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观点

北京高校书店现状调查,部分老店处境艰难

2019-08-07 10:59 北京晚报 TF010

在北京的图书圈子里,盛世情书店拥有独特的地位。这家开在北京师范大学东门对面已经20多年的小书店,有一个有温度、有情怀的老板——老范,他不卖畅销书,只卖经典读物,不管是文艺青年,还是专家学者,都喜欢到他的小书店来淘书。

有些很冷门的专著,还真能在盛世情书店找到。但店主老范却告诉记者,书店一直生存艰难,游走在关店边缘。同样在北京大学,作为独立书店的博雅堂书店,今年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的状态。而清华邺架轩书店、中央民族大学团结书社,由于有学校、出版社的支持,在运营上相对压力较小。

7月24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高校校园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指出,各高校应至少有一所图书经营品种、规模与本校特点相适应的校园实体书店。记者探访发现,高校书店类型多样,在经营上也在进行着不同的尝试,他们最期待相关的政策支持。

北京师范大学旁·盛世情书店

20多年学术老店,面临生存危机

在盛世情书店,记者提起教育部的《意见》以及对高校书店的扶持,店主老范一声叹息:“唉,没我的份儿。”

时间回溯到2018年5月,北师大校园内最后一家书店墨香书店闭店,这家书店坚持了9年。在墨香之前,北师大内曾有四五家书店,但这些书店和它们的名字“学品”、“宏图”、“淘书苑”、“海琴”一起消散,只存于读者的记忆里。除了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读者服务部,盛世情几乎是北师大附近存活着的唯一书店,但老范说,因房租合约纠纷,盛世情书店也面临着撤店危机。“店租是我最大的成本开支,目前租约还没有明确说法。20多年了,我这些书实在没地方放,舍不得也没办法,一直在打折处理。”舍不得书店的,还有忠实的读者,20多年的坚持,让盛世情书店早就培养起稳固的读者群。记者在书店里与老范闲聊,进来的每个人都像朋友一样和老范打着招呼,上到白发老者,下到稚气少年。

周沐(化名)是大学教授,每隔几个月都会来盛世情淘书,都抱走十几本,“这样的书店越来越少。北大以前有很多,后来野草书店搬出去了,现在还有一个博雅堂。但北大校园,校外人还进不去。人大以前图书馆那边有一个,现在也没了。”周沐认为,无论是图书馆、电纸书还是网络购书,都很难真正取代实体书店,“图书馆的书,不一定借的到,而且更新需要走程序,没有书店灵活。电纸书,对我们做学术的来说不可能,做学问还是要用到大量的纸质书。网上,机械化购物,没有书店那种‘偶遇’的感觉,而且有些书不再版了,网上也买不到。”

“巫鸿的书没找着?我给你拿去。”正聊着,老范起身,去给周沐找书。“老范太难得了,这么多年,几乎每个领域的学术书籍,他都能给你找出来。我这几天要跟人聊美术史,就想要巫鸿的书,别的地方没有,就他能找到。”

北京大学·博雅堂书店

今年亏损,打算尝试复合经营

古籍套装、文物考古、自然科学……在位于北京大学的博雅堂书店中,摆满了学术类书籍,其中不乏大部头的《二十四史》。提起校内书店,北大学生小吴第一个给记者推荐的就是博雅堂,“在这里总能找到好些比较冷僻的书籍,有的书在网上常年断货,在博雅堂就能买着。”小吴常会进来翻翻书,有感兴趣的书籍就买走。如果没找到想要的书,他会让店主登记上,进货的时候给捎上。久而久之,店主杨彩霞跟小吴这样的书虫儿们熟悉了。“不少顾客喜欢看什么书,研究什么领域,时间长了都知道了。很多教授到店里来买书,我们还会给推荐书目。”

博雅堂书店服务北大师生已有十余年了,如今它位于北京大学45甲楼地下一层,毗邻物美超市。上周四晚,记者探访时看到,书店离超市入口很近,尽管室外嘈杂,店内仍十分安静。很多图书都贴着打折标签,书架旁设了两张小桌和四把椅子,有学生正在桌前看书。店主杨彩霞告诉记者,博雅堂从2001年在北大营业以来,店中的图书一直都有折扣。“我们的服务对象主要还是北大师生还有各高校的老师同学,所以是坚持薄利经营。

