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聆听

蓝靛厂公园内甩鞭惹争议,产生噪音有危险,这类问题该怎么改善?

2019-07-17 09:46 北京晚报 TF011

蓝靛厂路南侧,人大附小往西,有一座口袋公园,周边居民喜欢,却叫不上名字,在某些电子地图上,标注名为蓝靛厂公园,近两年来,从荒地到公园的变化周边居民直说可喜。至近期,周边居民反映,公园多个供人休息、健身的小广场被“鞭类运动”爱好者占据,甩响鞭、抽陀螺,这些运动方式引起大家的不满。横向对比,近期类似情况本市还有不少,受影响的居民向市民服务热线12345频频反映。纵向延伸,本栏目多年关注甩鞭、练棍等现象,重访具体点位,至今没有太大改观。不属于管制器具却带有危险性的“体育用品”,在使用方面究竟该如何正确引导?

蓝靛厂公园内挺大的广场,甩鞭者一人占去了大量空间

一鞭双响 听得心烦

一大早,一封匿名信拍到了编辑部的桌子上,洋洋洒洒两页纸,说得都是蓝靛厂公园的甩鞭现象。信中居民讲述20年来周边的变化,从农田到荒地,再到公园,这样可喜的变化看在眼里。在公园里散步聊天,本是惬意,突然几声鞭响却让人心惊肉跳。

昨晚记者来到了蓝靛厂公园,踩着红色步道,饭后来散步健身的居民超过百人,沿着步道,广场、绿地,错落排布,走在公园里满眼的景致如盆景一般舒服。几声鞭响打破了这份安详,晚饭后,与鞭子有关的运动项目在公园里多点“开花”,鞭子的声响此起彼伏,遥相呼应。公园周边高层建筑林立,形成了天然的“回音壁”,一鞭子甩出去,伴着回声“一鞭双响”。

“甩鞭子的又来了,咱走吧!”老人们正在长凳上扇着扇子闲聊,听见鞭响,心烦意乱,移步离开公园。周边居民张阿姨说,在公园里健身,每个人方式都不一样,跑跑步、打打太极拳都无妨,可鞭子的响动对别人干扰太大,尤其老人们受不了。“这鞭子声一早一晚都会出现,晚上能到9点多,家里都能听见,太烦人了。”

一根根铁鞭周边居民瞧着不舒服

五金店买来的“体育用品”

绕过步道,是一片海蓝色的小广场,座椅上,几根铁鞭一字排开,铁链粗细不等,明晃晃有一种电视剧里审讯室的既视感。老几位赤膊上阵,操练起来,大铁链子捆着皮鞭梢,拽动空气声响震天,在他们身边的,是横冲直撞的孩子们。甩鞭者夹着小心,孩子多了也知道暂时停手,可人眼范围180度,鞭子甩出去是360度无死角,每晚甩鞭数百下,每下都能万无一失吗?这样的细节正是孩子家长们所担心的。

这些规格不一的铁鞭明显是成型的商品,体育用品商店里却见不着,细问甩鞭者,原来这套装备现在都归五金店来置办。“网上也能买,不犯法,但鞭子的长短粗细每个人要求不一样,去五金店量身定做是最靠谱的。”甩鞭者多称自己有经验,不会失手,鞭子也不会出意外,可旁人多不这么看。

在这片广场娱乐的孩子当中,最小的才刚刚学步,广场的地面由软胶制成,摔倒也无妨,让孩子们在这里跑跑,本是家长们最放心的。“可不敢撒手啊,万一没看住,让鞭子伤到可怎么办!”一位家长抱怨说,公园里有不少空间被甩鞭、抽陀螺的人占据,觉得这些运动不科学,对旁人来说太危险,一个人运动,周边十几平方米站不了人,是不是太自私了?

