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观点

过街天桥也可以有轿厢式电梯! 更受老人欢迎,医院门前的能否改改?

2019-06-21 14:16 北京晚报 TF021

本报报道的樱花东街在建过街天桥引发市民关注。报道后,很多老人来电反映,希望自家附近的过街天桥也能有电梯,甚至有老人很惊讶,才知道过街天桥上是可以有轿厢式电梯的。带轿厢式电梯的过街天桥多不多?哪里需要安装?是否都能装?关于过街天桥的话题,问号又多起来。

朝阳门过街天桥下硬闯路口的行人。

医院门前的天桥能否再改改

“我们这里的过街天桥真的很需要电梯!”上篇报道后,很多市民有这样的来电诉求,说来也巧,记者统计发现,被提及较多次的几座过街天桥,均在樱花东街在建过街天桥的南北沿线上,由近及远,以在建过街天桥为起点,记者一一梳理。

从在建过街天桥向北约320米,便是中日友好医院门前的过街天桥,这座桥过去也因为使用率不高的问题被大家诟病。走访时记者发现,情况有了极大的改变,过街天桥上的行人目前非常多,与旧时相比,桥下的交通秩序有了很大变化,部分路段中间加装了隔离带,行人随意横穿马路的情况也完全杜绝了,尤其在早晚高峰,过街天桥有效地提高了行人过街的安全性。

关乎细节,现场采访时也仍有人表示不太满意,这座桥的位置特殊,接驳医院和老旧小区。桥上没有电梯,对老人和病人来说,真是望而兴叹。

大爷大妈无奈硬闯路口

从在建过街天桥向南5.2公里,是朝阳门南小街与朝阳门内大街的交叉口,一座X形的过街天桥架在十字路口,满足了行人纵向、横向、斜向过街需求,十分方便,但实地走访记者看到,更多行人选择了“更方便”的过街办法——

朝阳门过街天桥下硬闯路口的行人。

该十字路口南北向是没有人行横道的,很多行人选择参照机动车道红绿灯,“硬闯”路口,其中既包括刚放学的孩子,也包括购物归来的大爷大妈,时间紧迫,老人们加快脚步,状态上是跑着的,实际速度跟走差不多。一些老人甚至斜穿路口,但往往便被困在了马路中央的桥墩旁,一脸无助。前天晚高峰时,记者掐时计算,10分钟内选择走过街天桥的行人为31人,硬闯路口的则超过50人。

带电梯的天桥更受欢迎

到底在哪儿能找到带轿厢式电梯的过街天桥?记者发现,从东直门桥向南大约400米,跨东二环就有这么一座,实地走访时记者看到,电梯使用率很高,周边百姓对其评价很高。

东直门桥南过街天桥配备了轿厢式电梯。

昨天中午,现场采访期间,便有大量市民使用过街天桥的电梯,其中包括坐轮椅的老人、推婴儿车的家长、推自行车的市民等。“要是没有这个电梯,我就不能走天桥,得绕行东直门桥的转盘路口,台阶我也上不去,那里的交通状况我是够呛。”一位坐轮椅的老人如是说。

养护集团市政工程四处养护科长冯珀介绍说,养护集团是从2012年开始负责这座过街天桥的养护工作,在2018年时对桥梁外观环境进行过整治,早期轿厢式电梯外部用的是铝塑板材质,当时也换成了铝扣板,加强了防火性能,电梯门前也特意做了坡化,方便轮椅、婴儿车等不同情况使用。目前这座过街天桥的轿厢式电梯每天平均运营16.5小时,日常除了配备运营管理人员,还要配备巡护人员、维修人员。

“每天使用电梯的人非常多,这座桥的地理位置也挺关键的。”冯珀说,这座桥周边环境包括商、学、医、住,一座过街天桥连接着老小区、东直门医院、周边几座大商场、超市,过街天桥也因此很需要无障碍设施。

“超前”考量很重要

有电梯的过街天桥到底多不多?现场养护集团工作人员听到这个问题后,第一个反应是,所指的是哪种电梯。工作人员介绍,现在很多过街天桥都配有扶梯,但和轿厢式电梯不是一个概念,只有轿厢式电梯才能算做无障碍设施。记者获悉,以养护集团市政工程四处为例,负责养护的桥梁超过300座,其中配备轿厢式电梯的仅有两座,除了东直门桥南,另一座位于长虹桥西。

记者与行业内专家聊到东直门这座过街天桥时,专家也说起这座过街天桥早在建造之初便有轿厢式电梯,不是后加的,在2008、2009年时,这种设计还是比较超前的。如此看,10年以后的今天,过街天桥配备轿厢式电梯的理念是否仍然“超前”呢?

