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艺绽

这支摇滚乐队走过30年,乔杉回忆起听歌时光,高晓松浑身起鸡皮疙瘩

2019-06-06 20:38 艺绽 TF011

“刚才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就是那种昔日重来,我们想起的是那个光芒万丈的摇滚的时代。”

当面孔乐队的《梦》在最近热播的《乐队的夏天》舞台上响起,很多人仿佛一下子被拽回到过去,露出怀念而感慨的神色。一些乐队成员纷纷随着哼唱,一向淡定的张亚东也不禁张开嘴巴,高晓松更是激动地讲起了中国摇滚乐黄金时代的过往,直言浑身起鸡皮疙瘩。

当1994年香港红磡那场“中国摇滚乐势力”演唱会的录像开始播放,面孔乐队的贝斯手欧洋现场哽咽。23岁的欧洋曾作为魔岩三杰之一何勇乐队中的贝斯手,亲历了中国摇滚乐最辉煌的时刻,这支乐队铭刻着所有热爱摇滚乐的人对那个时代的记忆。

成立于1989年的面孔乐队是内地一支重金属摇滚乐劲旅,歌词抒情,着重于舞台表现,惹人注目。其代表作《给我一点爱》《梦》《我不累》《习惯》《港湾》等一直被歌迷们津津乐道,传唱至今。

上个世纪80、90年代,正是中国摇滚乐崛起并开始进入主流音乐市场的年代。如果说90年代是乐队这一音乐形态在中国的“夏天”,摇滚乐就是带来这场燥热的艳阳。

面孔乐队就诞生在那个“夏天”,与同一时期先后成立的黑豹乐队、唐朝乐队、超载乐队一起开创了中国摇滚乐的先河。这些乐队燃烧了年轻人的热情,整个摇滚圈儿的生活方式、形象都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作为中国摇滚乐的先驱者之一,面孔乐队以独树一帜的风格撑起了一面经典金属摇滚的大旗。为中国摇滚乐创作了很多优秀的作品,对音乐的坚持不懈感动了整整一代人。

“我最开始接触摇滚乐的时候,把面孔乐队的整张专辑的鼓都扒下来了。” 痛仰乐队鼓手大伟分享了面孔乐队对自己的启蒙。黑撒乐队主唱大治发自肺腑地感慨,“面孔让我们想起当时我们为什么要做摇滚乐。”

经历了解散、重组、再重新启程,音乐这条路,面孔乐队走了30年。三十年来,有一代人成长,有一代人隐没。面孔乐队却像躲过了岁月的侵蚀,热情,幽默,开心喝酒,大声唱歌。

今天的面孔乐队以贝斯手欧洋、鼓手刘忠、主唱陈辉、吉他手吴金迪的阵容霸气亮相,让90、00后的年轻人们看到他们风采依旧地演唱着90年代的经典曲目《梦》,让老炮儿们重温过往,新生代了解历史。

网友留言

起初成立的时候,面孔乐队成员平均年龄不到18岁。陈辉是面孔乐队的第二任主唱,1993年与鼓手胡伟一同加入面孔,代替此前主唱侯歆和鼓手马克塔勒。

从小学习小提琴的陈辉曾以小提琴手的身份在乐团演奏,一次偶然的机会,由于一个演员嗓子坏了,他被临时要求替演,从此开始了自己登台演唱的经历,此后便再没下来。加入面孔也是机缘巧合,初次尝试就与大家一拍即合。

“第一眼见到三哥(欧洋)的时候,感觉形象上非常的国际范儿。”陈辉说起加入乐队时第一次与欧洋见面的场景,满眼的幸福溢出了屏幕。

“就是敢穿。”欧洋立刻回应,引起乐队成员一阵滑稽的笑声。“调皮的状态是很重要的。”基于这样的观念,这群年近五旬的摇滚老炮儿却意外迸发着青春的气息。

正如陈辉描述的那般,欧洋年轻时扮相前卫时尚,那时的他专注于跳霹雳舞,还拿过全国霹雳舞大赛的冠军,甚至一度将此作为今后的事业。而真正开始投身摇滚乐,是因为看到了1985年那场震撼全球的南非义演。

1985年7月13日,名为“拯救生命”的大型摇滚乐演唱会在英国伦敦和美国费城同时举行,这是一场横跨多地区的摇滚音乐演唱会的伟大演唱会,旨在为发生在埃塞俄比亚的饥荒筹集资金。

欧洋说:“1985年的那场表演让我大吃一惊,特别激动,看到了很特别的音乐表达形式,那时我就知道这是我真正要干的事情了。” 这一做就是30年,此后他还开创了愚公移山livehouse,供很多乐队演出。

乐队刚成立的时候叫“失去控制”,后来大家觉得这个名字与自身的音乐以及格调不太相符,也就有了现在这个名字。这个名字也寓意着,面对这个复杂的世界,每个人有无数种面孔。同时也代表着面孔不同的音乐风格。

