对于这些银行的员工,军管会采取“愿留者欢迎,愿去者欢送”的政策,大部分国民党银行的旧职员最终都选择了留下来继续工作。

从1949年2月初到3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分行成立之前,军管会金融处完成了11个行局,43个金融单位的接管工作。

从金圆券到人民币

北平解放之时,老百姓手里的金圆券实际上已形同废币。

1948年12月1日,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成立中国人民银行,同日开始发行统一的人民币。

1948年12月中下旬,北平市军管会金融处研究制定了人民币进入北平的实施方案,并于1948年12月25日拟定了《人民币兑换工作计划》。该《计划》严谨周密,明确了北平人民币兑换工作分两个阶段进行。

第一阶段是在北平城解放前,首先肃清市郊周围的金圆券,收兑当时在市郊流行的东北券、长城券、冀热辽边币,为市内货币工作打基础。1949年一月初,第一阶段任务基本完成。至此,人民币已形成了对北平城的包围。

第二阶段是在入城初期,集中力量进行肃清金圆券的工作。

与此同时,金圆券兑换成人民币的工作在全市火速展开。

1949年2月2日,军管会发布一号命令,宣布以人民币为本位币,并规定作价、记账一律以人民币为单位,北平市民须到人民银行各兑换点,将金圆券兑换成人民币。

为了最大程度维护北平普通市民的利益,兑换办法是对工人、职工、劳动者、平民按优待比价1∶3兑换,限每人兑500元,其他人按1∶5兑换。期限从1949年2月2日到22日止,在此期间,避免市场停滞,暂准金圆券最后再流通20天。

为了尽快完成收兑工作,人民政府进行紧急动员,以接管队伍和北平地下党为核心,发动了5000余人参加了收兑工作,北平所有银行、钱庄都参加了此工作,全市共设立了13个分库,247个兑换点。

艾志坚记得,作为接管队伍的一员,她每天要步行跑好几个兑换点,了解当日和前日的兑换情况,即每个兑换点收回了多少金圆券,又发放了多少人民币。

在兑换点,老百姓第一次接触到人民政府金融系统的工作人员,他们一边给老百姓做人民币的宣传工作,一边为他们兑换新货币,“兑换工作中我们的同志态度都很和蔼,这也进一步拉近了和北平老百姓的距离,打消了他们心里的顾虑。”艾志坚说。

2月22日,兑换如期完成。根据当时的统计数字,人民银行共兑进金圆券83174万元,兑出人民币19841万元。

王文椿和另外24位中央银行的青壮年库丁也全程参与了收兑工作。他和接管人员在中央银行的大厅中,一同整理各行、钱庄集中交来的金圆券,装入麻袋中,再装上军车,由解放军持卡宾枪押运至石家庄,转投入敌区以换取物资。

1949年2月28日,北平市军管会张贴出《关于禁止银元在北平市流通和买卖的布告》,金圆券被宣告为非法货币。自此之后,人民币成为北平市唯一合法流通的货币。

收兑和接管工作完成后,银行的留用人员被重新分配上岗,接收人员也都分别被分配到各个银行的重要岗位。3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分行成立,北平市的银行基本恢复了正常工作,人民币也在北平顺利流通起来。

北平和平解放后到开国大典之前,北平市政府在中央的领导下,这场为期数月的北平经济仗,获得了圆满的成功,也为全国解放中大城市金融接管工作提供了重要的经验。

商业复苏

1949年4月18至25日,平汉线粮价高,来源不畅,导致北平粮食外流。此时,一些私营粮商借机哄抬粮价,北平粮食涨价风持续了8天。

刚刚成立不久的北平市粮食公司立即往北平市场抛售了1700万斤粮食,这次北平物价大波动才逐渐平息下来。

事实上,从1949年4月起到12月间,北平市场上共出现了4次物价大波动。在这4次物价大波动中,市工商局颁布了《取缔非法商业行为暂行办法》《粮食交易所交易管理暂行规则》等项法令,严厉地打击不法分子。

北平市比较大的一次物价波动发生在1949年10月。

当时,为防止察哈尔北部鼠疫蔓延,人民政府在10月27日暂时切断了京绥路交通,西北粮食运不进北京了。于是,部分粮商开始乘机哄抬粮价,造成市场混乱和全市人心不安。

11月13日,市政府决定在全市普设粮食零售点,直接向市民供应粮食。同日,公安局出手依法逮捕了16户哄抬粮价的粮商,他们囤积的251000斤面粉和216000斤粗粮,全部在市场平价销售,这一次粮价波动才告平息。

北平的无照摊贩问题,也是导致解放初期北平市场混乱的重要原因。

5月17日,工商局向北平市政府报送《无照摊贩处理办法》(草案),6月7日经市政府批准予以公布执行。

5月23日,市委邀集各区摊贩代表115人举行座谈会。经过整顿,全市摊贩50027户,大部分被集中安置在15个市场,小部分根据营业性质安置在街巷,并由工商局发放了临时登记证。

根据彭城的回忆,整顿开始时,市政府曾提出“整顿市容”的口号。摊贩们一度十分反感,对工商局的有关同志说,共产党不是为人民服务吗?我肚子里还没有内容呢,你们倒要整顿市容!

