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服务旅游

极限荡绳挑战 双胞胎姐妹花跳下奥陶纪百米悬崖

2019-06-17 17:07 网络 TF001

21岁的重庆云阳双胞胎姐妹温双鸿和温双淋,手拉着手,喊了一声“来世我们还要做姐妹!”从悬崖边上纵身而下,在空中刷出一道弧线,化为云雾中的一个小点。

这是一道有300米高的悬崖,当她们背身一跃的时候,围观游客的尖叫声响彻山谷。

她们的身上,系着一道没有弹性的绳子。

   试跳者是荡绳的搭建者

这对双胞胎玩的是“极限荡绳”,相当于用没有弹性的绳子玩蹦极。

没有弹性,人不会受伤?

据跳了无数次荡绳的段树军介绍,这是在北美流行开来的一种极限运动,只要搭设合理,就是安全的——荡绳拴着的人的运行轨迹,不是直上直下,而是以支撑点为圆心的扇形运动。

奥陶纪的极限荡绳,支撑点在伸出悬崖69.6米的天空悬廊上,这是世界上最长的悬挑玻璃走廊,参与者的起跳点,则在距离支撑点80米左右的云端廊桥上,也就是在悬崖边,参跳者跳下后,先是垂直落下,下落70米左右之后,支撑点开始起作用,会拉着起跳者围着支撑点做扇形轨迹运动。

“按照行规,先要用沙包做试验,第一个试跳的真人,就是荡绳的搭建者,不会是 普通参与者。”段树军告诉记者,这道荡绳他自己已经先期跳过了。

姐妹花想尝试是否会分开

和观众的提醒吊胆相比,双胞胎姐妹花在空中飞行的时候,感觉很享受,甚至还掏出了自拍杆来自拍,她们的自拍杆是用胶带绑在手臂上的,上面固定着Gopro。

“感觉自己很像电视里的飞人,有一种重生了感觉。”温双淋挑战结束后接受采访时表示,她感觉整个过程非常爽,很想“再来一次”。

姐妹俩21岁,都还是在校学生,妹妹说,自己是悄悄报的名,姐姐事后才知道“被报了名”,“我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想用这一次尝试一下是否会分开。”妹妹笑着说,“所以,我们起跳的时候要说,来世还要做姐妹。”

她们是用一道绳子拴住的,怎么跳也不会分开。

去年奥陶纪景区邀请了国内荡绳第一人段树军,在天空悬廊和云端廊桥之间搭设了一根荡绳,让普通游客体验了这个惊心动魄的项目,刷爆了网络,在大家不断呼吁“再来一次”的情况下,今年6月,奥陶纪景区再次请来了段树军,今年的报名者更是达到2000多人。

参跳的选手,是从2000多名报名者中遴选出来的,除了身体素质要过关,他们为了能成功入围参跳者,还有各自的“竞跳故事”,比如报名单人跳的有要穿着汉服跳的,有曾经出生入死的退伍消防战士,还有在全球寻找各种挑战的小哥哥,报名双人跳的有双胞胎姐妹花,有网红搭档,还有想要证明这辈子都要走下去的异地恋小情侣。

小情侣化身紫霞仙子至尊宝首跳

昨天的第一跳,是一对异地恋的小情侣肖梦怡和周一龙,有意思的是,周一龙在参跳前一度犹豫得想放弃,是肖梦怡鼓励自己的男朋友,而且坚持第一跳,才让他们得以顺利成为首跳选手。

“我们是异地恋,他在杭州我在湖北,我们坚持每个月都见两次面,一起出去旅游吃喝玩,武当山的蹦极蹦过,西安乐华欢乐世界的极限过山车也坐过,抖音里看到奥陶纪18米大秋千,还有荡绳,真的特别激动,想跟他一起完成属于我们的挑战。”肖梦怡说,从未经历过蹦极的男朋友能陪她一起完成这个挑战让她感动,相信两个人对生活又会有了新的认识,会更加珍惜对方,所以他们穿上了紫霞仙子和自尊宝的古装。

其实,当他们站在起跳台的时候,真正勇敢一点的还是男生,当她听到女生一声尖叫“下去了”的时候,马上飞身跃下,“能自己跳,而且还助跑了自己跳的选手非常少,人对悬崖是恐惧的”,段树军说,这位男生其实非常勇敢,可能也是爱情的力量。

这对情侣的“双人跳”并不是像双胞胎一样拴在一起的,而是两套绳索分别跳,这可真的是考验着“You jump,I jump!”的真情。

据了解,今年段树军在荡绳的安全性和效率性上都有提升,奥陶纪2019年极限荡绳挑战预计在6月16日,6月22、23、24日持续开展,不过因为风雨和大雾,昨天只有三组选手完成了挑战,最惊险刺激的“五人跳”尚未进行,这在以前都没玩过。

据悉,今年的极限荡绳,参跳者分为单人、双人、创业、国际等组别,每位候选者还要过体检关才能最终站上跳台。

奥陶纪在重庆以惊险刺激的高空项目闻名,成为了游客打卡圣地,下半年,奥陶纪景区还将开放一批全新的惊险项目,如“步步惊心”的升级版“步步惊魂”、55米的水上高空蹦极、高60米的超级“跳崖机”、高38米荡幅惊人的“龙门飞甲”等,奥陶纪的惊险项目又将刷出新高度,成为一个可以反复玩,还能玩两天的景区。

分享到

“世园消夏音乐美食节”今晚开幕,为游客提供夜间游园新选项

炎炎夏日,北京哪里最凉快?延庆推出十大消夏避暑主题游线路

网红同款蹦床馆空降北京欢乐谷 引领最IN潮流

边玩边学,暑期五个适合带娃去玩儿的世园好去处!

旅游惠民!大中小学生暑期游江西4A级以上景区免收大门票

稻香湖景第六届荷花节开幕 游客可滑冰纳凉、乘船、赏荷、品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