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文化

《送我上青云》吴玉芳饰姚晨母亲,坦言演惯了贤妻良母也想演坏人

2019-08-28 11:23 北京晚报 TF008

1984年,由吴天明执导,周里京、吴玉芳主演的电影《人生》公映,一下子打动了千万观众的心。21岁的青年演员吴玉芳一炮而红,翌年即获第八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演员。正当演艺生涯辉煌之际,她认识了“乒乓王子”江嘉良,并在1988年婚后退出影坛,做了贤妻良母。1999年,在海外生活多年的她回国重返影坛。目前,正在公映的电影《送我上青云》中,吴玉芳饰演的就是“姚晨”母亲。她的演技到观众的认可。面对本报记者的专访,吴玉芳热情地聊起了她这些年的工作和生活。

忆《人生》

路遥指导学农村姑娘走路

吴玉芳1963年出生在上海,父母都不是从事文艺工作,但她很小在唱歌跳舞上很有天分。11岁时,考上了上海儿童艺术剧院学员班,这可是从几万人中海选出来的。上学后她开始演儿童歌舞剧,曾在《神花郎》、《长发姑娘》等童话剧中扮演过不同的角色。新片《送我上青云》中就有一场跳广场舞的戏,拍摄的时候吴玉芳跳了很多遍,优美的舞姿让全剧组人都很诧异,“这是有基础的,是小时候练舞的结果”。

1982年,吴玉芳在影片《预备警官》中饰警校学员姚兰兰,正式走上银幕。

1984年,她在吴天明执导的影片《人生》中主演女主角刘巧珍。拍摄时,她才20岁,作为一位上海姑娘,来出演一个陕北的农村姑娘,很多人不看好。但是吴天明导演很坚持,他认为吴玉芳人很朴实,跟他心目中“有一颗金子般的心”的刘巧珍很像,温和,善良。“导演能够抛开地域的差别,看到这一点,我觉得非常了不起,其实我自己的表演一向都是朴实无华的,没有特意要表现出什么。一开始碰到这样的好导演,真的是受益终身”。

回忆往事,吴玉芳很感慨,当时的压力肯定有,但那时候小,对于压力的感受还不太敏感。当时也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前期是去农村下生活,跟农民吃住在一起,“干农活,什么都干,什么都学。年轻吸收能力强,全剧组的人都帮我”。当时作家路遥也在剧组,有一次跟她说,你走路不像农村姑娘,因为农民都是走在田埂上,是烂泥地,她们的腰一定是使劲的,腰不使劲,腿就不能从烂泥中拔出来。你的走路一看就是在大城市的水泥地上走路,比较轻飘,“这对我很有帮助,很有启发”。

影片最后,高加林被打回农村,巧珍的姐姐想要在村口等着羞辱他,巧珍知道了,跑到村里劝阻。拍这场戏时,天气很冷,冷到摄影机都不能转,摄影助理都要把胶片裹在棉大衣里捂热了才行,拍摄时有流泪的镜头,吴玉芳的眼泪刚流出来居然就给冻住了。当时她也没觉得多辛苦,现在回过头看,其实还是蛮辛苦的。对于刘巧珍的做法,吴玉芳觉得,“巧珍是真的喜欢有文化的人,她自己得不到,但是也不忍心毁灭他,说明她对有知识人是真的崇敬”。

谈角色

演惯了贤妻良母想演坏人

1999年,吴玉芳重返银幕。虽然不像年轻时一样演主角,但她对表演的热爱却更加强烈。

她近年来的表演分两类:一类是她最擅长的贤妻良母型,比如去年播出的电视剧《远方的家》,她在片中饰演大嫂周桂云。很多人看完后反响不错,“这类角色我比较如鱼得水”。

另一类是跟她本人反差大的角色,比如在2009年的电视剧《蜗居》中饰演钟点工徐丽,很多人看完后跟她说,这个角色跟你本人根本不像。但吴玉芳告诉她们,我是演员,我什么角色都要演啊!

她在2015年播出的电视剧《长大》出演白百何的姑妈,在戏中对叶春萌百般刁难,“结果在微博中被网友骂死了,但也说明这个角色成功了”。她在电视剧《红娘子》饰演大太太,这也是一个狠角色,是吴玉芳本人性格里没有的。但这个角色拓宽了她的戏路,“原来我可以演这样的角色”。

聊起最新的电影角色梁美枝,吴玉芳侃侃而谈,“梁美枝是一个在婚姻中没有成长的女人,有很多错位,虽然心里有满满的爱,但是释放不出去。”

尽管跟剧中人物命运大不相同。但这样一个角色,对于吴玉芳来说没什么难度。她19岁开始演电影,今年56岁,对自己的业务能力足够有信心,“你感受到这个人物的内心,你沉浸到这个人物里面去,理解她了,那么你的一举一动就是这个人物了,这是一种内心的流露”,在拍摄的一个月中,她一直在贵州,没有离开过。她让自己一直呆在这个人物中,不要“散黄”。在组里进进出出,可能别的演员能适应,但她就喜欢全身心地投入到角色中,对于自己的表演风格,她归纳起来就是:朴实和自然,不会“洒狗血”。

片中有一场母女吵架的戏,女儿盛男对着妈妈梁美枝喊,“你太笨了,连自己的老公有外遇都不知道,还要我们来告诉你!”这句话显然伤到了母亲的心,盛男也发现自己过了,想缓和一下关系,就拿起相机镜头对着妈妈,喊了一声“梁美枝”,这时银幕上背对着观众的梁美枝转过头来,脸上露出了会心一笑。这场戏打动了很多观众,有观众告诉吴玉芳老师,自己生活中跟母亲的关系有些时候也是这样的,这一笑,母女之间的纠葛就化开了。拍这场戏时,在场的工作人员都被感动了,“这个表情,把母女的关系立起来了”。

