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大将军徐达常遇春亲自规划,乾隆皇帝频频来访,居庸关不只有长城

2019-08-27 09:59 北京晚报 TF018

北京市郊的S2线列车穿行在粉红的花海中,和山脊蜿蜒的长城相映成趣,被摄影爱好者们称为“开往春天的列车”。这趟列车行驶的路线两侧山势雄奇,翠嶂如屏,林木繁茂,景色幽美,故有“居庸叠翠”之名,是燕京八景之一。

作者:高文瑞


开往春天的S2线列车在居庸关花海中驶过。  满志禹摄

居庸关是踞守京城北大门的古长城,30多年前,我第一次去居庸关时,关城刚修复完。望着修复之后的门楼和山上的城墙,我对“爱我中华,修我长城”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之后,我痴迷于研究长城文化,才对居庸关有了较详细的了解,并厘清了居庸关与八达岭的关系。

居庸一词,古已有之。战国时《吕氏春秋》记载:“山有九塞”,并列举了名称。西汉的《淮南子》也说:“天下九塞,居庸其一。”所谓九塞即指交通要道,有大汾、冥阨、荆阮、方城、肴、井陉、令疵、句注、居庸,这些地方就在河南、河北、山西、陕西等地,正是当年战争最为频繁,兵家经常出入的地域。《汉书·地理志》上记:“上谷郡,秦置,县十五。”上谷郡所辖的15个县中有居庸县,县治就在现今的延庆城。

居庸在历史上还曾称过蠮螉塞。太行山有八条断裂带,即轵关陉、太行陉、白陉、滏口陉、井陉、飞狐陉、蒲阴陉,军都陉排在第八。居庸处在太行山与军都山的交会处,所以这样称呼。陉即小路,此地极为狭窄险恶,形成要塞。有人说,蠮螉即土蜂,又称细腰蜂。要塞里建造了用来瞭望的土室﹐犹如蠮螉掇土为房﹐故名蠮螉塞。而志书上则称是读音类似,“蠮螉即居庸音转耳”。

清代,乾隆皇帝多次游览居庸关,并写了居庸叠翠诗:“居庸天险列峰连,万里金汤固九边。雄峻莫夸三峡险,崎岖疑是五丁穿。岚拖千岭浮佳气,日上群峰吐紫烟。盛世至今无战伐,投戈戌卒执山田。”

关城建造极具作战特点

居庸关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古人有过形象地比喻,《金史》曾说,居庸关犹如秦国的崤函关、蜀国的剑门关,自古以来便十分重要。1971年在内蒙古东汉墓发现的《居庸关运筏图》壁画,不但有关城,还有舟渡,水门之下题有“居庸关”三字。今所见居庸关有水、陆两个关门,其水门跨于百米的山沟间,山泉终年不断。当年水势更大,过沟需用渡船。元代陈孚有《居庸叠翠》诗喻之:“断崖万仞如削铁,鸟飞不渡苔石裂。嵯岈枯木无碧柯,六月不阴飘急雪。塞沙茫茫出关道,骆驼夜吼黄云老。征鸿一声起长空,风吹草低山月小。”明代画家王绂绘《北京八景图》题称:“两山峡峙,一傍流水,骑通连驷,车行兼辆,先入南口,过关入北口,关中有峡曰弹琴,旁道有石曰仙枕,两崖峻绝,层峦叠翠。”

汉朝时,居庸关城已颇具规模。东汉初年,更始帝使者入上谷,耿况迎之于居庸关。《后汉书》中记载:“建武十五年,徙雁门、代、上谷三郡民置常山、居庸关以东。”“元初五年,鲜卑入上谷,攻居庸关”。建武、元初都是汉代的年号,那时便有关口了。后来名称多有变化,三国时称西关,明代曾编修过《西关志》,以居庸关为主,却也泛指京城西北一带重要关口要道。北齐时改称纳款关,有接纳款待北方民族的含义。因在京城之北,军都山之侧,唐代也曾叫蓟门关、军都关等名称。

现存的居庸关城始于明代。朱元璋刚一建立王朝,大将军徐达就建起居庸关城。城垣横跨两山,东达翠屏山脊,西至金柜山巅,有南北二门,“周一十三里,高四丈二尺”,如此大的规模,在当时非常罕见。燕王朱棣常年镇守北方,对于居庸关的重要性了如指掌,“靖难之役”时,他与侄子展开皇位之争,刚一起兵,就曾说过:“居庸关路狭而险,北平之襟喉也,百人守之,万夫莫窥,必据此乃无北顾忧。”

