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聆听

如何解决快递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问题?这些社区里或有答案

2019-02-14 10:21 网络 TF021

“您的快递已到兴隆家园14号楼101。”家住东五环附近兴隆家园小区的张女士收到的短信中,附有一个提货码。在这个小区中,快递公司与两家超市进行合作,将其公司的快递存放至超市中,形成自家公司在小区中的小型货站。

天天朝阳小区中的快递货柜

在天天朝阳小区中,一个快递货柜立在小区出入口处,它每天代上班的业主收取快递。

在2019年北京两会中,政协委员朱良建议,在社区周边可以利用商业网点、报亭等现有设施改建成快递周转点。市政协委员、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北京市分公司总经理王小东在北京两会中也曾表示,与传统上门投递相比,智能包裹柜投递效率能够提高3倍以上。

如何解决快递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问题?记者带着政协委员们的建议去社区寻找答案。

小区货站

超市代存快递业务兴隆

兴隆家园小区14号楼一层的一家小超市,不断有人进入,直接拐进了超市中的一个角落,念着提货码。

这家超市的角落中,并未摆放商品,货架上密密麻麻地堆放着大小不一的快递包裹。一名工作人员在货架中寻找着快递,桌上放着一碗吃了一半的面条。“有人来取件就得马上找。”

这家超市工作人员表示,货站已与快递公司进行合作,这家公司到小区的所有快递都存放在这里,再通知业主来这里取货。快递公司每月支付给货站一定费用,对于收货人并不收费。

“有的时候遇到大件的东西,我们还得给业主送到楼上。起码搭上了两个人,一个人去配送点取货,有时候还得送货上门,一个人要在店里负责给业主找快递。”这名工作人员表示,货物需要自己去配送站自行取件,而不是快递员将快递送至货站。

常有业主在付件过程中不甚满意,而将投诉电话打到了快递公司进行投诉。每次投诉后,快递公司都在付给货站的费用中扣除一部分。“相当于罚款了,所以这个活儿很繁琐,不好干。”

这名工作人员算了一笔账,在收送快递中,需要两个人,同时超市中本就不大的空间中,还需要辟出一个专门作为存放货架的地方。“已经干了几个月了,挣不到什么钱,还很累,现在考虑不想干了。”

在该小区1号楼中,一家小超市的门上挂着“妈妈驿站”的牌子,同样是一家快递公司与其合作,将这里作为该公司的社区货站,业主可凭提货码到货站取货。超市工作人员表示,可以方便快递公司的送件效率提高,也可以满足一些白天上班不便收货的业主的需求。

兴隆家园小区中小超市里的货站

在红庙社区的一家洗鞋店中,快递员频繁进出。同与快递公司合作的方式不同,这家洗鞋店提供收费代收快递,小件每个1元,大件每个2元。店主表示,一开始时有客户打电话希望帮忙收下快递,送来的快递越来越多,就直接增加了代收快递的服务。

快递货柜

满足白领需求常常满员

在东四环外的天天朝阳小区,一个快递柜立在小区出入口处,电子显示屏上提示着收货人如何进行操作。快递柜共有80个大小不一的快递存放空间,像超市的寄存柜一样,方便存放不同大小的包裹。一名快递员说,这些快递存放空间经常是一位难求,一些白领白天不在家,周围没有可以代收的小店,快递柜则是他们的首选。

上午10点半,业主张先生下楼取了前一天的快递,收拾东西准备回老家过年。点击屏幕上的“我要取件”,输入密码和手机末4位数字后,只听“嗒”的一声,柜子弹开,张先生取走了自己的包裹,整个过程不到1分钟。在他看来,快递送货的时间点几乎都是自己的工作时间,只能将快递放在楼道中的消防栓柜子里,这样的方式并不安全。

“您有个快递,给您放在快递柜了,取货码一会自动给您发过去。”在一名快递员看来,在天天朝阳小区周围,拥有这样快递柜的小区并不多。一些业主没有办法收货,只能改时间再送。“对于我们来说,一个件需要跑两次,送货的效率就低了很多。”

在甘露园南里一区中,一个不大的快递柜也成为业主取快递的一个途径。一名业主称,小区中没有其它可以存放的地方,而快递柜可以24小时随时取件,“对于上班族来说方便多了”。

在通州国风美仑小区,门前安装着快递柜。因为是封闭小区,快递员在小区门口开始给业主打电话,通知业主到小区门前取件。多数业主直接告知可以放入快递柜中,因而快递柜则变得十分“抢手”。一名快递员称,很多时候快递柜都处于满员状态。