“我们的干部不停地给他们做解释工作,告诉大家,整顿摊贩是为了让大家更好地工作和生活。市工商局领导确定的整顿原则是变分散为集中,变流动为固定,安置现有的摊贩,不再继续发展。”彭城后来回忆说。

在市场建立初期,政府工作人员还帮助这些摊贩们作宣传,招徕顾客,巩固市场,为了方便管理,全市共设立了17个摊贩市场管理处。

两个月的集中整治,让北平的市场面貌焕然一新。

恢复生产

石景山钢铁厂恢复生产。

在成为新中国的首都之前,北平历来是一座消费型城市,特别是民国期间,北平失去了首都的地位,大量资源南迁,更让北平的主导产业摇摆不定。

北平的经济产业主要集中于关乎民生的生产制造和工商业。产业不稳,则民生不稳。刚解放时,全市私营工商业大部分陷于停顿状态,有近四分之一的工厂停工,很多民族资本家对共产党心存疑惧,北平解放后,他们仍不愿恢复生产,有的已开始收缩业务,转移资本,设法裁减工人。

1949年3月26日,北平市工商局局长程宏毅召开工业界人士座谈会,听取在恢复生产中存在的问题和反映。

4月3日,市工商局又召集129个同业公会,私营工商业者250余人开会,程宏毅向大家阐明了人民政府的商业政策:凡有利于国计民生,遵守政府政策的均可自由经营发展。

不久后,中共北平市委召集私营工业资本家座谈,市长叶剑英主持会议,市委书记彭真就劳资关系、原料、销路、资金、税收等问题做了阐明。

一次一次的座谈和阐述,逐渐消除了北平资本家对新政权的大部分顾虑,北平的绝大多数工厂、商店陆续恢复了正常的运转。

1949年9月27日,北平正式改名为北京,成为新中国的首都。此时的北京已不再是刚解放时一片萧条的模样了。这座古都焕发着勃勃生机,迎接着它新的使命,新的未来。文字 米艾尼

1949年大事记

2月1日

北平市军管会物资接管委员会贸易供应处接管国民党市属工商机构,管理全市商品供应工作。

2月2日

北平市军管会发布《伪金圆券兑换办法》,宣布以人民币为本位币,北平市民可到人民银行各兑换点,将金圆券兑换成人民币。

2月26日

北平市政府拨出75000公斤粮食救济市内贫民。

2月28日

北平市军管会发布《禁止银元在北平市流通和买卖》的布告。

3月15日

中国人民银行北平分行正式成立。

5月23日

彭真、叶剑英邀集摊贩代表,就摊贩管理、发展工商业、维护交通秩序等问题进行座谈。

7月1日

石景山钢铁厂全面恢复生产。

来源 北京日报

流程编辑 TF003

分享到

毛泽东的这段开幕词鼓掌多达41次,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时间紧任务重,开国大典时天安门观礼台竟由木架子撑起

开国大典阅兵地点为何选在天安门? 反复论证后周恩来意见被采纳

刚刚解放的北平城百姓欢天喜地,公安局与潜伏特务间暗战仍未结束

彭真拍板清淤中南海大变样,毛泽东入驻理政,中国进入新时代

中共中央进入北平后的第一件事是西苑机场阅兵,这是开国典礼的重要序曲

入住香山,中共中央在这完成进京“赶考”的首份答卷,毛泽东这样说

北平解放之初,叶剑英对许多难题都有预案,只有这个“敌人”例外

“两急两缓”方针,能否接管北平的文物,故宫是成败的关键

解放军入城当晚,接管干部在办公室搭了个地铺睡觉,叶剑英提了这些要求

北平解放后,这个地图上都没有的泊镇,竟成了迎接解放的起点

康熙声称自己是刘备转世,600年前,官府百姓都“迷恋”关帝庙

古北口曾称为“铁门关”,见证王朝更迭,纪录日军暴行

《紫禁城的黄昏》:庄士敦和高伯雨笔下的近代中国

立冬来了,老北京人除了饺子,还要吃哪些?

明天立冬!老北京冬天最好这口儿,看完哈喇子都掉地上了

故宫“御猫”与明清帝王,明代有位皇帝竟然成了“猫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