此后的皇室中,子孙们果然记住了朱棣所言,对居庸关屡经缮治,“宣德三年八月,命行在工部侍郎许廓修居庸关城及水门”;“景泰六年六月,修居庸关城毕工,命工部造碑,翰林院撰文,刻置关上”;“成化七年三月,兵科给事中秦崇上言:居庸等关,朝廷之北门……上敕巡关御史修治”,经历几次修缮,完善了城垣的各种设施。城跨水而建,设有水门。军事级别也高,以参将一人、通判一人、掌印指挥一人率兵把守关城。同时又设巡关御史一人,往来于居庸关、紫荆关之间巡视检查,使这一带的防御犹如铁桶一般。

徐达、常遇春不愧为大将军,有丰富的作战经验,规划修建的关城也极具作战特点。居庸关南北瓮城及城楼、敌楼等配套设施齐备,南关瓮城呈马蹄形,打仗时可将敌人诱入瓮城,先关闭主城,阻其进入,再放下瓮城闸门,敌人就被困在瓮城里,只能束手就擒,如瓮中捉鳖。弧形城台上设有炮台,外侧墙有垛口,内侧墙低矮无垛口。南关主城门上建起重檐歇山城楼,建筑高大,自京城而来,最先入目的便是此城楼。

北关城与南关城略有不同。北关瓮城为长方形,内里有真武庙。行走间,无意中发现,城墙上夹杂着成片的旧砖。难道北城门还有残存?又仔细看了城门洞,砖券还是旧物,再看城墙下,还用着当年的巨大条石。过去来居庸关时,并没注意这些细节。于是找到了20世纪90年代修复前的照片,北瓮城确实有遗址,城楼虽无,而瓮城的地基还在,存有部分城墙,是居庸关遗存较多的地方。

云台 高文瑞摄

过街塔为元代艺术风格

关城中保存最为完整的,要算云台了,关城就是围绕云台建造的。当年元人从居庸关进入京城,知道其重要性,遂在关沟两端设立南北二口。元末,至正二年(1342)开始,遍寻美石,用了4年时间,在关沟路上筑起云台,下大上小,平面呈矩形。台顶四周有石栏杆、望柱、栏板、滴水螭首等。台上建起三座白色喇嘛塔,称为过街塔,这是云台最初的名称。台基中央开有六角形券门。门洞开阔,可行车马,人们穿行,能“皈依佛乘,普受法施”,得到教化。

进入券门,只见两壁雕有四大天王,护持佛法,镇守四方。天王皆坐姿,身躯高大,两旁各有侍从,脚踩厉鬼。与一般寺庙相同,天王各持宝剑、琵琶、伞、蛇,大多认为象征着风调雨顺,代表了人们的美好愿望,而刻成石雕却极为罕见。券门顶部雕有五个曼荼罗,即五组圆形图案式佛像。曼荼罗的主尊佛像,由北往南依次为: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阿佛、金刚手菩萨、普明菩萨。释迦牟尼为佛祖,其他四菩萨在此显现,则有四方教主的意思。券门两侧斜面上,各雕五尊佛像,称十方佛,均跏趺、莲花座。

券门面上,还雕刻着造型独特、别具一格的造像,其中有大鹏、鲸鱼、龙子、童男、兽王、象王等等,佛界称其为“六拿具”,即六种生物。大鹏寓意慈悲,鲸鱼为保护之相,龙子表示救渡之意,童男骑在兽王上寓意福资在天,而象王则有温驯善师的含意。券面最下端的石刻纹饰为交杵,又称羯魔杵、金刚杵,原为古印度的一种兵器,在此为断烦恼、伏恶魔,护持佛法的法器。

券门两壁四大天王的空间处,还能看到梵、藏、八思巴、畏兀儿、西夏、汉六种镌刻的文字,内容是经文、咒语、造塔功德记等。六种文字多数还在使用,极为珍贵的是西夏文和八思巴文。西夏文是我国古代党项族文字,创制于公元1036年,当时约有6000多字流行。成吉思汗征服西夏后,党项人四散潜逃,隐姓埋名,族人多与汉人等各地人融合,文字无人使用,而逐渐消失,被称为“绝国文字”。石壁上刻出的党项文字,方框形,笔画繁多,很像汉字,细看却完全不同。西藏人八思巴博学谦逊,得到元世祖忽必烈的赏识,先后被奉为上师、国师、帝师,并命八思巴创立蒙古新字。它脱胎于藏文,采用拼音的方式书写,并颁诏推行。这两种文字流传时间很短,随后便废弃不用。现存下来的石刻文字,对研究西夏、蒙古历史是不可多得的珍贵实物资料。六种文字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历史,还是多民族往来、交流、融合的体现。