一家快递柜运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在快递柜的投放过程中,有的社区需求比较旺盛,有的社区因投放较多,而出现了闲置的问题。目前的投放中,对小区的筛选十分重要,对于较新小区、年轻人较多的小区的投放在增加,以让快递柜发挥最大的作用。

声音各异

下单避开代收快递公司

一些无法白天取货的上班族对于出现在小区中的代收货站及快递柜都十分赞同。这些方式可以因此解决自己白天无法收件的难题。

而不同的声音也在这样方式的推进中出现。家住兴隆家园小区的张女士在网络购物中,在发货前都会与店家商量,能否选择发货的快递公司,“我就是为了避开在小区中开货站的那两家公司”。

在张女士看来,快递的一个便利性就是送货上门。需要自行取货方便了快递员,也方便了一些无法白天收件的居民,但是却让部分收货人的体验下降。“一些货物需要当面验货,但是这样的投放方式却无法做到,同时也给自己增加了额外的负担。”

兴隆家园小区中超市货站的招牌

国风美仑小区门外,不同公司的快递员将货物摆放在地下,逐一给业主打着电话。一名业主表示,快递柜时常出现满员情况,只有两家较大的快递公司快递员在满员情况下会将货物送到业主家中。更多的快递员则要求业主自行到小区大门取件。“有的时候不管快递柜是否满了,快递员为了省事儿,都说满了让业主出来取,快递柜满员也成了一些快递员要求业主出门取件的借口。我买货的时候也侧重于选择能送货上门的快递公司。”

一名快递员表示,将一些快递存放至快递柜中,每天能多送二三十件快递。住在管庄附近的张先生表示,小区门前安装了快递柜后,不管家中是否有人,快递人员首选就是将货物放入快递柜中。“不征求收件人意见,就直接放进快递柜了,我只是在放进去之后收到一条短信。”

在2019年北京两会上,市政协委员、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北京市分公司总经理王小东表示,与传统上门投递相比,智能包裹柜投递效率能够提高3倍以上,如果实现统筹投递,还可以有效减少电动三轮车的使用,智能包裹柜还能提供物品存放等其他公共服务功能,非常便民利民。将智能包裹柜纳入城市公共服务体系建设规划中,合理规划网点布局。

解决之道

收件人应可自由选择末端配送方式

一家快递柜运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快递柜进入小区比较困难,需要经过物业公司等部门的同意才能进入,而这个过程往往耗时较长。此外,运营公司还需要承担安装及日常维护的支出。

首一业主大会指导部主任、物业管理专家童超表示,快递柜在小区安装是要有流程的,一些小区需要通过物业公司及业委会的同意。在同意后,还需要收取进场费,费用少则两三千元,多则六七千元。“快递柜与代收点,从一定意义上说可以满足部门业主的需求,也可以减少快递人员、车辆进出小区的频次,使得小区环境与安全性增加。”

在2019年北京两会中,政协委员朱良建议,可将快递周转点作为公共服务项目列入社区规划,在社区周边可以利用商业网点、报亭等现有设施改建成快递周转点;对于难以利用现有设施改建的,在规划上批准利用空地新建快递周转点,尽量让物流配送与末端入户送货分开为两段过程。

快递行业专家赵小敏表示,社区货站、快递柜是末端配送的重要组成部分,末端网点的建设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配送效率,在多元化的配送形式中,消费者也在逐渐适应。为了更好地提供快递服务,在寄件过程中,快递公司可以让消费者进行自行选择配送方式,在订单中明确是否可以接受存放快递柜、货站等代收服务。快递员也应遵守行业规范,在电话确认后再将快递投放至代收点。末端配送建设不断地完善的同时,多样化的服务、行业规范、标准也应该随之完善。

在童超看来,社区快递代收可以让本就有末端配送优势的小超市、便利店与居民产生更多联系。使快递服务与日常消费联系在一起,利用快递代收带来的流量,增加了业主对小超市的认同与黏性,进而打通快递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问题。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赵喜斌 文并摄

编辑:马佳

流程编辑:TF021

分享到

北京一女子不拿身份证代领快递件遭拒,丈夫竟拳打快递员!

蓝色家园修电梯牵出业委会物业矛盾,街道破困局,电梯有望换新

新世界新活馆北门路段为停车自治区域,暂未实现电子支付功能

北京方庄地铁站A口交通信号灯终于亮了,引导员不用再扯着嗓子喊

昨日北京强降雨不少老房漏水,防汛指挥部抢险队员24小时待命

孩子在宋家庄交通枢纽换乘大厅内跳绳骑车玩滑板,安全谁来保障?

北京小红门路宣颐家园坑洼路段改造翻修 再遇大雨无需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