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观点

这位医生坚守乡村40载,不收一分出诊费,是全村人的健康拐杖

2019-08-11 13:12 北京晚报 TF010

傍晚时分,在房山区城关街道东瓜地村,暮雨将至,街边的门市早早关了门。唯独村卫生室的小院里还亮着灯,石志利正在里面为病人问诊。

石志利,是一位“拐杖村医”,在东瓜地村周边无人不知。这位57岁的乡村医生,因患有小儿麻痹后遗症,双腿行动不便,要依靠拐杖才能行走。40年来,他坚守乡村,为病人上门看诊风雨无阻,且不收一分出诊费,只为了报答父老乡亲的一份恩情。

不收诊费显仁心

村卫生室的面积不大,一间用于存放药品,一间做诊疗室。诊疗室的陈设也十分简单,一张诊台,几把椅子。石志利坐在诊台前,正在为一名老人号脉。

65岁的患者徐大妈,这几天胃疼肚胀,膝关节也疼。石志利为她号过脉,看了舌苔后说,“您是内热火大、肝气不舒。这几天下雨天凉,注意别贪凉,少碰凉水。”因为知道老人的耳朵背,石志利和徐大妈说话时,身体向前探着,用手拢在嘴边,和她聊着病情。说罢,石志利开好药方,从凳子上缓慢站起。他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撑着桌角和门框,一步一蹭地挪到隔壁药房,为病人拿药。然后,在药盒上写清用药说明,再和病人嘱咐一遍。号脉、问诊、开方、取药……他全都自己来。

开了一周的药,徐大妈只花了20多元。“石大夫只收药费,不管是坐诊还是出诊,从来不收一分诊费。找他看病看了几十年了,现在住得远了,还是习惯来找他看病。”徐大妈说。

为病人看病却不收诊费,石志利靠什么养家糊口?石志利坦言,他的这份工作收入微薄,对绝大多数患者,他一般会将药费控制在20元左右。按照政策,乡村医生出诊可以收取诊疗费,可他40年来一分诊疗费都没收过。“我当医生不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报恩,要让乡亲们花最少的钱就能看好病。”

回乡行医为报恩

从小生活在东瓜地村的老石,对当地村民求医问药的困难深有体会。1964年,年仅两岁的石志利高烧不退,浑身疼痛。母亲背起他就往诊所跑。那时,村里没有卫生室,要看病只能步行去几十里外的诊所。石志利患的是脊髓灰质炎,家里为他治病花光了积蓄。可惜的是,石志利却因这场病落下了双腿残疾。

1978年,高中毕业的石志利因家庭经济困难,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父亲在小学教书,母亲务农,一天只能挣两三毛钱,家里还有3个弟弟妹妹。“我这个身体状况,干不了农活儿,帮不上家里的忙。”16岁的石志利感到万分苦闷和无助。

一筹莫展之际,村里决定送石志利去上卫校。上卫校,除了学费,还需要住宿费和伙食费,这对于石家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家里根本拿不出来。于是,乡亲们主动出资,你一块我两块,凑了几十块钱,交给了石志利,让他能去学医。“老书记把乡亲们凑的钱交到我手里时,他说‘娃啊!你要好好念书,把医学好了,给村里人看病。’这句嘱托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在卫校的那段日子,石志利省吃俭用、勤奋刻苦,最终以优秀学员的身份拿到了从业资格证。回到东瓜地村,成为了一名乡村医生。

40年来,村卫生室的其他村医或因年岁大退休了,或是另谋高就了,只有石志利坚守在这里。他一边工作,一边不断学习,医术日益精湛。口口相传,来找石志利看病的,除了本村的村民,还有很多周边乡镇慕名而来的人。小小的村卫生室,一天要接待三四十位病人。

为村民健康待命

送走了当天的最后一位病人,石志利将听诊器、血压计和一些常用的急救药品装进药箱,拄起身旁的拐杖,走向门口的三轮电瓶车,准备回家。其实就算是下班后,石志利也是24小时待命状态,谁家有人突发疾病,只要一个电话打给他,他就背起药箱上门看诊。

一次,有人半夜突发心梗,接到电话后的石志利摸黑去病人家诊治。由于走得太急,脚下一滑,跌倒在地。但他仍强忍疼痛,爬起来赶到病人家。以最快的时间将硝酸甘油和速效救心丸给病人服下,将病人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

“以前没有电瓶车,出诊都是靠走。”老石说,要是碰上雨天或夜晚,就是不小的考验。他右手拄拐,左手打伞,还要拿手电筒照路。这时,肩上的药箱就显得特别沉重,每走一步都很艰难。可即便出诊再困难,石志利从没误过给乡亲们看病。

这些年,石志利已经记不清自己收到过多少面病人送来的锦旗,他从未将这些锦旗挂上墙,“这些都是虚的,只有实实在在为百姓服务,治好病才最重要。”因为医术医德出众,曾经有大医院上门请贤,但都被石志利婉言谢绝了,“我只愿意守在村民身边,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为他们解除病痛,报答他们的恩情。只要身体状况允许,我会一直这样干下去。”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褚英硕 文并摄

编辑:tf10

分享到

9岁男孩偷尝高度白酒,甜滋滋不过瘾,送医抢救竟还面带笑容

楼下有家医,北京居民看病更贴心!慢病有人管,三甲能预约

连哄带夸!医生声东击西式采血,网友:孩子让医生忽悠懵了,都忘了哭

京津冀三地妇幼医生上演了一场精彩激烈的新生儿复苏技能实景擂台

拘了!女子加塞被拒在北大人民医院叫嚣要砍人,对辱医者要零容忍

民航总医院杀医案嫌犯孙文斌被审查起诉

萌娃拿玩具听诊器与医生互怼,一脸认真 网友:是学术交流没错了

“这个男人真奇怪,每天都来买鸡鸭翅,还只买一个” 真相出乎意料

医生如果病了,会自己给自己治疗吗?

​10厘米钢针刺入2岁男童大脑,医生10秒拔针!这波操作太牛

老一代协和医院专家优秀病历展出,电脑成像前医生手绘心脏肿瘤图

北京佑安医院医生孙丽君和艾滋病患者做朋友,还帮他们解决麻烦事

6分钟挽救回一条生命……讲讲您不知道的“北京110”那些事儿

“45度让路法”爆红网络,北京交警呼吁:请先离开应急车道

未完成学习任务,全家出游,妈妈却把6岁女儿独自留下引网友热议

寒假课程五花八门,家长将“战场”转至外地甚至国外,效果如何?

“温暖自己,照亮别人”协调医患关系化解矛盾,医者救身更救心

网约车变身“快递”,或图便宜或图快,背后有风险由谁负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