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聆听

立交桥下藏“美食城”,居民楼开大排档,北京烧烤乱象如何解决?

2019-08-14 10:53 北京晚报 TF011

夏日露天烧烤扰民问题《我们日夜在聆听》栏目连年关注,近期有居民向市民服务热线12345及市信访办再反映烧烤问题,涉及的现象却不那么“常规”,居民们说这不是“发现露天烧烤立即举报”就能解决的问题。露天烧烤摊在执法边界上打游击怎么办?烧烤店开在居民楼里归谁管?烧烤店离居民楼太近是否有办法改善?近日本栏目记者对这些“非常规”烧烤问题展开走访。

藏在立交桥下的“烧烤美食城”

“一到晚上就出摊,桥洞里烟熏火燎,开车在这儿掉头以为开进了‘仙境’。”近日,不少市民向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及市信访办反映,在菜户营南路的桥下,菜户营南路辅路与菜户营路的交叉口处,藏着一个“深夜美食城”。一入夜,烧烤摊纷纷现身桥洞下,侵街占道、油烟弥漫、垃圾遍地等问题,让市民深受其扰。

晚上8时许,记者来到了菜户营南路桥下。这里距离菜户营村村委会不足百米,放眼望去,桥洞下已经有三四家烧烤摊搭起了烧烤架,支起了桌椅板凳,开始“营业”了。不一会儿,食客渐渐多了起来,桥洞下和马路边停满了车辆。

烧烤摊周围,一张小方桌、几把马扎,食客三五成群地坐在马路上吃着烧烤、喝着啤酒。桥洞下摆不下那么多桌椅,小摊贩就把桌椅搬到了辅路边的人行步道上。烧烤师傅把串烤好之后,横穿马路去送串,一去一回让人感觉十分危险。一辆辆车从食客们身边飞驰而过,扬起的尘土食客们也丝毫不在意。喝酒、划拳声此起彼伏,地面上随处可见乱丢的烧烤签、骨头、餐巾纸等垃圾。

此时,每个烧烤摊都烤着各种食物,油料落入炭炉,浓浓的油烟飘起来,弥漫在空中,路过的行人纷纷捂着口鼻快速通过。从桥上通过的车辆,距离50多米远就能看到远处弥漫的白烟,空气中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油烟味,“不知道还以为桥下着火了呢。”一名市民说。

“每天8点半左右出摊,一直持续到凌晨两三点钟。从入夏开始就有了,一开始只有一家烧烤摊,生意不错。其他摊贩也看到了商机,桥下的摊贩越聚越多,都发展成‘深夜美食城’了。小摊贩一走,就留下遍地的油渍和垃圾。”居住在附近的陶先生告诉记者。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座藏在桥洞下的“美食城”除了有三四家烧烤摊,还有卖饺子的、卖铁板烧的、卖烤冷面的、卖麻辣烫的,应有尽有。一家家占道经营的小摊贩,摆在马路上的桌椅,再加上停车来此吃饭的食客,把本就不宽敞的马路堵得严严实实。“这里是立交桥下,很多车辆在这儿掉头,司机的视线本来就受限制,烧炭所产生的油烟弥漫在桥洞内,烟雾里是否有人根本看不清,稍不留神就会发生交通事故。”一名经过的司机抱怨道。

晚上是“深夜美食城”,白天这处桥洞下也并不安宁。在采访中多名居民向记者反映,早上7时至9时,这里经常出现大规模的鸽子市,最多时达上百人。卖鸽子、卖鸟、卖蝈蝈的小商贩,加上推着自行车、骑着电动三轮车的买主,把桥洞下和两侧的辅路堵得水泄不通。

据周边小区的居民透露,曾看到过城管对这些商贩进行整治,当时是很有效果的,只是没有维持多久,占道经营的现象就又反弹了。

记者了解到,菜户营南路的这处桥洞位于卢沟桥乡、南苑乡、右安门街道、太平桥街道4个街乡的交界地区。小摊贩深夜出摊,选择执法边界相对模糊的立交桥正下方,此时的执法力量相对薄弱。也正因此,导致城管执法人员难以将此处的无证无照经营行为彻底根除。

针对这一问题,记者联系到了丰台区城管执法局。丰台区城管执法局表示,前期,该局已牵头组织相关街乡进行了专题会商,明确了责任区域,确定了属地街乡“吹哨”,城管、治安、交管、园林、市场监管等部门开展联合执法和综合治理的工作方案,并采取宣传告知、集中整治、严格查处、错峰盯守等具体措施,实施了多次现场调度和治理。对于夜间商贩占道经营问题,属地城管执法队已调整了非正常时间段的执法力量投入,延长了巡查管控时间,加大夜间集中整治力度,严格查处违法行为。目前,鸽子市占道经营的取缔工作有了一定成效。下一步,该局将继续保持对无照商贩严格处罚取缔的态势,推进治理工作常态化重点布控和综合治理,以维护桥下日间正常的环境和交通秩序。

窝在居民楼下的“烧烤大排档”

炎炎夏日,约上三两好友谈笑之间喝酒撸串,本是一件美事。然而当这样的场景出现在居民楼内,楼内居民所感受到的,只有刺鼻的油烟味和接连不断的噪音。近日,顺义区天裕昕园东区20号楼居民就遇到了这样的烦心事。自从今年三四月份,居民楼一层开了一家名为刘记烧烤的店后,能够踏踏实实睡一觉,不被油烟和噪音搅扰成了楼上居民最大的愿望。

