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昆明重病患儿转运北京,小可言抵达八一儿童医院!提前了五分钟

2019-06-29 20:48 北京晚报 TF021

昆明重病患儿小可言的病情引发了无数人关注,小可言转运赴京治疗的情况,北京晚报持续关注。

就在19时35分,载着小可言的救护车抵达了八一儿童医院。记者了解到,从北京西站到八一儿童医院一路畅通,交管部门为救护车开通了绿色通道,全程仅用了15分钟,比预计时间提前了5分钟。一路上,小可言身体状态平稳,展现出了顽强的生命力。目前,小可言已在医护人员的护送下,进入了PICU,进行下一步的检查和救治

据了解,根据前期的转运方案,搭载小可言的列车于晚上6时55分抵达北京西站。一行人搭乘在北京西站提前等候的救护车前往八一儿童医院,由此完成一场从高铁到救护车的生命接力。

此后救护车行驶的路线为:莲花池东→西二环→复兴门内大街→长安街→朝阳门南小街→朝阳门北小街→南门仓胡同。

今晚,车牌为琼A88132、琼A85815的救护车辆承担转运任务,其中一辆车是医患及所需装备,另一辆是救援装备,家属行李及随行的慈善机构人员。

4个月大的女婴命悬一线

小可言名叫罗可言,出生在云南省普洱市镇沅县恩乐镇恩乐村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尽管家庭条件并不富裕,但一家人幸福和睦、儿女双全,张雪梅感到十分满足,“孩子刚出生那段时间,能吃能睡,又很爱笑,特招人喜欢。”张雪梅因此给女儿取了个小名叫“满意”。

然而,小可言出生一个多月后,身体就出现了异样。“刚开始只是偶尔咳嗽几声,我就带她到县医院和妇幼保健院检查,都没查出毛病。”没想到的是,孩子的病情逐渐恶化,不光咳嗽,还出现了呛奶、呕吐,就连哭都发不出声音,憋得小脸发紫。意识到情况危急,小两口赶紧带着女儿到了普洱市儿童医院。

医生为小可言拍了胸片,发现小可言已经患了重症肺炎和巨细胞病毒感染,直接让她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孩子每天都要输液治疗,输了几天,病情有所好转,医生就让我们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张雪梅说,可是,就在转到普通病房的当天,小可言就出现了呼吸衰竭的状况。医院通知张雪梅小两口:孩子病情严重,还是赶紧转到昆明市儿童医院吧。

5月16日,经过一路颠簸,他们抵达了昆明市儿童医院。“到医院时,孩子还冲我笑了。”张雪梅心想,到了这里,孩子很快就会康复的。然而,小可言经过一个晚上在急救室的抢救后,就住进了儿科重症监护病房。医生的诊断是:重症肺炎、呼吸衰竭、室间隔缺损、肺动脉高压、动脉导管未闭、卵圆孔未闭、腹泻病、巨细胞病毒感染、心肌损害、轻度贫血10项疾病,医生当天就下了病危通知单。

从女儿住进儿科重症监护病房的那一天开始,张雪梅就每天守在监护室门口。监护室不允许随便进入,张雪梅就隔着玻璃望着守着女儿。“从进了监护室,孩子一直没有醒来过,她的小手和眼睛都肿起来了。”

每周一、三、五,医院允许家属进入监护室探视5到10分钟,但只能是站在床边,不能碰到孩子。由于小可言氧饱和度很低,医生给她带上了呼吸机。看到身上插满管子和检测仪器的女儿,张雪梅的心里既难受又无力,她很想去抱一抱孩子,但却什么也做不了。“宝贝,妈妈在你身边陪着你,快好起来吧!”张雪梅轻声地和女儿说着话,仿佛是听到了妈妈的声音,小可言的眉毛和小手小脚会一动一动地回应。

张雪梅的话语中透露着自责与愧疚,“孩子住院一个多月了,始终没有脱离危险,一直在抢救治疗。”这段时间,医生让她签了多少次病危通知单和换药单,张雪梅都已经记不清了。她不敢睡觉,也不敢去吃饭,担心她离开的那一分钟,孩子就会离开她了。

小可言抵达西站

祝愿小可言治疗顺利

早日康复!

 

来源:北京晚报微信公众号

记者 : 褚英硕

图片 : 褚英硕、@北京交通广播

监制 : 张力

编辑 : 李怡

流程编辑:TF021

分享到

流感医治实行分级诊疗:轻症居家,重症和疑似重症及时转诊

最快15分钟重建肝胆三维影像 累计有8000余名患者受益

探访北京医院老年综合评估门诊:如何让“老爷车”行稳致远

医耗联动见成效 北京安贞医院医用耗材价格平均降幅20%

患儿冬季就诊高峰到来 首儿所每个诊疗单元将增10%号源

今年以来,北京警方抓获医院号贩子412名,457人次

我国将对二级以上公立医院开展巡查 将重点考察这些情况

高空生死救援!他在飞机上帮助医生为老人"吸尿",获十万元奖励

重庆建设40家“智慧医院”增强患者医疗服务获得感

北京一男子突然晕倒街头,街道执法车立即化身“救护车”送医

我国将在河北等8省区试点建设区域医疗中心

医院用人脸识别打击号贩子 这些人一进医院系统就会报警提醒

北京今冬第二场雪又要来啦!预计达中到大雪 明日早高峰将受影响

北京广渠路一物流库房着火: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火灾原因及损失正在调查

北京回龙观大火已扑灭:现场暂未发现人员伤亡情况 起火原因正在调查

为什么要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

违章女子自称“未来市长”,暴打民警还叫嚣:滚,你得罪我了!

张爱玲散文标题被改成“警察打人”,这般荒谬,何以进入香港课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