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调查

北京儿童医院儿研所开分号百日 见“刘奶奶”“贾神探”一面不难

2019-01-08 14:06 北京晚报 TF017

上午8点半,年轻的妈妈小楠带着两岁女儿朵朵,来到朝阳医院的“首都儿科研究所朝阳诊疗中心刘晓雁儿童皮肤病工作室”。“孩子脑门儿上长了一小块血管瘤,以前去儿研所看,挂号难,这个点儿肯定得‘加号’,等看上都快中午了。听儿研所的大夫说,他们在朝阳医院开分号了。我今天第一次来,现挂号,这就已经看上了,真是方便多了。”

在朝阳医院,刘晓雁能从容地和家长聊聊病情。

首都儿科研究所朝阳诊疗中心、北京儿童医院世纪坛诊疗中心和北京儿童医院天坛诊疗中心已经开诊百日,这是北京市首次推出的紧密型儿科医联体合作模式。北京晚报记者实地探访发现,儿科分号开诊三个多月来,让以往总是挤到儿研所、儿童医院的患儿和家长,感受到了真真切切的便利。知名儿童皮肤科专家“刘奶奶”刘晓雁、知名儿科超声专家“B超神探”贾立群,如今,可以在朝阳医院和世纪坛医院都能见到了。

首都儿科研究所朝阳诊疗中心

医患交流充分多了

朵朵的血管瘤,是一种常见的儿科皮肤病,治疗血管瘤是儿研所皮肤科的强项,那里每天聚集着来自全国的血管瘤患儿,他们都希望在儿研所得到最专业的治疗。“我每次去儿研所,早上7点多钟到那儿,号早就没了,只能挂‘加号’。”小楠说,能挂上“加号”已经不易,实在不敢奢求能挂上皮肤科主任刘晓雁的号。听说朝阳医院有了儿研所分号,小楠决定试试,没想到周三当天就可以挂到“刘奶奶”的专家号。

朵朵是刘晓雁上午8点开诊以来接待的第5个患者,“刘奶奶”说,如果在儿研所,“半个小时,大概已经接待十多个孩子了”。从1983年进入儿研所工作,36年来,出院挂牌开分号,还是刘晓雁从医经历中的第一次。“朝阳医院是成人综合医院,和我们以儿科为专长不同,所以这里的儿科没有那么多人。你看这就诊环境不像儿研所那么拥挤,给医生、给孩子、给家长更多从容的空间。”

儿研所给朝阳医院专门派驻了一名儿科主任——曹玲,朝阳医院的儿科专门给“刘晓雁儿童皮肤病工作室”安排了一间单独的诊室。诊室内除了刘晓雁,还有儿研所在此值班的皮肤科大夫张高磊,下了夜班、利用休息时间来学习的朝阳医院儿科大夫黄淑霞。

刘晓雁说:“我是每周三上午在朝阳医院出专家门诊。儿研所皮肤科每周派一个大夫过来值班,轮班制。朝阳医院儿科的大夫,经常下了夜班主动过来交流学习,同时他们还有大夫派到儿研所去学习。”

三个医生,还有患儿和家长,诊室内的空间还很宽裕。有些流程和电脑软件操作还需要熟悉,但刘晓雁说整体的体验还是很不错的:“在儿研所太忙了,这里轻松很多。朝阳医院儿科一天大概200个号,我们儿研所一天则要六七千个号。要在儿研所,我可能都没时间跟你说话。”

正聊着,有从黑龙江远道而来的患儿就诊。一个患儿,三个亲属。患儿爸爸告诉记者,他们周二赶到北京,没有挂上儿研所的号,就预约了朝阳医院的号,周三一早就看上了。

“我跟你们说啊,这个血管瘤,治疗需要一个过程,我先给你们开检查,然后看结果开药。过完年,2月份,再预约一个我的号,到时候再来看看用药效果,好吧?”刘晓雁耐心地跟家长解释,“现在知道这里的人还不多,有不少是去了儿研所才知道我们这儿。人少的话,看诊的时间就宽裕,我们和孩子、家长都能放松一些。”

刘晓雁桌上有一摞小卡片,是从儿研所带来的,上面印着干性湿疹的治疗方法,“这是北京每年10月到来年5月的常见病,治疗方法很简单,就是‘抹油’,也就是抹硅霜、润肤霜。在儿研所,每个患儿也就一两分钟时间,我们说得快,家长就记不住。后来我们就让他们拿出手机来录音,还有就是给小卡片。”

刘晓雁说,最好的记忆方式是对话,但是儿研所密集的患儿,让充分地对话成为奢望,“你多聊几句,后面等着的孩子家长就着急了。”

明星小药好买多了

“刘奶奶,您帮我看一眼孩子这个少白头,他爸就是少白头,他现在有白发了,怕遗传。”“过来吧,我看看严重不严重。这个少白头确实有遗传,但你这个就两根,正常饮食、正常休息,不用药,别太紧张。”有位家长挂的是普通儿科号,看见刘晓雁在坐诊,就临时挂个专家号,想再看看少白头的问题。刘晓雁仔细看了看孩子的白发,数量很少,不严重,跟家长说没必要太过担心。

