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人与法

时隔22年!法官程杰召集各方当事人让22家拆迁安置户拿到房本

2019-01-22 13:30 北京晚报 TF021

由于拆迁安置方与开发商之间存在房款债权债务纠纷,在1997年就接受拆迁安置的30多户业主,20年来迟迟无法拿到自家房屋的房产证。20年后,通过法官调解,其中22户业主的房产证终于顺利办结,同时,开发商被拖欠的部分房款也得以解决。昨天上午,十余名业主代表向昌平法院天通苑法庭程杰法官送来了感谢信和锦旗,感激法官解决了他们的陈年心病。

昨天上午,十余名业主代表向昌平法院天通苑法庭程杰法官送来了感谢信和锦旗,感激法官解决了他们的陈年心病。

老一辈 各个部门跑了个遍

1997年,原本居住在朝阳区胜古庄附近的居民整体拆迁,其中30多户居民搬到昌平区东小口镇佳运园小区居住。作为拆迁安置户,原本在入住后,开发商应该为这些业主统一办理房屋产权证,但由于拆迁方、安置方和开发商之间存在纠纷,此后的20年间,这批拆迁至天通苑地区的业主全都没能拿到房产证。

业主李阿姨为这件事已经跑了20年,房管、信访等政府相关部门她都去了个遍,但始终没个结果。虽然房屋的五证齐全,但拆迁方、安置方的不配合,让政府部门也无能为力。

这些老邻居们之间没有太多沟通,大家都是各自寻找途径,但最关键的安置方却谁也联系不上,事情迟迟无法推进。眼看着时间一年年过去,有的业主留存的拆迁安置协议因为存放太久,折痕处已经撕裂,被透明胶粘了一层又一层,每次翻开都要格外小心。

20年的时间,让不少业主从中年走向了老年,甚至有些被安置人已经离世。其中年纪最大的张大妈,今年已经是83岁高龄。由于行动不便,房屋的相关事宜她都交由孙子代为处理。

年轻人 尝试寻求法律途径

季女士的父亲也是这批拆迁人之一,在拆迁时,季女士还没有成年。但多年前季女士的父亲去世后,家里房产的后续事务便落在了她的身上。为了办下房产证,年轻的她也已经奔波了七八年。不过,与其他叔叔阿姨的方式不同,她一直在尝试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起初,季女士对朝阳区房管局提起了行政诉讼,诉讼请求被驳回后,她又转而起诉拆迁方。然而由于起诉案由不当,季女士的诉讼请求再次被驳回,案件的再审甚至打到了北京市高院。

看到季女士的努力,不少邻居也都开始配合她一起维权。2016年,25户居民一同到朝阳法院起诉。经过案由变更和管辖移转,2017年8月,季女士又一次向昌平法院天通苑法庭递交了起诉状,请求拆迁方、安置方、开发商协助其办理房屋产权证。此后,20余户业主也陆续以同样的案由向天通苑法庭起诉。

开发商 债务纠纷是最大障碍

天通苑法庭收案后,这批案件被统一交由程杰法官团队办理。经过了解,程杰发现各方僵持不下的核心,就是那笔安置方拖欠的债务。

开发商也有自己的苦衷,他们并非有意想要扣下业主的房本。但安置方拖欠房款未付,导致他们无法为业主开具发票,同时安置方也始终不向他们提供拆迁安置的具体名单,这成为了业主办理房产证的最大障碍。

“其实我们和业主一直有沟通,但安置方找不到,没法确定当时房屋到底安置到了谁的名下。”开发商代理律师马学刚表示,开发商手中并没有安置名单,只能请求法院对相关的事实予以确认,而不能私自协助业主进行房产证的办理。

开发商曾在2009年起诉安置方,要求其支付拖欠的10%房款尾款,虽然获得胜诉,但由于安置方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至今案款仍然没有执行到位,安置方所拖欠的本金、违约金及利息已累积至98万元。

除了房款纠纷外,由于房产证迟迟办理不下来,业主心中也多有积怨,并迁怒于物业公司,不少业主都常年欠缴物业费、供暖费等费用。经法院统计,本次起诉的22户业主在物业处均有不同程度的费用拖欠,金额在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

法官 各方当事人终于坐到了一起

为了解决这起案件,程杰不仅在开发商和业主之间进行协调,其中缺失的安置方也是关键一环。但业主们这么多年都无法联络到的公司,找起来可真没那么容易。

程杰先是通过工商登记信息查询到安置公司的登记地址,但实地探访发现,该公司并不在登记地办公。开发商与他们的官司也已过去10年,当时留下的联系方式也已失效。

偶然间,程杰发现安置公司近期在北京市辖区的法院有一起民事诉讼,通过联系该公司的代理律师,程杰终于找到了公司负责人进行沟通。

开庭时,业主们都惊讶于安置方代理人的出庭。“我们跑了这么多年,都没找到当时负责安置的公司,没想到法官这么尽心,这么快就找到了他们。”

