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张晋曾是《卧虎藏龙》里章子怡的替身 《叶问外传》杨紫琼甘当其绿叶

2019-01-03 11:41 北京晚报 TF017

18年前,他是《卧虎藏龙》里章子怡、杨紫琼的替身,空有一身好功夫却无人知晓;6年前,他化身《一代宗师》里的马三,和章子怡在火车站台的一场对手戏,让他捧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的奖杯;如今,他是《叶问外传:张天志》里无可争议的男主角,就连杨紫琼也甘愿为他担当绿叶……他,就是演员张晋。

凌厉的动作、凶狠的眼神、邪魅的气质,这是张晋在大银幕上给观众留下的印象。面对面采访时记者才发现,看似“狠角色”的他生活中平实而内敛,回答问题也是极为诚恳。尽管曾是全国武术冠军,也是电影里的武林高手,但他坦言,“我也是一个普通人,也怕高,怕疼,怕失败。我觉得没有一个人可以天下无敌,但我起码可以做家人的英雄,可以付出我的生命去保护他们。”

最难的是克服心理恐惧

《叶问外传:张天志》中高手如云,国际“打女”杨紫琼、《银河护卫队》里的“毁灭者”戴夫·巴蒂斯塔、泰国“拳霸”托尼·贾,加上“少林寺弟子”释彦能,张晋的对手一个比一个厉害。其中,最危险的是和戴夫的动作戏。对方的体型是张晋的两倍,更拥有专业的搏击经验,“毁灭者”三个字可以说是当之无愧。“跟戴夫打就是疼,他把我摔来摔去,有一场戏直接把我扔到酒柜上,落地的时候挫到了左边肩膀,到现在场睡觉时左边肩膀还不能压着。”张晋回忆,“还有一个镜头,是把我横着扔到吧台上,当时撞到肋骨喘不过气来,去医院照了片,没有骨裂,就继续拍。”

真正让张晋害怕的还不是挨打、受伤,而是导演袁和平设计的一场罕见的“高空招牌”打戏。这场戏的每一个镜头都在空中,张晋不是静止地站在招牌上打斗,而是要随着招牌的分布不断跳跃、追逐、躲闪,“我有恐高症,每一次跳跃都要克服心里的恐惧,所以经常他们说试一遍,我说不要试,一喊开始我就豁出去跳。”虽然有威亚保护,但跳跃的力度还是需要演员自己去掌控。观众肯定想不到,大银幕上张晋行云流水的身手背后,是“十次有五次都跳不过去”的尴尬。最惨的是一旦跳过了,没有踩准点位,“脚就会插进招牌的铁架子里”。

其实,张晋的恐高症一直都有,但不同的是,“以前当替身的时候不敢说,现在至少敢说自己害怕了,但还是得去做。”他告诉记者,刚入行第一次拍戏的时候,武术指导问他会不会骑马,他毫不犹豫地就说“会”,“其实我从来没骑过,但可能是太想留在剧组了,我都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因为那不是给游客骑的马,而是真的要骑马狂奔,摔一下可能就被踩死了。”

当群演也坚持做到最好

小时候,因为看了李连杰的《少林寺》,9岁的张晋开始习武,11岁时入选四川少年武术队,先后获得武术比赛陈式太极拳和太极剑全国总冠军。1993年,张晋在第七届全运会获得八卦掌、枪、剑金牌,1995年获得国家武英级运动员的称号。但这些成绩并不是张晋想要的:“当初练武的目标也是为了当演员,不知道为什么就成了运动员,差好远啊。李连杰、赵文卓、吴京,都是从武术队被选出来当演员的,可是到我那时就没这种机会了,只能去当替身。”

1998年,退役后的张晋加入了袁和平导演的袁家班,这才算开始入行。头几年,他先后给章子怡、杨紫琼、甄子丹都做过替身,还教过周润发太极拳,但始终没有演戏的机会,“当时的工作环境就是这样,替身就要在自己的工作范围内做好自己的事,别想其他的。”

这段经历虽然辛苦,却也磨练了他的意志。张晋记得,有一次拍全景,他穿着小兵的衣服站在人群的最后面。“那个镜头一直拍,陆陆续续人就越来越少,后来有个武指说,拍了15遍,他看到只有我每一遍都在画面里。我当时听了很感动,而且也很庆幸自己没出去。”这件事让张晋意识到,只要坚持,任何一件小事都有可能被别人留意到。“好好做,而不是好好说。”,这是他在袁家班的最大收获。

事实上,这样的认真与坚持不仅让导演袁和平看在眼里,也让杨紫琼对他印象深刻。“这次来参演《张天志》,她说一是因为八爷(袁和平)的情谊,二是因为我值得她来,她觉得拍《卧虎藏龙》时我的动作非常准。我听了很感动,其实她完全不用来拍这么辛苦的戏,也不是主角,除了感谢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更让张晋感动的是,杨紫琼在杀青之后,把自己所有的药都送给了他,说“我知道你还要打很多场,这些东西你用得到”。

没遇到《一代宗师》可能会转行

2000年,张晋开始从幕后走向台前,但找他的角色永远都是跟班、小弟这类,直到2013年《一代宗师》上映,观众们还在打听:“演马三的是谁啊?”