过街塔建成后,皇帝令学士欧阳玄撰写文章,题为《过街塔铭》,记载了建塔历史。《析津志辑佚》中录下了全文,其中有:“关旧无塔,玄都百里,南则都城,北则过上京,止此一道,昔金人以此为界。自我朝始于南北作二大红门,今上以至正二年,始命大丞相阿鲁图、左丞相别儿怯不花等创建焉。其为壮丽雄伟,为当代之冠。”寥寥数语,把建塔的意义、作用、过程、结果写得清清楚楚。文后附诗,又把过街塔赞颂一番。元顺帝非常满意,“居庸关过街塔成,欧阳元功奉敕撰碑,赐白金五十两。”上千的文字,皇帝赏赐这么多银子,算是稿酬加奖励了。

云台精美的石雕 高文瑞摄

云台石雕代表元明时期最高成就

与此同时,还在关城北依着山崖建起三世佛殿,殿舍相连,“势连岗峦,映带林谷……宫殿甚壮丽”,可与京城庙宇相比。门额为:大宝相永明寺。每年皇帝往返上都之间,有时驻跸寺内。永明寺与过街塔一起,建在京都北面关键要道,佑护皇城,“令京城风气完密”。元顺帝在位时间很长,使用了四个年号,仅至正便持续二十八年。然而,元顺帝最终没能挽救历史的命运,被朱元璋自居庸关赶回了草原。寺庙历经几百年,至今已无遗迹,查看昌平区的文物登记,也无该寺记录。

云台石刻甚多,雕饰繁缛,非一时之笔,后人不断完善。券门内两侧石壁自下而上,遍刻雕像,几乎没有空白。券顶十方佛每方周围,还分别刻有102尊小佛,共计1020尊,取千佛之意。这些小佛是明朝正统年间,由镇守延庆永宁的太监谷春主持补刻的。连同十方佛下的菩萨、比丘,券顶两侧共有雕像1060尊。

云台中间的石板路已被保护,透过铺在地面上的有机玻璃,能看到下面的巨石。那些深沟和斑坑令人震撼,铁杵成针,需要多少车辆才能轧出,需要多少马踏才能磨成?这里不仅走过兵马战车,更多的还是商贾、僧侣、文人墨客驱车骑马的通道。皇帝每年行走于大都与上都之间,使“天下之货,聚于两都”,如此频繁的贸易往来,促进了游牧与农耕的物品流通,成为南北联系的桥梁。不论是战争还是和平,居庸关的作用非同一般。深沟四道,能看出车行有序,分出上下行,还能看出经过的车辙等宽,不仅是货币度量衡,就连车的轴距都相同,国家得到高度统一。

云台由巨石构成,布满图案,可以说是一座大型石雕艺术精品展示,代表了元明时期的最高成就,堪称一绝。所有造像雕刻技艺高超,造型生动形象,极为逼真。有志书轶事为证:明朝正德年间,武宗皇帝朱厚照微服出游,骑马混出居庸关。他的坐骑见到四大天王像,怒目圆睁,金光闪闪,吓得不敢前行。无奈之下,武宗下令用烟火把像熏黑,才得以出关。

云台建成后的几十年间,屡次遭到毁坏,上面的喇嘛塔倒塌。明时有人只见到空台,高大美观,远望如耸云端,故而由过街塔改名云台。正统八年(1443)开始修复,又在台上修建了寺庙,名为泰安寺,正统十二年(1447)赐名。之后在清朝康熙四十一年(1702),寺庙遭火焚,仅存下了云台石座。鉴于云台刻石造像的历史与文物价值,1961年,经国务院批准,被列为首批全国重点保护文物。

表忠祠内供奉忠义将领

关城外南北山势险要处,还筑有护城墩、烽燧等防御体系。关城是武城,城里建有储藏兵器的神机库,储存粮食的永丰仓、丰裕仓等,还有户曹行署等衙署。表忠祠内供奉着几位对守卫关城有贡献的将领。明代罗通在正统年间抵抗了3万多人的进攻,在敌人久攻不下,转攻紫荆关时,率兵主动出击,打败敌人。张钦在正德年间,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命令孙玺守住南关门,自己手捧任命书和官印,挡在城门前,阻止了武宗皇帝准备远出关外狩猎的打算。文死谏,武死战,如此秉正,传为美谈。关城还有浓重的文化气息,有供读书学习的泮宫和叠翠书院,有经修复专供参拜的城隍庙、吕祖庙、关帝庙等,还有店铺林立的买卖街,各种设施齐全。城内依据山势,形成高低错落的建筑群。

