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社区自助登记、网上下单取送……换书让闲置书有了新出路

2019-04-12 09:30 北京晚报 TF011

面对书柜里堆积如山的旧书,很多人不免犯愁:越攒越多太占地方,当废品卖掉又太可惜……其实,这些闲置书还可以另有出路,那便是交换。

每周六上午,紫芳园南里社区的快乐小陶子公益童书馆都会组织读书活动

如今,无论是社区童书馆,还是公共图书馆,甚至是微信小程序,都在尝试提供换书的平台。人们拿来读过的书,带走想看的书,以一种绿色环保的方式,让旧书的生命在流转中得以延续。

社区——

每个孩子都有独立一页 相当于一个阅读存折

提起位于地下室自行车库深处的综合文化室,很多生活在丰台区紫芳园南里社区的居民或许都还有些陌生。而胡珊作为一名文化志愿者,从四年前便开始为设在这里的快乐小陶子公益童书馆服务。每周六上午,她都会为孩子和家长们办一场读书会,共度两小时的美好时光。

“我们最初主要做亲子阅读,站点设在公园里,但冬天室外太冷,紫芳园南里社区居委会领导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将快乐小陶子引进社区,给大家提供了室内活动空间。”从2014年底开始试运行,到2015年正式挂牌,志愿者们欣喜地看到童书馆在社区一步步发展起来,他们的服务不仅得到居民认可,也得到方庄街道和紫芳园南里社区居委会的肯定与支持。

“每周我们都会把读书会的消息发布到微信群里,考虑到场地和人手有限,规模一般控制在20个家庭以内,辐射半径大概在3公里。”活动开展的同时,项目执行人胡珊也将换书计划提上日程,“站点成立之初,机构提供了一百本左右的启动图书,社区居委会又利用社区公益金为童书馆分批添置了几百本图书,再加上很多家长主动将家里的闲置书拿过来,童书馆就成了中转站,大家参加完活动顺便换一些带回去看,还可以互相交流读书心得。”

胡珊指了指靠墙的一排书架表示,目前童书馆藏书量近1000本,其中既有《法布尔昆虫记》《高卢英雄历险记》《吴姐姐讲历史故事》等大套系读物,也有《小房子》《野兽国》等经典单本绘本。“我们在收书的时候会进行筛选,要求在八成新以上,每年会在8月份组织孩子和家长统一给书贴上条形码,还会根据阅读难度分别贴上红标和绿标,方便不同年龄段的孩子选择。”

在这里,换书流程并不复杂,主要依靠孩子们自助完成。“我们准备的有登记表,每个孩子有独立的一页,上面填的有姓名、电话和押金缴纳情况,每次借还,都可以自己写上书名和日期,相当于是一个阅读存折。”胡珊表示,童书馆并没有专职工作人员,换书更多是靠彼此间的信任。

这本登记表,佳玉再熟悉不过。一年多来,她已经在妈妈的帮助下,完成数十本书的借还。听说童书馆有望扩建,佳玉妈妈满怀期待,“现在这边空间有限,家里有书也不敢都拿来。以后如果场地更大些,就能容纳更多藏书。除了捐赠以外,还可以开辟一个分享区,把自己喜欢的书放在这里一段时间,别人看完还能再拿回去,这样或许会有更多孩子愿意参与进来。”

快乐小陶子公益童书馆的书架上,摆放着可供交换的图书

图书馆——

每周六举办换书活动 兑换券一个月内有效

与工作日相比,周末的通州图书馆总要热闹许多,不少家长带着孩子在这里畅游书海。与其他人直奔楼上不同,陈川华带着女儿菲菲来到位于一层大厅的书架前。每周六上午十点到下午三点,这里都会举办一场图书交换活动。

陈川华早已是这里的常客,自从2017年底偶然发现这项服务后,他和爱人便经常把家里的书整理后分批带过来。“家里的书太多了,特别是孩子的书,有很多都是小时候的绘本,现在几乎不会再看。送朋友吧,人家未必需要,倒不如放在这里,可以物尽其用,顺便还能换点别的回去看,也省下不少买书的钱。”这次过来前,陈川华和爱人整理出了足足两纸箱闲置书,“今天拿的还不到一箱,用包背着、袋子拎着,打车过来,之前有一次索性拖了个行李箱。”

陈川华小心翼翼地把书掏出来,交给身穿蓝马甲的文化志愿者审核登记。“除了确认是正版书以外,还对图书的品相有一定要求,不能有明显的污损,内容上也有选择,一般不收教辅书、工具书等。”一名在现场服务的文化志愿者表示,验收合格的图书将盖上“图书交换”的专用章,完成信息登记后上架,不合格的图书则由提供者选择带回或捐赠,“用于交换的图书库存从最开始的300本,增加到目前的1800多本,数量一直在稳步提升。”