近日记者来到天裕昕园小区了解情况。在20号楼前记者看到,贴着一层窗户,“刘记烧烤”四个字正在一个电子屏上来回滚动,穿过20号楼的单元门,走进这家开在居民楼内的烧烤店,店铺面积不大,由两室一厅改造而来,三间厅室内共摆放了十余张桌子,其中一件卧室已经被改成了一个小包间,此刻四五名顾客正在包间内边吃边聊。

站在厨房门口记者看到,烧烤店的烤架被放在了厨房的窗口处,只要一有食客点单,一阵阵油烟味和机器发出的嗡嗡声便会源源不断的从屋内传出。阳台成了小仓库,成箱的啤酒、备用的小桌、马扎摞得满满当当。在店里坐了半个小时,便赶上了三四波顾客陆续而来,桌上推杯换盏,好一阵热闹,楼上居民提到的噪音问题逐渐显现出来。

出店门上二楼,居民家中此刻屋内弥漫的油烟味同样明显。居民告诉记者,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三四个月,这家烧烤店的经营时间从每天下午开始,最晚能到凌晨一两点钟,不间断的油烟味以及不时传来的碰杯、嬉闹、挪动座椅等声响,令人难以入眠。

记者了解到,天裕昕园东区属于当地村民的回迁住宅,按规定不可以从事商业用途,更不应开饭店乃至进行烧烤。然而记者在小区看到,有不少居民楼的一层都被出租从事商业活动,提供了包括小超市、房屋租售、家政服务、美容美发等多种服务。随后记者也将这一情况反映给了属地街道,对方表示会对此进行核实。

贴着老小区的“烧烤组合拳”

北三环中路南侧,贴着和平街11区南墙有一座二层小楼,面积不大,却聚集着多家与烧烤有关的餐饮企业。小区35号楼离这栋小楼只隔着一条窄路,楼上居民近年来对油烟味一直抱怨。昨天记者向朝阳区环保局、属地街道等多部门讲述了居民们的诉求,各方接诉即办,于昨晚便联合展开了执法检查。

近日记者来到了和平街11区35号楼,隔着一条小路,便是这栋二层的小楼,围着小楼,大大小小的招牌五六块,几乎是围绕着一个“烤”字,做起了填词,烧烤、烤串、烤鱼抬眼可见,与“烤”有关的餐饮企业至少三四家。站在35号楼上向下望,二层小楼的顶部密密麻麻布满了排烟的管道。赶上饭口,楼里传出的油烟味或是飘到楼上,或是飘到楼前的公交站台上。

记者和楼内居民交流得知,受影响的居民主要在8层到12层。顺电梯上到8层,楼道的窗户几乎没有能打开的,贴着一户居民家最近的一扇楼道窗,甚至被居民改造封死。“没办法呀,油烟总往楼里头灌啊。”居民们挺无奈。

居民康阿姨时常要清洗纱窗,记者看到康阿姨为了对付附着在家里的油腻子,自制了一个“刮子”,外形类似于大号的刮胡刀,“光拿墩布拖没用,地都是粘的,就得用这个。”

楼上的林女士也有类似的反映,她告诉记者,自己刚搬来不久,来时听邻里说起过油烟的问题,自己呼吸道比较敏感,住了几日发现还真是受不了。

一些老居民频频提到,这栋二层小楼里的餐饮企业越来越多了,几年下来,看着楼顶的烟道越来越密集,真是着急。无奈的是,这并非露天烧烤,不是举报就能解决的问题,大家不知道该找哪个部门来管。“这些餐饮企业单拎出一家,排烟情况也许尚可,都凑在一起影响就很大。”

根据居民们的讲述,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了朝阳区环保局及属地街道等相关部门,多个部门接到情况反映后都非常重视,于昨晚迅速行动,朝阳区生态环境综合执法大队联合属地街道及城管部门赶赴现场进行执法检查,力求为居民们解决这一难题。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景一鸣 褚英硕 陈圣禹 文并摄

分享到

北京111处露天烧烤“重灾区”违法行为基本清零

北京今年划定禁止露天烧烤范围 明年底消除建成区黑臭水体

海淀27个街镇夜测露天大排档 针对反弹现象开展高密度整治

无烟烧烤车烟口PM2.5仍“爆表” 是否合规环保城管无说法

烤炉炉架窗上不算“露天烧烤”? 想投诉打仨电话没找到该谁管

露天烧烤郊区有“禁区” 其中通州、开发区全辖区禁止露天烧烤

北京治理露天烧烤再升级 自家院里烧烤也违法

北京多小区居民楼电梯广告扰民且收益不明晰,管理部门责令整改

蓝色家园修电梯牵出业委会物业矛盾,街道破困局,电梯有望换新

新世界新活馆北门路段为停车自治区域,暂未实现电子支付功能

北京方庄地铁站A口交通信号灯终于亮了,引导员不用再扯着嗓子喊

昨日北京强降雨不少老房漏水,防汛指挥部抢险队员24小时待命

孩子在宋家庄交通枢纽换乘大厅内跳绳骑车玩滑板,安全谁来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