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舆论

治理保健品市场乱象,可否试试负面清单?

2019-03-15 13:34 北京晚报 TF010

今天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日。

李嘉 制图

在众多被曝光的假冒伪劣商品及损害消费者权益的典型案例中,保健品行业仍是重灾区,老年人依然是受骗上当的重点人群。67岁的林伯曾被某国医馆、某科技公司邀请“免费旅游”,去了才知道那是为了高价推销低廉的保健品;在昆明市的一栋白色楼房里,每天都有许多老人前来打卡赢积分,其实不过是一个保健品传销陷阱,刘先生的母亲就先后花销了十多万元购买保健药品……类似的案例数不胜数。

事实证明,保健品市场乱象,并没有随着包括权健在内的保健品企业的被查而有所收敛,甚至一些中小企业反而从中看到了占据更大市场份额的机遇;在巨额利益的诱惑和驱使下,夸大宣传、购买返利、拉人头提成等违规违法营销方式风光依旧;为了避免成为监管部门的重点关照对象,他们开始把主战场从闹市区转移到小区,从“高大上”改走亲民路线,打感情牌。以至于监管部门去查处时,明明是受害者却又蒙在鼓里的大爷大妈们还站出来替他们说好话。

恨不得“快刀斩乱麻”,只是这快刀从何而来?又说“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可消费品乱象的“薪”在何处,又如何抽?

今年两会期间,代表委员们纷纷就整治保健品市场乱象献计献策。全国人大代表赵明枝、全国人大代表张军都提交了加强保健品市场监管的建议。身为医生的张军认为“缺乏规范的评定标准是保健品市场乱象的最大问题”,因不同于药品需要做前期的基础研究以及后期大规模的临床试验,导致保健品准入门槛比较低。因此,张军建议出台相应政策条文,提高保健品的准入门槛。与之呼应的,是全国人大代表俞学文认为,保健品的确存在许多问题,但也有很多保健品对人的健康有一定作用,不应“一刀切”,他提出建议建立保健品“负面清单”,既把不好的保健品列出来,同时也要在清单中把食疗保健养生和非法行医区分开来。

代表委员的建议提供了一个治理保健品行业乱象的新思路,即从严把好“入口关”。无疑,这将与继续加大打击力度的“事中监管”、提高违规违法成本的“事后惩处”,形成一个完整的监管链条,打出组合拳的威力。这也意味着,不是等着出了事再去灭火,而是提前告诉商家,不是随便什么东西都能挂上保健品的名头,也不是想生产什么就生产什么、想提供什么服务就能提供什么服务,更不能把微量元素包装成能治一切疾病的神丹妙药。保健品“负面清单”什么标准,由什么部门来开列,值得管理部门思考。

彻底改变保健品市场乱象,哪一个环节都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监管主体的责任都不能放松,必须严进严出,严管严惩。保健品不是药,治理保健品市场的沉疴顽疾,则非下“猛药”不可。令人欣喜的是,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开展的“百日行动”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已着手考虑建立保健品市场乱象整治长效监管机制。这是对保健品市场健康发展的负责态度,更是保护广大消费者特别是老年消费者权益的务实举措。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权健案” 一审宣判给公众一个交待,打击骗人保健品没有休止符

新规刚实行就钻空子?说好的保健品警示语还没贴,那就贴罚单吧!

2020年起保健品需声明“不能代替药物”,新规实施效果如何?

浓缩果汁当保健品卖,坑了9名老人28万元,仨骗子获刑

保健品命名出新规,不得用“好视力”“灵丹”等名

北京市消协提出设立犹豫期 老年人购买保健品有了“后悔药”

四成老年人购买保健品属冲动消费 北京市消协建议一个月内可退货

北京市消协建议设老人“消费犹豫期”,买保健品一个月内可退货

老人把卡交给保健品销售员办退货,结果48万存款被挥霍一空

老人上当买200万保健品,又被骗能退钱!为何只有一人报案?

老年人因保健品屡次被骗为何不报警?法官:这种心态易误事

购买保健品被骗后不报警,这些老人咋想的?

朝阳医院再现暴力伤医事件:文明之耻,社会之伤!

北京孩子寒假“打卡”类作业少了,学校鼓励为长辈多做事

水电费欠缴暂时不纳入新版个人征信,公民诚信绝不能“欠缴”

民政部该为千年一遇对称日加班吗?是情分不是本分

9家酒店被取消星级有何警示?仅靠评级就想躺着赚钱的时代已过时

春节司机补贴,钱该谁出?需平衡各方利益,不该年年都是糊涂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