对于这样的变化,陈川华颇有感触,“现在可选的书越来越多,质量也都很不错,孩子每次听说能来换书都很高兴,她喜欢自己挑,享受淘书的乐趣。”在三层高的五组书架前,陈川华认真翻阅着,从事家庭教育工作的他特意选了《爱的教育启迪》《育儿圣经》《0-3岁婴幼儿家长指导手册》等书目,女儿菲菲经过一番仔细比较,也找出自己心仪的《圣诞爷爷的新雪橇》《黄小鳽来我家》《杰克和豆茎》等故事书,“跟借书比起来,换的书不用受时间限制,看多久都没问题,留在自己手里作纪念也行,更灵活一些。”

清点之后,文化志愿者数出11张图书兑换券交给陈川华,“今天换完,还有这些富余,一个月以内都可以再来选书。”陈川华微笑着点头收下,“我们离这边不算太远,还会经常来,下次让孩子妈妈也挑一些她需要的,这样每个人都有新收获。”

通州图书馆每周六都会举行图书交换活动

网上——

上门取书原价换币 实现低成本高质量阅读

尽管提供周末换书服务的图书馆不止一家,但对很多人来说,似乎依然无法满足需要。“如果足不出户就能实现换书,岂不更加省时省力?”抱着这样的想法,何胜芳决定把换书搬到网上,“借助互联网平台,可以让换书不再受地域限制,效率将大大提高。”

今年春节前后,何胜芳和团队共同打造的E书汇图书循环平台正式上线,公司大本营也从广西迁到北京。对于经营了二十多年传统实体书店的何胜芳来说,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转型,“平台是在线下实体书店以旧换新共享模式基础上进行的互联网创新实践,在这方面,没有太多成熟经验可供参考借鉴,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经过反复测试,何胜芳最终选择将操作流程尽可能简化,“在微信上搜索小程序‘E书汇’,打开后点击首页下面的‘回收’,就能实现扫码卖书。只要凑够六本书或者书价满150元,就可以安排快递免费上门取书。”

何胜芳表示,目前平台回收图书的数据库已经达到150多万种,尽可能保证大多数家庭闲置图书都可以被扫码识别出来。按照规则,平台不收盗版书、非法出版物和境外图书,不考虑中小学教材教辅和高定价套装书等,也不接受有明显破损、缺页、发霉、划痕、笔迹等问题的图书,回收来的书将经过臭氧消毒塑封处理后再次循环使用,“符合规则的书都按照原价给书币,书币虽然不能用来提现,但能以很低的换购价买平台上的新书,甚至还有不少书可以免费换。”

作为试水者,何胜芳面临的困难还有很多,“前期来看,由于收书规模还不够大,快递只能按散件来结算,物流成本很高。另外,随着可供交换的图书数量增加,库存压力也越来越大。为了降低运营成本,很多工作都只能选择外包。”不过,看到平台运营一个多月,用户数已经攀升到2万多,何胜芳还是满怀信心。

在他看来,换书只是第一步,推广阅读才是更加长远的计划,“书要看才有用,我们希望通过换书,让更多人看书,而不是简单把书换成钱。特别是对学生而言,阅读习惯和阅读能力的培养至关重要。”何胜芳表示,平台还在研发中小学生阅读评价系统,力求帮助老师和家长了解孩子的阅读情况,“如何通过换书平台实现低成本、高质量阅读,从而助力全民阅读,正是我们接下来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宗媛媛 文并摄

值班:辛宏

分享到

国博发布新书,带读者“参观”大英博物馆里的中国文物

“10后”小读者不看机器猫 却成最早开始阅读的一代

国内30本科普图书六成为引进 科普读物能不能让科学家来写?

当当自营图书去年卖出15亿册 全年活跃顾客数达到4500万

40万好书将亮相2019北京图书订货会 展示改革开放出版成果

中华书局评出2018年度双十佳图书 分为古籍整理和人文社科两类

60余万图书汇集北京台湖分会场 读者到场购书可享85折

北京文博会台湖分会场汇集60余万图书 到场购书可享85折优惠

这本地理绘本被赞浓缩了世界 最适合家长带孩子共读“冒险”

2000余种“京版”图书亮相上海书展 首发多本名家名作

书评《转变参与》:经济学家的哲学思考

谁说职业病是坏事?老交警刘长富34年认真工作,换来火眼金睛

最高法谈“视觉中国”事件:不能水印署谁就算谁的!

医院门前上演百米冲刺!北京一女子突发心脏病,公交司机狂奔求医

90后女孩高买低卖迪士尼门票套现700多万 4个月就“爆雷”

纪检监察干部杨国利:由好处费牵出不动产登记“窝案”

偷窃价值17万的“僵尸”摩托车被当场发现 俩小偷反而搭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