张晋坦言,在最初当演员的十年中,自己曾经有一刹那想过放弃,也一度愤愤不平,觉得自己外型、动作都不比那些主演差,为什么却总演小角色。包括2008年和蔡少芬结婚,他也是顶着舆论的巨大压力。“结婚的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我一定要事业很成功,再结婚?那要是这辈子我都得不到所谓的成功,就不结婚了吗?演员为什么一定要成名才算成功呢?做自己喜欢的职业已经很幸福了。”靠着自己多年习武磨练出的心性,张晋继续在演员这条路上坚持着。

当焦虑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机会却主动找上门了。袁和平导演把他推荐给了正在筹备《一代宗师》的王家卫,“我不知道王家卫导演为什么让我演马三,完全和我以前的形象不一样。估计他也没看过我以前的电视剧,所以他只是看这个演员到我手里可以变成什么样,用全新的概念和角度来诠释张晋。”虽然是个反派,但观众对马三念念不忘。

从这以后,张晋开始尝试不同的形象,《杀破狼2》里心狠手辣的典狱长、《叶问3》里卑微但本质善良的咏春高手张天志、《狂兽》中偏执成狂的香港警察西狗……“如果没有遇到《一代宗师》,我可能会转行,但也可能还在拍戏,毕竟我喜欢这一行。”张晋坦言,演员这条路很难也很残酷,“失败了怎么重新站起来,这是最重要的”。

珍惜苦出来的幸福

《一代宗师》让张晋捧起了金像奖奖杯,他的一番获奖感言至今仍被大家记得。“有人说,我这辈子都要靠太太蔡少芬,是的,我这辈子的幸福都要靠她了。”镜头转到蔡少芬,满脸幸福的泪水。

戏外,网友们喜欢关注这对夫妻甜蜜的日常,因为互相吐槽,张晋和蔡少芬没少上热搜。《叶问外传:张天志》的首映式上,张晋还分享了一件趣事,因为太相信太太,他曾一度把止痛膏当作了牙膏来用,连用一周后才偶然间才发现。说起这件“乌龙事件”,张晋称当时的感受只能用“哭笑不得”来形容,他更借此幽默告诫大家,“太太讲的话要适当辨别,不能完全无条件的盲从。”

生活中的张晋,还是两个女儿的爸爸。“我问过她们要不要学功夫,但她们都选择学舞蹈。”,张晋笑着说,“这一次我也带她们看了《张天志》,大女儿是全程专注。看到我被火烧的那场戏,小女儿哭了,特别害怕,我只好一再告诉她,那些都是假的。”

去年,张晋也公布了当导演的计划。但当记者问起时,他却说,自己还没有准备好。“我觉得做起来比想象中难,现在可能还不是最好的时机。”这几年,张晋爱上了摄影和剪辑,没事就研究曝光、构图,出去旅游也会把视频拍下来自己剪。“学得越深入,就越发现自己的不足,觉得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

接受采访时,记者们常常会问他,打不打算转型,担不担心被“动作演员”的标签定型?确实,现在不是动作片最好的时代,但张晋说:“这个标签也没什么不好,我经常跟我媳妇儿开玩笑,说‘我开一天工,和你开一天工太不一样了’,动作演员确实辛苦,但也是一种幸福,一种苦出来的幸福。好多人还在等待有这样可以辛苦的机会呢,我以前就是其中一员。”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李俐

流程编辑:TF017

分享到

功夫电影的饕餮盛宴《张天志》 咏春泰拳少林拳悉数亮相重燃武魂

《叶问外传:张天志》正式上映 张晋、释彦:中华武术妙不可言

北京国际电影节增设“互联网电影主题论坛” 邀大咖级主持人嘉宾

《看不见的客人》导演新片《海市蜃楼》上映 多条时间线继续烧脑

2019电视春推会亮点纷呈!明起在北京会议中心举办

北京大学生魔术交流大会举办,近50名演员带来了19个节目

《青春斗》赵宝刚再讲青春故事,他这样强调“青春斗”的含义

银熊奖最佳女演员咏梅:顺其自然,等到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色