类似情况反映

一面是慢跑、散步的居民,另一面是舞动如飞的铁鞭。这两种健身运动出现在同一幅画面中,不免让人捏上一把汗。类似的现象不仅出现在蓝靛厂公园,很多居民都向12345说起了类似问题。

近日,家住工人体育场附近的市民反映,工体东门旁的空地上总有一些甩鞭爱好者活动。一截数米长的铁鞭,一块开阔的空地便构成了他们活动的乐园。随着铁鞭的舞动,霹雳不绝于耳,看起来气势如虹,但鞭子所到之处却也成了周边行人的禁区。

工体东门的甩鞭者

昨天傍晚,记者在工体东门内的空地上看到了市民所说的甩鞭者。只见一条铁鞭在甩鞭者的手中耍出了花,纵横飞舞如银龙缠身。附近健身步道内散步的市民告诉记者,甩鞭这项活动在此存在已久,虽说平日里与在此健身、用餐的人相安无事,但要细抠起来还是多少有些隐患。

记者注意到,工体东门内的这片区域是体育场内为数不多面积较大的空场。平日里除了有车辆在此进出、停放外,不少居民和顾客也会由此进入工体活动、消费,从天明到入夜,由此经过的车流、人流都不少。

“十八般兵刃”怎么改善

顺着蓝靛厂公园直奔火器营地铁站,上了十号线直奔北土城,到站已经是晚上9点多,北土城地铁站C口外的广场,也是“鞭子”的聚集地。2016年3月,本报以附近居民反映为依据,开始关注甩鞭问题,至今,这里仍无改观。周边居民偶尔还在反映甩鞭噪音问题。

旧时报道的北土城地铁站外广场

话题延伸,除了甩鞭,本报也关注过练习弹弓、双节棍等现象,运动健身所用的“十八般兵刃”在网上均能买到,或噪音扰民,或周边人群认为有安全隐患,这类问题一直难管,尤其就是否存在安全隐患争执不下,锻炼的人常说从未伤人,看者说等伤了人再管就晚了。走访本市甩鞭练习集中的多个点位,甩鞭者甚至以“抽坏过多少衣服”、“身上有几道伤疤”为荣。

咨询律师,市民们所用的这些器具均不在管制器具之列,或者有的甚至比较模糊,引发的噪音、安全问题取证难度大,诉讼难度较高。

查询法条,根据国家环境噪声法六十一条规定,受到环境噪声污染危害的单位和个人,确实有权要求加害人排除危害;造成损失的,赔偿损失。同时,法律第五十八条也规定了,在城市公共场所组织娱乐、集会活动的,使用音响器材,产生干扰周围生活环境的,由公安机关给予警告,并处以罚款。但“十八般兵刃”即便有噪音,均不属于音响设备,在造成实际损失前,是否有安全隐患尚难以明确界定。

咨询管理单位、执法部门,根据居民反映,此类问题目前只能以劝导为主,至于居民提到的强行制止甚至没收工具,是没有明确法条支撑的。

对此中国社科院副研究员朱涛认为,一些市民热衷于在公共空间内甩鞭健身,看似是个人自由,但实际侵犯的是多数人的公共利益。今年本市建起了大量口袋公园,很受市民欢迎,“口袋”意味着有限公共空间的合理高效利用,在这些公园里进行危险性较高的体育运动,导致一人占用大面积空间,是与公园的初衷相违背的。

朱涛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进行危险性较高的运动,应量力而行,要明白运动的意义是强身健体,而非猎奇,涉及公共利益,应主动寻找偏僻场所,不妨碍他人。属地在建设一片园区时,对于园区的合理使用应增加前期的引导,而非放任自由。“比如在公园广场建立时,就多组织居民在固定区域进行合理健身的相关活动,甚至增加鼓励机制,创造起良好的健身氛围,提前形成惯性,让科学合理的健身方式‘先入为主’,相关问题会大大减少。”

一位健身从业者对记者表示,甩鞭运动主要是腰部发力,从而带动肩部、手臂发力,但是能达到的健身效果因人而异,如缺乏正确引导,可能造成肩周炎、网球肘甚至是腰肌劳损,适得其反。如想让腰部、肩部、手臂得到锻炼,可替代的项目非常多,常见的俯卧撑、平板撑等等,都是更高效、安全的替代方式。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景一鸣 陈圣禹 张群琛 文并摄

分享到

公园甩响鞭不仅扰民还易伤人,管理者应有法可依

给水表充值须爬下管井?大兴北臧村镇政府解决村民水表充值难

人行道被侵占又坑洼破损,朝阳区这两条路让周边居民直犯愁

群租房打上“民宿”标签,每晚价格低至几十元,还带来扰民现象

通州多小区居民半夜被熏醒,什么东西竟能这么臭?

朝阳区南新园路等地整顿,目前已无违规停车收费牌和收费员

接诉即办!丰台区城管联合整治菜户营南路“桥下美食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