上篇报道提到,近期市规划自然委正在开展“密路网,窄街区”的规划研究工作,其中有新建天桥增设垂直电梯等无障碍设施的要求。实地走访,樱花东街在建过街天桥便符合这一要求,可见桥与无障碍设施的组合,已经不属超前了。也有百姓问,新桥要有电梯,老桥是否能加装电梯呢?

关于这一问题,记者向设计、规划、建设等多个相关部门、单位进行咨询,目前还没有得到准确答案,多部门提到,这一问题并非是由单一部门能直接决策的。行业内专家也指出,已建成多年的过街天桥,在建造时不一定考量过无障碍设施的问题,随着日后这些过街天桥周边环境的改变,加装电梯可能首先要遇到周边设施较多,没有加装空间的问题,其次轿厢式电梯基坑深度从1.7米至2.5米不等,加装电梯还可能涉及地下管线改道等问题,具体情况很多很复杂。

人和车的关系在改变

为何近期百姓对过街天桥去留问题,尤其是桥上无障碍设施问题开始关注,这类问题是否只与“老龄化”有关呢?

清华同衡规划院副总规划师黄伟告诉记者,人们对过街天桥(地下通道)的认识是有阶段性的,最初出现天桥的时候,是为行人提供更安全、不用等待红绿灯的过街方式,同时也避免了与桥下机动车的冲突,是一种相对比较“先进”的城市交通设施,很多城市一时间都将过街天桥和地下通道,作为完善慢行交通必不可少的交通设施。但近些年,人们已经逐步认识到,城市街道不仅仅只是机动车通行的空间,同时也是行人和自行车的通行空间,更重要的还是城市的公共空间和交往空间,这是视角从“车”向“人”的转变,这种理念的转变立即就会带来一个问题,即我们的街道最优先服务的应该是车还是人?如果是“以人为本”,那么很显然我们在道路空间的安排上的优先次序,应该首先是步行和自行车骑行者,接着是公交车,最后才是普通机动车。

黄伟表示,近些年从规划上看,天桥或地下通道的设置更趋谨慎,原则上立体过街的设置需要满足一定的前提条件,比如设置于快速路、交通性主干路或者事故多发区,而在除快速路外的其他各类城市道路一般优先采用平面过街方式,尤其在学校、医院、养老院等区域原则上应以平面过街为主,如果布设了立体过街设施,也尽可能设置电梯,满足无障碍设施的要求。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景一鸣 文并摄

流程编辑:TF021

分享到

三里屯太古里前的十字路口要不要架设天桥?中外责任规划师联手把脉开方

城市“边角料”怎么利用?北京高校学生来支招:天桥下三角地还有一片天

北京樱花东街过街天桥增设垂直电梯,方便老人通行,预计10月投用

过街天桥变成“堵心桥” 别再让老百姓追问“到底归谁管”

探访北京“怪桥”,桥修好了两头没台阶,桥墩立好不见桥梁

北京这些过街天桥可真够怪的:有桥墩没桥梁 有坡道修一半

“闲置天桥”便民还是扰民?拆除和新建都应评估最新道路状况

北京南站路、生物医药基地站等地天桥沦为半截工程 市民看得见用不着

北京南站路天桥断腿、生物医药基地站天桥行不通 这些半截工程咋过街?

惠新东街过街天桥大梁横在盲道上 盲人路过恐磕脑袋

开工4年还未建成 北蜂窝路“半拉子”过街天桥卡在哪儿?

年夜饭怎么吃才“够味”?从这四家人的故事感受家的“年味儿”

春节走亲访友送礼物,水果点心太单调?这家店不光有新意更有心意

“银发经济”成网购消费新势力,专家提醒老年人“货比三家”

6分钟挽救回一条生命……讲讲您不知道的“北京110”那些事儿

“45度让路法”爆红网络,北京交警呼吁:请先离开应急车道

未完成学习任务,全家出游,妈妈却把6岁女儿独自留下引网友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