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调查

文创日历品牌不少新意不多,2010年《故宫日历》身价翻30倍

2019-09-04 14:37 北京晚报 TF008

中秋未至,《故宫日历》《单向历》等2020年文创日历已经频频亮相。同时,2020年少儿版、精装版、功能版日历也是花样翻新、层出不穷。

然而,记者观察发现,虽然文创日历市场不断推陈出新,但市场到底有多大?是否出现饱和?至今没人说得清。文物部门、文投部门等均表示,未曾做过相关统计。

文创日历知“多少”

打文创牌的不少,有新意的不多

自从11年前,一本《故宫日历》红遍大江南北,文创日历带火了几乎退出人们生活的日历市场。一时间,各式各样的文创日历涌现,发售时间也年年往前赶。

不过,细看市场上的文创日历会发现,百分之八九十的日历种类来来回回只有几款。每天一图类,或是各地旅游大片,或是不同萌物,或是动物,或是植物。每天一句类,或是金句,或是格言,或是“鸡汤”。每天一图一文类,或是一件文物配几句说明,或是一张剧照配一句经典电影台词等。还有一类走的是古风类,二十四节气、古诗、宋词统统集齐。

市民张女士一度是文创日历的忠实消费者,但是今年的购买热度明显下降。她对记者说:“前些年,今年买一本唐诗日历,明年一本宋词日历,后年一本介绍动物的日历,感觉都不太一样,摆在桌子上有点新意。但是,买了一轮下来,就发现没什么可买的了。”

不仅内容雷同,形式也是大同小异。大部分日历都可归纳为“日抛型”和“月抛型”,总之定时让人们听到“刺啦”一声,感受一下时光的流逝。

“这几年总会选择买本文创日历送给孩子当新年礼物,最初孩子挺高兴的,每天会主动跟我分享当日日历的内容。可是,今年孩子早早地就开始嘱咐我不要再送了。”郭先生的孩子今年上小学,他说,“连小学生都看腻了,确实意思不大。我身边买文创日历的人也正在变少。”

蹭热度的不少,本家勤奋的不多

《故宫日历》火了,宫廷风就一窝蜂地刮起来了,《朕的一天》《本宫的一生》等纷纷出炉。市民刘女士去年曾经凑热闹地买过一本类似“宫廷日历”,如今2019年还未过完已经被束之高阁。“看着名字挺有意思,就想尝个鲜儿,但是整本日历就是反反复复印了几句俏皮话,比如‘如朕亲临’‘朕独宠你一人’‘朕已阅’等,翻一遍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当然,也有些蹭热度的文创日历走了心。去年,一本虽然不是天坛公园出品的日历,却打出了“可以撕出天坛”的噱头而走红。这本日历是典型的“日抛型”,与众不同的是每天撕下的日历不再是方方正正的统一规格。随着时间一天天流逝,撕缝处会逐渐显露出一座高约5厘米、直径4厘米的袖珍“祈年殿”。

遗憾的是,一些手握大把珍贵文创资源的单位却有些“偷懒”,或者只是简单地推出一些“图配文”的日历。其中,博物馆尤为如此。一般情况下,博物馆推出的日历都是“博物馆名字+日历”的模式。

出文创日历的不少,做成“老字号”的不多

文创日历年年发售的不在少数,然而真正让人记住的“老字号”却没几个。记者随机询问了50位市民,年龄从15岁至50岁不等,《故宫日历》是惟一一本几乎人人叫得出的文创日历。

“每年,我们都会创新。”前几天,2020年《故宫日历》发布现场,《故宫日历》主编陈丽华介绍,除了第一个月延续往年生肖风格,依然选取与生肖鼠有关的文物每日展示外,此后各月将笔墨留给了宏大威严的紫禁城。

于是,如何将占地112万平方米的重重宫阙“装”入宽约10.8厘米、长约17.7厘米、厚约3.8厘米的2020年《故宫日历》,成了新噱头。故宫出版社通过微信公众号的“揭秘”帖阅读量突破10万+。