残破的城墙现今得到全面修复。沿着台阶可以登上金柜山巅,最高的是13号敌楼。向下观看,居庸关城尽在脚下。全长约4公里的关城,形式封闭,连起对面的翠屏山峰,气势恢弘。山脚就是京张铁路,贯通南北的火车正徐徐而过。山脚拦起翠屏湖,碧绿清澈。金柜山脚下是老的京张公路,依然有车通行。最为忙碌的是新建的京藏公路,车水马龙,穿过关城。关沟宛如一条细线,夹在山间。云台之下,游人如织,令人浮想联翩。古时关沟正是交通要道,南来北往,都经云台,车水马龙,人流熙攘,不逊今日。若有皇帝仪仗出入,旌旗蔽日,场面宏大;若有战事,两座瓮城卡住道路,关闭雄关,任凭千军万马,插翅也难飞过。

向南看去,南口就在尽头,那里也有城堡,为关沟的南大门。志书上说:居庸关之南,重峦叠嶂,吞奇吐秀,苍翠可爱,那就是燕京八景之一的“居庸叠翠”。茂密的古树曾遭战争等因素破坏。现在虽是次生林,依然觉出秀美壮丽。山岩层叠,纹路清晰,形状多变,远近不同,映出的绿色也多有层次。若在古时,林木繁多,则更为引人。文人雅士经过此关,多有感慨,留下众多佳作。有多篇诗作专写八景,前文所述陈孚的诗就描绘出居庸关的险要。

清代皇帝也多次游览此处,并颇有感触。其中乾隆皇帝写了前文中的《居庸叠翠》诗后,想对此景再称颂一番,遂在1751年重赋一首:断戌颓垣动接连,当时徒说固防边。洗兵玉垒曾无藉,守德金城信不穿。泉出石鸣常带冷,日含峰暖欲生烟。鸣鞭阿那羊肠道,可较前兹获有田。并题写“居庸叠翠”,立碑于居庸关东南的大道旁,现已不知去向,只有碑座遗弃在公路西侧。

向北远望,还能看到山脊上蜿蜒的长城,那便是八达岭。元人称那里为居庸北口,以守备率军守之,北面迎敌,首当其冲。明时建有关城,设南北二门。南门额题“居庸外镇”,刻于嘉靖十八年(1539);北门额题“北门锁钥”,刻于万历十年(1582),保存完好。两门均为砖石结构,北城墙下用十余层花岗岩条石垒砌,上部砌砖。

古人对此有过评论:“自八达岭下视居庸关,若建瓴,若窥井,故昔人谓居庸之险不在关城,而在八达岭”。这里所说的险,有自然,还有位置的重要。有了钥匙,还愁打不开关城之门。所以古人在关口向北5里,还建有城堡,名岔道城,又是八达岭的藩篱,成为居庸北口遭到攻击时的一道屏障。八达岭与上关城、南口城一起,形成居庸关纵深的防守体系。

明朝多代皇帝前赴后继,持续百年,横向又建起了八达岭一线的长城,连接起居庸关、紫荆关、倒马关的内三关,绵延上千里,使北方的长城构成完整体系,阻挡了北方铁蹄的践踏,在当时起到了防御作用。

 

原标题:探访花海中的居庸关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18

分享到

居庸关长城墙边堆杂草 消防隐患令人担忧

他们是北京居庸关村最美“护花使者”,守护“开往春天的列车”

燕京八景“居庸叠翠”景观将再现 京藏高速沿线播绿1.1万亩

明日中国马术巡回赛北京站首“牵”长城 各国高手将同场竞技

居庸关外有棵银杏树被称“神木”,还是北京十株最老古树之一

北京居庸关再现开往春天的列车 一大波新鲜美图袭来!

居庸关长城护坡瞬间垮塌 幸无人员伤亡今日照常开放

十三陵居庸关景区完成81项整改

北京晚报:居庸关拍花海这事有缓儿

S2线居庸关花海不让去了 我来告诉你何时能去

居庸叠彩披新衣 耀华国际教育学校展览亮相居庸关

联珠快书与京剧近乎同时出现,前者如今却渐无声息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幽州台究竟在哪儿?这三种说法较权威

以意描绘,张仁芝坚持对景写生与心灵感悟,“京风墨韵”自有情

北京有一种庙被称为“顶”,南顶规模较大,乾隆帝曾为其御书

从不以“角儿”自居,尚长荣与尚长贵一起坐“八字”“剪彩”

臭中也能生香,这些食物自带矛盾属性,喜好者厌恶者势不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