然而最近几年受到电子书和电商的冲击,生意一直在下滑。从今年以来,书店一直是在亏损的状态,压力也相当大,因为日常的房租、物业费等是必须要支出的,但是利润上不来。”为了改善经营状况,杨彩霞也在想办法,她拓展了网络渠道,在孔夫子网上把图书传上去,书店的官方微信号也会更新特价图书。外地不方便过来的顾客,就直接下单发快递。此外,杨彩霞在打算尝试复合式经营。“比如增加一些饮品、文创,我最近也在跟学校提出审批。看能不能把书撤下一部分,给学生们留的阅读空间更大一些,同时也能带动其他经营。”

清华大学·邺架轩阅读体验书店

除了“一室好书”,更有阅读空间

对清华学子来说,邺架轩书店不只是一个能看书买书的地方,也是一个听讲座、上自习的好去处。上周三中午,记者跟随清华大学学生周蕙(化名)来到邺架轩书店,站在门口,书店门自动打开。记者看到,店内面积较大,一列列书架上整齐地陈列着崭新的图书。此外,这里的阅读区域比较大。在书架、书籍展台旁边,错落地摆放着许多张长桌和小圆桌,不少桌子还配置了小沙发和竹椅。就在书架下方,还摆放着许多木质长凳。

正值中午,顶着室外如火骄阳,来到邺架轩中看书学习的学生还真不少,所有的座位都坐满了人。书店中十分安静,顾客拜托店员找书也都压低了声音。

店中的图书种类较多,涵盖文学、历史、经济管理、人类学等。与众不同的是,这里还有“清华大学荐读书目”、“清华大学作者专区”,此外,在大众阅读区,也可找到许多与清华大学有关的书籍,例如季羡林的《清华园日记》。此外,店中还有古籍类图书、儿童绘本等。带孩子前来参观的张先生感叹道,“这个书店特别有文化韵味,不是那种满屋全是教材的店。图书种类多,氛围好,一进来就让人想读书。”

书店的空间设计也颇有人文色彩,店中分出不同的阅读区,隔墙上装饰有园林建筑的圆形空窗,空间既有区隔而不沉闷。店中辟出一间小屋专放古籍,镂空隔门上贴有毛笔书写的“一室好书”。周蕙表示,她经常会和同学一起来上自习,就在店内靠里的位置还配备了饮水机和洗手间。书店中还有一间活动交流教室,“这里经常会举办读书沙龙,经常有书籍的作者,以及有关的学者教授来主讲。”

邺架轩阅读体验书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书店于2017年4月开始运营,是由清华大学和商务印书馆共同创建的, 聚焦思想文化领域的书籍,如今已成清华师生热爱的文化空间。

中央民族大学·团结书社

出版社书店,人力和场地有支持

从中央民族大学西门往里走约50米,路北就是团结书社。记者上周二走访时发现,这里既是书店,也是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北京读者服务部。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内饰很新,藏书丰富,阅读环境舒适。店员曹红玉告诉记者,书店经过重装升级后,在2018年3月重新开张,“书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88年,从那时候开始,就是全国最知名的民族类图书特色书店。”

记者看到,书店里大部分书籍都属于民族学术、艺术和文化类,既有专业著作也有科普读物。“我们这里不仅有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的图书,基本上全国民族类出版社的精品图书,都可以找到。以我们这个黄金的地理位置,如果是商业书店,生存会面临很大的成本难题。”曹红玉说,由于出版社和书店都属于中央民族大学下属单位,所以学校在场地使用上给与很大支持,书店的工作人员也属于出版社聘用,减少人力开支。

即便如此,团结书社的重装升级,还是顶着资金压力的。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赵秀琴告诉记者:“这次教育部的《意见》,与我们近年来的工作不谋而合,我们2016年就提出来要把团结书社做成‘专精特新’的书店。在民族特色上,我们希望辐射全国,继续扮演民族类图书全国集散地的角色。在辐射校园、辐射社区上,我们结合教育部的《意见》精神,在尝试用科技手段,实现网购店取。通过网络平台,学生、居民可以订购图书,然后我们书店去寻找采购图书,这些图书就不限于民族类了。这种智慧校园书店的尝试,是我们未来的方向。”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谢宇航 孙毅 文并摄

分享到

年夜饭怎么吃才“够味”?从这四家人的故事感受家的“年味儿”

春节走亲访友送礼物,水果点心太单调?这家店不光有新意更有心意

“银发经济”成网购消费新势力,专家提醒老年人“货比三家”

6分钟挽救回一条生命……讲讲您不知道的“北京110”那些事儿

“45度让路法”爆红网络,北京交警呼吁:请先离开应急车道

未完成学习任务,全家出游,妈妈却把6岁女儿独自留下引网友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