品牌效应还显现在网友留言中。“每年都买,强烈建议推出一个摆架”“还想要故宫猫的日历”“毫不犹豫地买了!毫无抵抗力”市民孙女士已经收到了2020年版《故宫日历》,她说:“每年都会买,虽然形式没有太大变化,但是11年了每一天都不重样。翻看明年的日历,就跟广告里说的一样,‘一年365天,每天都是一段纸上故宫之旅’。”

陈丽华介绍,2020年版在设计过程中也颇费心思。以东西六宫为例,建筑看上去大同小异,但每座宫殿里发生过的故事都不同。所以,最终日历将焦点放在建筑里的人和事,每一页选取的图片、内容,不是简单地介绍建筑本身,更重要的是兼顾历史、知识和趣味。

“如此用心的,绝对是少数。”一位文创领域的从业人员直言,这些年很多博物馆、美术馆都推出了自己的日历,还有一些拍卖公司也会推出日历,有些是公开销售,有些则是作为礼品互赠。“做日历的真不少,但真正当成品牌经营的却不多,有些其实就是凑热闹的心态,别人有我也得有,但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都没有花费太多心思。”

文创日历“新”解

“老黄历”比新日历价更高

其实,文创日历不仅具有日历的功能性,而且还因为其独特的文化附加值而具有收藏性。一些文创日历甚至越老越值钱。

以《故宫日历》为例。故宫博物院出版旗舰店销售的2020年版目前打折后售价为59元包邮,首发还赠送故宫特色手账本。而2019年版的售价是96元,无赠品不打折。几乎用不上的老款比新款贵,买家评论还多是“日历很精致,值得收藏”“收藏品,很好”等。

一位《故宫日历》收藏者介绍,2010年版的曾经被炒到了2000元左右,身价翻了30倍。“这一年是《故宫日历》复活年,被复刻后的首版印量不到2万册,所以奇货可居,价格就被推高了。”故宫也透露,计划明年推出12本一套的回顾装,满足收藏者的需求。

功能性文创日历市场热度高

与普通文创日历相比,带有功能性的文创日历明显热度更高。

倒计时日历算是其中一类。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高考这一年》是一本倒计时日历,这本日历每天会预留出计划表区域和总结区域,每个月结束还有月总结和下月学习计划的专区。同时,每日金句也都是专为学生们加油的励志语。还有一款高考日历,每日金句改为了“作文素材+作文真题”,同时一些节日还会刊登作文范文。

减肥打卡日历也颇受欢迎。一家淘宝店卖家表示,每个月大约能销售一两百张。他家销售的减肥日历每日会列出三餐、喝水、体重、步数等空格待填。在留言区,有买家直言,“一张纸,13元。有点小贵,但希望能起到监督作用。”

文创日历补“注”

文创日历带火了一度颓败的日历市场。然而,无序发展的问题日益凸显。一位文创从业人员说,目前文创日历的生产者很多,但“监管”者却几乎没有,有关部门没有对整个市场进行过测算,更没有进行干预。这就难免造成一些文创资源被过度包装,有些资源被尘封箱底。如果想长久保持市场活力,也需要主管部门统筹调动起资源单位的能动性,让更多京味儿文创被发掘,巧妙地运用在日历中。

一些文创日历的“老资格”则建议,应当对李鬼重拳打击。此前,“单向图书馆”负责人塔丽那介绍,每年3月就会启动新一年度“单向历”研发,要到8月底9月初才能发布新品。“而抄袭者下个单,就能拿给工厂做仿制品了。”一些精明的“李鬼”还会打“擦边球”,在原本的设计上稍作改动,在原创界定上钻“空子”。知识产权业内人士介绍,一般前往专利局申请产品外观的专利原创保护,需要半年或一年之久。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刘冕并图

分享到

“文创”日历成了“香饽饽” 打卡当心盲目跟风

北京大兴机场投用时,航站楼建设的主帅却想起了父亲

他拍垃圾分类短片,带领西单明珠实现垃圾减量60%

密室设计师、汉服造型师、线上餐厅装修师 年轻人偏爱小众新职业

看病云挂号、车票网上抢……探访手机班里的老人

京城即将迎最佳“赏枫季”,自驾去香山观红叶可留意两新建停车场

培训机构突然关门,学员仍要继续还贷,教育分期贷风险谁来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