现在的吴玉芳还想尝试演一些不是脸谱化的坏人,“就是看起来很面善,但是做出来的事情很坏的那种人”。她觉得,现实中的坏人并都不是张牙舞爪的坏,坏人也不都是自己写在脸上的。演惯了贤妻良母,她希望能够塑造不同类型的人,在人性深度的挖掘上更加丰满一点。

聊生活

小女儿喜爱戏剧 正在学表演

1985年,吴玉芳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进修班学习。1986年,她认识江嘉良,两人很快坠入爱河。当时谈恋爱也不敢在街上走,因为不想被人拍到。那时候她还在电影学院读书,一般都是周末约好了在外面吃个中午饭,聊会天,然后江嘉良回去训练。1988年两人结婚,吴玉芳觉得,两个人都这么忙,都没有跟丈夫商量,就做出决定,“我就在家里,让他忙吧。然后生了两个孩子,我是一个很简单的人,对于人生不会有多大的设计和规划,都是顺其自然”。

这么多年,两人的感情依然很好。这在名利场的演艺圈,实属难得。问起夫妻相处的秘诀,她笑道,哪有什么秘诀,就是踏踏实实过日子。

吴玉芳这种人生态很容易交到朋友,她说,自己通常看人不会看阴暗面,会包容别人,所以跟人合作完都会成为朋友,“互相之间要学会欣赏”。在电视剧《恋恋不忘》中,她演言承旭角色的妈妈,这个人物大部分都坐在轮椅上,每次拍完戏,言承旭都在边上伸出手来扶她一把,让她很感动,“我觉得这个年轻人特别善良”,而她也回报对方,每场戏都在对面给言承旭搭戏,两人的友谊持续至今。言承旭如果来上海,吴玉芳和江嘉良都会跟他见面吃饭。他们夫妇去台湾,言承旭也是盛情招待。

生活中,吴玉芳也喜欢追剧,尤其喜欢美剧。最近发现很多国产剧也不错,前段时间看电视剧《风和日丽》,觉得马伊琍演得特别好。追了一星期,天天在家哭,“好几天都头疼,真走心看进去了”。他看陈坤主演的《天盛长歌》,被影片的唯美风格打动了,觉得可以跟电影媲美。业余生活她还喜欢打高尔夫球,练习瑜伽,她觉得自己的生活比较简单,不善于应酬,“大部分都宅在家里,但接到一个好的角色,就会很开心,有戏演的话很开心”。

吴玉芳和江嘉良有两个女儿,现在都大学毕业了。说起女儿,吴玉芳一脸骄傲,大女儿专业是平面设计,“蛮厉害”的。小女儿也是学设计,学的是珠宝和铁艺设计。不过这几年小女儿忽然对戏剧产生兴趣,现在去日本学习表演。“她们都很有自己的想法和追求,对自己将来的路有规划设计。我是不多干预的,只要是好的想法,我们都支持。

跟《送我上青云》中的梁美枝完全不同,生活中的吴玉芳在跟孩子的交流时很有策略,“我通常都会用商量口气跟孩子说话,不会说你应该这样应该那样。我会分享自己的经验,但是不强求对方服从。”现在孩子大了,吴玉芳有时候还会有意示弱,“我会说这个不懂,求教她们”。这样善解人意的母亲,孩子们当然很自豪,在学校里说起父母,他们经常说,我们的爸爸妈妈跟别人家的不一样,语气里充满了自豪。

对待俩闺女,吴玉芳和江嘉良的宗旨是:能够进一步成长,“如果做一个快乐的普通人,也很好”。

虽然在《人生》这部电影中演出的是一段让万千观众感到绝望和愤慨的爱情悲剧,但是在现实人生舞台上,吴玉芳却用自己简单朴实的生活态度写下了完美的答卷。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王金跃

编辑:tf008

分享到

徐德亮:相声演员的“专业”和“业余”,从李文华的一篇文章说起

原创文学盛典“风云人物”赵丽颖上榜,张若昀凭《庆余年》收获超级人气

“我是栗娜”成朱珠在《精英律师》的标签,称与罗槟的关系“很有意思”

她是胡军妻子、康康妈,话剧女王凭什么战胜女演员的中年焦虑?

演员梅婷就“脚踩飞机显示屏”致歉,公众人物屡“蹬”热搜你怎么看?

14位演员聚齐《唐人街探案3》,三浦友和、铃木保奈美海报曝光

《被光抓走的人》和《误杀》同日全国公映,谭卓分析两种不同角色

《南方车站的聚会》让胡歌圆梦文艺片,“小火慢炖”中走近周泽农

《亲爱的客栈3》今晚开播,刘涛“动真格”,悠闲慢综艺变职场剧

送我花格子毛衣的漂亮阿姨黄宗英 既是著名演员又是优秀的作家

在网上发布演员井柏然的不实消息 网友被判赔三万余元并道歉

毕淑敏《花冠病毒》时隔8年再上市,曾预言“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

奔赴声乐学子心中“圣地” 却不想因疫情滞留,他学会了一件事

电影院重启尚无明确时间表,电影业的未来,或许正在悄然重塑

“自你走后,余生我都在想你” 为亡妻画出中国的老爷爷走了

军博、国博、首博……各大博物馆今天推出“云展览”

小提琴家吕思清音乐巡演因疫情取消,建议古典乐向线上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