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死刑犯“归来”又涉黑,中央发话了,孙小果案要办成铁案!

2019-05-25 13:09 北京晚报 TF017

因强奸等罪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竟然摇身一变成为夜场黑老大,瞬间引发舆论哗然。昨天,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向云南反馈督导情况,特意点到孙小果案,要求办成铁案,并将适时回头看。记者从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获悉,全国扫黑办已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

4月1日至10日,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完成对1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进驻工作,第二轮督导工作全面启动。按照安排,本轮督导原则上一个月,浙江、天津、吉林、江西、湖南、云南的结束日期为4月30日,安徽、广西、海南、贵州、新疆为5月7日至25日不等。

5月22日至23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召开会议,听取第11至第20督导组督导情况汇报。24日上午,第20督导组组长韩勇向云南省反馈督导情况。

在反馈会议现场,中央督导组还专门听取了孙小果案件情况汇报,要求云南省委组织精干力量,依法严惩、深挖彻查到位,把该案办成铁案,中央督导组将适时组织“回头看”。

对此,云南省委表示,依法彻查,对在该案中为孙小果提供保护的国家公职人员,无论涉及到谁,坚决一查到底、决不姑息,依纪依规依法严肃处理。相关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回应人民群众关切。

起底孙小果

恶霸数罪并罚被判死刑

惊动中央督导组的孙小果是何许人也?公开资料显示,孙小果,昆明人,1994年10月,还在警校的他曾轮奸女青年。案发后,他的出生年份由1975年改为1977年,被法院判处3年有期徒刑,随即被保外就医了。

1997年11月,自称“昆明黑社会老大”的孙小果伙同他人对少女张某某进行殴打、侮辱,用竹筷和牙签刺张的乳房,致使张某某负重伤。这次,其罪行包括强奸多名女性,包括未成年人,还具有当众强奸的量刑情节。

云南法制报 1997年12月9日报道

除此以外,法院还查明孙小果故意伤害、强制猥亵侮辱妇女、寻衅滋事等一系列罪行,经过二审被宣判死刑。

1997年12月9日,《云南法制报》刊发报道,文中,孙父孙母对自己儿子所犯的罪行表示了震惊、愤慨和谴责。孙小果的父母当年表示,作为受党和人民教育培养多年的执法干部,孙小果的所作所为无疑给他们当父母的蒙上耻辱。他们坚决支持有关部门对孙小果依法惩处,同时积极为办案提供必要的帮助。

一审判决后,孙小果等人不服,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媒体披露家人曾为其奔走活动

在孙小果案件中,其父母所做的,与此前所说的“坚决支持执法部门对儿子的处理”大相径庭。1998年初,《南方周末》以《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为题,曝光了孙小果及其团伙在昆明的恶行。文中提到,孙的母亲多次找到有关办案人员,要求翻看有关孙小果的案情材料及索回孙小果被警方扣留的一些物件。

2019年4月24日,《昆明日报》一条头版消息,将孙小果再度拉回人们视野。

上述报道称,中央督导组进驻云南期间,昆明市加大工作力度,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

澎湃新闻从多个权威渠道证实,此次扫黑除恶被打掉的孙小果,就是21年前的“昆明恶霸”。

被判死刑的孙小果,不仅顺利走出监狱,还改名换姓,成为昆明夜场上人尽皆知的“大李总”。并且,一审被判死刑10年后,他还于2008年10月27日申请专利,此事也是由孙母联系代理机构一手操办。

5月16日,《南方周末》发文称,每次犯事之后,都是孙小果母亲在背后为其四处活动奔走。

孙小果成功“越狱”,有没有人帮他徇私舞弊?他再次成为“黑老大”,背后到底是谁在“撑伞”?为回应舆论关切,昆明扫黑办日前表示,省市有关部门已对孙小果所涉犯罪、相关判决及刑罚执行等问题正在开展调查和审查工作,将一查到底、绝不姑息,依纪依规依法严肃处理。

微评

谁是孙小果的权力拐杖?

“彻底查清问题,依纪依法严肃处理”,铿锵有力,提振人心。为非作歹,残民以逞,却上演“亡者归来”,确实蹊跷。从回应关切到拉直问号,从“打伞破网”到“打财断血”,从一查到底到一查到“顶”,用法律驱散孙小果案带给公众的恶霸想象和正义焦虑。据人民日报

来源:北京晚报 综合新华社 央视 长安街知事等

流程编辑:TF017

分享到

全国扫黑办派大要案督办组督办孙小果案 已于6月4日进驻昆明

中央扫黑除恶,中政委牵头6部委进驻昆明,孙小果案迎来关键时刻!

以范冰冰奶奶照片当孙小果母亲求打赏!娱乐至死岂能无法无天?

孙小果案真相已经披露,追责更不能止!是谁在背后为“亡者”撑伞

云南省扫黑办通报孙小果案进展:生父系昆明某单位职工,已去世未涉案

彻查!昆明孙小果不再是“谜一样的男人”,比比到底谁的“后台”硬

云南扫黑办披露孙小果父母、继父身份,已对涉案11人采取了留置措施

孙小果在昆明就有“孙衙内”之称,他背后究竟是谁?不应久问无果

昆明恶霸孙小果惊动中央督导组,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上演“亡者归来”?

寻人!64岁老人失踪超40小时,出门之后彻夜未归,家属已报案

“教科书式老赖”败诉,岳屾山没有侵权,黄淑芬或仍拖欠74万赔偿款

北京房山十天两起山岳救援,消防提醒勿登野山

57岁男子夜里迷路被困十渡野山,北京房山消防深夜救援

电动车配件清单里有这两样,消费者收到货却没有!商家还称没少给

污染降了,蓝天多了,大气环境治理“科研国家队”起了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