1990年,“魔岩文化”打造的中国第一张摇滚乐合辑《中国火Ⅰ》诞生,其中收录了面孔乐队的《给我一点爱》,从此面孔乐队在中国摇滚乐坛崭露头脚。

1994年乐队参与录制合辑《摇滚北京Ⅱ》,其中收录了《梦》和《我不累》,《梦》一度创造了全国二十余家电台音乐排行榜居高不下的纪录,在天津有线电视台更是创造了上榜30周17周冠军的奇迹。这首歌曲也成为了一代人传唱的经典,散发着传统摇滚的魅力。

此次参加《乐队的夏天》,面孔乐队在第一期节目中就演唱了这首《梦》,很多台下的观众和乐队成员都能从头唱到尾。果味VC的主唱直言“小时候我们都弹过《梦》”。乔杉也激动地回忆起了初中时候的碟片,和那些躺在床上听他们歌的时光。

1994年,全球五大的BGM唯一一次进大陆签约艺人就签下了面孔乐队,他们的专辑《火的本能》一路开挂,卖到了70万张。 没有个性,没有主张,没有压抑感,没有意识形态,面孔乐队所谓的“四大皆空”,使他们与第一代中国摇滚乐手之间形成了明显的分野。

可是专辑没发行多久,面孔就与BGM解约了,其中不免有经济纠纷和观念分歧。年少轻狂的面孔拒绝公司的安排——朝着偶像派的“抢花”式乐队发展,于是就有了像电影《波西米亚狂想曲》中皇后乐队与经纪公司老板谈崩的情节那样,面孔开车走人了。

不过,和电影中皇后乐队飞扬的势力不同,当时的面孔遇到了瓶颈。1996年,像所有乐队面对的分分离离的问题一样,乐队成员一时间迷失找不到方向,成员之间的摩擦也让这支乐队在与公司解约后不久便解散了。

面孔解散的那些年,欧洋加入了超载乐队,而主唱陈辉则独自发展。2006年,陈辉开始着手重组乐队,欧洋很快归队。除了这两位,面孔乐队的成员多年来不停地更换、重组。

可贵的是,时至今日,面孔几乎每个成员到现在都一直坚持在这个音乐圈内,发展的轨迹不尽相同,却也精彩纷呈。

2016年,面孔乐队发行单曲《穹顶之下》MV,创造了网易云音乐和QQ音乐两天点击量约两千万的流量。

2018年,他们发布了全新EP《幻觉》,包含多样曲风和完整概念。活跃于中国乐坛近30年,面孔常常被作为压轴、重磅、老牌摇滚代表乐队,出现在各大活动演出现场和国内各大音乐节。

世易时移,摇滚当年的全民热度不复存在,国内的乐队环境经历了长期的低潮。不少人重归地下,再难以复制当年的传奇。

但面孔乐队经历了30年浮沉,却初心依旧。在他们的音乐世界里,年轻无关年龄,从来都是灵魂。主唱陈辉浑厚而极富磁性的嗓子与当年所差无几,相貌上也没有太大变化,他开玩笑说摇滚乐可以让人年轻。

“无论在生活中以及音乐里,态度永远起决定作用。其中包括真实,顽强,坚持,爆发,反抗……如果没有这些,再精良的装备,再华丽的编曲,再流行的旋律不过是小丑,谈不上摇滚乐。” 陈辉认为摇滚乐是一种态度,“心不灭的血性和对摇滚梦永恒的坚守才使得面孔乐队一直走下去。“

欧洋说起乐队30年来的变化温情脉脉,“没变的是对激情的保持,不一样的是乐队成员更加紧密,更加了解对方了。”

站在舞台上,他们的音乐依然铿锵有力,激情澎湃,那股劲儿还在。他们用身体力行证明了爱音乐的孩子不会老。

“我们还在继续走下去,我觉得我们永远都迸发着属于我们的摇滚青春。”陈辉目光笃定地说。

每一代人的音乐

是传递那一代人的感情

当很多的年轻人听回去更早期的东西

可以从那个年代得到养分

得到他们传递音乐带来的意义

这就是乐队最珍贵的地方

——94年红磡演唱会策划人贾敏恕

本期图文综合自网络

 

 

来源:艺绽 作者、编辑:关一文

流程编辑:tf011

分享到

崔健、窦唯、老狼、张楚……她用镜头定格下摇滚乐的灿烂青春

新裤子乐队主唱彭磊“又丧又耿直” 网友:中年男还有这种活法?

有怼人!《奇葩说》班底打造 《乐队的夏天》,为何成综艺新黑马

艾拉·马利肯讲述“魔琴”传奇 一场古典与摇滚的狂野穿越

北京本周音乐演出推荐:有音乐剧《泰坦尼克号》,还有彩虹合唱团

他曾介绍老友金庸加入中国作协 邓友梅与京味儿文化有何渊源?

卡梅隆塑造过多少“女战士”?自《终结者》开始改变好莱坞电影审美趋势

歌坛“常青树”费玉清正式封麦,却让人想起刘德华说过的一句话

“抄袭”照片的画作批量出现在国家级评选中,难道这是未来风向标?

本周北京热门展览推荐:品读李斛水墨人物画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