各方当事人在20年后,终于再次面对面坐到了一起。事实上,安置方的代理人对法院的工作十分配合,帮助法官完成了当时拆迁安置名单的查询核实工作,甚至对于部分丢失了拆迁安置协议的业主,安置方也查询了留存的底档,确认了当时拆迁的受益人名单。但安置公司最核心的问题,还是没钱。

但由于时隔太久,当时的安置人有不少已经过世,随后的继承问题又给房产证的登记带来了麻烦。程杰介绍,有的案件原本的安置人就多达10位,再加上继承人的数量,核实当事人的工作就已十分复杂。

针对每一起案件,程杰法官团队都要与所有对房屋拥有合法份额的当事人一一谈话,询问他们对于房屋登记的意见。一些家庭在事前就已经达成了协议,由家中的一人或几人作为房主进行登记,但也有家庭在这一过程中无法完成协调,则选择暂时撤诉。

在维护业主利益的同时,程杰也考虑到了开发商多年没有取得的房款。为了尽快拿到房产证,大部分业主都表示愿意与开发商进行调解,每人分担4万余元的房款。

但4万元的金额,并非每个家庭都能拿得出,经过几次调解工作,开发商也作出了让步。最终,22户业主仅需按房屋面积比例分别负担总额为40余万元的本金及部分利息,开发商则承诺协助这些业主完成房产证的办理。同时,业主们也同意向物业公司结清这些年欠缴的物业费、供暖费等费用。

结局 拿到房款和房本各方都满意

一起案件的处理,让开发商、业主、物业公司都得到了满意的结果。

程杰表示,这个案件能够顺利调解,其实是开发商与业主互利互惠的过程。虽然业主确实支出了一部分费用,但开发商也同时放弃了部分权利,各方最终达成了一致,“开发商拿到了房款,居民也拿到了房本”。

“最实际的就是费用问题,程法官帮我们每户省了一万多块钱。”从立案到拿到调解书,季女士只用了4个多月。随后,她便带着相关手续到房产登记部门办理了产权登记,成为了这批业主中第一个拿到房产证的人。

而邻居们的进度也都不慢,几个月的时间里,大家都陆陆续续完成了全部流程。去年年底,向法院提起诉讼的22户业主已全部完成了房产证的办理。

昨天上午,十余名业主代表向程杰法官团队送来了感谢信和锦旗,感谢天通苑法庭为他们解决了困扰20年的“老大难”问题,“真是有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谢谢,谢谢法官!”

开发商应得的40余万元案款也于昨天上午一并支付到位,业主欠缴的物业费用则已提前履行完毕,20年的纠纷终得圆满解决。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刘苏雅 文并摄

流程编辑:TF021

分享到

首例判决来了!《北京市物业管理条例》为业主“撑腰”

楼道摆垃圾陋习还未改,又添新毛病!电梯里扔纸寒了邻居心

一次街道拆违,曝光北京一两层私挖地下室!业主被判4年徒刑

暖气片冰凉,难道是管道接反了?清源东里小区物业回应启动全面检修

小区“物管会”应该怎么“管”?聚焦5大问题,各方提出意见

中国好邻居!夫妇装房前买26桶油送邻居,留言:打扰了

物业服务合同到期,老物业公司却赖着不走?拒不退出每日罚1万元

业主可以手机投票换物业!给所在小区提意见,是一种公开的督促

因未及时处理业主投诉或报修等问题,北京37家物业企业被集中曝光

北京世纪城小区时雨园业主不同意物业费上涨,想维权后遭遇蹊跷事

北京朝阳京华豪园业主投诉问题 物业人员竟威胁“报上房间号”

北京京华豪园业委会“失联”两年,健身房游泳馆等公共设施出租

女儿突然去世,九旬老人如何过户房产?家门口司法所帮其解决继承大事

疫情期间网购贷款类诈骗高发 警方一季度劝阻群众1.4万名

“偷井盖”可构成故意杀人罪!两高一部针对窨井“吃人”发布指导意见

“子债母还”,法院7小时在线调解,19名劳动者被拖欠工资有着落

疫情防控期教育培训纠纷多,盘点4个典型案例,法官分析支招

疫情导致装修暂停,损失谁承担?法官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