朝阳医院的这个儿研所分号开诊三个多月以来,就诊人数稳步上升,患儿家长除了为“刘奶奶”慕名而来,还有的为了肤乐霜这种明星小药。

肤乐霜是儿研所自制的治疗湿疹的明星小药,以往只能在儿研所买到,因为紧缺,一度出现依靠倒卖肤乐霜赚钱的“黄牛”。一支肤乐霜的价格也被从40多元炒到了200多元。在紧密型医联体成立后,儿研所的肤乐霜可以在朝阳医院买到。儿童医院治疗尿布疹的明星小药鞣酸软膏也能在世纪坛医院、天坛医院买到。

按照计划,紧密型儿童医联体将实现“六通”:即规划通、品牌通、人员通、药品通、标准通、管理通。刘晓雁说:“像我们儿研所,患儿非常集中,有些来看皮肤科的,说不定又传染上感冒了。成人综合医院呢,本身有比较好的基础,但儿科又没有我们这么专、这么全。比如有些发烧伴有皮疹,综合医院的儿科不敢看,患儿又只能到儿研所和儿童医院去。实现‘六通’之后,优势也就互补了。”

刘晓雁以自己在朝阳医院三个多月来的出诊经历为依据,认为与具备一定基础的成人综合医院合作,要比重建一所儿科医院更省投入、更快见效,对患者来说,也就更早享受到便利的医疗。

北京儿童医院世纪坛诊疗中心

床位能统筹调配了

离开朝阳医院时,刘晓雁给记者看了一条微信,这是儿研所和朝阳医院医联体微信群里的信息,就在前不久,一个从云南赶来的患儿,顺利从儿研所转诊到朝阳医院进行住院治疗。

转诊是相互的,紧密型儿科医联体内的床位可以统筹调配使用。在北京儿童医院世纪坛诊疗中心发生的转诊故事,是另一个模样。也是在前不久,一个肺炎合并肺不张的患儿,来到世纪坛医院就诊。在控制了病情后,世纪坛医院联系了儿童医院,将患儿转到儿童医院进行支气管镜治疗。

世纪坛医院的儿科,历史悠久,几乎和100多年的医院创建史一样漫长。在上世纪80年代,世纪坛医院的儿科曾拥有60张病床,实行24小时门诊。在进入新世纪后,医院儿科拥有病床26张,以儿童血液、肿瘤疾病为专业特色。

北京晚报记者到世纪坛医院走访时,虽然没有见到“B超神探”贾立群,但是医院工作人员说,“贾立群儿童B超工作室”已经开始运转。世纪坛医院院办主任王莉,全程参与紧密型儿科医联体的筹备、建设和运营,她告诉记者:“大概是2018年6月底,市医管局开始启动这件事,并且作为重点工作来抓。我们就开始做了前期准备,包括病房、药品准备,还和儿童医院召开了很多次协调会议。”儿童医院派驻的段彦龙医生,同样以儿童血液、肿瘤疾病为专长,现在他担任起世纪坛医院的儿科主任。王莉说,常驻在世纪坛医院的段彦龙,已经行使起全面负责儿科管理的职责,“包括具体到考核办法和薪酬待遇,我们都和儿童医院商定过,不低于他们在儿童医院的待遇,这个是经过明确,一定要做到的。”

现阶段,两家医院的合作已经实现了绿色转诊。“我们床位紧张可以转到儿童医院,儿童医院床位紧张可以转到我们这儿来,达到资源合理利用。”不远的将来,两家医院还会实现远程会诊等更深层次的合作。

另据记者了解,北京儿童医院和首都儿科研究所两家儿童专科医院,将以紧密型儿科医联体的形式负责支援一共22家市属三级综合医院的儿科,按片区划分各自支援一半医院。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孙毅

流程编辑:TF017

 

分享到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设计与众不同:更像室内游乐园,关注患儿情绪

北京儿童医院皮肤科门诊暑期迎高峰 帮孩子解决“痘痘的烦恼”

北京儿童医院胸外科门诊暑期进入“疯狂模式”,医生到底有多忙?

这家儿童医院很特别,“小汽车”开进手术室,“袋鼠妈妈”看孩子

儿童医院精神心理科迎来暑期档 主任医师一天接诊70名患儿

“我们在一起”北京儿童医院·水滴公益儿童烧伤、瘢痕夏令营成功举办

组建专职“号贩子打击队”,北京儿童医院24小时阻击号贩子

北京儿童医院门急诊量下降13.3% 患儿分级诊疗见成效

分级诊疗见效 北京儿童医院前10月门急诊下降13.3%

北京儿童医院周边黑盒饭不卫生!配菜下手抓,凉皮泛酸味儿

北京儿童医院新址将选四环外

北京这些地方开展共享停车,有共赢有搁浅,都探索出了一些经验

北京有社区推出自带智能点餐的老年餐厅,巧设中转站确保热饭菜

60岁学车越来越多,然后呢? 很多老人拿了驾照也不敢上路

北京大兴机场投用时,航站楼建设的主帅却想起了父亲

他拍垃圾分类短片,带领西单明珠实现垃圾减量60%

密室设计师、汉服造型师、线上餐厅装修师 年轻人偏爱小众新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